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人皇逆戰 第八章-對症下藥

波波 | 2022-05-21 17:51:39 | 巴幣 104 | 人氣 111


第八章 對症下藥
 
(本故事內容皆為杜撰,與現實毫無關聯)
 
1
 
  清獄被打飛後不停在地上打滾,用手打擊地面做了個翻身接著站穩身姿。
 
  腦袋依然有些混亂,眼前的視線有些微的模糊,下意識甩了甩頭讓視線變正常。
 
「怎麼了?這樣就不行了嘛?」
 
  子洋一派輕鬆的詢問清獄。
 
  清獄只是輕輕的笑了一下後,便朝著子洋衝了過去。
 
  右手、左手之間不斷連續出拳,示意讓子洋沒喘息的機會,隨後搭配著緩急變換使反應出現偏差,但是這些都被子洋給一一化解。
 
  被化解厚清獄被逼得急了,已經不時開始參雜多餘的動作不裡頭,子洋注意到這個情況向前快速逼近,打破了清獄為自己保留的攻擊空間。
 
  一瞬間接近到清獄眼前的子洋,雙手插著口袋什麼事都沒做,打算等清獄出招之後再來反應。
 
  這時清獄將身子向前抱住子洋的腰間,打算將子洋抓起來摔,但意料之外的是抱著子洋的清獄卻想動也動不了。
 
  不,應該說是子洋讓清獄無法動彈。
 
  只見清獄雙手爆起了青筋,踩著弓箭步利用下盤的力量帶動全身但是依然一動不動。
 
「再多用點力阿,沒吃飯嘛?」
「嗚……」
 
  清獄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突然清獄轉變動作將雙手給放開,一瞬間身子壓低用掃腿攻擊子洋的腿部。
 
  子洋將小腿肌肉繃緊並將仙法環繞全身,在表面套上一層無形的防護罩。
 
  清獄用力將攻擊踢在了子洋的小腿,一瞬間彷彿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
 
  子洋偷偷做了個壞笑的表情後,清獄倒在地上抓著自己的腳踝。
 
「可……可惡,這到底是什麼硬度?」
 
  清獄頭上不斷冒著冷汗,一旁資優班的其他學生趕緊上前查看清獄的傷勢,留著咖啡色小馬尾的女孩將清獄的褲管往上掀結果情況慘不忍睹,那個女孩摀住嘴不忍直視,其他同學也對於這個傷勢感到吃驚。
 
「梅琳妳還好嘛?」
 
  搭話的是能夠製作炸彈的陰沉男生,就是將教室走廊炸的一團煙幕的兇手。
 
「戰洋阿?我沒事,只是傷口真的太嚴重了,情不自禁就……」
「好了不要說了,趕緊休息吧。」
「嗯。」
 
  戰洋讓其他女生帶著梅琳到操場外圍休息一下。
 
  子洋這時也上前查看了清獄的狀況,不過自己也沒想到實力差距這麼大。
 
「嗚哇,竟然這麼嚴重!」
 
  子洋驚訝的如此說道。
 
  圍在旁邊的都是清獄的同班同學,也就是都是資優班的學生們,就在子洋下意識說出這番話時,大多數的學生們都是帶著些微恐懼的心情看著他,以往從沒經歷過清獄受傷的狀況,只有清獄毫髮無傷的將新教師給趕走這個選項。
 
  沒想到如今卻事清獄的慘敗,這也給了在場的所有人不小的打擊。
 
「那個……老師,真的有必要打成這樣嘛?」
 
  戰洋畏畏縮縮的向子洋詢問。
 
  子洋看著戰洋,接著再看環顧了一下周圍的其他學生,最後看向了地上痛苦呻吟的清獄。
 
「本來我是不想使用這麼極端的方法的,我原本只是想告訴你們力量的真正用法,但是眾所周知清獄的個性相當惡劣,戰洋你也有聽到吧,我無法忍受一個無辜的女孩子被別人罵了這麼粗俗的言語,所以我才接受他的挑釁。」
 
  子洋說著說著比情逐漸變的憤怒。
 
「但是老師你將一個學生打到半殘是不合理的吧!?」
 
  戰洋起身大聲的向著子洋咆嘯。
 
「我就說了,小屁孩終究只是小屁孩,假設你們帶著這種想法畢業,真的如你們所願進入了超能協會之後要面對的惡人,他們的做法比我還慘忍,你覺得面前的敵人會像這樣等你進行救援嘛?」
 
  子洋將雙手交叉抱在胸前。
 
  周圍的其他學生,就連戰洋在內,沒人敢試圖插話。
 
「每個新來的教師,一定都是在沒使用武力的情況下任由清獄宰割,所以他才會這麼囂張,你們應該感到幸運,要不是安雅哭著拜託我,不然我早就去把誅仙四劍另外三個大姐給抓出來了,還有四把五行劍!」
 
  說著說著子洋的語氣變的高亢,戰洋在旁邊近距離的感受子洋身上散發出的鬥氣,這股凌厲的鬥氣彷彿都能將空間給切割開。
 
  坐在頂樓悠閒看著操場上的子洋,安雅讀了唇語不禁臉頰開始發燙。
 
「真是的,那個男人在說些什麼阿……」
 
  安雅害羞著說道。
 
 
  在另一棟大樓的樓頂,站著一個穿著黑色的女僕裝,墨綠色的長髮扎成了雙馬尾,領口綁著一束紅色的蝴蝶結,整齊劃一的瀏海與長著一對同樣是墨綠色的眼眸,眼神彷彿在思考著什麼般的站在樓頂的邊邊,似乎正在看著操場上的狀況。
 
「那個男人……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是誅仙嘛?應該不可能,按照誅仙和陷仙這兩個瘋子的個性不可能會屈服一個人類的,八九不離十是戮仙那臭女人,整天只想著依靠人類,不過能讓戮仙甘願屈服……他還真是不容小覷。」
 
  就在這時,後方樓梯間的門口突然被打開,一個戴著墨鏡的女人走了出來,粉紫色漸層的長髮綁成了一束高馬尾。
 
  女僕裝的少女注意到自己身後的女性,轉過身看著她此時兩人四目交接。
 
「妳……有什麼事?」
 
  黑衣女僕率先詢問。
 
  只見戴著墨鏡的女子緩緩將臉上的墨鏡取了下來,露出了水晶般的藍色瞳孔。
 
「我正在找人,不!應該說我要找的不是人,而是武器~」
「妳到底想說什麼……?」
 
  那位女子用的曖昧的口吻與黑衣女僕搭話。
 
「妳應該知道有個叫做誅仙四劍的兵器,誅仙、戮仙、陷仙以及絕仙如果妳知道另外三把在哪的話,希望妳能告訴我。」
「這麼說妳已經知道其中一個在哪囉?」
 
  黑衣女僕提高著警戒心詢問著面前這個女子。
 
「沒錯!我知道在哪,只是那把劍聽說『變化無窮妙』,妳說是不是阿……絕仙~」
「!!」
 
  這時絕仙兩手張開召喚出兩道綠色的劍意,不知道那個女子有什麼打算,目前並沒有交戰的想法。
 
  兩道劍型態的劍意正在絕仙的身後飄著,等到絕仙下令就會立即刺向那個女子的心臟與咽喉。
 
  只見黑衣女子將雙手舉高,示意著不打算互相傷害的意思,絕仙才下令讓身後兩道劍意消失。
 
「我叫冬月,我不是來和你打架的,只是來問妳一些問題,況且以我的能力根本打不過妳一個劍靈。」
 
  冬月將手插著腰說道。
 
  絕仙稍稍放下了警戒緩緩的向冬月靠近了一些距離。
 
「問題?妳想問什麼,其他三把劍的位置我可不知道!」
 
  絕仙隱瞞了戮仙大概的位置,實際上並不是關心戮仙,只是還不曉得眼前這女人到底有什麼打算。
 
「當時我在B區的冬家曾經閱讀過一本史冊,在以前有一個人類被冠上了人皇的稱號,意思就是最強的人類,不過在那位大人準備挑戰神明時,被妳們四把劍給殺死了,我想問妳們到底當時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去阻礙人皇的?」
 
  絕仙聽完開始思考著當時她們四個一起挑戰的對手們。
 
  突然靈光一閃的想到那時候是在這顆星球以外的某處,遇到了一個奇怪的人類。
 
「喔喔,原來是那個奇怪的人類阿!我就直白的講了,當時我們四個是因為想找事情做所以就去找他打架了,只是沒想到真是不堪一擊,後來得知這個人是來自地球,更何況這裡山明水秀的挺適合居住,所以就乾脆在這邊定居下來了。」
 
  絕仙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的想法表達給冬月知道。
 
  冬月正沉思著,隨後絕仙又接著說道。
 
「我還記得那個人類操縱著五行劍,只不過區區的五行劍根本無法對我們造成傷害,結果他竟然還擺出五行劍陣,要不是我跟陷仙那瘋婆子強行突破陣法不然早就被那人類給得一分了。」
 
  聽完後冬月開始明白一些事情。
 
「(我聽說誅仙劍陣比五行劍陣還要高階,但是為什麼會讓她們感到吃力?難道是缺少陣圖嘛?關於這問題我要再深入的思考一下。)」
 
  從絕仙的視角來看,冬月只是站著發呆而已,這也讓絕仙感到有點尷尬,因為一直都是她自己在自言自語,於是只好惡狠狠的盯著冬月。
 
  這時冬月突然回神。
 
「抱歉抱歉!剛好在思考一些事情,總之感謝妳的回答,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說完之後冬月轉過身去走向樓梯口。
 
「等等!」
 
  不巧的是,絕仙這時把她給叫住。
 
  冬月也無法違抗她的命令,深怕被她的攻擊一波帶走,只好轉頭看像她。
 
「怎麼?還有事嘛?」
「有!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那個!」
 
  絕仙指著操場上的黃子洋。
 
  冬月向前看了一下發現子洋正好放出了鬥氣,腦中完全一頭霧水,為什麼對付學生要使用這麼強勁的鬥氣。
 
「那個男的妳認識嘛?看起來好像很強。」
「他叫黃子洋,聽說他是新來的教師,還是B區黃家祖地的人,跟我的家族以及另一個家族合稱御三家。」
 
  絕仙此時正興奮的看著子洋,完全沒把冬月的話聽進去。
 
「我認為那個黃子洋或許是這星球上,唯一可以和妳們四把劍打的有來有往的人了。」
 
  冬月完全不經過思考就吐了這句真心話。
 
「看來有機會得會會他了!」
「妳自己加油,我還有事情我得先走了。」
 
  冬月苦笑了一下,轉身離開深怕又被絕仙給叫住。
 
  頂樓只留下絕仙一個人孤零零的看著操場發生的情況。
 
 
  戰洋以及其他同學被子洋放出的鬥氣壓的喘不過氣。
 
「老……老師……」
 
  戰洋一邊呼吸困難的一邊叫住子洋。
 
  子洋頓時發現鬥氣太過凌厲,於是趕緊將氣息收住。
 
「所以說阿,我會把你們引導至正確的道路,你們身為資優班的學生就應該有資優生的樣子,人只要擁有力量往往都很有可能走向毀滅,但前提是如何去使用。」
 
  所有人戰戰兢兢的聽著子洋訓話,這時子洋看著地上痛苦的清獄,嘆了一口氣後從背後的死角掏出了不久前獲得的法寶。
 
  一瞬間從背後叫出了山河社稷圖。
 
  學生們紛紛覺得驚奇,對於子洋是如何將這麼大的道具藏在身上感到好奇。
 
「開!」
 
  隨著子洋的命令,山河社稷圖從原本卷軸的狀態,突然張開了一道正常人可進出的空間,隨後子洋將清獄抓起向山合社稷圖一丟,接著將空間給關上。
 
「放心吧,他在裡面可以安心的回復傷口。」
 
  同學們聽完後頓時感到放心。
 
  山河社稷圖的功用在於將生物關進去後,可藉由仙氣環繞全身強制進行完整呼吸法,使細胞活化進而促進回復效率,不僅可以養顏美容還可高速進行傷口回復,比起猛吃丹藥這種方式更加環保且無副作用。
 
「好了!接下來你們打算怎麼辦?」
 
  子洋向著大家詢問意見,同學們面面相覷,決定好後微笑著對著子洋。
 
「老師,我們決定和你打一場。」
 
  回答的是戰洋。
 
  子洋在聽見這答覆後,簡直滿意到不行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很好!那麼今天的第一堂課我就來好好的跟你們認識認識!」
「「「是!!」」」
 
  資優班的學生們異口同聲的向著子洋回答,接著子洋立馬將距離拉開。
 
  子洋思考了一下該用什麼武器來對付一大群人,決定開始找找自己有的法寶。
 
「該拿什麼武器,才不會顯得在欺負他們呢?」
「老師,不必放水!我們可是資優生呢!」
「!!」
 
  戰洋突然來到子洋身後,這速度連子洋都沒反應過來。
 
「好快!」
 
  子洋啟用天地飛行之力快速躲過戰洋的攻擊,但意想不到的是子洋的背後突然感到一股熱能。
 
「這是?糟糕了!」
 
  子洋意識到接下來的事情後,趕緊將西裝給脫掉並扔到一旁。
 
  結果西裝突然如同手榴彈般炸一個四散各處,子洋舉起手趕緊保護頭部。
 
「這些小王八蛋們跟我挺像的嘛,哈哈!不認真點可不行了。」
 
  子洋說完後,腳下突然一道火焰。
 
「得手了!」
 
  使用火焰攻擊的是一個染著紅髮的少年。
 
  一道火龍卷席捲著操場中央,高溫使得空間變得扭曲看不清楚。
 
  子洋被關在這道火龍卷內,地面的草皮因為火焰的溫度而燒焦,所有人都看不見子洋在裡面的狀況,於是停下了動作。
 
「這火焰還真是溫柔,重點訓練的話應該可以媲美真火寶劍,不過另外戰洋的能力似乎是將無機物轉變為爆裂物,詳細的情況之後再問問好了。」
 
  子洋掏出了真火寶劍並用右手握住,擺在左側腰間做出了拔刀術的姿勢。
 
「不給這些孩子們下馬威的話,他們恐怕我把這裡給毀了,不過用上這招真是殺雞焉用牛刀。」
 
  說完之後用左手扶著真火寶劍,隨後立即將劍拔出向天空空揮了一劍。
 
  這一瞬間空間彷彿破裂般,直接將一大片的白雲切出一條壕溝,如同摩西分海般的壯觀,下一秒周圍的正在燃燒的火龍卷頓時被彈開且灰飛煙滅。
 
「回天,貳號劍意!」
 
  子洋喊出帥氣的招式名稱後,將真火寶劍向下揮重整了姿態且左手插在腰間。
 
  一大團的火勢眨眼間被撲滅,伴隨著劍意的力量帶來了一陣狂風,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陣風波及,就連遠方的絕仙與安雅同樣逃不了。
 
  絕仙張開了劍意護盾抵擋住了風的吹襲,但沒想到她光是要維持劍意就顯得有些吃力,可見要是正面吃下這招估計會像那團火焰有著一樣的下場。
 
「呼~好險這龍卷不是針對我做攻擊,不然用上『回天』會全部返還到施放者身上。」
 
  子洋安心的說道。
 
  『回天貳號』與『天誅參號』不同,前者是將有害的攻擊加倍奉還;後者是直接進行無差別傷害,無法指定目標。
 
  上一次使用是面對冰寒惡魔時,想快點把冬凝解決縮小災害程度,只好使用天誅,結果沒想到反而擴大了災害,不過好在殺死了惡魔。
 
  這兩招另外還有不同的地方在於準備前的姿勢不同,回天並沒有指定的姿勢,而天誅必須將劍擺在頭上由上往下揮,子洋當初就是這麼設計招式。
 
「小心點,洪致烈!火龍卷被化解了!」
「什麼?」
 
  戰洋提醒著那個紅髮的少年,致烈也感到驚訝。
 
  過沒多久子洋就如同沒事一樣站在中央,擺出了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
 
「可惡,沒有效果嗎?」
 
  致烈不甘心的說著,一旁的戰洋同樣表示不甘心。
 
「這火焰太溫柔了,如果把範圍縮小一點會更好喔!還有戰洋你比較缺乏實戰肉搏,這之後再加油,其他人接著上!」
 
  子洋冷靜的給予兩人處方箋並對症下藥,兩人聽完後相互點頭後決定嘗試。
 
  接著一旁來了三人,不知該說是兄弟還是故意長一樣的,長的完全沒什麼特色,子洋暗自嘆息著。
 
「「「接下來就由我們來對付你吧!老師!」」」
 
  三人站在了子洋面前,但是子洋表現的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三兄弟立刻使出三角站位,將子洋包圍住。
 
  只見三人都將雙手舉高,這時便放出大量的閃電,靜置了一會後將閃電濃縮的越來越小,濃縮起來的雷電彷彿被關在一個球體裡,隨後三人同時將球投向空中,沒想到球體竟然在空中融合了。
 
  融合的球一瞬間迸裂開來開始進行放電,子洋注意到三人依然將雙手舉在空中,這時三人將手向下揮,子洋頭上的閃電豪不留情的打了下來。
 
  伴隨著爆炸及雷鳴,三人中間也隨之揚起了粉塵並且遮住了眾人視線,就在三人連忙驅散煙霧之時,子洋降落在了三人的旁邊。
 
「什麼?竟然逃掉了!」
 
  三兄弟中的其中一人說道。
 
  原來子洋在雷打下來的同時,用天地飛行加持的速度跳離了三角站位,隨後華麗的降落得分。
 
  三兄弟解除了圍攻再次站成了一排。
 
「所以……你們叫什麼?」
 
  子洋拿起了點名簿。
 
「我叫路人高!」
「我叫路人富!」
「我叫路人帥!」
 
  三人由右至左的開始報起自己的名字。
 
  不過還真沒想到長相與名字完全沒有任何的特色,看上去就只是個跑龍套的臨時演員罷了,子洋不禁內心感嘆著。
 
「還真是沒特色的名字,總之我了解了,嗯~變化系的能力跟致烈是同一種,你們的缺點在於實戰與能力的運用都非常欠缺,但是你們擅長用團體戰術,可以在利用集團的特點之時強化你們個人的不足。」
 
  子洋一邊在點名簿上做記號,一邊給予建議。
 
  三人同時向子洋行鞠躬禮。
 
「這樣一來知道名字的人加上清獄就是7人了,剩下的還有8人。」
 
  子洋觀察到周圍的人群逐漸有減少的趨勢,估計是認為可能會無意間被波及到,於是就先行離開。
 
  人群變少就代表能夠更清楚的得知一些資訊,像是冬月離開絕仙後又再度來到了操場探查子洋以及資優班的學生。
 
  冬月依然混在了人群中,這時口袋中的手機突然響起,向後又倒退了回去接起手機。
 
「你好?」
 
  冬月接通了手機。
 
「冬月老師嗎?」
「是的!是理事長嗎?」
 
  安雅拿著望遠鏡在遠處看著冬月接電話的樣子。
 
「我看到妳在操場喔,是不是很好奇新來的老師呢,呵呵呵~」
「看到我?妳在哪偷看阿?」
 
  冬月急忙的左顧右盼突然發現一棟樓頂有著兩個人影,其中一個還拿著望遠鏡看向自己,另一手正在講電話的樣子。
 
 
  安雅發現了冬月這在看她,於是放下望遠鏡並對她揮了揮手。
 
「與其說我好奇,我看妳才是那個好奇的那個吧……」
「黃子洋可是跟妳一樣,都是來自B區的御三家喔,我想妳應該曉得的吧?」
「所以是妳招子洋……那個男人進來的吧,這是為什麼?」
 
  冬月說著說著將頭撇過去看向子洋。
 
「因為我認為他能夠拯救資優班的學生們,雖然沒有教學經歷但憑藉他的實力,學生們或許能從他身上看到從來沒見過的景色,喔!順帶一提,A班導師的工作已經交給別人接手了~」
「蛤!?這是什麼意思?」
 
  冬月突然大吼,引來了人群的觀看,冬月意識到自己有點引人注目,於是不好意思的走向一旁。
 
「A班的導師如果不是我,那我要去接手哪一班阿?」
 
  冬月邊走邊問著安雅。
 
「這妳不必擔心,我認為有才之人就應該分配到適合的地方。」
「這……這是什麼意思?」
 
  安雅講起了自己的想法,卻引來冬月的一頭霧水。
 
「哎呀~簡單來說就是妳成了資優班的副班導!總之就是這樣囉~掰掰。」
「蛤……」
 
  安雅急忙講完話後趕緊掛掉電話,並再度拿著望遠鏡看著冬月。
 
「可惡的臭女人……」
 
  冬月氣的開始猛踩地板,安雅則在遠處看著這幅有趣的景象甚至還喝著茶。
 
 
  接著回到場上,子洋看著手中的點名簿。
 
  旁邊來了兩個穿著體育服的學生,梳著一個飛機頭的學生將球棒扛在肩上,另一手插在口袋。
 
  另一個人綁著一束小馬尾,手上則無任何武器。
 
  子洋稍微觀察了一下他們倆,感覺到有一些意思後便朝他們微笑了一下。
 
  三人互相面對面後,穿運動服的兩人開始了自我介紹。
 
「我叫做馮恩泰。」
「我是恩維。」
 
  飛機頭叫做馮恩泰,而另一個小馬尾是恩維。
 
  子洋打量了一下,叫做馮恩泰的少年,不知道他手上的武器是不是跟自己一樣是收藏在異空間,接著再看看恩維手無寸鐵的,可能跟前面看過的一樣是屬於變化型的法則操作,在多種不確定因素的情況下,子洋不打算使用剛剛路人三兄弟的對付方式。
 
  這時恩維用雙手碰了一下自己,接著再觸碰馮恩泰,子洋稍微思考了一下這兩個動作的用意後,兩人下一秒完全沒揚起任何粉塵便消失在子洋的視線中。
 
「嗯?」
 
  子洋被這個景象給震攝住,瞬間瞪大了眼睛,心想竟然有學生的速度能夠快要跟上天地飛行。
 
  不到一秒的時間,子洋的上方突然襲來一波攻擊,馮恩泰由上而下用力將球棒朝著子洋敲了下去,隨後子洋伸出右手繃緊肌肉去抵擋。
 
  果不其然沒造成任何傷害,隨後左後方傳來一道人聲。
 
「恩維!」
 
  戰洋將地上的泥土揉成一團朝著恩維投擲。
 
  恩維迅速接住了泥球後,彷彿了解了戰洋的用意。
 
  隨後手上的泥球同樣也附上了自己的能力,剛好恩維、子洋與馮恩泰的站位呈現一條直線。
 
  恩維做出了一連串棒球投手的動作後,將球投向了子洋。
 
  速度彷彿打破世界紀錄的球速,子洋稍微預判了球的軌跡,將身子向後傾斜。
 
  一道黑影從子洋的眼前呼嘯而過,朝著馮恩泰猛烈前進。
 
「這速度……我懂了!」
 
  子洋經歷了幾次高速的攻擊,瞬間了解恩維部分的能力。
 
  恩維的能力應該是單純的加速,只要被他碰到的人或物都能享有這個能力,所以馮恩泰才能夠有著這個移動速度,戰洋剛才將球丟給恩維時,速度完全不能比較,如此就可以證明自己的想法,子洋在心中這麼想著。
 
  另外就是馮恩泰的能力,不過這時子洋突然產生一個問題,戰洋的能力是將物品轉為爆裂物,這樣要讓他爆炸就必須下達一道指令,那麼那道指令是怎麼進行的?估計是讓馮恩泰將球打向自己後立即引爆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把它打回去。)」
 
  子洋高速運轉著腦袋的同時,緩緩掏出了狼牙棒。
 
  馮恩泰眼看著球幾乎接近了他的攻擊範圍後,毫不由於的像打擊選手般將球打擊出去,就在此時棒子與球接觸後竟然發生了爆炸,一瞬間如同天女散花般朝著四面八方。
 
「什麼?竟然是在這時候爆炸!」
 
  子洋意想不到事情是這樣發展,馮恩泰同時也沒察覺戰洋的用意,兩人都顯得有些驚訝。
 
  馮恩泰輕輕的笑了一下後,原本散射出去的泥土一粒不剩的全都自動朝子洋飛進。
 
「咦?難道說馮恩泰的能力是……」
 
  子洋話沒說完立即舉起狼牙棒準備防禦。
 
  戰洋在一旁看著自己的計劃進行的十分順利,得意的笑了起來。
 
「老師,還沒完呢。」
 
  戰洋微笑著說道。
 
  隨後泥土來到了子洋的周圍,子洋打算利用狼牙棒的大面積做防禦,結果散射過來的泥土竟產生第二次爆炸,身邊揚起了大量粉塵。
 
「成功了嗎?」
 
  恩維在後方詢問著戰洋,戰洋則擺出得意的表情。
 
  在這之後粉塵之中走出了一個人影。
 
「怎麼會?」
 
  戰洋的表情一瞬間垮了下來,恩維同樣感到如此訝異。
 
  子洋揮舞著狼牙棒,並帶動空氣流動快速的將煙霧散去,接著走到了眾人面前。
 
「戰洋你這小子,夠陰險的呢。」
 
  子洋一邊苦笑著一邊把衣服上的灰塵拍掉。
 
  再次拿起了點名簿,在上面做了一些記號。
 
「我看看,恩維……還有馮恩泰,OK點名成功。」
 
  之後馮恩泰快步跑了過來,看來恩維的能力已經解除了。
 
「嗯,這麼一來男生就全員到齊了。你們的能力開發都在不錯的階段,多聽我的建議應該可以有著顯著的進步。」
 
  子洋對著在場的男同學們說道,接著拿出了山河社稷圖。
 
「開!」
 
  原本卷軸狀的社稷圖突然攤開來形成一幅圖畫,子洋將手伸了進去彷彿在尋找東西般,之後一手就將林清獄抓了出來。
 
  清獄一臉不知所措的坐在地上,看向了自己的腳踝竟然已經完全恢復原狀,所有人都不曉得到底怎麼辦到的。
 
「我的腳?恢復原狀了!」
 
  清獄開心的坐在地上大叫,其他男生們各個替他感到開心。
 
  清獄突然發現子洋站在自己身旁,不知所措的看向了旁邊。
 
「這……這是老師你做的嗎?」
「不然你覺得還有誰有這種能耐呢,呵呵~」
 
  子洋對著清獄奸詐的笑了一下後,收起了山河社稷圖,然後看著點名簿思考著。
 
「(接下來就是女生們的能力了,但是不太可能用剛才的那種方法,我也不曉得應該怎麼教她們,如果能請教一下這裡的女教師就好了……)」
 
  就在子洋心裡這麼思考著的時候,突然想起安雅說過冬月也在這所學校內,而且教學的經歷也挺豐富的,於是準備帶著學生們動身去找她,順便再談談御三家的事情。
 
  然而一往操場邊行進去跟其他的女同學搭話時,她們身邊冒出了一個粉紫色長髮的女性,青色的瞳孔彷彿湖水一般清澈,身上還穿著猶如正裝的黑色外套,裏頭白色的衣服露出了吞噬人間般的事業線,衣服上還掛著墨鏡。
 
  女生們跟子洋都注意到了那位女性。
 
「A班的冬月老師?」
 
  梅琳看向身旁的冬月,冬月也以微笑的方式面對她。
 
  接著冬月上前查看了一下梅琳的狀況。
 
「怎麼了?有哪裡不舒服嗎?」
 
  冬月仔細的調查梅琳的身上,不過卻沒發現任何問題。
 
「沒什麼,只是看到了有點衝擊的畫面,不要緊的老師。」
 
  梅琳微笑著說道。
 
  冬月聽聞梅琳沒事後,安心的站了起來看向操場中間的方向,發現子洋與自己四目交接,兩人面對面向著對方走來,這或許是打從家族比武後第一次正面交談。
 
  只見子洋與男學生們越加靠近,冬月的內心頓時變得有些壓抑,不時緊張了起來。
 
  終於,兩人都進入伸手即可觸碰到的距離,這種氛圍下讓身旁的學生們不由分說的感到些微恐懼。
 
  子洋快速的打量了一下冬月,避免被她察覺到視線,造成有些失禮的情況。
 
  接著子洋將手抵住嘴,咳了兩聲清了痰。
 
「那個……請問妳是?」
 
  只見子洋微笑的問著眼前這位女子,但是冬月壓抑的心情使她沒將話聽進去。
 
  感覺兩人之間有一條代溝在呢。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