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賭局》 #極短篇

左木 | 2022-05-21 18:00:03 | 巴幣 130 | 人氣 78

極短篇
資料夾簡介
美其名為【滿足慾望的篇篇故事】

  「公主!我不同意參與棋會!那根本不是在下棋!」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激動地反對著此時托著下巴坐在國王位子上的年輕女人,「而且先王才剛離開,妳就急著去參加棋會,連他明天下葬都要缺席,先王在天之靈也會不安的!」

  女人穿著淡灰的連身裙,身上沒有配戴任何飾物,看似平凡得很,但秀氣清麗的臉孔和渾身慵懶的氛圍卻透露著她的高貴,她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眼內卻沒有任何笑意,似乎對於老者的反應毫不意外。

  而女人身旁站著一名高壯挺拔的男子,身穿寬鬆的布製背心和不合身的褲子,腰身隨意地束著一條粗繩,與他身上氣宇不凡的氣質微妙地讓人感到一絲違和感,看上去三十餘歲,應正是意氣風發之時,卻面無表情地站在女人身側,好像對什麼也毫不在意,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效命於公主,亦從不會拒絕公主任何要求。

  「在這個什麼都缺的國家裡,長到我這麼大,能玩的都全玩過了好不好,現在父王去世了,難道我想去棋會找點樂子也不行嗎?伯伯~」

  「不准撒嬌!撒嬌也沒用!」老者聽後臉一黑,十分嚴厲地喝斥女人,然後苦口婆心地勸她,「妳都不知道那裡是個怎麼樣的地方,伯十二年前去過,一起去的人三十多,回來的就只有五個,妳不能去!現在重要的是明天妳父親——」

  「我去定了。」大概女人也沒想過撒嬌能讓老者的態度有所軟化,她省得自討沒趣,打斷老者的話就立即離開,不再看身後氣急敗壞地叫喚她的老者。

  回到狹小的寢室,女人馬上就毫無形象地趴到床上去,男子這才稍微露出寵溺的眼神,小時候因意外而結識公主,那時本來以為只是普通的侍女,畢竟任誰也想像不到身為一國公主竟然把泥巴塗抹在臉上,而且還爬過狗洞,直到不久後就被她指定成為其專屬護衛,他才知道原來那個小女孩是公主。

  當初天真爛漫的小女孩現在已長大成亭亭玉立的女人,在前國王去世後上位,更讓人感覺到她的堅定與決斷。

  「真的要去嗎?」男子沉聲一問,主動打斷片刻的寧靜和溫馨。

  「不得不去啊。」女人依然趴在床上,但微微張開了眼睛,看著窗外高掛太陽,柔柔問道:「你相信我嗎?」

  男子定睛看著背對著他的女人,不由得嘆了口氣。

  「妳這個問題從小就在問了,我就是信了才跟妳爬的狗洞吧,最後還被父親罵了好一陣子,以為是我帶壞妳呢。」男子雖然說著埋怨的話,但勾起的嘴角毫不表示著他的好心情,只是背對著他的女人看不到。

  女人聽後馬上從床上直起身來,一臉不好意思。

  「我那時候不是跟你道歉了嗎?如果不這樣說,我爸一定又要讓我背經去,煩死了,我不就想出去一趟,這又不行、那又不行。現在可好了,他管不著我了,我想去哪就去哪。」女子嘟著小嘴,悶悶地說出多年來的怨氣。

  「明早離開之前,要再去看看他嗎?」無視女人的埋怨,男子直截了當問。

  女人聽後沉默了幾秒,才緩緩搖了搖頭說:「比起這個,我們還是來下棋吧。」

  男子沒有再說話,只上前摸一摸女人的頭,就去準備棋盤。


  時間匆匆走到了在太陽快要上崗的前夕,一男一女的身影靜悄悄地從城堡後門出現。

  女人看著面對站著的數十人,當中有年少的,也有成熟的,甚至有幾個老年應該退休的,忍住鼻子忽然到來的酸意,深深地向著他們鞠躬。

  眾人馬上露出驚恐的表情,想要上前扶起女人,卻聽到女人沉聲一話。

  「謝謝,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被扶起的女人一臉嚴肅,眼神中只有堅定。

  「公主,關於棋會的事,下屬會在前去目的地途中跟你詳述,我們還是先盡快離開吧。」人群中走出來一個老人,迴避了女人的道謝,反而再次提醒她目前的情況。

  女人明白老人的意思,點一點頭,揮了揮手示意眾人起行,一行人秘密地離開了城堡。

  在旅途的過程中,幾個老者走在女人身邊,不停著形容著他們當時參加的棋會的過程,跟隨女人出來的男子從頭到尾都一聲不響,只緊緊地跟在女人身後。

  眾人很快就抵達棋會的舉辦地——德爾特國的地下,只見空曠的地下室中間放著一個八乘八的巨型棋盤,上面只有兩個華麗的椅子,分別位於最前及最後的中間,棋盤以外的左右兩側則是寥寥數個座椅。

  「想不到會有見到安德莉亞的小公主到我國的一天啊。」一道侃調的語氣在女人耳邊響起。

  「好久不見,德爾特伯伯。」女人微微一笑,絲毫沒有初到陌生地方的緊張,「以前總聽說父王提起這裡的對奕十分有趣,我自小就跟父王玩過多次國際象,一收到您的邀請函就很期待跟伯伯來玩一場。」

  德爾特王瞇著眼,忽然咧嘴一笑:「安德莉亞王覺得有趣,那就太好了,希望小公主也能體會到當中的樂趣,那麼,作為主辦者,我就先行一步了。」

  說畢,德爾特王就直接離開了,而一直站在其身後不發一言的青年卻在這時看著安德莉亞公主欲言又止,直到德爾特王的呼喊才慌忙離去。

  每四年才舉辦一次的棋會一如既往由德爾特國王主辦,每次受邀國亦由他決定,不過棋局只舉行一天,上下午各一局,能被邀請的國家只會有三個,其後數日都是宴會時間。

  雖然主辦方每次都是德爾特國王,但從來沒有人質疑他如何決定受邀國,因為原因太過明顯了。

  德爾特國作為首屈一指的經濟大國是必定會參加棋會的,然後還會邀請一發展不錯的國家,而其他兩位則會邀請比較貧困的國家,每次如是。

  棋局往往被安排為富對窮,德爾特國王美其名為「給予貧困國家機會翻身」,可是從來沒有窮國拒絕過棋會邀請,因為棋局沒有暗箱操作,每次棋局的勝敗都只根據下棋之人的實力,所以過去中也有窮國因勝出令民生有了改善。

  窮國需要一個翻身機會,而德爾特國王恰好提供了而已。

  「為什麼?這不是顯然而見嗎?每次看到新王從一開始野心勃勃、充滿決心到最後失敗沮喪、一無所有的樣子,你不覺得那種感覺很棒嗎?」德爾特國王理所當然地回答了身後的青年,「你身為我的大兒子如果對此沒有感覺,下次還是讓小二來好了。」

  青年聽後臉色一青,盡力壓下顫抖的聲音回應:「父王,我也覺得這感覺棒極了。」


  棋會首天很快就到了,安德莉亞國將會在下午與德爾特國一戰。

  女人——安德莉亞公主一早就來到棋局場地,一臉興奮地坐到棋盤旁的觀眾席上,身後的男子則默默地站在她身旁。

  「德爾特伯伯,下午的棋局可要手下留情啊,我可想來伯伯這好好玩呢。」安德莉亞公主主動向德爾特王示弱。

  「喔?聽小公主妳這說法,看來妳的挑戰要求是要來我國囉?」

  一場棋局,一個機會,就是讓貧困國家作為挑戰者向被挑戰的富有國提出要求,通過一場棋局勝負來決定是否挑戰成功。

  挑戰成功就是翻身,挑戰失敗則是地獄。

  一場棋局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台上勝利的一邊是跪倒的年輕男人,身周遍地是血,另一邊雖然只剩寥寥數人、一樣遍地是血,但坐在王位上的中年男人卻笑得極為燦爛。

  ——「公主!那根本不是在下棋!」

  安德莉亞公主一臉不在意地微笑著,忽然腦海閃過前天老者的話。

  ——的確,不是在下棋呢。

  「那麼,下午的棋局正式開始。」

  在主持人落下這句話後,就輪到作為挑戰者的安德莉亞公主的起手。

  只見安德莉亞公主坐棋盤上的王位,身旁是代理棋盤上皇后位的男子,前方站著一排八個的士兵,左右方分別站著代表主教、騎士和城堡。

  男人輕輕將手放在安德莉亞公主的肩上,公主的身體慢慢地停下了顫抖。

  「德爾特伯伯,安德莉亞就不客提出要求了:我個人想要跟貴國交換對等的身份!」

  安德莉亞公主高聲一喊,馬上就受到全場矚目,這是一個豪賭般的要求,代表被挑戰者可以提出比這更多的勝利報酬。

  「這……想不到小公主如此豪爽,伯伯我可要對妳另眼相看了,妳這要求其實對我來說可沒什麼代價的,只不過是公主位的交換而已,不過看妳下屬們的樣子,似乎……這是妳的一意孤行啊。」

  「伯伯有所不知,我也是受夠了什麼都沒有的家,才會下這個決定啊。相信他們也不會想我繼續留在這一無所有的家裡發霉的。」公主無奈地笑一笑,直接地解釋提出此要求的原因。

  跟她一臉天真的模樣不同,她身邊人們卻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在前的某幾個年輕士兵更下意識回頭想要看剛才的的話是否真的出自自家公主之口。

  「那好,既然小公主想來伯伯的國家,伯伯也不客氣提報酬了,將安德莉亞合併進我國可行?」

  「伯伯想要的話,就訂這報酬吧!」

  公主毫不猶疑的回答令其他人不由得驚呼,誰也沒想到從身份交換的賭約,會變成他國的吞併,可是既然雙方都認同對方的要求,除了棋局的勝負,就沒有外人可以動搖其結果了。

  公主揮一揮手,叫喚了一聲,右邊第二位置的士兵馬上上前兩步,但士兵臉上卻慘白,好像知道著將會有什麼發生在自己身上。

  隨後德爾特王也叫喚了一聲,他的最左旁士兵顫抖地上前兩步。

  公主瞄了一眼正在笑的德爾特王,咬了咬牙,預期說這是對方的陷阱,她更覺得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就妳?敢命令妳的士兵殺人嗎?

  接受?還是避開?

  「5B斜行,吃掉4A的兵。」公主只想了一秒,就冷靜地說出下一步棋,像是對對方的挑釁視若無睹,只是單純地踩著對方投下的陷阱。

  不過大概德爾特王也沒料到公主真的會下得了手,他挑一挑眉,看來這一盤不宜過於較真,幸好窮國也不一定要用棋局來吃掉,倒不如賣個人情給這個小公主,讓她在自己國家樂不思蜀,流連忘返。

  雙方的士兵漸漸都離巢,循序漸進地向著前方行走,時而出現高呼低嗚的慘叫聲,棋盤上慢慢地多出一個又一個趴倒的冰冷軀體,他們的身下都是一灘血窪,或大或小,有些已開始乾涸,有些則仍然溫熱。

  只是這些都阻止不到正在交鋒的德爾特王與安德莉亞公主,一人一步,城堡關起了士兵、騎士毀掉了城堡、主教制裁了騎士、士兵刺殺了主教。

  可是無論局勢怎麼變,最終也只有一方勝出這場棋局。

  「承讓了,德爾特伯伯。」公主愉快地一笑,揮一揮手,「城堡直進,將軍!」

  「果然後生可畏,小公主長大囉,大膽得很,不過.....」雖然德爾特王左右被阻於城堡,前被止於主教,但他絲毫不現慌張神色,反而還稱讚一番,「皇后斜進,好好品嚐。」

  公主一望對方皇后斜進的方向,笑容瞬間僵住了,那個一直陪伴著自己的男子駭然就站在斜路盡頭。

  然而正當公主打算喊出悔棋之際,男子大喊了一句話。

  「我相信妳!」

  公主睜大雙眼,狠狠地咬破了舌尖,讓疼痛清醒自己,在棋局開始,雙方訂好要求後,看到德爾特王身後的青年離場起,她就很清楚,時間無多,她必須盡快贏下這局,在青年回來之前,而眼下就是最佳的一步,不能悔!

  「城堡,去幹掉國王!」

  城堡身份的人準備動身之際,男子的脖子就被走過來對方皇后劃上一刀,而主持人也同時開口。

  「本局終,安德莉亞公主勝,根據約定,安德莉亞公主將會成為——」

  「父王!」主持的話被突然回來的青年打斷,青年氣喘吁吁地跑到身邊,「父王......安德莉亞公主她——她昨晚已登上了安德莉亞國王之位了!」

  「不可能!」德爾特王臉色瞬間青白,「今早的報紙完全沒有這消息!怎麼可能現在才報出!」

  「是緊急公佈......才剛印好的急報。父王你.....輸了嗎?」

  「這算什麼急報,只是個窮國登基報道——」德爾特王忽然住口,心一涼,緩緩轉過頭來,瞪著安德莉亞公主,「是妳!是妳將消息封住了!明明只是窮國,哪來的錢收買新聞報社的!」

  「德爾特伯伯,我根本就沒有收買報社,只是我們都有一個共同敵人,這些年,你沒少逼害過人民吧,他們的親人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只有我一貧窮公主的確力量小,但我不是一個人的,失去民心才是你真正失敗的原因。」安德莉亞公主壓下心中的憤怒,對其坦白道。

  德爾特王聽後瞬間面目猙獰地大喊:「近侍們!給我殺了她!」

  可是近侍們卻沒有聽從他的話,反而統統把劍架在他脖子上。

  「你們反了!我讓你們殺的是那個窮婆娘!」

  「德爾特伯伯,你是不是忘了,剛才主持人已經說了,這局是我勝出,按照約定,我跟你身份已經即時對調,從現在起,我才是德爾特王。」公主雙眼隱約露出殺意,落下命令:「近侍們聽命,因安德莉王對我國之王不敬之罪,暫把他收押進地牢待審!」

  多年來由德爾特王獨裁主義主治的國家終於在安德莉亞公主的勝局下得到了解放。

  青年走到了公主身邊,欲言又止。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要幫我,但多謝你了。」

  「我跟我的兄弟姊妹們......」

  「有罪的是德爾特伯伯,不是你,也不是你的兄姊妹們,放心吧。」

  「......我的姐姐在前年被送出國外嫁了,我的妹妹也將快要——當我出來看到急報,我就明白妳想做什麼了。」

  「起碼你從人渣父親手中解救了你妹妹,這已經很足夠了。」公主頓一頓,「我在十二年前失去了母后,當時我連幫助我父王的能力都沒有.....而現在.....」

  公主走到躺倒在血泊下的男子身旁蹲了下來,伸手將他的雙眼合上。

  「我還為了勝利而選擇犧牲重要之人,呵,這算勝利嗎。」

  青年看著公主的身影,忽然感覺一陣悲涼,於是上前將手放在她肩上說:「雖然這樣說不一定能安慰妳,但以後......妳有我們。」

  「噗哈哈哈!你以為我在哭嗎?」公主突然笑了起來,站起身來,「哎呀,我最終也成為了人渣的一份子呢。」

   ——背叛信任之人。

  青年張開口,卻說不出半句話,解鈴還需繫鈴人,但能解她鈴的繫鈴人,顯然已經......



  「帝國二十五年,安德莉亞‧拉森統一六國,結束了長年以來的皇族統治制度,改立民國,收納各類人才,發展各行各業,並主張人人自治,淡化了人們受皇族統治時的壓抑感,還為有能者們設立各項助其發展所長的方案。因其多年來為國家的付出與奉獻,後世撰錄記載皆尊稱她為安德莉亞女帝。她是歷史上第一位女性執政人,亦是民國首位、及最後一位被世人願稱為女帝之人。」女人微微一笑,眼角的魚尾紋輕輕一摺,看著面前心不在焉的一眾青少年,也一如既往地開口問出每次帶學生團都會問題:「你們對於安德莉亞女帝有什麼疑問嗎?」

  想著這次應該依舊沒有人答覆,女人等了幾秒就接著道:「既然……」

  突然,一隻手舉了起來,吸引了所有學生和女人的目光。

  「老師,我看過很多不同的撰寫的安德莉亞‧拉森傳,可是裡面都只記載了她成為國會執政長後的事跡,卻對她的過去完全沒有提及,是否她的過去其實並不光彩呢?」

  女人沒有對少年露骨的懷疑表示不滿,反而笑得燦爛:「看來我們小初同學對安德莉亞女帝很感興趣喔?都看過那麼多她的事跡後,還對她的過去感到好奇。」

  少年原本目無表情的臉閃過一絲窘困,但沒有反駁女人的話。

  「對於女帝的過去,其實人們都有很多揣測,當中也不乏如你這樣想的人,畢竟人無完美,或許女帝在過去真的有不光彩的事也說不定,可是更多的人認為正因為過去發生的事才成就她統一六國的偉業,最後成功造福後人。

  「假如過去真的是不光彩的往事,那也是讓我們有了現今安定的社會的主因之一,我們都沒有資格去否定一個拯救我們的人,她的過去光不光彩,更不是我們隨意揣測就能定義的。」

  女人看著少年一臉深思、沒有再提問,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就拍一拍手,吸引學生們的注意力。

  「好了,今天的歷史一遊差不多結束了,有興趣的同學也可以到後面的小店看一下有沒有感興趣的女帝周邊,對我們歷史學者來說,女帝可是萬中無一的偶像喔!」

  學生們聽到解散一詞,就馬上四散,大部份都直接朝出口走,原本悶聲不響的人群,突然有了應有的朝氣,熱烈地討論著其他事。

  女人依舊微笑著,待學生們差不多都離開後,才轉身返回辦公室,卻發現剛才提問的少年還沒有離開。

  「老師自身是怎麼想的?對於安德莉亞‧拉森。」

  「作為歷史學者而言,她無疑是個偉人,但作為女人而言,我覺得她過得並不幸福。」

  「因為她說的終生不嫁嗎?」

  「根據她親自寫過唯一一本自傳,可以看出來,她的日常生活長期沉浸在政改當中,但在感情生活方面,卻只簡單用『終生不嫁』來草草帶過,這可能是在過去曾經受過傷害,但從她實行的政策當中,看不出一絲恨意,在其他人撰寫的傳記中,也沒有提過她對其他人有過任何針對,字行中反而都透露著她的無私。

  「那麼既然不是恨透了愛情,那她為什麼要說自己終生不嫁呢?」

  少年見女人望著自己,沒有再說下去,只好硬著頭皮猜測:「是……愛嗎?」

  女人聽到了少年說出她心裡的答案,高興地燦笑,用比較歡躍的語調接著解釋。

  「雖然這只是作為一個女人的感覺,但如果要我說出自己終生不嫁的話,我要不是對愛完全失去信心,就是心裡還有一個人在,再結合她的功績來看,我比較偏向她是後者,但那個人是誰,我們就不能考究了,原因——你也知道的。」

  半晌,少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喃喃自語:「那個人活在她的過去……」

  女人沒有再說話,靜靜地看著少年沉迷在思考中,直到聽有人叫喚她,才跟少年點頭道別。

  少年微微鞠躬,終於露出了笑容:「謝謝妳,老師。」

  女人依舊微笑回應他:「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真正的過往到底發生了什麼,就只有女帝自己知道罷了。如果你還有興趣研究女帝的過去,你可以多留意考古新聞,博物館這邊也會跟那邊溝通,把修復好的文物統統都發在館內展覽,相信未來只會有更多跟女帝有關的文物,或許有天,她的過去也會為人所知。」

  少年點點頭,表情也沒有剛才提問時那樣緊繃,像是想通了什麼,再次朝女人道謝就離開了。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插圖及封面 現僅於 Penana 及 巴哈本人小屋發表,請勿擅自轉發,謝謝。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很精彩的對峙,而且公主的覺悟很深沉吶( ´・ω・`)
一旦真心愛上了那個人,即使對方死去他依舊會活在心底,這也是不想嫁給別人的原因吧
2022-05-21 19:18:28
左木
用棋戰來交手其實還挺難寫的,因為咱本來對國際象棋只知道大約的規則0rz
所以棋戰中對峙有沒有寫好真的不知道,加上真正的過程咱完全想像不出來,只能用文字描述其中的緊張,如果有令人體會到就不錯了[e29]
咱最後也要加上愛情元素,其實這是一篇奇幻x棋類x政權戰爭的愛情短文XD
為一人守寡什麼的好感人>///<
2022-05-23 12:06:03
ソケノ‧諾
歷史老師最後給男同學的啟發、漸漸引導他去思考,我喜歡這一段的感覺
另外國際象棋的橋段一直讓我想到遊戲人生,左木是不是也看過w
2022-05-23 13:03:01
左木
咱雖然不是當老帥的料,但也很喜歡引導式教法,這是讓人學會自我思考的教法,不是填鴨式教育。
諾是咱腦裡的小人對吧!咱就是從遊戲人生那一局棋想到的!
這篇本來是看到panana的即挑是有關棋的,就挑戰一下(結果趕不上截止時間0rz),一說到棋咱竟然是想到遊戲人生中的那一場景,人等大的棋子,但那用的只是棋子,咱就想如果是人上陣當棋子會怎麼樣,就想了這麼一場以棋(人)鬥局,看能想得出什麼殺戮場面,不過咱盡量寫得沒那麼血腥,應該也能看出來吧?
2022-05-23 15:15:52
ソケノ‧諾
老帥->老師 XDDD (還是香港那邊都叫老帥(?
前幾個月我腦中也突然想起那段劇情,還回去重看那一段,因為那邊超精彩的!!我很喜歡!詞語接龍那段更是精彩!所以我兩段都重補了一次( • ̀ω•́ )
遊戲人生那段雖然感覺上不是用血肉之軀的人當棋子,但上場的棋子仍有自我意識。為了贏而讓他們去送死也讓人感到有點可憐,可是德爾特國王的做法亦同,差別在派上的是活生生的人… 在第一場對戰後,我就覺得有點感受到接下來的事了,那也是我覺得描述地最血腥的一段(?) 後面確實沒有體會到太多血腥
青年那段其實我沒有看得很懂,是說青年從前面和他父王的對話中就表達了他抗拒他父王的作法,只不過無力反抗嗎(?
2022-05-23 16:09:33
左木
不會啦XDDD只是咱打錯0rz
對!雖然咱不會那些詞!但看到那些因詞出來的特效感覺很厲害!咱好像是今年頭還上年尾才看的,跟哥哥一起看OAO!
咱只是想看起來不血腥,但讀起來知道是怎麼回事,其實想到古代打仗也是有死有傷,為了大義而犧牲什咪的,棋盤上也能有相似的境況,才會有了男子掰的情景。
青年抗拒他父王的作法,只不過無力反抗 << 算是吧
他一直很想反對父王的做法,由開始對公主欲言又止,到中間問父王想法,都是有意見但因懦弱而沒表達,但他其實並不蠢,他懷疑公主的要求而出外查探時,他發現這是一個令父王倒台的好機會,所以後來等到公佈結果時才現身,後面公主會謝謝他也是因為他沒有提早出現,影響局勢。
他是個膽小的人,就算知道父王輸了也沒有讓對方發現他的晚出現,只慌張地問的一句「父王你.....輸了嗎?」也表現出他的祈望。
2022-05-23 18:59:27
ソケノ‧諾
這樣啊ww
有看有收穫的橋段!ddd(゚∀゚)
嗯嗯~ 那麼公主會謝謝他沒有提早出現,也是因為公主還不知道他其實也是跟自己同一邊的人(?) 或許就算青年提早回來,感覺應該也不會說出來吧..?
2022-05-23 20:14:09
左木
對!那種玩模式還第一次見,有種放大了的感覺xdd超好玩
公主是第一次見他,那時他跟在德爾特國王身後,當然不知道他的立場,他也不能明顯地對公主示好,因為不知道公主有計劃。
青年當初外出的原因就是探查,他不可能知會父王就擅自外出,所以在父王知情下,他不能提早回去把消息告知,在結果出來時假裝剛好趕回來才最合適,這樣就不會被父王看出他有意為之,他到最後哪怕知道成功令父王倒台,也不敢露出半點叛逆,咱才說他是膽小懦弱的人。
2022-05-23 22:30: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