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Z來臨之時II- 57

solars | 2022-05-20 20:16:45 | 巴幣 2 | 人氣 49


診所內一片混亂之際,安保隊長跑到王總裁旁,搖了搖他的肩膀,只見單隻眼睛迅速的睜開,確認了來人是誰,但後往另一邊瞥去,總裁看事情還沒落幕,又閉上了眼繼續裝昏迷,隊長本就懷疑他在演戲,這下親眼所見,心一橫,敵人都快打到家門口,這邊竟然還在作秀,不忍了,喊得有些大聲: 我們的運輸貨物車隊都被劫走了,歹徒可能準備直接攻過來了! 事態嚴重得早做防備。
 
出乎意料的是,總裁還是不為所動,雙眼仍緊閉著,似乎狀況在他意料之中,只發出細小聲回話: 小聲點! 我知道了! 等下隊長就跟我們隊伍合流吧,等醫療物資備好就能出發了,你說的對,事不宜遲。
 
隊長這才明白,這金隆鎮長兼任食物銀行總裁的大人物此行是來搶奪物資的,旁邊幾名守衛聽到仍不動聲色,對這計畫看來早已知曉,隊長感到胸口一陣鬱悶,本來是找支援加強鎮中的防備,卻得知上層的人早就打算放棄此處逃亡了。
 
自己說什麼也是人民保姆,原在城市中看不慣一些陋習,衝擊制度失敗後被發配到了這鄉中,剛到時還滿腔熱血,不過這純樸的小偏僻鄉村基本上很少發生什麼刑案,竊盜什麼的都算重大事件,久而久之也就消磨了意志,要不是突發殭屍感染大災難,那結局就會在這悠閒的待到五十多歲退休,附近找塊野地種種菜渡過平淡退休時光。
 
可當防衛重擔又落到自己肩上後,那冷凍已久的心總算恢復了跳動,為此去蒐集了附近派出所及遭遺棄軍營的所有武器,組織安保隊,設置鎮中的據點,規劃運輸隊的行徑,這一切都如同自己的性命一般,這被需要的感覺,有用的感覺,讓自己不再是行屍走肉,現今要他丟下辛苦建築起的一切,怎麼想都難以接受! 內心交戰中。
 
見到幾箱的醫療物資已被搬出診所,鎮長總算不再裝死,挺起身來,故作驚訝: 你們怎麼都取出來了! 我們只是要轉進,千萬還得留給這裡的病患足夠的資源,為了所有人的福祉,我們得快去建設新的基地,擴展美好的未來! 轉過頭去不經意笑了出來,似乎是佩服自己那睜眼說瞎話的本事。
 
但又想起了什麼,加上補充說明: 那各位優秀的醫師與護理師,有意願要跟我們一起轉進的,可以立刻過來阿,畢竟我們有醫療物資也得有操作的人啊,不過被點名的人一臉疑惑,不知該何去何從,於是一眾望向了領頭的毛醫師及老護理長。
 
 
 
毛醫師率先忍不住了,爆出粗口: X,什麼鎮長,什麼總裁,你不過就是個銀行雜務員小王,要不是出了災,上層全跑光,才有這小丑出頭的日子,不過就是想落跑,還瞎掰什麼轉進,我會為誓言負責,絕不會拋棄病患,跟著你會有什麼好日子,如果我是這種人,當年你被我醫治的時候就會被放生等死。
 
老毛一陣劈頭亂罵讓王總裁顏面無光,不只鎮民直直盯著他,連自己的同夥也疑惑地看向他,投來問號的表情,氣勢都被壓過了,明知對方說的都是實情,可絕不能承認錯誤,如今已不用再繼續偽裝下去,反正該到手的都到手了,於是狂笑起來: 毛醫師,我很敬重您的為人,但真沒想到你就是想要毀滅金隆鎮的敵人派來的臥底間諜阿! 各位鄉親千萬別相信他的話,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分裂破壞我們,這樣就對抗不了敵人,大夥團結在我之下吧! 這樣才有未來。
 
所以我絕對不歡迎那些內奸,破壞者加入我的抵抗陣營,你們最好認清是非對錯趕快撥亂反正,要記得,是我創立了食物銀行,建立了這鎮子的秩序,大家捫心自問沒有這避風港,還真有幾個能活到現在,現在就聽一個臭老頭瘋言瘋語,質疑我的付出,不覺得過分嗎?
 
靠著似是而非的強硬掰理由,成功轉移了問題焦點,自己的一幫同夥像是打了強心針般,爆出了一陣掌聲,又加上跟班領頭喊著: 王總裁! 王鎮長,是人類的救星! 叛徒快滾出我們的金隆鎮! 別浪費我們的物資。
 
毛醫師的氣憤程度,能看見頭上所剩無幾的頭髮都豎直了起來,不過自己的思緒從來都沒這麼清晰,先是回望了自己背後的一批同伴,信任的目光仍然傳來,老護理長輕輕地攙扶著他的左臂,似乎有一股力量從背後湧出,這輩子都沒這麼大聲,激烈的吼過: 你這混帳烏龜蛋! 鎮裏的一切都是眾人辛苦付出換來的,憑你一個人代表不了一切,創立銀行不過是你的斂財工具,任何對這裡有深刻理解之人都清楚明白,你不過是這裏最大隻的吸血型綠頭蒼蠅罷了,是鎮裡所有人成就了你,才讓你現在能騎在我們頭上排泄!
 
王鎮長並不打算正面應對,冷笑了數聲,聳了聳肩: 我不會落入你的陷阱的,你們這些暗樁就是想分裂鎮中的勢力,讓敵人能順利入侵,我是有風度的男人,任你辱罵也不會少塊肉,所以就盡情發洩你失敗的怨氣吧! 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得先離開了,各位想棄暗投明的,還來的及啊。
 
一幫人早已準備好了貨車,在場人眼看著他們拿走所有物資,但因為武力差距過大,無力阻止,最後有幾人確實放棄了抵抗,選擇跟在隊伍後面,看能不能搭到順風車,不過仍被阻攔接近不了車。
王鎮長見到貨物都已裝齊,自己又被護衛及跟班圍繞著,再也不用防備意外,鬆懈了下來,冷嘲熱諷道: 就這些不知好歹的賤民,能活到現在就該跪著叩謝了,還想跟我們爭,真是自不量力,嘿,準備好了就出發! 望了一眼安保隊長,聲音轉的很細: 那些歹徒還不會立刻攻進來吧!
 
隊長不作聲,到處望了望,招了招手示意要靠近點,隨後兩人貼在一起,準備說些悄悄話,但王總裁絕對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安保隊長假借靠過來在耳朵的掩護,一手勒住了他脖子,從背後用槍抵住了他,猝不及防的鎮長一下子嚇得說不出話,過了好幾秒才緩過來,說話有些斷續: 你! 你,你想要,想要什麼! 為什麼突然發難! 我對你可是很好的阿,有話慢慢說! 我的位置也不好坐的,想要什麼? 錢,物資,還是權力,我都能滿足你!
 
而隊長的答覆出乎他意料: 立刻命令他們把那些剛剛搶來的物資都放下車,我知道你們早就五鬼搬運了好幾天,根本不缺這一點,何必把人逼至無路可退,當作善事也好,不過總裁並不相信隊長是為了別人行動,還在嘗試說服他,語氣輕挑: 哎呀! 你只是想要物資,那好說,等到了新基地,分給你更多,你就當新區域的二把手! 行政主席,要什麼位置隨你挑!
 
總算那些身旁的守衛發現了異狀,團團包圍住兩人,紛紛喊話道: 快放開王總裁! 每個人都拿著武器指向過來,見到背後與四週都被槍口對著,王總裁內心其實非常害怕,不過經過長久的厚臉皮訓練,他仍然能保持表面冷靜: 大家都別輕舉妄動,隊長只是有些誤會而已,快放開我! 說完用空的那隻手,將前面的槍口撥開。
 
安保隊長也絲毫不害怕,用非常鎮定的語氣講述: 所有人快將那些物資放下車,不然我們在這狹窄的車廂內槍戰,子彈可都是會招呼到自己身上的,別想只有我跟總裁會中彈,現在如果受重傷的下場絕對是被遺棄等死,你們都清楚的! 聽我的話,就沒人會受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