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武鬥魂戀歌》學園生活 - 第九章:堅強不等於孤軍奮戰!

綠虎 | 2022-05-20 00:47:49 | 巴幣 6 | 人氣 50

連載中第一集 學園生活-上
資料夾簡介
對初中的學校生活不帶任何期待的虎門,原本以為初中和高中會就這樣平凡的度過,然而他沒想到,自稱「紗織」的女孩將為他的生活帶來多大改變......

  經過了前一天的事件,紗織每天在學校的心情是每過一天,發條就又繃緊一圈,逐漸的越轉越緊。


  「欸,紗織,妳有在聽嗎?」


  「啊啊,抱歉,剛才稍微有點分神,奈緒子妳說了什麼?」


  就連日常的午餐時間,紗織也不曉得為什麼神經繃很緊,總是在警戒四周,連奈緒子跟虎門說話都聽不見。


  「我說妳啊,最近很奇怪喔?常常心不在焉的,是發生了什麼嗎?」


  「呃、啊......也沒什麼啦......」


  然而,即便是奈緒子關心的提問,紗織卻不知道是否該向奈緒子和虎門說出自己擔心的事情,深怕說了只會讓兩人陷入無謂的憂慮中。


  『如果,不用依靠他們也能解決的話......』


  如此想著的紗織,不知覺的露出陰沉的表情,不過此時最先發現異樣的,卻是坐在最旁邊的虎門。


  『如果,將過去的事情全部說出,或許就能避免她們捲入這種事裡......』


  此時虎門內心也早已察覺到昨天那件事,其內幕或許已經超出目前所能預料的程度,不禁蹙眉深思。


  『或許說出來,受到傷害就會只有我一個,但是......我已經不想......孤獨一人,就這麼崩壞下去......』


  『或許,我很自私而且又很貪心,但是,我想過著如同現在一般的日常,同時,也想處理掉與真郎之間的心結......』


  如果大家認為說,堅強的人都會孤軍奮戰,或許只是個錯誤的想法,虎門握緊雙拳,憤慨的望著天空。


  『堅強的人......一定就會孤軍奮戰嗎?我才不理這種歪理,就算為真,我也要用這雙手打破現實──』


  「喂!你們兩個是怎麼了!?瞧你們魂都要飛走的樣子,午休要結束了喔!」


  「「喔,啊啊......」」


  隨著站在樓梯門口的奈緒子的叫喊,兩人才終於從內心拉回現實,匆匆忙忙收拾便當,離開頂樓。


  「好,下一個。」


  「嗚啊,這也太強了吧......」


  時間來到社團時間,紗織在武術社進行每月的學習驗收,一個接一個上前的社員,都在數秒間便被紗織突破缺口,一一的指出失誤與缺點,甚至明確指出改善方向。


  「像這裡,原本已經調整好的氣因為妳急於進攻,馬上就亂了,好好調整呼吸是所有武術、體術的基本,就算只有那一拍出錯,也很容易顛覆局勢。」


  看著在場上指導的紗織,其他前輩也只能無奈的站在一旁接受指導,而紗織耀眼的表現,也難免遭人投以忌妒的眼光。


  「有那樣的能力,為什麼還要進來武術社?」


  「還特地炫耀,不過就是大小姐罷了......」


  聽見其他前輩的抱怨,原先還在整裝的虎門走到他們旁邊,蹙眉看著這些前輩。


  「不要以為紗織能有這程度是理所當然,從小就跟父親一直習武,基礎功打得非常扎實。就算如此,她還是比別人努力的練習,別擅自認為別人沒努力過。」


  說完之後,虎門便上前,接受紗織的指導,而剛才還在抱怨的前輩,聽到虎門說的話,也愧疚地低下頭,畢竟,紗織總是最早進到社團教室的人,只要是社團時間的武術社,總是能看見紗織認真的身影。


  「好,接下來就是你了,虎門。」


  隨著紗織點名,虎門戰戰兢兢的走上前,就在虎門站好姿勢之後,紗織突然露出一抹微笑。


  「距上次交手過後,我很期待你有多少成長。」


  紗織這句話猶如振奮劑一般,直直的扎在虎門胸膛,讓虎門瞬間轉換了心態。


  「也對呢,有一段時間沒有交手了,這次就讓我好好的發揮全力,看我能攻略到什麼程度。」


  從原先的緊張,漸漸變為躍躍欲試的虎門,嘴角也露出微笑,如鼓聲的心跳也早已換成期待的節奏打響著。


  「隨時都可以開始,由你先發,虎門。」


  紗織游刃有餘的切換姿態,右腳往前一跨壓低身姿,一邊換氣一邊伸出右手,用手掌對著虎門勾了兩下,兩人的眼神也在一瞬間對上,頓時,周遭的空氣就像凝結一般,非常寂靜。


  『唰──!』


  終於,由虎門蹬腳衝刺的速攻打破了沉默,凝聚的緊張感也一次傾洩而出,眾人看著電光火石般衝刺向前的虎門,並期待著紗織會如何防守。


  「正面交鋒嗎......還算有膽識,不過跟之前一樣,模式太單調──」


  『嗖!』


  「什麼!?」


  正當紗織認為虎門打算正面交鋒的時候,虎門一個往左扭腳,閃身消失,此舉讓紗織以為虎門身法打大幅進步,然而,紗織沒有想到的是,現在的虎門早已掌握了氣脈的用法,並用在實戰上。


  『連著氣一起消失了?但是,剛才明明有從他身上感受到氣的流動,而且是非常驚人的量!再怎麼強的人也不可能一瞬間消除!』


  僅僅在0.3秒的時間內,紗織腦內便閃過諸多資訊,就在紗織重新感覺到氣的瞬間,虎門已經出現在身後,並蓄力做出橫踢。


  「雖然有點抱歉,但是,我會盡量不讓妳受傷的。」


  隨著虎門的驚人表現,一旁的群眾也跌破眼鏡,紗織更是嚇到反射性轉身、往後跳開,並伸出雙手攔下虎門的左腳。


  『磅──!』


  「虎門......著實的讓我驚訝呢,我差點沒控制住,掰斷你的腳踝,還好你沒有散發出殺氣......」


  攔住攻擊後的紗織,大大的嘆了口氣,用空洞的眼神看著虎門,而虎門瞧見紗織的眼神之後,迅速收回了左腳,寒毛直豎。


  『這個......不是平常的紗織,感覺有什麼不妙的東西快噴發出來一樣......而且,我的直覺告訴我,這還沒有露出真面目......』


  看到虎門被自己的神情嚇傻,紗織也意識到自己的狀況,趕緊改以教練的口吻訓斥虎門。


  「讓你接受指導可不是要你把我當鍛鍊木偶打,剛才已經越線了。雖然你的成長很驚人,但是最好還是回去好好練習招式動作,你唯獨動作很菜這點沒變,指導就到這邊,換下一位!」


  被紗織嚴厲的教訓之後,虎門也只好鼻子摸摸,默默退場,然而紗織如此責難虎門,卻是另有原因。


  『真是沒用,我居然對虎門產生敵意,只因為他的成長過於驚人,我就差點把他當成對手出招,不管怎麼說,這都不是身為導師該有的樣子吧......』


  一邊想著,紗織一邊深呼吸,把凌亂的氣調整回來,隨後就像沒事一樣,繼續評量其他社員的武術。


  社團時間結束後,學生們一夥一夥的結伴回家,還在社團收拾書包的紗織回想起剛才與虎門短暫的交手,不禁沉下臉。


  「還是一樣呀,紗織......這些時間下來沒有任何改變......」


  收拾完的紗織步履蹣跚地走出教室,走出去後,一個轉彎便與虎門撞個正著。


  「哇啊!不好意思,沒事吧?」


  撞上後,虎門急忙道歉,然而紗織抬頭發現是虎門之後,馬上臉色陰沉的撇過頭。


  「啊,那個......我沒事。」


  虎門一看紗織臉色不對勁,馬上猜想到剛才對戰時的情況,經過幾秒的思考之後,緊張地開口。


  「紗織,妳......還在在意剛才武術指導時的事情嗎?」


  「唔!」


  一句話便被猜中的紗織頓時啞口無言,瞪大著眼睛,不知如何開口。


  「那個的話,真的很抱歉,我不過是學了點三腳貓功夫,一個興奮過頭就那樣進攻,讓妳很不好受吧?」


  還沒等紗織說話,虎門便自嘲打圓場,然而紗織在意的事情並非如此。


  「說的也是呢,不過就是跟師父學了點技術,連基礎功都沒打穩的徒弟就想上挑師父,這麼不自量力當然會惹人討厭──」


  「不是的!才不是那樣......」


  「紗織?」



  聽著虎門不斷自嘲,藉此緩解氣氛,紗織也不打算就這麼沉默下去,鼓起勇氣,把自己的事情全盤托出。


  「我......其實在剛才看到你的實力大幅提升,到了我也沒有預料到的地步後,不知覺的將你視作敵人,本來還想就這麼毀了你的腳踝,要不是你當下的表情,我可能也不會意識到自己已經陷入瘋狂的狀態了......」


  看見紗織低落的表情,虎門選擇閉口不言,靜靜的聽著紗織傾訴,而紗織這時也打算將自己的過去一併告訴給虎門。


  「其實......我在小時候跟父親一起學習武術時,時不時就會陷入這種狀況,只要發覺到父親武術的強大,我便會一股腦地臨摹,然後破解父親的招式,但是父親每次都會開心的看著我破解招式,我也就沒有繼續陷在那種狀況裡面。」


  一邊說,紗織一邊撫摸著右手腕,露出愧疚的表情。


  「第一次的變故,發生在我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有一個在我班上很有人緣的女生,長期一直看不慣坐在角落的我,不管是搭訕、邀約,我都以父親的武術輔導為由婉拒,或許是這樣讓她心生怨恨,便開始在班上帶頭欺負我。」


  紗織越說,虎門便越是發覺不對勁,然而,紗織並沒有停下來,繼續說著過去的事情。


  「原本我還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一直到半年後,她的行為越來越誇張,還聯合男生一起惡整我,曾經還有一次,他們想扒光我的衣服,當時裡面有一個男生因為害怕被老師處罰,不斷地勸阻,最後,因為老師剛好經過,這件事也就此落幕。但是,這並沒有讓她們停止對我的欺凌。」


  說到這,虎門臉上開始冒冷汗,非常震驚的盯著紗織。


  「大概在小學六年級的第一學期吧,那個女生變本加厲地不斷對我做出肢體上的侵擾,而先前間接幫助我免於遭人脫衣的男生,好像也被她們列入欺負的行列,最後,我因為受不了這種霸凌的行為,做出了反擊。可結果......」


  越聽,虎門雙手的拳頭是握得更緊,看著自揭傷疤的紗織,虎門表情變得非常猙獰。


  「我......以剛才那種狀態,把那個女生的右手腕給掰斷了......聽說手腕是粉碎性骨折,手臂也有骨裂......」


  說到這裡,紗織的聲音逐漸顫抖,並緩緩抬起頭,用害怕的眼神看著虎門。


  「我......很害怕又一次發生當時的事情,而且,我依稀記得,那個幫助過我的男生......也入學了這所中學......所以......」


  而此時的虎門,拼命抑制自己緊張的情緒,深呼吸之後,以溫柔的口氣回覆紗織。


  「沒事的,那個時候,妳的身邊沒有人替妳發聲,沒有人與妳一起面對困境,但是,至少現在妳不是孤獨一人,不用孤軍奮鬥,有我和奈緒子在呢。」


  虎門一面說著,一面露出笑容,讓原本陰鬱的紗織抹去一層陰影。


  「也是呢......」


  或許是找到了一絲曙光,紗織的表情從陰沉逐漸轉變回開朗的笑容。


  「至少現在,我有你們兩個朋友。」


  重獲笑容的紗織,腳步輕快的往校門的方向走去,並轉頭呼喚著虎門。


  「一起回家吧,虎門!奈緒子應該也在校門口等了。」


  「嗯。」


  看著笑著的紗織,虎門微笑點了頭,便跟著紗織一起前往校門,而奈緒子也不出意料的在校門等著兩人,三人便和平常一樣,一塊聊天的朝著車站前進。


  不過,走在兩個女生後面的虎門,看著紗織有說有笑的背影,眼神中透露出些許愧疚感。


  『不能......再一次袖手旁觀了,這次是最後的機會,我......』


  眼看紗織拋掉剛才陰沉的情緒,虎門更是堅定了想法。


  『我想藉此機會,彌補紗織黯然無色的那些年......』


-待續-


創作回應

綠虎
丟雷啊,我剛才上班的休息時間才發現字的顏色變成淺灰色,用手機版看根本就跟底色一樣,顏色淺到我還以為我是李白一樣,字太白@@
2022-05-21 05:35: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