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九十一章 反客為主

草士 | 2022-05-21 19:00:03 | 巴幣 102 | 人氣 44


第四百九十一章 反客為主

袁昊見這一劍無比兇悍,遠勝先前任何一招一式,但縱是如此,鋒芒仍掩不住瑕玷,心裡明白連鬥了五十招,對方疲態之下,因此破綻大露,心念甫轉,轉守而攻,向後急退半步,實以「泥鰍功」滑開三步,側身避過雪中青芒,向左橫跨踏前,道氣運臂,自下向上挑出一劍,一招「難上青天」,劍意磅礡,攻向霍山破綻。

從避招到反客為主,這一連串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短短一息之間,二人立場大大轉變。

這「難上青天」乃是峨山四劍雄勢的其中一招,峨嵋四劍粗分四劍,實則每一劍勢均各有五招,此招只因當年李太白詩作中「難於上青天」一句,其意蕩氣迴腸,與雄劍意之磅礡有異曲同工之處,故以此命名。

峨嵋派以圓如、圓容二位高尼為首,平時不輕易與人起紛爭,就是雙方爭吵,峨嵋派弟子也多先退讓一步,對方見峨嵋派弟子如斯謙卑在禮,自然冷靜下來,不會動刀動劍,因此江湖武者鮮少窺見峨嵋派劍法。每當峨嵋派非要出手,大多是圓容二人迫於出手,只不過二人境界高深,峨山劍法早已使得隨心所欲,劍法連綿不絕,旁人乍看是一招使畢,殊不知是五招使盡,似成一招。

袁昊無論境界、劍法通通不如二尼,使起各劍勢中的五招尚存瑕疵,一招「難上青天」畢了,明顯感受到道氣流失,舉起的胳膊微微一抖。饒是峨山四劍仍有缺失,同為五脈境界的霍山,早已不是以瀛海島精純道氣邁入五脈境界的袁昊敵手。

霍山只一眨眼,眼見長劍來得好快,當下倉皇仰脖,向上挑起的劍刃險些削掉下巴,飛快掠過鼻尖,還來不及退開,腹部猛地吃痛,正要低下目光,就見袁昊持劍胳膊猛地落下,劍首正中鼻子,登時慘叫一聲,又痛又麻,鼻血狂流不止。

袁昊動作未停,壞笑道:「龜爺爺的,你這大少爺還想跑?先把竹爺爺的劍還來!」左拳自旁打到霍山眼窩,一連痛打三拳,打得霍山又流淚又流血,不住後退。可袁昊哪裡會放過他?左手拉住霍山後領,右手側轉劍峰,噗的一聲,刺穿霍山持劍手腕。

於旁的霍菲菲見自己七哥節節敗退,情況不對,深恐袁昊狠心殺人,慌張叫道:「袁昊,不要傷七哥性命!」

只見霍山臉面受擊,腦袋昏昏沉沉,起初縱是惱火,兀自無心故他,手腕一傳來劇痛,便下意識鬆開劍柄。

袁昊趁機奪回「雪中青芒」,左足踹到霍山,借力躍開五步距離,望著久違的「雪中青芒」在手,通透雪白的劍身滴血不沾,一塵不染,忽然往事湧現心頭,彷彿竹雲堂就在身側般,大是寬心。

他轉回目光,笑嘻嘻道:「好啦,不枉本小俠費了好大功夫,總算奪回寶貝長劍,七少爺,敢不敢再和本小俠大戰一百回合?」

霍山雙目透著憎惡怒火,咬牙掩面,氣得身軀狂顫,他貴為霍家嫡系子弟,族中地位何等尊高,撫仙百姓見到他均會禮讓三分,不敢違拗,更不說他頗具習武天分,縱然不如霍菲菲那般,也深得族中不少長老期待,這些時日以來,他極是看不起無權無勢的袁昊,認為他武功雖然不俗,卻遠遠不是自己對手,可是此時此刻,他竟在過招中敗給袁昊,豈能服氣?

只見霍山忍痛拔出深入骨肉的劍刃,鮮血頓如泉湧不止,一旁霍菲菲忙拿出絹帕,替他簡單包紮,他一把推開霍菲菲,喝道:「袁昊,本少確實小看了你,但你以為憑你那點伎倆,當真能勝過本少?」

袁昊咧笑道:「這是本小俠的話,憑你那三腳貓功夫,霍菲菲怎地可能會敗給你,害得本小俠苦思良久,現下本小俠總算明白。」

霍山看了一眼霍菲菲,哼聲道:「袁昊,你不過就僥倖勝了一招,怎麼,你想說本少不如霍菲菲?」

袁昊見臉色鐵青的霍菲菲拼命朝自己搖頭示意,不由忖想:「也不知是不是踏入五脈境界緣故,這霍山實力雖不弱,但和霍菲菲的筆功相比,確實遠遠不如了。」

他怎會曉得,霍菲菲師承的靈瑤宮心法和「畫瓊」筆功,此二者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強大武學,霍家近年來固然崛起迅速,但論起武功底蘊,終究不是名門大派的對手。霍菲菲冰雪聰明,又甚重視族中親人,她深明霍山性子,容不得輸給一名女子,是以每回過招必會留心退讓,委屈求全,久而久之,才讓霍山錯以為霍菲菲武功不如自己。

袁昊並不知這道理,只想著要惹霍山生氣,當下眼珠子一轉,佯裝未見霍菲菲,道:「不是不如,而是遠遠比不上。」

霍山更怒,道:「一派胡言!」他幾欲想上前,目光卻頻落在「雪中青芒」,頗是忌諱。當得知那柄長劍的真正主人,絕口不敢再提長劍歸誰所有,整個霍家上下,誰都不敢招惹竹雲堂,當下左手伸入右袖,緩緩取出一把鐵扇。

袁昊彷彿看穿他想法,笑得更加肆無忌憚,搖搖頭道:「霍家臭狗子果真沒腦子,憑你那破扇子,本小俠一劍就能要你狗命。」

霍山雙眼瞇成一線,殺氣奔騰而起,冷然道:「袁昊,你再敢辱我霍家一句,本少定取你狗頭!你紅纓幫一人也別想活命,本少不只會殺光你們這群下賤庸人,連同你們的家人也不放過!」

袁昊道:「說你沒腦子,你還不信?江湖人人均知『禍不及老小』的道理,你要殺咱們就罷了,居然還想殺更多手無縛雞之力的老百姓,嘿嘿,霍七少,你是不是傻啦?」

霍山忽然瞟到一旁五人和文天義投來的冷峻目光,心頭暗暗一緊,低頭看了看血跡斑斑的絹帕,更加怒不可遏,突然道:「菲菲,妳和我一塊出手,今日若不除此人,我霍家顏面該往哪擺?」

霍菲菲聞得這話,又是吃驚又是為難,看了袁昊,又看了霍山,道:「七哥,我……」

霍山冷冷瞪了霍菲菲一眼,道:「菲菲,妳還當我是妳七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