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承諾

伊凡尼古拉斯 | 2022-05-20 22:56:07 | 巴幣 2116 | 人氣 111

【短篇集】賀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承諾

只要一下雨就會覺得特別毛躁,不管是心情還是毛髮。
 
羅德島現在正在拉特蘭和維多利亞的邊界附近的小城鎮停泊,在這裡出產品質不錯的棉布還有羊毛,這一次的產量大增,多到辦事點的運輸車載不下,才藉由這次移動的機會來大量收購還有載運。
 
不過比較麻煩的是今天下午開始下雨,這些貨品最怕雨水,所以出去的運輸隊伍暫時被困在城鎮,雖然對那些人員來說應該是意外的小確幸,至少現在沒有要趕路的預計。
 
「啊......討厭毛躁感......」霜葉有氣無力的趴在秘書的辦公桌上,今天的博士辦公室相對冷清了些,早露跟其他烏薩斯學生自治團的成員們申請外出,一起搭上運輸隊伍的車子到鎮上去採買,可能順便挑一些特殊食材吧?希望有古米喜歡的食材,這樣等她們回來就可以吃到特餐了,到時找末藥一起去吃好了......
 
然後是炎國來的那位幹員驚蟄,好像是博士在龍門協防時碰過面的樣子,一來就跟博士直接套交情,很快地就被編列到祕書職位了......雖然博士有解釋這位是炎國的高級政務官,與其放任她在一般幹員列中遊走,不如收在秘書位置就近綁著,也比較清楚她傳遞出去的訊息對於羅德島來說是否有害。
 
驚蟄那帶電的體質有時產生的靜電,不只讓她的頭髮一直順不下來,偶爾還會電到我們,其實那種麻麻的感覺還蠻有趣的,這特殊的特色倒是讓她跟早露還有烏薩斯學生自治團的幹員們很快打成一片,先不說她的身分的話,其實人很好講話也很和善,但是在雷姆必拓的斷崖幹員似乎會纏著她,要驚蟄用電力強烈的電他,每次都纏著驚蟄被嚇到躲起來,還有一次直接躲到博士的辦公桌底下,在確認天災信使萊恩哈特把他的護衛斷崖帶走才肯爬出來......不過那次爬起來跌倒趴在博士身上這件事,倒是讓自己笑不太出來就是......
 
「等等......現在是上班時間,博士又去哪摸魚了?」正在放任自己思緒亂飄的霜葉突然驚覺到,現在應該來辦公的博士還沒進來,總不會偷偷溜進運輸隊伍跑出去了吧?
 
雖然在龍門還有核心城行動後,博士有消沉一段時間,但是後來振作起來摸魚的情況變得更嚴重,會在各個不同的辦公室裡,跟不同的幹員進行聊天或是了解他們的業務......還是今天又到處去打擾別人了?嘆了口氣的霜葉抓了抓因為濕氣而有點捲起的髮尾,戴起耳機就走出了博士辦公室。
還在跟髮尾抗戰的霜葉有些漫不經心地看著牆上的辦公室指示牌,對於要去哪邊找博士沒有什麼頭緒,從對外的窗戶看到天上的灰白色雲層慢慢滾動著,那樣顏色還有樣子跟自己現在的頭髮樣子倒是很像,想到這邊的霜葉噗哧的笑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表情似乎變得比較活躍了起來,因為一些小事也可以笑出來,這是好事吧?想到這裡的霜葉用兩手搓了搓自己的臉頰,變得容易笑出來臉頰的酸痛感也變得更明顯了...
 
霜葉路過醫療部門辦公室的時候,遇到了華法琳幹員走了出來,這位元老級的醫療幹員不擺架子,都要大家叫她的名字稱呼她就好,有人私底下說如果要叫稱謂的話,從現有的輩分表是找不到如何稱呼的;「嗨,華法琳姊姊。妳有看到博士嗎?」飛快從記憶中搜尋到各幹員的注意事項,挑選了剛好的用詞才當作開場,避免發生意外是霜葉和其他人的相處習慣。
 
「是霜葉啊!博士前15分鐘剛做完血液抽檢離開,我才剛把樣本封存好報告交出去而已,他沒有回辦公室嗎?」華法琳有些驚訝的看著霜葉。
 
霜葉露出了「我不意外」的表情,有些無奈地繼續抓著髮尾,「對了,華法琳姊姊,博士的身體狀況還好嗎?」有點禮貌性的不著邊際的詢問,但是這樣的詢問方式偶爾可以有意外的收穫。
 
「博士的血液,聞起來很能挑動情緒呢~就算我蒙著眼要在十幾箱的吉裝盒中挑出來,我都可以靠嗅覺找到;是會讓血魔想要去襲擊的程度喔~」華法琳突然沉醉在對於博士血液的評價上,雖然有些小道消息說華法琳會把血液檢體當作下酒菜,原本不相信的霜葉突然覺得可信度增加了。
 
「但是霜葉如果是要問有關數值或是感染狀況之類的話,很抱歉這沒辦法說的;因為博士的身體狀況資料,存取跟調閱的權限只有一個人擁有,那就是凱爾希,沒有她的允許,這些資訊都不能外流。」華法琳露出了個抱歉的表情,如果不知道她的年紀,搞不好還會被這俏皮的樣貌給騙了.....等等,這段話的重點好像是博士的資料只有凱爾希有權限可以調閱,有種博士是凱爾希的所有物的感覺;想到這裡的霜葉覺得胸口有些悶悶的。
 
跟華法琳道別後的霜葉,哼著平時聽的歌曲在走道上走著,經過了鑄造工坊的門口時,突然聞到了在這個時段不太應該出現的味道,酒香;霜葉抬起鼻子聞了聞,應該是哥倫比亞產的淡啤酒......對於酒類這麼不挑的人,在霜葉的印象中只有一個人,基於這是唯一線索的原因,霜葉順著這味道的指引,走向的未知的目的地。
 
在靠近沒有開啟的酒吧門外,已經聽到了煌超大的喧鬧笑聲,霜葉就在門口靠著牆躲著聽煌在跟誰聊天。
 
「我說博士!嗝,今天不少人都出門放鬆了,不用那麼認真工作啦!」
「不是這樣說的,今天還是有祕書輪值,我不能把霜葉丟在那裏啊......」
 
一罐酒瓶放在桌上的聲音響起,接著是一聲大聲的拍擊聲。
 
「我說啊!為什麼你醒來後就變得這麼無趣了?嗝,你之前都還會找我調情耶~」
「如果我找回過去的記憶,我或許可以想起是什麼原因喔~但是現在就把我當作另一個人或許會比較好?」
 
「嘖,以前的博士多好,在任務結束還會過來抱抱我,稱讚我說做得好,還會很有耐心的幫我把弄壞的電鋸給改裝好;現在都沒有,這樣任務回來的樂趣都沒了。」
一陣靜默,剩下在空氣中迴盪的吞嚥聲;門外的霜葉不由自主的屏息著,博士的過去是怎樣應該跟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只是聽到這裡的自己,除了胸悶的狀況更清楚,從胃部往上竄升的灼燒感也變得更明顯......總覺得最近是不是太過在意博士了.....
 
「別的不說,我不也是把妳的電鋸給調整到最佳狀態;真的很奇妙,雖然沒有找到說明圖,在修理的時候卻是很自然地知道該怎麼調整,或許我曾經跟煌是不錯的合作同伴吧?」
「那我要摸摸頭!給我摸摸頭!」
 
聽著煌任性的話語,還有微弱的撫摸頭髮的聲音,霜葉慢慢地靠著牆坐下了。
 
「博士今天有空嗎?晚上能不能陪我?」
「很抱歉不行,而且現在應該要陪妳的不是我。只要車隊回來,那位很盡責的黎博利會來找妳,我記得叫做灰喉吧?她會陪妳一整晚嘰嘰喳喳的碎念,如果妳再開酒櫃搞得全身酒味的話。」
「博士別在喝酒高興的時候講到她啊!這樣酒會變不好喝的!」
「妳再抗議不聽話的話,我會盡早安排灰喉的菁英幹員測試,只要通過了就把她的床位移到妳那間;煌不是一直抱怨自己住實在太空曠了?我有努力在幫妳找室友了喔~」
「博士你這大混蛋!」
 
聽到博士起身要離開的聲音,靠在牆邊的霜葉趕緊起身,從一旁的走道快速地鑽入,想盡快回到辦公室,卻沒有留意到自己轉過走廊的最後身影,已經被走出來的博士看到了。
轉眼間已經到了晚間七點多,如果趕去食堂應該還有辦法吃到員工餐,但是博士遲遲不敢移動……雖然手上的文件大多是重複性質高的例行通知,並且都已經簽好了,只是在秘書辦公桌的霜葉仍舊一付不想理自己的樣子,就算絞盡腦汁也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話了……雖然可以推測到是聽到了自己跟煌的對話,只是自己並沒有說了有關霜葉的什麼事情啊…
 
在一旁桌邊桌上亂畫的霜葉,表面維持著冷靜的表情,但是心裡面卻是不斷回想著今天聽到的事情,從一開始跟博士碰面到現在,雖然說不上是一直都跟在博士身邊,但是在這段期間裡,曾經有過得開心回憶都有博士……霜葉想到這裡只覺得自己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一張臉就更加的垮了下去。
 
「恩……霜葉,妳還好嗎?晚餐不想吃員工餐的話,要不要跟我一起吃點東西?我做點簡單的東西來吃,不然我蠻餓的了。」博士終於下定決心,先從食物開始打破僵局。
 
「啊、恩、好、好的。」有點慌亂的霜葉表情有些陰沉,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會客沙發這邊,兩人分別面對面坐著,桌上擺著兩張防油紙,剛剛博士到了這個樓層的茶水間取用了一些還算新鮮的食材,簡單弄了個豐盛的潛艇堡;還好霜葉肯賞光,一口一口地慢慢吃光,不過有些乾,所以博士想了想就從旁邊的收藏櫃拿出了一支哥倫比亞的蘭姆酒,
 
看到有酒很開心的霜葉,表情上終於有比較明亮了些,博士從冰箱中拿出乾淨的白蘭地杯放在桌上,接著端起酒瓶傾倒著,讓琥珀色的酒注入了寬肚的酒杯中,在涓滴的酒液接觸到杯內壁時,順著飽滿弧線在杯內旋轉著的蘭姆酒閃耀著光澤,這讓霜葉看得目不轉睛。
 
霜葉端起酒杯時輕輕地搖晃著,散發出橡木桶焦香的氣味聚集在杯口,霜葉自己沒有察覺到雙耳的耳尖還有尾巴,因為這甜美的酒香而搖晃著;博士端著酒杯,想要把面罩口部的鈕扣解開的時候,霜葉看著博士,要求博士把頭盔整個拿下來。
 
「這樣不太好吧?我的樣子不適合配酒,而且這時間可能有其他幹員會來找我,不好讓他們看到我這樣子。」博士有些為難的向霜葉解釋,不過霜葉卻是起身走到了感應裝置邊,把裝置上鎖後,就把辦公室的燈關掉。
 
今晚是滿月,天上的兩只月亮閃耀著光芒,透過了大落地窗籠罩在會客桌的附近,坐在沙發上的博士仰頭看著窗外的月光有些呆住,等到霜葉坐到身邊的動靜出現才了解到霜葉可能想說什麼才這麼做,就把頭罩摘了下來放一邊,透著杯子看著窗外等待著霜葉。
 
「我……最近覺得有些不太正常,自從遇到回到島上的博士後,原本只想就這樣作為羅德島的傭兵,等到這簡短的一生結束;在這段時間我的生活是彩色的,我學到的如何打扮自己、我學到了可以盡情地去喜歡音樂、我知道了我可以過著我想過的生活,與少年兵的生活比起來,現在的生活令人眷戀……」博士聽著霜葉接近自言自語的自白,一邊淺酌入口的蘭姆酒,這味道,有點烈。
 
「在這之後我遇到了最珍貴的事情,願意把我當作人來看的指揮官……我的經歷中的指揮官大多有問題,不論是指揮有問題、脾氣有問題、或是個人癖好有問題,他們的通病都是把我們當作物件對待......我是第一次遇到把我當作人來對待的指揮官,我真的非常高興,尤其博士對我說:『妳的生命由我保障,妳的歸還是我的責任。』,這句話讓我當天晚上高興到睡不著,從來沒有人這麼重視過我。」低頭的博士用眼角瞄著,霜葉拿起瓶子再斟一杯的動作,藍色月光灑在銀灰色的長髮上,灰黑色的耳尖上,看起來是如此輕盈。

「所以我……在博士慢慢用實力化解了大半人對你的偏見後,其實感受到了忌妒….吧?我對於旁人對博士的和顏悅色感到在意、我對於其他女性幹員請求博士協助感到在意、我對於記得過往博士的煌感到在意、我對於信賴博士的迷迭香感到在意……還有獅蠍、華法琳、卡莎莉娜、甚至是凱爾希都會感到在意……」越說越小聲的霜葉慢慢用酒杯把嘴巴堵住,博士聽得出來霜葉想說什麼,但是貿然打斷妄下結論不是博士需要做的事情,也就空出了右手在霜葉頭上,並且輕輕地撫摸著豎立起來的耳朵後方
 
「抱歉……最近為了要把事情弄好把霜葉丟著了;我應該要發現要求霜葉療傷的時候,妳的反應有異常,但是我當時只專注在要應對的行動上,我沒留意到霜葉的感覺,害得霜葉感到了……寂寞……」因為博士的摸耳朵感到舒服的霜葉,這次把頭直接靠在博士的手上,希望能讓博士多摸幾下;在聽到博士說的話後,霜葉默默的點點頭,這樣的感覺確實很像被忽略的人一樣的任性,而霜葉一直以來都沒有這樣的人可以依賴,面對這樣的感覺無法說明清楚,無法理解是為什麼,感到的焦躁變得無處釋放。
 
「雖然這樣說……有點害羞,但是現在我所掛念的人只有霜葉,我想要在結束礦石病傷害人命後的世界裡,看到霜葉繼續陪在我身邊的笑容,妳願意嗎?」把手上酒杯放在桌上的博士,側過身看著霜葉,右手在自己大衣的口袋裡抓了抓,掏出了一枚戒指。
 
霜葉呆愣愣地看著在博士手上的這枚戒指,上面有著單純的銀色,在幾何形狀的凹槽有著綠色的紋路,讓這枚戒指看起來不會那麼單調;這時博士牽起了霜葉的右手,戒指的大小剛好適合霜葉的無名指的粗細,戴到底後並沒有讓霜葉覺得手指活動不舒服。
 
動了動手指的霜葉看著在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眼神轉向了博士看著,這時看到博士把他自己右手的手套拿了下來,在滿是傷痕的右手無名指上,也戴著一個跟霜葉是同款式的戒指,上面也有著綠色的紋路,就像是相互呼應一樣。
 
「在這之後我們必須要為了未來繼續努力著,或許會因為許多不同的安排或是任務,有可能會暫時分開或是在不同地方努力,希望這個戒指能讓霜葉想起自己不是一個人,我跟這個戒指與霜葉同在。」博士微微笑著的臉看著霜葉,就算嵌著源石結晶的左眼在月光下發出的光芒有些刺眼,在現在的霜葉眼中,是令人感到安心的光芒。

霜葉舉起雙手拉著博士的右手,閉著眼感受著上面的疤痕、粗糙的骨節、還有冰涼的戒指,「博士的手,好溫暖。」
 
在這時的霜葉,感覺到整天毛躁不聽話的髮尾,一束束的變得貼伏了。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很簡單一件事,在5月20日這天,博士必須對最重視的幹員表示些什麼才行
霜葉,520快樂。



遲來的滿練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甜甜的,雖然對博士血液的執著有點怕w
2022-05-21 07:13:14
伊凡尼古拉斯
愛德莉雅/
畢竟設定是血魔咩(不是重點www

520的文章就是要甜啊~連載已經又刀又痛了,短篇就放過他們吧(?

一口氣趕完的感覺有點虛脫(?),不過能確立正宮是好事(???
在這之後可能就是博士一路被霜葉妒火狂燒的故事了(咦?

謝謝愛德莉雅來看~
2022-05-21 11:32:2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客氣,以及以後請多指教(´,,•ω•,,)
2022-05-21 12:14:59
艾爾琈
520快樂,收尾甜甜的,看得心裡暖暖ww
2022-05-22 11:16:13
伊凡尼古拉斯
艾爾琈520快樂~

能讓人覺得收尾甜甜的那這篇的目的就有達到了~
在這樣的日子裡少點刀多點堂很棒啊~

很謝謝你來看~
2022-05-22 13:39: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