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二章 第二十八幕 陰沉聖騎士與開朗的刺客

臨風慕筆 | 2022-05-21 06:45:12 | 巴幣 1006 | 人氣 45


第二十八幕:陰沉聖騎士與開朗的刺客
 
 
       從玩網路遊戲以來,建箴選擇職業的準則一直都是怪異的。
 
       他喜歡近距離戰鬥,就算操作的技巧並不好,喜歡能夠在短間距進行即時攻擊的那種控制和打擊感。但是他也同樣對路上不認識,生命值也並不飽滿的其他玩家施放治癒魔法,或者對生命值歸零的玩家施放復活術的想法。
 
       但是如果問建箴,是不是也有玩過相關於牧師或祭司之類的補師職業?
 
       建箴應該還是會搖搖頭表示否定的答案。
 
       他確實會想要那麼做,但要在這兩者之間擇其一,建箴還是會選擇能夠支撐下大量傷害,舉著盾牌和長劍的戰士及類似坦克的職業,喜歡那些劍和盾牌的武器搭配更甚戰錘和法杖。
 
       他甚至也想過,如果能把這兩者融合在一起,那該多好?
 
       在網路遊戲的發展中,比較早建立起的概念,仍然是所謂的坦克、補師和打手形成基本的隊伍職業組合。在舊時代的遊戲職業劃分來說,不管有多少種不同的職業類別劃分,都並沒有脫離這類基礎的架構。
 
       所以當建箴第一次看到聖騎士這種類型的特化型職業的時候,他的內心受到的震撼是難以言喻的。甚至有些難以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全能的綜合職業。
 
       對於遊戲分工已經在心中根深蒂固的孩子心裡,根本未曾想過能夠把各種不同的職業的特長和技能全部都集中到同一個職業身上。在那種時代來看,全能型的遊戲職業,那簡直就是Bug般的存在。
 
       擁有能扛下大量傷害的盾牌、能夠搭配不同武器的組合攻擊、最過分的事情是還具有像是牧師般神聖的治癒能力。從某種意義上,這種幾近全能的職業能力幾乎可以說是無懈可擊。
 
       當然,遊戲官方不可能傻到做出一種完全破壞遊戲平衡的職業,對於這樣一種在功能性接近無敵的角色,肯定會想盡辦法做出適當的調整去壓縮那種破格的強度。最直觀的做法,就是把聖騎士的攻擊傷害壓低,還有降低聖騎士本身的機動性,讓這個職業本身的強度限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
 
       雖然擁有多種不同功能的角色在遊戲系統的壓制下,最後很容易淪為樣樣通樣樣稀鬆的尷尬職業,但即便如此,對於建箴來說,聖騎士無所不能的強烈印象,仍然從那時便深深地刻劃在建箴內心之中。
 
       初戀的感覺?
 
       感覺好像有點相近,但又不能那樣解釋。
 
       就算那種職業並沒有在遊戲的世界觀裡普及,但毫無疑問,聖騎士是對於建箴來說相性最好的一種詮釋。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在選擇進階職業的時候,他會絲毫沒有一點猶豫地選好了進階的職業分支。
 
       有些玩家選擇職業的過程,是透過不斷磨合和試驗得出的結果,但對於建箴來說,聖騎士本身就像是為自己量身訂做的職業,根本就沒有猶豫的必要。
 
       在中古西方文學裡面,騎士被賦予了一種傳奇的色彩,在許多作品中都被視為類似「英雄」的象徵。
 
       但若冷靜下來仔細想想,建箴就又會覺得有種怪異的感覺。
 
       自己明明就和那樣的詞彙扯不上什麼關係,既不是英雄,也不存在那種高潔的信念,更不喜歡那種吸引注意,在目光注視下表現自我的行為。
 
       就算在屬於他自己的故事中,他其實也稱不上真正對自己有信心的人。
 
       那麼,會喜歡上聖騎士的理由,真的只是因為喜歡那些劍和盾的武器造型,而他只是一個藉由鎧甲防禦能力和高額生命值加成使自己獲得勇氣,只願意以最有效安全方式處理問題的無趣膽小鬼嗎?
 
       要這麼說,可能也沒錯。
 
       喜歡上戰士和騎士這種職業的原因,其實很單純。
 
       只是由於「憧憬」,這樣的情緒罷了。
 
※  ※ ※
 
       儀式本身非常簡單。
 
       無論前面玩家究竟消耗了多少時間,真正的進階轉職都只是在一個短促的轉場動畫中結束的過程。大概可以直接理解成「折騰數分鐘,結果數秒鐘」的那種情況,但即便玩家有什麼不滿,在這種時候也多半會耐著情緒接受這一切。
 
       就算有什麼小情緒,遊戲也不可能給自己什麼情緒上的賠償。
 
       而更重要的事情是,那是每個玩家都或多或少會感到情緒高昂的一刻。
 
       在把NPC祝禱詞當作是左耳進右耳出的劇情環節之後,臨風總算完成了轉職的流程,在彷彿聖光般的照耀之下,臨風全身的外觀竟產生了改變。
 
       金屬折射出的光芒,讓建箴微微瞇起了眼。
 
       戰士的全身也穿著厚實的鎧甲,但和相較起來仍然顯得粗獷,依然是由金屬和皮革東拼西湊組合成的護具。但騎士配發的鎧甲卻完全不同,那是完全制式規格的裝備,從頭到腳都包覆閃閃發亮的銀鎧。
 
       全罩式的覆面頭盔,還有身背的披風都是在戰士的外型上面看不到的改變。在聖光的照耀之下,手上的盾牌和單手劍就像是受到了光屬性的神聖加持,感覺附上了什麼超越人類所能夠理解特殊力量。
 
       「帥氣」,這樣的形容詞建箴也並不覺得適用在自己身上。

       自己既不自戀,也沒有自我感覺好到那種程度。
 
       但是看著這樣的角色轉變,建箴的內心還是會感到莫名興奮。
 
       「從現在開始,你也是屬於被光之神所祝福的一員了,希望你能記住屬於自己重要的事物,用你手中的盾牌守護他們,最後願光之神能祝福你未來的路途也能夠一路順利,英勇的聖騎士。」
 
       白光再次閃耀,查看人物角色的狀態,臨風在最左上角的職業階級已經從原本顯示的【戰士】變為了【聖騎士】而且在狀態欄位旁邊的職業圖標也從原本的單手大劍,轉變為盾牌的標誌。
 
      與此同時,在臨風身後的魔法傳送陣也開始亮起激活的光芒。房間的傳送點被開啟,也意味著整個高階轉職的全部儀式到此為為止,在踏出這道門後,他便是以一名聖騎士回到遊戲之中。
 
       說來也不可思議,只是一個稱號上和外觀上的改變,卻總是不由得讓自己產生一種雀躍的快感。明明操縱著遊戲角色的玩家本人根本沒有任何改變,卻會有種突然間自己更強了的心理變化。
 
       自己分明知道,外表的改變是最膚淺也最簡單的。
 
       並不會因為帶著眼鏡拿著厚重的書就會成為滿腹經綸的學者;也不可能只因為穿上華美的衣裳和名貴的裝飾就能躋身上流社會的顯赫人士,在內心最本質的部分,從不會被這麼表象的事物所改變。
 
       但是,就算人的本質並不會隨著外在的事物直接變化,那些變化卻仍然可能改變自己面對世界的觀點,成為讓未來有所不同的契機。
 
       從意義上看來,高階轉職確實是突破了過去職業所無法超越的界限,但實際上能夠達到什麼樣的境界,在遊戲的路上實際又能夠走得多遠,只有在走出那扇門後的自己才會知道。
 
       所謂的轉變其實並沒有什麼,只像是從一個房間的出口來到另一間房的大門這樣看似簡單的過程。
 
       如果將人生比喻成一道長廊,每一個轉變都是開啟一扇門通往下一個房間的過程,那有些人或許自始至終都不會有任何改變,而有些人則可能不斷在改變。
 
       那麼……自己又是屬於哪種人?
 
       和從前的自己比較起來,自己是不是有什麼不同?
 
       ……
 
       私聊的密語總是會在關鍵的時刻到來,這種展開對於建箴而言也已經屬於家常便飯的情形。何況會在這種時候傳密頻過來的人,能夠想到的可能性大概也就只有那個傢伙了……
 
       不過,這傢伙難道從開始就一直盯著自己的人物狀態,看著人物職業階層從戰士變成聖騎士的瞬間……不對,那代表他在自己之前就已經轉職完成了?
 
       ……嗯?
 
       建箴看了一眼密語的內容,卻皺起了疑惑的眉頭。
 
       的確跟自己想的一樣,宗豪似乎在他轉職結束的前幾分鐘也結束了自己的高階轉職任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轉職的速度也算在兩人之間的勝負範圍,總覺得他對於自己轉職的速度更快一些的這件事,有種莫名得意的感覺。
 
       不過真正讓建箴感到疑惑的主因,是出現了兩個不同的ID名稱。
 
       那是……自己並沒有預想到的結果。
 
       怎麼會呢?
 
       明明自己習慣性的把所有的結果都已經考慮進去,在事情發生之前就已經想過了各種可能性的自己,居然也會因這種突發的情況而感到詫異。
 
       『恭喜轉職成功!』
 
       那是來自於艾薩斯的訊息。
 
       文字很簡短,就像是不經意的祝賀。
 
       但真正重要的並不在於內容的多寡,而是發出信息的對象。

       那是自己遺漏而並沒有考慮到的一環,或許自己並沒有實質上的改變,但那並不代表在自己身邊的事物,也絲毫沒有產生任何一點變化。
 
       並不需要什麼肉眼可見的改變。
 
       就算沒有發現,這個世界仍然隨著時間在一點一點的變化。
 
       可是,建箴卻有些迷茫,如果是宗豪和自己談及這樣的話題,自己就能夠很自然的對應,甚至還可以順著話題的走向調侃他。但對於自己並不熟悉的艾薩斯,那樣簡短明瞭的訊息,自己卻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語調來回應。
 
       『謝謝。』
 
       所以,自己也只能用最基本的答覆去回應艾薩斯的祝賀。
 
       怪異的感覺開始在心裡逐漸浮現。
 
       雖然他也很感謝艾薩斯的祝福,但他也有些迷茫為什麼只有一面之緣的艾薩斯會刻意關心到他的高階轉職情況?
 
       那並不在他的預期之內。
 
       『雪也剛轉職完,總之恭喜你們!』
 
       啊……原來是這樣嗎?艾薩斯之所以第一時間注意到自己的轉職情況,是因為在留意雪的轉職情況,順便也留意到同樣在進行轉職試驗的自己,如果是這樣的話,很多事情就都說得通了。
 
       仔細想想上次一起組隊合作的時候確實也是有提起這件事,艾薇雪的等級也到了差不多可以進行高階轉職的範圍之內。
 
       對於艾薩斯並不是有特別留心在他的轉職情況,只是在關心艾薇雪的前題之下順便注意到自己,推想出這個結論的建箴放鬆地舒了口氣。
 
       從他們上次的互動中,建箴完全可以想像艾薩斯確實是會做出那種事情的人,但與此同時,建箴也感覺到了某種熟悉的感覺,不經會讓自己聯想起自己和宗豪剛開始熟絡起來時候。但是艾薩斯和宗豪身上所感受到的那些態度和相處方式,雖然感覺起來有那麼一點相似的地方,卻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建箴很難直接表達得出,到底兩人的差異究竟在何處。硬要說的話,大概是他在艾薩斯身上,幾乎完全感覺不到那種對人排斥的厭惡感。
 
       如果說宗豪的隨興是源於對於熟悉且信任的人才有的表現,那艾薩斯就是打從最開始就沒有把誰劃分為信任或不信任的分類。
 
       或許,他無論和誰相處都不會有嫌隙,始終都能夠保持開朗的笑容和積極態度。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艾薩斯或許是和自己在個性表現上和自己最為極端的那類人。
 
       和誰都聊得來,在團隊裡永遠都是受人矚目的存在,很自然的和其他人打成一片,甚至能夠很自然的在團體裡引領其他人的前進方向。
 
       如果物以類聚這句話是正確的,那自己和艾薩斯或許在根本的意義上就是沒有辦法相容的兩種極端。也正因為如此,所以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艾薩斯那看似無心的親切。
 
       他們真的完全不同。
 
       雖然只是一種無聊的偏見。
 
       明明自己是聖騎士,卻完全沒有一點像是騎士光明磊落的坦然;而艾薩斯明明轉職了刺客,卻也完全看不出一點藏匿遮掩的模樣。
 
       或許他們兩人的立場,應該互相對調才更符合現實的情況也說不定。
 
       『謝謝,幫我也跟雪說聲恭喜。』
 
       ……
 
       建箴沒有經過腦袋多加思考,就飛快動手打上了那段話,但直到那擇訊息傳送出去之後,他才意識到了自己舉止的怪異。
 
       自己以前會這樣順著對方的話坦率的回覆嗎?
 
       還是說,會與其他人分享自己共同的喜悅?
 
       因為和艾薩斯他們的偶然相遇,自己所見的世界發生了微小的變化,而正當他認為自己的世界因為他們產生改變的時候,自己其實說不定早已產生了不同的改變,在自己無意識的潛移默化之間。
 
       叮咚!
 
       大概是終於等的不耐煩,這次的訊息聲並不是來自遊戲裡,而是遊戲外的通訊軟體。而這一次……建箴就有絕對把握,是哪個煞風景的傢伙傳來訊息了。
 
       『是要多久?』
 
       啊啊……這種熟悉的欠揍感覺,確實讓他感到心安。

創作回應

凝小語
令人感到安心的欠揍感www
2022-06-17 12:33:37
臨風慕筆
該揍的還是得揍
2022-06-17 16:09:1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