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記住我、帶我走

雱雱 | 2022-05-20 05:58:49 | 巴幣 2 | 人氣 47

咒術迴戰同人小說—五悠
資料夾簡介
咒迴二創小說
最新進度 Kiss your heart.

虎杖是在十四歲快十五歲的時候恢復了前世全部的記憶。

而恢復記憶的契機是一本甜點雜誌。

那時虎杖跟前世一樣,要去醫院探病看爺爺的時候,路過一家便利商店。

當時架上擺上了一本標示著“熱銷中“的甜點雜誌。

上面的照片是前世自己暗戀的人。

五條悟。

前世最強的咒術師。

恢復前世記憶的衝擊,讓虎杖頭疼的忍不住抱著頭蹲下來。

腦海裡全是一閃一幀的畫面,等全部瞬間閃過後,虎杖摀著嘴忍下想要嘔吐的惡感。

然後再度抬頭看向那本雜誌。

今生在這沒有詛咒的世界,虎杖萬萬沒想到前世的老師居然會當上甜點師。

但是想到老師愛吃甜食和喜歡搞怪的個性,又覺得當上甜點師也是件不無可能的事情。

鬼使神差的,虎杖忍著身體不適,走進便利商店買下了那一本雜誌。

探病時被爺爺發現自己狀況不是很好而趕回家後,虎杖默默的翻開那本滿是介紹著五條的甜點雜誌。

上面寫著“十八歲天才Pasticcere”、“顏值與實力MAX的Pasticcere”、“甜點界最強Pasticcere”等等。

讚美滿溢的詞。

這讓看到的虎杖也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老師不管在哪個行業都是最強的呢!」

虎杖一邊看關於五條的介紹一邊回想起前世。

從吞下兩面宿儺的手指開始,到最後的求處死刑。

最終的畫面虎杖記得還算清楚。

那是漂亮的紫色光亮與隨後伴隨而來的瞬間疼痛,還有⋯⋯當時老師相當哀傷的神情。

其實虎杖很想對五條告白,但終究還是沒說出口。

不論說與不說,虎杖都覺得那對五條是一種負擔。

虎杖不想讓五條感到負擔,所以最後只對五條說了一句。

「老師謝謝你。」

隨後就失去了全部知覺。

看著雜誌鉅細彌遺的介紹,虎杖心情複雜的合上。

今世雖然沒有了詛咒,手上也沒有沾上鮮血,但那時候殺人的罪惡感依舊存在著。

前世的身份不用說,不僅搭不上,連存在本身就是對方的負擔。

而今世⋯⋯虎杖凝視著雜誌封面的五條。

今世的對方也一樣是在觸摸不到的世界。

虎杖抱著那本雜誌發了一會呆後,就默默的把雜誌收了起來。

不論對方有沒有記憶,虎杖都已經決定了。

此生不要再見面。

『自己沒有資格也沒有辦法出現在老師的面前。』

殺人無數的雙手,就算轉世了,還是能聞到血腥味。

而也許是種懲罰。

虎杖比前世更早失去唯一的親人。

前世是在剛唸高中的時候,而今世則是剛升上國三時,爺爺就去世了。

這一世一樣沒有任何親人也沒有五條照顧的虎杖,只能自立自強的處理一切後事。

看著爺爺的牌位,已經是獨自一人的虎杖,忍不住哭了出來。

虎杖告訴自己,只要一次就好,讓自己哭這一次就好。

那一晚,虎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寂寞與孤獨。

之後。

本來打算放棄讀高中想直接等國中一畢業就外出工作的虎杖,因為爺爺臨死前的要求和中學老師的幫助與勸說,虎杖才決定繼續把書唸下去。

同時,在中學老師的搭線之下,虎杖得到了一名不具名人士的幫助。

雖然虎杖很想知道對方是誰,但是中學老師說對方並不打算讓虎杖知曉身份。

只說是偶然間得知虎杖的狀況,所以不介意做個慈善金援和成為虎杖成年之前的監護人。

但是有幾個條件。

「什麼條件?」

虎杖有點好奇地問出口。

「一是必須到東京的XX高中就讀,二是考取消防大學成為一名專門的消防員。」

「⋯⋯誒?」

虎杖有些意外的聽著這條件。

「老師我覺得這條件並不過分,不如說很適合虎杖同學。」
「不管怎麼樣,既然能夠把書唸下去,就好好把書唸完。」
「你爺爺不是說了嗎?要你幫助更多的人。」
「成為消防員是個很棒的目標。」
「對方應該是特別考慮到這點才提出這要求的吧!」

中學老師拍了拍虎杖的肩膀,讓虎杖不要有心理負擔的去接受這份恩惠。

虎杖沈默了一下,沒有立刻回答,只說再想一想。

雖然不曉得對方是誰,但是對方的善意讓虎杖感到恐慌。

曾經罪孽深重的自己能夠接受這份友善的恩惠嗎?

虎杖很掙扎。

但是在中學老師不斷苦口婆心地勸說下,虎杖也不想讓老師為難的點頭同意。

誠惶誠恐的接受那名不具名人士幫忙之後,對方的代辦人送來一堆關於那所學校的簡章和大量的各科練習試卷。

距離高中入學考,也還有將近一年的時間。

想起前世全部記憶後,對於能再次好好念書的虎杖,一改過往的態度,認真的學習課業。

經過了近一年的努力,虎杖成功考取了那所指定的高中。

等拿到了錄取通知單後,虎杖也順利的從中學畢業,在中學老師的淚中揮手再見地前往東京的那所高中。

抱著簡單的行李的虎杖坐在前往東京的列車上,看著窗外離仙台漸行漸遠的風景。

這一次,只有自己一個人。

****

拿著地圖,虎杖找到了那名資助者提供和要求的小公寓。

雖然是五層公寓,但佔地不算太大,外觀簡單樸素的讓虎杖感到很放心。

深吸一口氣,虎杖抱好行李就往裡頭走去。

找到二樓自己住的房間,虎杖正打算開門,就聽到隔壁的房間門也打開來。

裡頭走出來的人讓虎杖瞪大的雙眼。

對方也露出震驚的神色。

「虎⋯⋯杖⋯⋯?」

「⋯⋯伏黑?」

虎杖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再次遇見前世的友人。

等到伏黑抱緊自己後,才終於有友人一樣擁有前世的記憶,並且記得自己的實感。

等到雙方都從激動的情緒冷靜下來後,伏黑幫虎杖一起整理虎杖的房間。

等整理好後,兩人一起去附近的家庭餐廳吃午餐。

兩人聊了很多關於對方的近況。

聊了之後虎杖才知道伏黑跟自己一樣是唸同一所高中,同時也從伏黑口中知道,五條也擁有前世的記憶。

原本覺得能跟伏黑上同一所高中的喜悅,瞬間冷卻了下來。

「你不跟五條老師見面嗎?」

「⋯⋯嗯。」
「我⋯⋯我能夠再見到伏黑你⋯⋯」
「還有知道老師現在活得很好就足夠奢侈了。」

「他一直在找你。」

「⋯⋯⋯⋯」

惶惶不安的情緒讓虎杖沈默下來。

「我知道了,不會勉強你去見他的。」

「謝謝你,伏黑。」

伏黑看著虎杖很難受的模樣,只是輕嘆了口氣,體貼地表示不會對虎杖的選擇做干涉。

這讓虎杖很感激。

如果說想見面,虎杖確實很想。

但是一想到前世的事情和今世的身份,讓虎杖再度堅定自己的選擇。

互不相見,也許有點殘酷。

但虎杖不想再度成為對方的負擔。

盯著眼前水杯,虎杖只覺得苦澀不已。

而伏黑看著心事重重的虎杖,默默的想著。

『只怕那個人不會那麼容易就放棄的。』

伏黑發散著思緒回想起虎杖死後的前世。

五條在親手殺死虎杖後,整個人像是抽離所有感情一樣地活著。

所有人都不想虎杖死。

但虎杖本人卻想死。

而察覺虎杖精神狀況已經逐漸崩潰的五條,壓抑下所有的情緒,承擔所有人對他的責難,只為成全的虎杖。

即使五條他痛苦不已。

一直到五條生命的最後,才從那冰冷的面孔看到一絲笑意。

「下次絕對不會放手⋯⋯」

這是伏黑聽到五條最後呢喃的話語。

「伏黑?」

聽到虎杖叫喚的伏黑,收回所有發散的思緒。

「一起回去吧!」

「嗯。」

伏黑看著還困在前世過往的虎杖,只覺得也許這一次真的要聽從五條一次。

『這一世,總該要有不一樣的結局。』

知曉兩人都對對方有著特別心意的伏黑,非常認真的想著。

****

高中生活非常順遂。

虎杖非常幸福的想著。

跟伏黑相認後,虎杖跟伏黑也在分班表看板前遇到了釘崎。

釘崎看到虎杖的時候,是直接一拳毫不留情的揍過來。

然後在校園中庭,大家的面前,抱著虎杖大哭。

這讓虎杖不知所措的只能趁著學校老師還沒來之前,直接抱起釘崎往一旁角落走去。

等釘崎冷靜下來後,才知道三人剛好在同一班。

「放學後你要陪我去逛街!」
「聽到沒有!」

「知、知道了!」

像前世一樣,釘崎任性的要虎杖幫她提包拿行李陪逛街,還不准伏黑幫忙。

虎杖只能苦哈哈的拿著一大堆行李。

等到吃晚餐時間,三人隨意找了一家餐廳準備坐下來好好聊天,虎杖和伏黑也跟釘崎聊著今世的現況。

「你這傢伙就是只是個笨蛋!」
「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
「為什麼還要想這麼多?」
「是個笨蛋就不要想那麼多!」

釘崎不滿的拿食指狂戳虎杖的額頭。

「唔~」

虎杖痛的趕緊遮住自己的額頭,避免釘崎再度攻擊自己。

「而且這一世那個人渣教師居然跟我們差三歲而已!」
「還成為什麼Pasticcere?」
「就這麼喜歡甜食嗎?!」

釘崎憤恨的拿叉子戳著盤子裡的牛排。

「欸~感覺老師很適合啊?」

「也只有你覺得那人渣教師做什麼都適合!」
「伏黑你也對這傢伙說些什麼吧!」

用力瞪了一眼虎杖,釘崎用力地咬了一口牛排。

「那個人在想什麼,我實在不太想知道。」

伏黑冷靜的回答。

「不過⋯⋯」

伏黑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虎杖,讓虎杖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注意到的釘崎只是不滿的丟下手上的叉子,再度用食指用力戳著虎杖的額頭。

「嘖!」
「這一世,你最好給我好好活著。」
「聽到沒有!」

「哦、哦⋯⋯」

對於釘崎的關心,虎杖乖巧的立刻點頭表示明白。

之後,三人就像一般的高中生一樣的過著生活。

沒有詛咒、沒有隨時要面對的死亡。

對於這樣的奇蹟,虎杖內心感謝神明對自己的眷顧,同時也開始恐慌,曾經是罪人的自己這樣幸福好嗎?

虎杖寫著回家作業,茫然地望著窗外。

然後轉回頭看向房間內一旁小桌子上的信封和一盒小小盒的提拉米蘇。

信上面是資助者寫給自己的信。

上面寫著對虎杖的要求以及鼓勵、期望。

對於資助者的要求,虎杖很疑惑。

對方不允許自己外出打工,說金錢方面的問題不用擔心,如果真的不安心的話,也可以記帳下來,以後慢慢還也沒關係。

現在的主要職責是要好好念書跟享受高中生活,多多參加社團,好好豐富自己的高中青春。

看著這句話,讓虎杖想起五條對著自己和其他人常常說的話。

絕對不能讓人奪走年輕人的青春。

虎杖看著那封信,只覺得這名資助者也許也是一名老師吧!

而且一定是一名非常體貼又溫柔的老師。

然後送來的提拉米蘇很好吃。

虎杖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提拉米蘇。

一邊吃,虎杖一邊想著,如果也能讓五條吃到這麼好吃的提拉米蘇就好了。

『老師那麼喜歡吃甜食,一定會很喜歡這提拉米蘇。』
『啊⋯⋯但是老師現在能自己做吧⋯⋯?』

虎杖發現自己真的滿腦子都是五條的事情。

之後虎杖發現,那名資助者的代辦人,除了送上每個月的生活費以外,也會附上一封信跟一份提拉米蘇。

同時也會幫虎杖轉交感謝信給那名資助者。

兩人之間就像是有著年齡差的筆友一樣。

虎杖讀著信都會覺得對方是一名成熟、體貼又溫柔的人。

字裡行間總是透露著對虎杖的關心與鼓勵。

這讓虎杖不知不覺的把那名資助者當成樹洞,把前世今生所有的煩惱、寂寞、孤獨、愧疚等等心情。

以及自己前世今生最喜歡的人的事情,一點一滴的全數說出口。

對方都會在信裡真誠的回應與包容。

這樣互相往來的關係,讓虎杖漸漸的走出前世的陰影和今世的寂寞。

周遭沒有人被詛咒殺死、朋友們都在、喜歡的人雖然再也無法見面但經常活躍於雜誌與電視上。

還有著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對方像是長輩一樣的人關心著自己。

以及,每個月都能吃到的,好吃的提拉米蘇。

虎杖很珍惜這樣的時光。

而轉眼間,成功考上消防大學的虎杖也準備迎接自己的成年禮。

前世的自己,是在成年之前就執行了死刑。

這一世,在伏黑跟釘崎的監視下,虎杖這次總算是平安無事的準備迎接自己的成年禮。

「明天就是成年禮,你最好跟伏黑一起出現來接我!」

「了解!」

「伏黑,你一定要讓這傢伙出席明天的成年禮!」

「嗯。」

「就說我明天會去參加拉!」

「閉嘴!笨蛋!」

「嗚~」

被釘崎萬分警告的虎杖,不敢回嘴的縮小身子。

「那明天早上就在那家和服店集合!」
「整裝好就出發!」

「哦、哦!」

「嗯。」

等晚上,虎杖輾轉難眠的起身看著前幾天收到的信。

信上說是恭喜虎杖成年了。

並且也幫虎杖準備了成年儀式的衣服,請虎杖務必要穿上。

這讓虎杖很受寵若驚。

成年儀式的正裝,真的很不便宜,但是資助者卻說是恭喜自己的賀禮,要自己不要在意。

並且會將衣服送到與伏黑還有釘崎一起治裝的和服店,讓三人能一起參加成年禮。

這一切都還好,最讓虎杖感到緊張的原因是資助者最後說了。

會親自到場恭喜虎杖的成年並且迎接他。

雖然說要迎接自己這點讓虎杖有點不能理解,但一想到要跟自己資助多年以及開解自己的人見面,虎杖就很緊張。

看著時間越來越晚,虎杖又躺回床上強迫自己入睡。

『明天,見面之後,一定要好好的感謝!』

秉持著感謝的心意,虎杖緩緩地入睡。

到了隔天,伏黑領著虎杖去找釘崎。

三人在那和服店老闆娘巧手之下,做了非常完美得治裝。

而之後,虎杖也順利的完成了成年禮。

『總算結束了!』

虎杖有些感慨的想著。

同時心底也有一點點遺憾。

『如果成年禮的模樣能讓老師看到就好了⋯⋯』

虎杖甩頭努力甩開這念頭,畢竟這種奢望太過奢侈了。

「已經結束了,等等有要去哪裡嗎?」

「還沒有結束好嗎?」

對於虎杖的說法,釘崎只是瞪了他一眼。

「你的話才剛開始吧?」

「欸?」

伏黑話才剛說完,虎杖就聽到身後的人群開始發出不明的騷動與女孩子略帶憧憬的叫聲。

「悠仁。」

前世最喜歡也最熟悉的聲音,出現在虎杖的身後。

虎杖顫著身體,在伏黑跟釘崎的催促下,緩緩地轉過身。

對方有著一百九十公分高的高挑身材,涓絲般的柔軟白髮,海洋般深邃的蒼藍色雙眼。

五條噙著溫柔的眼神和微笑走上前抱住虎杖。

「恭喜你,成年了。」

「⋯⋯五⋯⋯條⋯⋯老師⋯⋯」

「嗯,來迎接你了,悠仁。」

虎杖說不出話來的,只是感受著對方緊抱自己的溫度。

慢慢的,帶點害怕卻又忍不住的,虎杖也伸手抱了回去。

『原來,那些信一直都是老師⋯⋯』

淚水模糊了眼前的視線。

明明就說不能見面,但果然、果然還是很想見一面。

而且沒想到,自己喜歡的人和感謝的人都是同一人。

五條溫柔抹掉了虎杖的眼淚。

「我喜歡你,悠仁,和我結婚好嗎?」

成年禮這天,虎杖在伏黑還有釘崎的鼓勵下,接受了來自五條的求婚。

****

Q:成為世界級的天才Pasticcere的理由是什麼?

A:讓我愛的人吃上我為他做得,這世界上最好的提拉米蘇。

****

「為什麼悟さん那時後會每個月送提拉米蘇給我?」

「悠仁,提拉米蘇背後有兩個意思哦!」

「哪兩個意思?」

「就是——」

EN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