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23

日笠陽子 | 2022-05-20 14:51:52 | 巴幣 4 | 人氣 71


我開始覺得二馬友的亂入足以比美隔壁至尊法師王了
設定上1995年二馬友退出捍衛者,1996年入贅藤原家,這個時間點已經在日本了。
不過不會出場,就只是提及名字。這樣的小事件,還不需要他出手。
兩位警察又出場了,後面有很重要的戲份就是。
與其他推理小說不同,正常來說警察其實很能幹的,他們才是專業人士,外行人不要說三道四。
順帶一提倉科明日奈父母是1999年結婚。

  下課後史密斯故意等待一段時間,看見其他家長陸續現身,才裝作悠閒地走到園門接我回去。回程的路上,二人一左一右並肩同行。行人不單止打量黑人,更打量幼女,覺得這組合很奇怪。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史密斯:「今天還好嗎?」

  真是毫無營養的說話,我隨便回話道:「一點兒也不好,陪那些小鬼玩,快累壞我了。」

  我向史密斯不留情面地抱怨,事實上在園內也不全是玩,中間還有唱歌畫畫,還有做運動。明明是成年人,非得裝成小孩子,拉低自己的智商,做出與身邊孩子差不多水準的事,才讓人倍感疲累。

  「吶,奈奈美呢?」

  「都是那樣子,只願意聽橋本小姐的話。」

  昨天與橋本真依透過電話聯絡,得知醫生判斷最快也得需要接受為期兩個月的治療及復健,一切順利的話「歐陽振宇」可望盡快出院。算算手指,至快也得等到三月左右。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終究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在真依的哄話下,奈奈美才願意接受醫生安排的簡易運動,在床上做一些簡單的伸展動作。

  我不禁思考,萬一她提早出院回來橋本家,屆時將無可避免與我發生衝突。只好發自內心祈禱,兩個月後她心情好轉,不再憎恨我。不,應該說在這兩個月內,我們能夠順利對調回來。

  大約走了四分鐘左右,穿過一條路口時,迎面有兩名警察步至。

  「啊!那個……誰?」

  「橋本奈奈美。」

  「對啦!是奈奈美!」

  是去年年底,在路上截住我的那兩位「熱心的」警察。

  因為天氣寒冷,他們不僅在原先那身警察制服外加穿毛外套,更覆上黑色長大衣,身體顯得有點臃腫。儘管如此,我心中依舊牢牢記恨,當天晚上他們妨礙我的行動。那怕隔天如願前往神社,但不滿意就不滿意,造成的傷害是無法彌補。光是在眼前現身,便心生厭惡。與之相反的是,他們故意走過來,其中英雄更親切打招呼。

  「午安啊!奈奈美!」

  「妳好。」

  「嗚呀,奈奈美好冷淡。」

  英雄向身邊那名高大警察抱怨,他的名字好像是叫……石井?

  「看來這次有盡監護人的責任。」

  「這個當然。」

  形同狹路相逢的劍客,五步以外石井與史密斯已經互相對望。甫接近至面對面時,石井率先張開嘴巴吐言,雙方各自虛晃一槍,未分勝負。我在旁邊感受到史密斯在衣服底下散發出強大的戰意,早就哆嗦得說不出話來。石井敢於與史密斯對視,莫非他是不想活了,還是不知者不罪,抑或是隱世高人?

  史密斯下意識地撥動左手,把我收藏在左大腿後。英雄根本瞧不出身邊二人劍拔弩張的氣氛,更進一步隨便插口道:「對了,聽說最近有變態殺人犯,會推人出行車道上。我們以殺人罪嫌偵辦,正在加緊巡邏,兩位也得提防小心。」

  「嗚……嗚呀……竟然有那麼可怕的犯人……」我努力擺出驚嚇的嘴臉,不過好像因為演技能力太差,連自己都聽出是明顯的棒讀,還要毫無感情的那種。石井的眸子深睿處透出一絲令我膽寒的光芒,祈求他不要再盯住自己時,英雄竟然蹲下來,緊握自己的左拳,豪邁承諾道:「放心吧!我身為警察,絕對會及早將那名犯人繩之以法!不許他傷害人命!」

  我的心情平靜如鏡,不帶任何幹勁喊道:「嗯,加油。」

  英雄還想說甚麼,石井卻用腳踢他的小腿。

  「哎呀!」

  「好啦,我們還要繼續巡邏,別誤了時間。」

  「找不用踢我吧,前輩……那麼奈奈美,拜拜。」

  「再見。」

  我揮手向二人道別,注意到石井的表情似乎隱含其他想法。不同於英雄那副蠢樣,無法讓我輕易讀懂。待他們的背影穿過行車道,隱沒於街道遠方,我打探意見:「看樣子他們在搜索推奈奈美的那名犯人嗎?」

  「應該是了。」

  警方突然積極行動,可否理解為「老闆」成功施加相當壓力嗎?不過依據電視劇的定律,通常一般警察對案件的影響都很輕閉,往往徒勞無功,甚麼都找不到。終究只有「主角」才能夠依賴,順利解決案件。

  「……似乎犯人只是普通人。」

  「史密斯先生,請問那是甚麼意思?」

  「按慣例,只有案件涉及超級英雄或超常力量犯罪時,考慮一般警察根本無力抗衡,才會改由公安零課接手調查。」史密斯低頭,向我解釋道:「這次事件同時被一般警察及公安零課盯上,如今是前者下令派人搜索犯人。大抵警方內部都認為犯人不是異能者,而是一般人,所以沒有轉交予公安零課跟進。」

  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公安零課明明接觸過事件,也知道我被那名不明犯人謀害,卻沒有插手其中。案件仍舊由一般警察辦理,側面論證犯人是普通人,沒有任何特殊力量。」

  「當然只是我的推測……可是我們不是警察,沒有他們內部的消息,終究是個人猜想。」

  「無論如何,警方願意加派人手參與行動,都是好事一件。」

  「說得正是。」

  回到家中,晚上觀看電視新聞,完全沒有我被卡車差點撞中的相關報導。史密斯猜想,雖然公安零課沒有接過案件,卻有介入情報操作。身為受監控的罪犯,並非政府注冊的超級英雄,本來就不應過於張揚招遙。倘若單手擋卡車的畫面洩露出去,傳媒爭相嗅探,總會找到上門,惹來各種麻煩。

  「那位係長與史密斯先生是好朋友嗎?」

  「公安零課第二係的近藤係長……因為受某位超級英雄所託,所以他特別『照顧』我。」

  「超級英雄?誰?」

  「對了,和你一樣都是中國人,叫『殺人拳』二馬友。」

  我的眼皮跳動,怎麼可能不認識那個人呢?對方乃是近十數年以來,最負盛名的超級英雄。不僅在中國,以至全世界都十分有名。沒有任何超能力,也不會魔法,僅用一對拳頭,用中國武術闖出名堂。甚至連那位大名鼎鼎的「白鷹將軍」傑克遜親自邀請他加入捍衛者,更公開聲稱對方是最值得信任的朋友。

  儘管如此,世間不乏質疑之聲。一位普通人,真的光憑武術就可以廁身於一流的超級英雄殿堂之中?就算同為普通人的「鐵甲人」及「浪客」,也得依賴若干高科技裝備,才足以對抗各種力量層出不窮的敵人。

  「二馬友……史密斯先生認識他嗎?」

  縱使幾番出擊,與其他捍衛者完成無數凶險的任務,卻因為從來沒有公開露臉,也沒有接受任何傳媒訪問,一度遭外界質疑根本不存在,是捍衛者成員轉移外界目光而杜撰的虛假超級英雄。

  史密斯的語氣有些顫慄,難掩激動神色:「與其說是認識……不如說是幸虧他手下留情,才沒有打死我。」

  能夠單手擋下卡車的傢伙,居然會在提及二馬友的姓名時產生動搖,讓我不禁萬分好奇。不過對當事人而言應該是不願談及的回憶,只能關閉好奇心,止口不問。好半晌心情鎮定,情緒稍微平伏後,才繼續道:「之後就被捍衛者拘捕,關押在獄中。大約蹲了三年,因為表現良好,允許在接受國家監控下自由活動。但是我根本沒有可以回去的家,便求問二馬先生。他二話不說,就安排遠渡赴日,指名近藤係長關照我。」

  「誒……竟然發生過這麼一段故事。」

  我私下猜測,史密斯過去究竟是哪個邪惡組織的成員。無奈橫看豎看,都不覺得他像壞人,想像不到他作為反派戰鬥員的樣子。估計是身不由己,行差踏錯,所以二馬友才會網開一面,沒有打死他;監獄亦看見他表現良好,才允許有限度的自由。

  「再之後就是『老闆』聘用我當護衛……」

  史密斯說至此處,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他迅速接聽,幾聲應答後,始掛斷通話。

  「『老闆』?」

  一說曹操,曹操便到,史密斯點頭。

  「『老闆』說順利聯絡上賀茂家的陰陽師,對方願意出手,將奈奈美及歐陽先生的靈魂對調回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