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王的誕生‧序間】

函和言 | 2022-05-21 17:54:40 | 巴幣 0 | 人氣 51


伊利坐在馬車空出的一角,忐忑的看著駕駛著馬車的紅瞳女子。

這輩子只見過村子裡的人,也許還包含些許外地的商人中,都沒有一個人的瞳孔看起來有她這麼鮮豔的。

就像一顆落在雪地之上的蘋果一樣。

這是目前伊利能夠想出最能形容的畫面了。

馬車上顛簸讓伊利倍感暈眩,急中生智的他把一旁原本村莊的婦女們織出要獻給魔女大人的毛毯放到自己坐的位置下墊著。要說真不愧是羊毛織成的毯子,和自己的棉被比起來可要鬆軟太多了。

穿著母親親手織給自己的毛衣,現在的伊利已經不再懼怕旅途上的顛簸和寒冷了。

「你打算就一路上都不講話嗎?」
女人突然地出聲,瞬間把還沉浸在暖洋洋的感覺之中的自己驚的坐直了起來。

伊利對她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只覺得她是個高深莫測、難以接近的魔女的使者。但是在離開了村落的冰天雪地之中,又有誰能夠和自己對話呢?

想著這點,伊利摸了母親別在自己胸前的金飾上的青金石,鼓起勇氣的說道:
「我叫伊……伊利……請……請問要……要怎麼稱……稱稱呼您呢?」

不知道是不是伊利太過緊張,還是土路太過顛簸,抖的讓他的嘴唇無法配合語氣的輸送,顯得一股口吃的模樣。

女人看都不看一眼回應道:
「歐伊娜,叫我歐伊娜就好了」

歐伊娜就這麼載著一車的供品和伊利,慢悠悠的在夜間的土路小徑上驅使著馬車。

「那個……歐伊娜大人……這麼黑妳能看清楚路嗎?」
少年勉強能透過月光看見歐伊娜雪白的帽沿和後髮,但看著駕駛馬車的歐伊娜的車前連魔石燈都沒有,只是以比人走路稍微快點的速度,不急不徐的穿梭在樹林之間。


「我的視覺和你們人類不一樣。我能夠看見『溫度』,比如匍匐在石頭上面的狼在盯著馬車上載著還暖呼呼的肉球想把它吃掉之類的事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呢~」
歐伊娜淡定地解說,在弄得伊利一愣一愣的同時好像說出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那麼……如果遇到像這樣大的野豬衝過來要怎麼辦呢?」
少年看著父親獵來的野豬,即使已經被開膛脫毛,但仍然有三個伊利這麼大,光是它就佔了馬車上空間的五分之三。


「除非它們想被姬希大人凍死,否則不會有哪個蠢貨敢對魔女的供品動手的……只不過我的背後似乎就有一個的樣子~」


「什麼!……在哪裡啊?……」
伊利被歐伊娜的言語嚇得將低下頭來,以為真的有那種猛獸覬覦著這頭野豬,甚至可能是自己等等。想到自己還沒見到魔女大人就要被吃掉了,伊利的心中除了恐懼更多的還是遺憾。

感覺到伊利居然單純到不理解自己的諷刺後,歐伊娜打算就這麼玩弄著他:
「對啊,聽說這片森林有一頭野豬之王,看到你的爸爸今天殺了自己的小孩,你覺得他會不會也想把你給叼回去吃掉呢~」

歐伊娜說著語氣都輕浮了起來,看樣子她也很久沒有這麼玩過人類的小孩了。

「嗚……再怎麼說我也是要獻給魔女大人的啊……如果要被野豬王吃掉,我寧願被魔女吃掉……」
不知道伊利的這句話是不是真心的,但在歐伊娜的耳裡倒是意外的有趣。

「噗哧……魔女她才不會想吃你呢。不好吃就算了,看你這麼瘦小,還不如去凍河裡撈鮭魚去吃呢~」
歐伊娜忍不住嗤笑了起來,看來這小子比她第一眼看到還要純潔,可能連自己的那裏都沒玩過……

想到這點,歐伊娜就更想欺負他了。

「不過,魔女大人雖然不會吃人,但是她會把弄亂她供品的人給凍成冰雕,擺在城堡的門廊兩側喔~」

「魔女的供品對……不會吧!不起!歐伊娜大人,別跟魔女大人說啊……我……我不想被凍成冰雕啊……」
伊利看著被自己當作墊子的羊毛毯已經皺成一團,忙著一邊哭著一邊將其折起放好,活像是因為尿床而挨罵的小孩子。

在歐伊娜言語的挑逗,和伊利純真的回應之下,顯得這行駛在黑夜之中的馬車不顯得這麼孤寂。

「不知道你到底是單純還是傻瓜,但至少比之前那群哭哭啼啼的小鬼好多了」
不知為何,歐伊娜會對伊利這樣子感嘆著。畢竟一個13歲的少年能夠如此坦然地離開家人而不胡鬧的話,也只有從小被灌輸要被獻給魔女的思想才做得到。但是今天不論是村民還是他的父母,都不像是只把他當作供品一樣看待……

「雖然這樣問感覺……有點失禮,但是能否請歐伊娜大人告……告訴我魔女大人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在沒了羊毛毯子的保護下,伊利的唇齒因為路上的顛簸和夜裡的風寒而顫抖了起來。

歐伊娜一聽他這麼在意這個問題,決定就此試探一下他真正的想法:
「那你覺得魔女大人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嗯……聽母親講過,魔女大人是冬天的化身,她睡著時就是夏天,反之就是冬天……如果她心情好的話,天空就會出現光芒;心情不好的話,就會颳起暴風雪……如果這麼想的話,我想……我想魔女大人可能是個安靜的人吧……?」
伊利想著,似乎也只有部族的傳說有關於魔女大人的線索。

「真是奇怪的想法呢~不過……魔女大人最近的確是很『安靜』沒錯,只不過我不能讓她再這麼安靜下去了……」
不知為何,歐伊娜的語氣似乎變低了一些,但又很快地回復原狀: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只要你沒做錯甚麼事,魔女大人她是不會隨便就把你動成冰雕的,畢竟要把和你一樣的少年帶回幽都也很麻煩阿~」

「幽……都?魔女大人……住在那……裡面嗎?」
伊利對這個地名感到陌生,不知道為什麼,這地方聽起來就有種世界盡頭的感覺。

「嗯,魔女大人住的地方就是『幽都』,不過對你而言應該是個很大但很無聊的城堡吧。沒有童話中的公主和騎士,只有一片雪白跟沒有情感的人偶而已……」

在歐伊娜的描述之下,讓伊利覺得魔女大人也許是因為自己寂寞才把像他這種少年帶回去。

『怎麼感覺……不管是魔女大人……還是歐伊娜大人也許都很寂寞呢……』
伊利沒有把這種感覺說出來,而是悄悄地放在心裡,就和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會被獻給魔女大人的時候一樣。

沒有燈光的點綴,只有從樹葉間些許透過地月光讓歐伊娜的身影更加模糊。伊利也不知道後來歐伊娜有沒有再繼續說話,就這麼讓意識模糊下去,在馬車狹小的空間上逐漸蜷縮起身子,倒臥在了棉布和毛毯之間。

***

喀!一聲磕碰,馬車的車輪似乎滾過了樹枝之類的突起物。

「痛!……」
伊利摸著因酣睡側躺而撞到的耳側,而蓋在身上的羊毛毯則隨著少年直起身子而滑落在腿上。

『這是……我又把要給魔女大人的毯子當棉被蓋了嗎……希望歐伊娜大人不要發現』
伊利悄悄地又把毛毯折好放了回去。

在夜色的隱蔽下,不知道馬車在伊利睡著的期間已經離家多遠。聽著車輪時不時輾過小石塊或枯枝的喀擦聲,伊利對歐伊娜大人能一直不斷地在黑暗中駕駛著馬車感到敬畏。

在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馬車好像駛進了一篇空地之後停了下來。

「喂,醒醒」

不小心又睡著的伊利被人喚醒。在他揉開了那睡眼醒松的眼皮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雙血紅的瞳孔在盯著自己。

「嗚!……」
伊利正要叫出來時,對方一手遮住了他的嘴。

「你要在晚上的森林裡大叫是要吵誰啊?」

隨著剛孰悉的聲音傳來,伊利再仔細地去看了看那頂寬大的帽子和浮誇的角飾,才驚覺叫醒他的正是歐伊娜大人。

「嗚……不簽……呼……一片黑的我還以為是野狼什麼的在盯著我」
歐伊娜的手拿開,伊利隨即吐出了那口剛要叫喊而吞下的氣。

「還不快下來,我真的要拿你去喂野狼了!」

「是的!」
伊利飛快地翻過馬車的木板後跳了下來,但因為剛被叫醒的緣故而差點跌倒。

歐伊娜沒想到這種老套的話術居然對伊利這麼管用,也不管是不是伊利睡迷糊的緣故,拉著伊利的手往前走了過去。

隨著歐伊娜伸出右手摸著前方,微弱的光芒在她的手心亮起,並形成像是刺繡般的幾何圖案,而歐伊娜將那個圖案順時鐘旋轉後,門鎖解除的聲音響起。

突然,眼前的東西裡面被一陣陣的燈光照亮,在光源的照明之下伊利才發現他們已經來到了一間陌生的建築前方。
對於伊利而言,他並沒有見過村落的木屋和村長的石屋以外的建築。但眼前這雖顯破舊,但仍然氣派的半木造建築著實讓伊利瞪大了雙眼。

「這難道就是魔女大人住的那個……『歐都』嗎?」
伊利指著宅邸的內部講到,顯然他連幽都都準確發音都沒記起來。

「甚麼歐都,這裡只不過是一座破宅邸而已。哀……看你在馬車上顛的要死要活的,只能在這裡換個方式把你帶回去了」
歐伊娜無奈地嘆著氣,並且轉開了門把。

隨著大門打開,在門廳左右已經排好在兩側站著等候的僕人。

「歡迎您來到此宅邸,歐伊娜大人」

歐伊娜面對僕人們的「歡迎」並沒有多做反應,反而站在一旁的伊利被驚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呆呆地看著他們對著歐伊娜鞠躬。

「你們去把東西裝好,我等等要回去幽都了……至於『他』的話,在準備好之前讓他客廳坐著,在我好了之前看好他」
歐伊娜交代完指令之後,就丟下伊利和外面的馬車走上階梯離開了。

還未等到伊利反應過來想要出聲留住歐伊娜時,被下達指令的僕人們已經動作了起來。看著他們一言不發的從馬車上把給魔女大人的供品搬進宅邸,伊利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做些什麼。

「這位大人,這邊請」
剩下的一名女僕,正在執行著看好伊利的任務。

「嗯……好的」
不知道是什麼情形的伊利,只知道這位女士說著麼都說好就對了。順著這個方針,伊利被帶到了一個不算是大的客廳,但比起村長的家裡已經豪華了不知道幾百倍。

「請坐」

「好……的」
伊利戰戰兢兢的坐在沙發之上。

『這是甚麼!也太柔軟了吧!』
伊利在內心大驚,因為他這輩子根本沒坐過羊毛毯以外的東西上。這讓他不敢相信這個椅子一樣的東西真的是給人坐的嗎。

不過對於伊利而言,沙發實在是太過舒服了,讓他都忘記自己應該端正坐姿等著歐伊娜大人過來,像是攤在棉花糖上一樣。

「請問需要喝茶嗎?」
那個女僕冷不防的向伊利詢問,而伊利還是一樣的隨口答應了下來。

看著女僕轉了過去,少了一點監視感的伊利總算能夠放下心,開始陶醉地觀賞著這間客廳裡面擺放著許許多多此生未曾耳聞的事物。

「茶為您泡好了,請慢用」

「好的……謝謝」
伊利拚命的用他認為最禮貌的舉止去回應那位女僕,但她除了端茶之類的動作之外,儀態、舉止和表情都毫無動靜。正當伊利以為這就是僕人應有的舉止時,他突然想起歐伊娜在自己睡著前說過的最後一段話:
「那裡沒有童話中的公主和騎士,只有一片雪白跟沒有情感的人偶而已……」

『它們難道真的是人偶嗎……』
從伊利的觀察來看,除了毫無變化的表情來看,真的看不出他們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別。但回想起自己來到這間建築時都還是漆黑一片,並且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主人之類的人物出來迎接……想到這些,雖然可能會冒犯到他們,但伊利還是想問問看:

「請問有甚麼需要嗎?」
在伊利發出聲前,她就彷彿是察覺到了伊利在估摸著甚麼,以一樣缺乏抑揚頓挫的語氣詢問著伊利有什麼需要。

「啊……不……沒事……」
伊利一個慌張,把自己的目的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那麼有甚麼請需要的話,請隨時告知我」
女僕說完,就繼續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眼看著氣氛僵著說不出話,伊利都忘記了桌上有她剛剛端來的茶壺與茶杯。

伊利打開茶壺的蓋子,剛沖泡的茶葉香氣往鼻子撲來。

『好香啊~這熱水加了甚麼才能變這麼香的呢?花瓣嗎?』
對伊利而言,所謂的「茶」就是熱水,只有在接待客人等重要場合才會加入其他調料,反正自己是從來沒喝過。

伊利小心翼翼的把茶壺傾斜,讓茶水從壺嘴緩緩倒入杯中。端起那一小杯琥珀般顏色的茶水,伊利在輕吹了兩口之後喝了下去。

『嗚……好苦……』
讓伊利沒想到的事,這熱水雖然聞的香,但嚐起來苦的跟草藥一樣。這種大人的滋味只讓他嘗了一口。

「只不過是個小鬼,還敢裝模作樣地喝起熱茶來著?」
歐伊娜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出現,嚇的伊利手上的熱茶差點沒灑出來。趕緊把東西放回桌上後,伊利好似偷喝酒被抓包的小孩一樣抱著沙發的椅背轉身過去。

此時的歐伊娜已經換上了和女僕相同款式的服裝,但不變的是那頭上誇張的角飾。

看到這裡,伊利疑惑了起來。因為脫下那頂大白帽之後,歐伊娜頭上的角還在那裡,就像是真的像白鹿一樣。

「那個……歐伊娜大人,您頭上的該不會是……」
伊利說著還摸了摸自己的頭,彷彿是認為歐伊娜會注意不到她頭頂那雙犄角。

「這?這可是貨真價實的龍角喔~而且你看」
歐伊娜語出驚人之餘,還轉了個身露出藏在身後的尾巴,像是剛吞下獵物的蛇般在那邊跳啊跳。

伊利一時之間無法負荷這麼多超出常識的資訊,只能語無倫次的叨念著「龍……歐伊娜大人居然是龍……」

「怎樣?不喜歡龍嗎?」
歐伊娜覺得這樣還不夠欺負伊利不夠,還露出了那蛇齒般密集的尖牙,裝作要把伊利吃了一樣。

「哇……我第一次看到龍……傳說都說龍已經滅絕了……」

不知道伊利關於龍被灌輸了甚麼想法,明明他之前還在害怕野豬和野狼,居然對歐伊娜這種尖牙利齒的型態毫不害怕。倒不如說,是因為與歐伊娜這短暫的對話,讓伊利卸下了本來一直防著的心。

「原來歐伊娜大人的那對角是真的……不過龍不應該是像巨大的蛇還是長著翅膀的蜥蜴嗎?還是其實龍就是長了龍角的人呢?太神奇了……」

歐伊娜萬萬沒想到,伊利似乎對這種傳說中或從未耳聞的東西很是好奇。被伊利這麼兩眼冒光的追問之下,讓自己居然覺得不好意思而別過了頭。

「哼……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高興嗎,明明只是個小鬼……」
歐伊娜小聲地低估著,想著自己居然會因為一個人類小孩而感到高興。

歐伊娜已經度過了無法估量的時間,在現在這樣不帶成見的視線已經不可能會在別處存在了,也許這是魔女還留著這個快要曾經世隔絕部族的緣故吧。

「喂!要走囉,跟我來」
歐伊娜過去一把抓住伊利,拉著他從宅邸的後院出去。

「那麼,請大人路上小心」
伊利依稀聽著,那位從一開始就面無表情的女僕,用那毫無波瀾的聲線為兩人送行。

***

來到後院,歐伊娜讓伊利留在原地,而自己則走向平地的中間。

隨著空氣逐漸凝聚、旋轉並往歐伊娜的方向聚集,在伊利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歐伊娜俊美的面目從血紅的瞳孔為中心染上黑色的血鱗,直挺的身軀因為變形的骨架而匍匐在地:尖牙利爪從膨脹的唇間和指尖顯露出來,而雙翼則從背部的稜起向破蛹的蝴蝶一樣舒展而出。

此時的歐伊娜的型態,才是她真正的樣子。

「小鬼,怎麼樣?是不是已經怕到尿褲子呢?」
歐伊娜舒展完翅膀和脖頸之後,扭著她粗狀的蛇頸朝向伊利,用那溫熱的鼻息往他身上一噴。

聽著那從龍驅喉部發出的低沉嗓聲,此刻的伊利別說害怕了,甚至興奮的想要跳上她的龍首。

「真的太神奇了啊!歐伊娜大人。果然就和傳說當中的一樣高大威猛!」

歐伊娜因伊利讚嘆的想了起來起,他們的村長曾經也用過龍去比喻伊利的父親。想不到關於龍的傳說也並非都是惡名,歐伊娜的龍首一擺,像極了被花言巧語捧的花了心房的少女一般。

「哼……還不快點給我上來」
歐伊娜不情願地把龍首垂到地上,好讓伊利能夠爬到他的頸跟,也就是像父親讓兒女誇坐在自己的雙肩之上。

「咦!真……真的可以嗎?會不會掉下來啊……」
伊利一邊開心的歡呼一邊擔心著自己,因為他連馬都沒騎過,更不用說其在龍這種傳說生物的脖子上了。

「怕甚麼,我又不是馬會把不聽話的小孩給甩下去。還是你要繼續坐在馬車上凍個三天兩夜呢?」
歐伊娜一如既往的嘲弄著伊利,就差沒把牠叼著飛走了。

「那……那麼我……爬上去囉」
伊利吞了吞口水,隨後像是爬上馬車一樣踩著鱗片的縫隙,直到在歐伊娜的脖頸處坐穩了身體。

「嗯……歐伊娜大人這裡的羽毛好軟喔……」
可沒想到,這小子才剛爬上來就敢撒起野來。歐伊娜內心實在受不住這種感覺。一振龍翼猛的離地飛了起來。

「嗚哇!……要掉下去了!」
伊利一邊大叫著,一邊死死的用手抓著龍羽的羽根、用腳扣緊著龍頸,像是趴在倒在湍急的河流上的樹幹般,生怕自己一個沒抓緊就摔得粉身碎骨。

感覺著伊利已經老實之後,歐伊娜才停止了上升,開始往北方水平的飛去。

閉緊雙眼的伊利在感覺到上升的速度平緩下來之後,緩緩的睜開雙眼。

「哇……這就是騎著龍的感覺嗎……好棒的風景呀」
伊利從空中看著一望無際的樹林、遠方的草原、以及在更遙遠的東方地平線上,黎明正冉冉的升起,讓黑夜好像成為了歐伊娜的影子。

「哼,騎在我身上就這麼高興嗎?」
歐伊娜不是很滋味的說著,因為她已經幾百年沒讓人騎在自己身上了。

「抱歉歐伊娜大人,但是這種感覺真的很讓人開心啊~而且歐伊娜大人的羽毛又滑又軟的……」
聽到伊利又對自己的龍與不知道在做什麼事,歐伊娜果斷高速下墜,寧願讓他嚇死也不想讓他在自己身上放肆。

只不過,歐伊娜也想不到,為什麼會就這樣讓一個人類的少年騎著自己飛去幽都呢……

在冰雪的城堡宮殿中鬱悶久了,感覺自己的內心就在這一夜之間,悄悄地被這個少年的純真融化了些許般。

雖然自己的驕傲不允許,但歐伊娜並不討厭這種感覺。

希望伊利到了幽都之後,還能這樣子笑出來吧……

一片雪白而幽靜的,魔女所在的冰結之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