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聖輝的四季映華》第六章第二話:漆黑浪潮

楓殤 | 2022-05-21 15:01:14 | 巴幣 2 | 人氣 52

連載中《聖輝的四季映華》
資料夾簡介
講述主角祥雲冬之羽與她的夥伴們輕鬆快樂的冒險。

看著對方對自己身旁的魔人與死靈術士表示懷疑,眾人紛紛準備應戰,不過毒薔薇在這時正觀察著她們並在擬定戰術:
  
  「那個綠頭髮的應該就是隊長了,所以這群人的隊伍組成是三個人類、兩個魔族和一個死靈術士,先從隊長和另外兩個人類下手,讓她們的頭腦癱瘓就可以讓她們亂了方寸,另外兩位分別是醫療單位和主力之一,以我身上有的裝備與道具應該能夠解決。」
  
  毒薔薇想著同時便開始行動,只見她丟下一顆煙霧彈干擾她們的視野,而她們便下意識的靠攏,但這也在她的預料之中,在丟下煙霧彈後沒多久毒薔薇靠著敏捷的身手穿過其他人來到夏奈身後,隨後一把抓住對方正要執行暗殺,不料卻被克蕾妮雅用靈魂牽引控制直接摔在一旁的牆上。
  
  「無聊的小把戲,妳還能奢求這種小玩具能做到什麼嗎?」
  
  「糟糕,我都忘了死靈術士能夠藉由靈魂察覺目標的位置,失算了,那這樣的話......」
  
  毒薔薇說著便朝克蕾妮雅扔出一把匕首,預料中的馬上就被對方用手接住,但在對方不注意時匕首突然爆炸產生毒氣,克蕾妮雅不小心吸入後身體變得發麻無法行動。
  
  「這是我特製的麻痺毒氣,從動物甚至到魔人都可以有效限制住牠的行動。」
  
  「本來以為死靈術士沒有生命會沒有效果,結果意外的明顯,看來是歪打正著了,不過這只能限制住她的多數行動,但可不能阻止她使用定點近距離攻擊,還是小心點。」
  
  毒薔薇雖然表面上這麼說,但心裡想著發動攻擊的風險,於是在躍起躲過秋實從後方的攻擊後,便用藏在袖口的小型弩箭對她射出毒箭回擊,不料被冬之羽用屏障擋住,看到對方的行動,毒薔薇便將目標轉移到對方身上。
  
  只見她在落地後躲過映春的追擊並朝著冬之羽衝去並一刀斬下,雖然冬之羽下意識用屏障擋下攻擊,但她的危機感知告訴她攻擊還沒結束,隨後瞬間迸發的六次斬擊打在屏障上。
  
  「怎麼回事?剛才明明只有一刀而已啊......」
  
  冬之羽想著便打算使用無盡枷鎖試圖抓住對方,但她的速度讓無盡枷鎖的鎖鏈難以追上,直到敏春上來攔截:
  
  「闇爪.噬心闇火!」
  
  「普通的火焰波嗎?似乎是被小看了呢......」
  
  看著對方放出慢速的火焰波,毒薔薇不以為意的準備繞過這個攻擊,不料火焰波在她要繞過時突然爆炸,讓她下意識的後退,後頭的無盡枷鎖的鎖鏈接踵而至讓毒薔薇不得不使用魔法:
  
  「擴散衝擊。」
  
  只見毒薔薇用手觸碰地面,瞬間迸發的魔力將企圖追擊的敏春擊退並粉碎鎖鏈,隨後與她們拉開距離。
  
  「稍微認真一下吧。」
  
  只見她用長劍劃開自己的手臂,從傷口流出的血瞬間凝結在長劍上,而剛才劃開的傷口也用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而夏奈見狀也察覺到這是西方地區的血族人特有的血能魔法。
  
  「她是血族人?」
 
  「接下來就是終幕了。」
  
  說著同時便衝上前揮劍攻擊,但上頭附加的血能魔法導致攻擊距離多了整整一倍,在秋實、敏春與映春都衝上前時,冬之羽給她們都附上了屏障阻擋她們受到的攻擊,而夏奈在後頭進行法術干擾讓毒薔薇難以接近,但作為刺客的她自然也有解決辦法。
  
  「果然正副隊長真的很難纏呢,必須盡快解決掉她們。」
  
  只見她高速的衝上前閃過秋實的雷鳴破天、用極高的反應速度躲過映春丟出的禁咒之環並用麻痺毒氣使其中毒無法行動,面對速度與自己接近的敏春時更是使用黏著陷阱將對方粘在地上,而除去還在處理中毒的克蕾妮雅和距離上絕對趕不上的秋實,就只剩下脆弱的醫療單位冬之羽和法師夏奈。
   
  「將軍。」
  
  彷彿知道勝利已經到手,她徑直朝夏奈的方向衝去,不料冬之羽卻在這時衝出擋在夏奈面前,但在毒薔薇覺得正好可以一次打倒正副隊長時,之後冬之羽發出的聲音、語氣甚至是用詞都跟先前完全不一樣:
  
  「人類,胡鬧也該有個限度吧。」
  
  說著同時揮出手臂,隨後一道光束重重的砸在毒薔薇身上,強力的攻擊與極高的速度讓她完全無法反應,瞬間就被迸發的強光重重的打在牆上並形成坑洞,不過冬之羽見狀連忙道歉:
  
  「哇啊對不起!妳沒事吧?」
  
  「怎......怎麼回事?那個速度怎麼可以這麼快?而且她剛才好像變了個人......」
  
  正當她還在疑惑時靠自己解除中毒反應的克蕾妮雅用靈魂牽引把對方拉到冬之羽面前,而冬之羽還為毒薔薇治療:
  
  「對不起,剛剛下手有點重,因為我心中的聲音要我除掉妳,但我不想,所以我盡可能的控制這股力量了。」
  
  「心中的聲音?不管這些了,沒想到作為副隊長的妳居然有這麼強的力量,那妳應該爭取隊長才對,不過她們的考量也不是沒有原因,妳這麼善良確實不太能做重大決策。」
  
  「嗯?我是隊長沒錯喔。」
  
  「欸?」
  
  聽見對方說自己就是隊長,毒薔薇有些疑惑,而她身旁的夥伴們也紛紛點頭證實冬之羽的說法,毒薔薇見狀也只是扶著額頭說著:
  
  「原來我從一開始就推算錯誤了嗎?」
  
  在突然的戰鬥結束後,眾人終於可以好好談話,於是毒薔薇說著:
  
  「好吧,有如此強大力量的妳就算是死靈術士還是魔人應該都拿妳沒輒,我或許可以相信妳們。」
  
  「其實一開始也不是每次都會有它們幫我,只有真的非常緊急的情況她們才會出現,不過最近它們的出現變得有些頻繁了。」
  
  「可能是因為娜克莉德非常危險,所以讓它們有些躁動了,一定要好好控制住,不然會產生很嚴重的問題。」
  
  「是這樣的毒薔薇小姐,我們想跟妳交換現在關於娜克莉德的情報,她現在可能在準備儀式,而她們目標就是堅毅之魂與小冬的靈魂,不過妳有跟她的位置相關的線索嗎?」
  
  「抱歉,我也不知道她的位置,不過我倒是知道她最終的目的,她所進行的儀式不是普通的昇華儀式,而是昇神儀式,那是由遠古時期魔皇們研發的魔法,需要收集許多靈魂與重要的堅毅之魂,但還有需要一個蘊含強大力量的靈魂。」
  
  「居然是想使用禁忌魔法,那我們要趕快阻止她才行,我們的夥伴也被人抓走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可以斷定妳們的朋友還活著,只是可能會被化為靈魂之核被獻祭,但也這並不代表她沒救了,只要找到並打敗娜克莉德破壞儀式就可以救回她的靈魂。」
  
  「很好!我們趕快行動!」
  
  得知被抓走的紅還有機會救回來,眾人彷彿受到激勵,在毒薔薇幫映春解毒和清除黏住敏春的陷阱時,她彷彿感覺到有物體高速接近,於是說道:
  
  「有東西過來了。」
  
  聽見毒薔薇回報,眾人連忙戒備,發現後頭有一團黑色物體衝來,但無論是有夏奈、克蕾妮雅與毒薔薇利用魔法組成的密集彈幕都沒能阻止對方的前進,最終她來到冬之羽面前張開大口準備將對方吞下:
  
  「小心!」
  
  秋實見狀連忙一把將冬之羽推開,而她也因此被跑來的黑色物體吞沒,而冬之羽看到秋實在自己面前消失而愣住了,但毒薔薇頓時追了上去,而敏春也拉著冬之羽一起追擊,或許能藉由黑色物質找到娜克莉德的位置。
  
  「漆黑浪潮會在抓到目標後回收,或許可以逆向追蹤找到娜克莉德,到時候我們打敗他就可以就會她們了。」
  
  但她們在經過一個轉角後發現黑色物體離奇消失,這下追蹤的可能也被斷絕了,而敏春也有些苦惱的搔了搔頭,而夏奈也開始思索:
  
  「難道它有潛入陰影中的效果,這下根本就找不到人了。」
  
  「那我們趕快去下一個地方找看看。」
  
  夏奈說著便帶著其他人繼續尋找,而她們也在尋找過程中展開談話,冬之羽有些好奇的詢問:
  
  「不過毒薔薇小姐,能告訴我們妳的名字嗎?」
  
  「不行,身為刺客最忌諱的就是被別人知道名字,因為知道名字的話會被得知很多線索,別小看刺客與殺手的情報蒐集能力喔。」
  
  「不過這次追蹤的目標行蹤非常隱密,就算是最頂尖的殺手也不好追蹤,而且她還會有其他反制手段。」
  
  毒薔薇在面對冬之羽詢問自己的名字時表示拒絕,而她也接著說名對方的追蹤多麼不容易,尤其是屬於敵暗我明的狀態,難度就會更上層樓。
  
  「那該怎麼辦?現在已經有兩個人被抓走了,必須趕快救她們才行。」
  
  冬之羽有些慌張的說著,而一旁的敏春也上前安撫後便跟著夏奈等人繼續前進,但就在她們要行動時冬之羽發覺自己的腳被黏住了,她轉頭才注意到是黑色物體再次出現,但夏奈這時使用移形換位魔法與冬之羽互換位置:
  
  「各位!絕對不能讓她把小冬抓走!」
  
  「小夏!」
  
  互換位置後夏奈馬上就被黑色物體吃了下去,但這時卻出現更多的黑色物質聚集,而映春見狀連忙帶著冬之羽逃離漆黑浪潮的追捕,但冬之羽還停留在失去夏奈的瞬間。
  
  「夏奈也被抓走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啊,總之跑就對了!」
  
  敏春與映春也用最快的速度奔跑,試圖甩開漆黑浪潮,但漆黑浪潮的速度越來越快,彷彿要將她們吞噬般,在她們暫時甩掉浪潮後,眾人躲在暗巷中休息:
  
  「我想夏奈救妳的意思應該是妳在這場戰役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所以不能被娜克莉德抓走,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她的目標其實就是,既然妳有強大的力量自然是不能讓妳落入娜克莉德的手中。」
  
  「我、我真的有這能力阻止娜克莉德嗎?」
  
  「她不惜犧牲自己也要救妳想必是相信妳一定能做到,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找到娜克莉德,而是無論如何不能讓她把妳抓走。」
  
  映春思索了一會後說道,而她們這時察覺到漆黑浪潮從暗巷深處衝來,映春更是帶著冬之羽逃跑,而漆黑浪潮已經擴散到住宅區的大部分街道,讓在聖賢士協會避難的眾人感到有些擔憂,回到冬之羽等人這邊,敏春在揮出紫焰阻擋後發覺並沒有用處,仍然無法阻止漆黑浪潮的湧來:
  
  「糟糕,就算是火焰也無法阻攔!」
  
  「小冬,我記得聖賢士協會也在附近,帶個路吧!」
  
  「好,先在前面左轉!」
  
  冬之羽連忙幫眾人指路,不了從漆黑浪潮中伸出黑色的手朝著映春與冬之羽抓去,而敏春衝上前用身體擋下,而她也被漆黑浪潮抓走:
  
  「敏春!」
  
  「姐姐妳快帶小冬去聖賢士協會避難!快點!」
  
  才剛說完敏春就被漆黑浪潮淹沒,而映春也只能忍著淚水繼續帶著冬之羽往聖賢士協會跑去,不料前方也出現漆黑浪潮的一部分,克蕾妮雅也使用屍骸手臂阻擋,但漆黑浪潮卻從手臂蔓延上來,讓克蕾妮雅不得不捨棄那一部分的屍骸。
  
  「漆黑浪潮是無法被阻止的,必須吞噬目標才行,我來斷後爭取時間!」
  
  說完克蕾妮雅便獨自阻止漆黑浪潮,但吞噬許多人與魔力的漆黑浪潮並不是克蕾妮雅一個人能夠阻攔的,於是克蕾妮雅在擋了一會看到剩下三人跑得足夠遠後才被黑潮吞噬。
  
  在另一邊的聖賢士協會已經張開結界阻止漆黑浪潮衝進協會,而美咲看到不遠處有人影朝著她們跑來:
  
  「明日香!有人來了,好像是冬之羽小妹!」
  
  「不過好像還有誰在旁邊的樣子。」
  
  明日香聽見呼喊後上前確認,而發現除了冬之羽外,還有映春與毒薔薇,而映春看到聖賢士協會後也喊道:
  
  「快到了!就在前面了!」
  
  雖然即將抵達,但冬之羽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而映春也連忙將冬之羽抱起來並加緊腳步往聖賢士協會跑去,而其他聖賢士也紛紛大喊為她們打氣,但礙於漆黑浪潮也在後頭讓她們無法離開結界支援:
  
  「加油!加油啊!」
  
  「就快到了!還差一里路!」
  
  但漆黑浪潮也隨之加快,就在即將進入結界時,跑在後頭的毒薔薇一把將對方推進結界,正當映春與冬之羽感到訝異時,對方說著:
  
  「既然妳的夥伴都相信妳,那或許我也應該賭看看,就交給妳了。」
  
  說完就被漆黑浪潮吞噬,只留下及時進到結界的映春與冬之羽,而一旁的映春看著冬之羽坐在地上掩面哭泣,她看著朋友們一個個被漆黑浪潮吞噬,自己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但明日香發現外頭的黑色物體逐漸離去,隨後在聖賢士協會門口的地上出現了一張紙條,為了以防萬一,明日香派了替身紙人去將紙條撿回來並交給冬之羽,而上頭寫著:
  
  「若妳想救回妳的朋友,就來南部山區的空地找我,但只能妳一個人來。」
  
  冬之羽在讀完紙條上的內容後便站起身,擦去眼淚後便決定隻身一人前去赴會,但映春卻上前阻止:
  
  「小冬妳別去,這樣太危險了,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去救她們!」
  
  「不行,大家就算是犧牲自己也要救我,那我就不能辜負她們的期待,所以就讓我去吧。」
  
  冬之羽轉身看向映春說道,映春也在這時看到對方的表情變得認真,顯然剛才的言論並不是在開玩笑,而明日香也上前說著:
  
  「看來我們曾經帶的新人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很好,接下來就交給妳了,我們會留守在這裡阻止魔人入侵,要是有什麼狀況我們就會前去支援。」
  
  「小夏、還有大家,我一定會把妳們救出來的!」
  
  告別聖賢士協會的眾人和映春後,冬之羽終於來到了約定的地點,但才剛來到指定位置,周遭瞬間形成黑色的空間將冬之羽困住,但在一片漆黑中有個聲音說道:
  
  「果然一個人來了呢,這讓我可省了不少事,喜歡我為妳搭建的棺材嗎?這可是我精心準備的、屬於妳的名叫『絕望』的棺材喔。」
  
  「娜克莉德!」
  
  聽見敵人的聲音,冬之羽看向聲音的源頭說道,但對方頓時卻變了個異常熟悉的聲音:
  
  「小冬別那麼生氣嘛,我們不是朋友嗎?」
  
  說完的同時,聲音的源頭在陰影中現行,但讓冬之羽感到訝異的是此時的娜克莉德居然變得跟夏奈一模一樣,無論是外表還是聲音都是如此。
  
  「怎麼樣?看起來像嗎?」
  
  「把小夏的身體還回去。」
  
  「不對,親愛的小笨蛋,這是我的身體,只是我讓它變成妳朋友的樣子而已,而我來的目的就是要好好告訴妳,妳至今走來的路途是多麼沒有意義。」
  
  娜克莉德說著便又轉換成秋實的模樣,而在身旁出現了翠綠色的靈魂核心,隨後分別出現了共六個顏色不同的靈魂,而冬之羽一眼就看出那才是真正的夏奈與她的朋友們,而娜克莉德接著說道:
  
  「這個世界本來就充斥著不公平,誰說正義一定要是光明、友好的一面,有時候被人們稱作惡的部分才是真的應該要被稱作正義的舉動,但在之後這一切將毫無意義,因為我所製造的混亂將會推翻這些狗屁不通的道理成為世間的唯一真理。」
  
  「我拿回了原本給克蕾妮雅的靈魂,現在還有了可以使用強大力量的六個靈魂與作為燃料的靈魂外,我還差最後一項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真正可以作為核心的妳的靈魂。」
  
  「其實我知道,妳的體內藏著非常強大的力量,但不知道為什麼妳就是不明白也沒有感覺,而就這樣把如此強大的力量擺著不用實在浪費,倒不如把它給我,這樣妳們就能夠在幽世團聚了,這樣不好嗎?」
  
  看著對方每說一段話就變換成冬之羽朋友的外表,雖然內心極度憤怒,但她還是想到公會會長古拉德斯曾經跟她說過的:
  
  「憤怒會壞了大事,無論如何都一定要保持冷靜。」
  
  「就算人終有一死,我也想和我的夥伴們快樂的過完這一生,所以我說什麼都一定會阻止妳。」
  
  冬之羽依舊表情堅定的說著,看著對方似乎不打算就此妥協,而娜克莉德也變回原本的模樣說著:
  
  「好吧......那麼我就讓妳在惡夢中迎來死亡吧。」
  
  說完便使用無盡夢魘,打算讓冬之羽深陷絕望後再奪走她的靈魂,不料冬之羽在被無盡夢魘命中後卻沒有任何影響,這現象也讓娜克莉德感到訝異,原來是她想拯救夥伴的決心過於堅定,已經大過失去夥伴的絕望從而導致無盡夢魘的無效:
  
  「居然無效嗎?那也或許是件好事,這樣我才能在妳的朋友們面前殺掉妳,然後毀滅所有妳所重視的一切......」
  
  說完娜克莉德也消失在對方面前,隨著地面上巨大的紫色法陣,一個巨大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冬之羽的面前。
  
  她變成了一隻巨大的怪物,帶著灰色長髮的頭部與黑色手臂漂浮在空中、有著一對巨大的犄角與三隻眼睛、滿嘴利齒、整體皮膚變成了灰色、而身體部分只有一半,下半身是延伸下來的肋骨與脊椎,中間有著紅色能量球,而取代雙臂的位置有巨大的羽翼,且上有著一共六隻不同顏色的眼睛,直面而來的壓迫感與恐懼讓人不寒而慄。
  
  「哈哈哈!讓我在妳最後的生命中填滿絕望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