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冰與魔女的歸所》那是,魔法師公會與惡意侵襲的見聞

千代百褶 | 2022-05-19 17:27:36 | 巴幣 0 | 人氣 26

連載中冰與魔女的歸所
資料夾簡介
「妳是我的家人!」 由這句話開始的兩位少女的同居生活 魔法、魔女、被祝福的妖精 由日常與非日常交織而成的故事

         當晨露滋潤土壤、天空鋪上藍布,大地妖精會由地面漸漸現身。有別於綠色的風之妖精,大地妖精的代表顏色是土黃色。他們多數看上去是男性,但在他們妖精的觀念中,大地妖精是不分男女的。
 
         如岩石般的頭頂、略顯嬰兒肥的身軀,他們經常被視為福氣的象徵。
 
         只要大地妖精出現,那天的土壤就會特別肥沃而且不會發生地震。
 
         「咦?大地妖精,難得看你們起來得如此勤奮耶。」
 
         大樹飄出光點,隨即變成女性的風之妖精。她對正在「行軍」中的大地妖精們呼喊,順便一起跟上。
 
         「當然是要看看『Grace』啊,一百年都不見得能看到一次,不趁這次趕快見見實體,會被新誕生的妖精後輩嘲笑。」
 
         「嗯~你們也很辛苦呢。對了!那位小姑娘很可愛~心地又善良~我覺得你們會跟她成為好朋友哦~」
 
         在森林中唯一一棟飄出裊裊白煙的房子內,跟大地妖精一樣勤勉的粉色女僕起了個大早,一邊醒酒一邊準備早餐。
 
         就算昨晚醉成那副模樣,女僕也要完成女僕的職責——伊凡潔琳打了個大哈欠,隨後把窗戶打開通風。
 
         透過玻璃,伊凡潔琳看見了成群結隊的大地妖精浩浩蕩蕩地來襲。
 
         「我理解你們想見Grace的心情,不過嚇到對方可不好。」
 
         「呃……對不起,我們沒想這麼多……」
 
         「最多就只能有十位,其他的妖精們很抱歉,下次再來吧。」
 
         大地妖精們圍在一起,商量了好一陣子才妥協。他們以剪刀石頭布的方法決定誰能夠留下,被淘汰的大地妖精則失落的跑回土壤中。
 
         解決了過多的客人,伊凡潔琳把剩下的妖精請入室內。
 
         「要有禮貌,不能太激動,知道嗎?」
 
         「是的!天使大人!」
 
         粉色女僕用雙手拍打臉頰,面對擺滿食材的流理臺下定決心——
 
         「——以後買東西要控制自己的手……」
 
         蔬菜的量,已經多到疊起來有正常人類的一半高。
 
         家裡的一樓正在開伙,與此同時,同棟建築的二樓——
 
         「唔……琳……呵呵……呵呵呵……」
 
         艾希抱著棉被露出詭異的笑容,看她這樣琳實在不敢想像她到底做了什麼夢。
 
         一推開門就看見身穿情趣內衣的魔女雙腳打開,整個人呈大字豪邁地躺在雙人床上。
 
         「能睡成這樣也是一種天賦呢。」
 
         「咦?潔琳姐,早安……」
 
         「早安,琳。那麼,我們是時候該叫偉大的魔女大人起床了。」
 
         「要吵醒她嗎?」
 
         伊凡潔琳搖了搖頭,否認這句話。
 
         「我們不是要吵醒她,而是讓她自己醒過來。」
 
         「用魔法?」
 
         「用『愛』哦。」
 
         …………
 
         「這樣真的可以嗎?」
 
         「嗯嗯~我很想聽……咳咳!我想艾希一定會開心的~」
 
         於是,照伊凡潔琳的建議,琳悄悄湊近艾希的床頭。她在熟睡少女的耳際低語道——
 
         「——我想要妳。」
 
         話音剛落,床上熟睡的艾希瞬間碎裂成光粒。彩色的魔力光先是升高,再來便消失於空氣當中。
 
         目睹一切的琳瞪大雙眼,慌張地抓取那些已經消失的粒子。
 
         「哈哈,沒想到玩笑開得有點過火了。」
 
         門旁傳來伊凡潔琳的聲音,不過那聲音的尾端逐漸拉高,變成了艾希那略為尖銳的聲調。
 
         「這是……怎麼回事……」
 
         「這是魔法哦,偽裝成別人的魔法。啊,那邊那個是投影的魔法。」
 
         冒牌伊凡潔琳的臉部微微顫抖,隨後與身軀一起回覆成原來大小。
 
         「艾希……我還以為……」
 
         琳擦掉險些滲出淚液的眼角,語帶哭腔地說。
 
         「……對不起。」
 
         艾希把她摟入懷中,輕輕撫過琳如白雪般純淨的長髮。
 
         說是摟入懷中,但身高明顯矮了一截的艾希現在看上去還比較像被關心的那方。
 
         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早晨雖然有些小插曲、雖然有些小驚嚇,但不可否認的是——這裡有股很舒服的感覺。不只是身體,連內心感覺都溫暖起來。在琳的記憶當中,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舒服。
 
         悅耳的蟲鳴、落入森林的陽光、能明顯令人倍感愉悅的芬多精……
 
         在這片淨土當中,彷彿獨立成一個世界。
 
         「琳,我是魔女。」
 
         懷中的少女抬頭仰望被她摟住的另一名少女,刻意讓環繞於自身的魔力具現化。紫色與白色魔力光渲染整個空間,這也讓森林當中的妖精對其拋來擔憂的視線。
 
         「嗯,我知道。」
 
         「總覺得在這個時候說這句話有點遲了……嘛,算了。琳,妳會怕我嗎?一點點也好,覺得我是個可怕的人嗎?」
 
         較矮的那名少女將頭歪向右側,把四周的魔力稍微收斂些。
 
         「如果我覺得可怕的話……我早就逃走了吧……」
 
         「唔嗯,這麼說也對。咳咳!不過,妳逃不掉了哦,現在就算妳想直接走人也沒辦法。」
 
         金髮少女不懷好意地勾起嘴角,盯著琳淺藍色的眸子。
 
         「我救了妳對吧。」
 
         琳點頭同意。
 
         「那麼,所以,這麼說——妳的命就是我的哦,也就是說妳的人生也是我的。妳也是我的所有物。」
 
         「叮——叮——」
 
         在艾希宣示主權的語句結束當下,一樓傳來清脆的鈴鐺聲。在平常,這是讓睡死的艾希知道是時候該吃早餐的鈴聲。
 
         「呿……在氣氛最好的時候……總之呢~事情就是這樣~琳,妳是我的,所以我會保護妳。以上~走吧,我們下去吧——」
 
         兩人開距離,由相擁的狀態轉為其中一方對另一方伸手。
 
         「——我是不是沒權利說『不要』呢?」
 
         於是,琳搭上魔女的右手,被對方抓著下樓。
 
         在床外鬆了一口氣的風之妖精們垂下翅膀,倚著窗框嘆氣。
 
         「剛剛那個魔力濃度……會死人吧。」
 
         「所以她不是刻意抑制了嗎?『冰礫』雖然有令人頭疼的地方,但在某些不起眼的事情上也是很貼心的。」
 
         「我覺得妳的稱讚很虛偽耶。」
 
         「你連虛偽的稱讚都不會哦。」
 
         風之妖精對另一名妖精擺出鬼臉,隨後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看來妳慢慢冷靜下來了。」
 
         真正的伊凡潔琳為兩邊斟上茶,又去準備其他東西。
 
         「嗯?什麼意思?」
 
         「昨天還春心蕩漾地裝出關心琳、想救琳、想讓琳有個歸宿的樣子,沒想到今天就轉成脅迫性的警告了。該說不愧是『冰礫』嗎?冷靜的功力無人能敵耶。」
 
         這麼說起來,剛剛那些話應該在初次來到這裡時講才對。但艾希當時選擇了柔性勸說,這是不夠冷靜的結果嗎?
 
         琳懷著此一疑問,偷偷看向艾希。
 
         「——還是……作夢夢到琳也會離妳而去所以想用這種強迫的方式逼琳待在妳身邊呢?為了滿足妳的不安全感?」
 
         「唔……別說了!女僕!」
 
         艾希把麵包大口塞進嘴巴,藉誇張的動作試圖把話題帶過去。
 
         ……然而——
 
         「——真的是這樣嗎?」
 
         毫不留情地被琳帶了回來。
 
         「總而言之,琳是我的東西,這點沒有變,以後也不會變。好了,我說完了!」
 
         接下來的時間,艾希頂著桃色的雙頰低頭選擇逃避問題。
 
         照她這個反應來看,伊凡潔琳說的似乎不假。
 
         「對了,我剛剛有收到魔法師公會的指名委託信,要拿來給妳嗎?」
 
         「嗯,麻煩妳了。」
 
         一提到公事,艾希的態度又轉了彎。
 
         「還有,琳~妳有客人哦。」
 
         「客……人?」
 
         順著伊凡潔琳的指尖望去,十名妖精躺在沙發上露出肚皮呼呼大睡。琳本想拒絕,不過在伊凡潔琳的解釋下還是選擇與它們接觸。
 
         輕輕觸碰了大地妖精們的肚子,只見睡相最差的妖精不耐煩地朝自己的大肚子搓揉了幾下。
 
         「它們是大地妖精,是土地的守護者。它們只會在清晨到中午的時間從大地中現身,其餘時間都在睡覺。據說只要大地妖精沒有在清晨出現,那天便會形成很嚴重的地震。」
 
         「……艾希懂得好多哦。」
 
         「畢竟我也算高材生嘛,有關『神祕』的主科除了星象學之外我都很擅長哦。倒不如說……有人雖然身為『神祕』但一點都不了解『神祕』呀。」
 
         說罷,艾希看了眼正在收拾餐具的粉色女僕。
 
         被嘲諷視線對準的女僕絲毫不在意,端起盤子轉身就走。
 
         「『神祕』……是什麼?」
 
         「哦!我都忘了要幫琳妳解釋……抱歉,請原諒我——」
 
         「神祕」即是超乎正常人類科學範疇的所有現象,簡單點來說,不能用科學解釋的事物都囊括在「神祕」當中。例如:魔法、妖精、憑空生出質量、帶來極端氣候的生物、都市傳說等等,都是「神祕」的一員。
 
         能接近神祕、碰觸神祕的人種生來便具備某種特質,而那些能看見、能行駛、能創造神祕的人則稱為「魔法師」或者「魔女」。
 
         這種接觸神祕的能力必須是與生俱來才行,但有一例外——
 
         「——那就是妳,Grace。」
 
         恩寵,即是妖精又是人類,是被世界賦予特殊權能、恩典的存在。
 
         Grace能連接「神祕」與一般世界,也就是說Grace能讓一般人看到「神祕」甚至成為「神祕」。
 
         「我原來是這麼了不起的東西……」
 
         「……琳妳——」
 
         剎時,兩人身邊傳來音頻極高的尖叫聲。發出如此噪音的大地妖精瞪大雙眼,瞳孔中充斥著不可思議。
 
         「碰了我……Grace碰了我!」
 
         「……咦?對不起……讓你感覺不舒服……」
 
         「琳,不對哦,他不是那個意思。」
 
         那名看上去最肥的大地妖精從客廳的這處連滾帶爬地跑到廚房、書房,還興奮地左蹦右跳。
 
         這不是討厭,而是喜歡的表現吧。
 
         「我被碰到了~我被碰到了~!」
 
         「被我碰到……這麼開心嗎?」
 
         「不知道這麼說對琳好不好呢……嘛,這點事遲早要知道的吧。總地來說Grace既是妖精又是人類,有妖精般的魔力也有人類的外貌。普通的妖精們會被魔力吸引,而儲存龐大魔力的Grace正是最理想的目標。妖精們會藉由觸碰的方式向目標索取魔力,相對地,能換來妖精的祝福。」
 
         而且這所謂的「碰觸」不只是主動式,被動賦予也包含其中。
 
         「我給了它魔力嗎?」
 
         「就是這樣。所以它才會這麼興奮,畢竟妖精都是喜好魔力的生物。」
 
         「身為大地的守護者、掌管大地的妖精!我要賜予妳祝福!」
 
         妖精的祝福通常都是極為珍貴的存在,被施加祝福的人會獲得某種身體素質的增強或者對特殊情況的抗性。
 
         耀眼的光芒被大地妖精一拍即逝,據它所言這便是大地妖精獨有的施加祝福過程。它們會把從身體散發出的光用雙手拍掉,這樣就能把祝福賦予別人。
 
         「大地妖精,祝福的效果是什麼?如果太糟,我會幹掉你哦。」
 
         「艾希……」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啦~」
 
         嘴上這麼說,但艾希剛剛的確有準備隻手抓起妖精的打算。
 
         「哼!看在Grace的面子上就不跟冰礫魔女計較了!」
 
         「你們……有什麼過節嗎?」
 
         琳在大地妖精的引導下坐上沙發,然後抱著大地妖精撫摸它的頭頂。結果這造成更多大地妖精醒過來搶著要被摸頭。
 
         如此情景就艾希看來很是礙眼,但對方好歹也是妖精,艾希只好默默隱忍想要動手的衝動。
 
         「哈哈,原來什麼都不知道嗎?冰礫的魔女,這個名號幾乎被知情的魔法師跟魔女口口相傳。她是——」
 
         當大地妖精口若懸河地想要繼續陳述時,突然驟降的氣溫死死堵住了它的嘴。驚覺到魔力流向的十名大地妖精簌地跳起,隨後臉色驚恐地躲在琳身後。
 
         「冰起來吧?都冰起來吧?不管是內臟還是血液,對了,連魔力也一起冰起來吧?」
 
         「嘛……雖然早就預測到會變成這樣了,各位大地妖精,很抱歉我們家主人發了神經。今天各位先回去吧,改天再來跟Grace玩如何?」
 
         十名大地妖精同時點頭,在眨眼都來不及的時間內奪門而出,隨後化成光粒埋入土壤。
 
         「伊凡潔琳!妳……」
 
         「這是當著琳的面哦?」
 
         一聽到琳的名字,艾希便瞬間安分下來。她大大嘆氣,跟維持著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形表情的琳道歉。
 
         「為什麼艾希要對它們擺出那種態度呢?妖精們很可愛的呀……」
 
         「如果有機會……我會說的。」
 
         伊凡潔琳在艾希說完這話後斜眼看她,她明顯不悅的眼神如針刺打上承受這股視線的艾希。
 
         「哎……」
 
         這次換粉色女僕嘆氣了,她端起桌上尚未飲用的茶點,走向廚房。
 
         「對不起……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沒有!完全沒這回事哦!對了,琳今天要不要跟我出門?這算……家庭旅遊,對!家庭旅遊,可以增進家庭成員彼此的感情~」
 
         這個話題轉得還真硬——女僕在後方暗自吐槽。
 
         「如果……不介意的話……」
 
 
 
         在琳跟艾希為出門做準備時,昨天下午的那位老奶奶便來敲門。她向兩人道謝,並且準備了一筆不錯的報酬。但在琳的善意拒絕下她們並沒有收,這讓艾希鬱卒了片刻。
 
         據說老奶奶的家人要接她到都市生活,她的房子便交由琳跟艾希管理。雖然說打掃很麻煩,不過平白無故多出了一個地方也算好事。
 
         「……您的先生……」
 
         「啊,已經拿去處理了。他生前喜歡黃玫瑰,所以就放在玫瑰園裡。」
 
         經過短暫的對話,琳發現老婦人已經不再難過,雙眼也跟昨天不同,散發出有神的亮光。
 
         太好了——琳揚起嘴角,目送老奶奶的兒子接走她。
 
         這件事情終於圓滿落幕,琳也回房間試穿伊凡潔琳跟艾希準備的衣服。
 
         她們此行的目的地是魔法師與魔女們成立的公會,聽艾希說那裡聚集了很多各種各樣的魔法師與魔女。
 
         不過她們不是去交朋友的,而是去上報委託完成並且接受新委託。
 
         「魔法師公會原來是這種機構啊……」
 
         琳拉上白絲襪,如此為魔法師公會的業務做結論。
 
         「其實並不完全哦,除了委託以外,公會還是類似交誼廳、Bar那種的社交區。不僅如此,他們還致力於培養天生便能接觸『神祕』的孩子,讓孩子們成為獨當一面的魔法師或者魔女。」
 
         艾希在伊凡潔琳的幫助下穿好貂皮外套,對著全身鏡左看右看。
 
         「魔法師跟魔女有什麼不同嗎?」
 
         「與生俱來能與神祕接觸的便被稱做魔法師或者魔女,兩者的不同之處在於魔法師專門指稱男性,魔女指稱女性。」
 
         伊凡潔琳邊為琳梳理頭髮邊補充道。
 
         琳和艾希經過粉色女僕的精心打扮後顯得更為莊重、正式,其中最不一樣的就是艾希。平常穿著色氣衣著的她今天換成黑色禮服,腿也不做任何裝飾。
 
         至於琳,伊凡潔琳選了代表純潔氣息的白色長裙襯托出她的氣質,在艾希看來與琳十分搭調。
 
         順帶一提,白絲襪不在女僕的計畫中,是家中的主人萬分要求的。
 
         「嗯,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艾希好漂亮……」
 
         「唔……琳……琳妳也很漂亮哦!」
 
         「潔琳姐不一起去嗎?」
 
         直到現在也還維持著女僕裝扮的伊凡潔琳搖了搖頭,她表示「女僕就是要有女僕的樣子,在家裡默默守候主人回來。」
 
         「妳應該知道女僕在哪裡都要服務主人吧?」
 
         「討厭啦魔女大人,那種盡職的女僕不是我的作風。」
 
         「其實這傢伙討厭看到人類,說不定比我還討厭人類哦。」
 
         「艾希是人類吧……」
 
         「是……這樣沒錯。」
 
         「那潔琳姐姐就沒問題了,既然能跟艾希相處得這麼融洽,一定也能跟其他人類處得很好!」
 
         粉色女僕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打發她們趕快出門。
 
         「怎麼辦,好想跟琳說妳的秘密。」
 
         「我是福音天使,一般魔法師跟魔女看到我會有非常過激的反應,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還是留在家裡。啊,順帶一提,我跟妖精雖然同為神祕,但就階級上、稀有性上來看,我可是比妖精還要高階幾百倍。」
 
         「竟然自己全抖了出來……真厲害啊,天使。」
 
         伊凡潔琳抬起下巴以示得意。
 
         「那麼我們走囉,不要太想我們。」
 
         「我有什麼時候擔心過妳嗎?」
 
         「那個……拜拜。」
 
         「路上小心~」
 
         「……妳的態度明顯有問題。」
 
         兩名淑女漸漸遠離家門,這時,獨角羊從屋內探出頭,擺動著腦袋目送她們的身影隱沒於樹幹。
 
         路上小心——伊凡潔琳在心中默默祝福著。
 
 
 
         兩人踏出森林,周圍的風開始變得犀利。如同高超劍士揮出的劍氣,數道軌跡明顯的風從兩人身旁削過。
 
         這股風就是「信號」或者說是「導火索」,對魔女、魔法師來說,觀察魔力的流向往往就能判斷出接下來的狀況。
 
         「嗯,不用我去開門,自己就來接我們了呀。」
 
         「這是……門嗎?」
 
         「是哦,是那些魔法師們努力了幾百年的魔法結晶——地域傳送。」
 
         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是四周不斷吹出風壓、用精緻木雕點綴而成的雙扇門扉。一般來說要進入魔法師公會必須要先到倫敦,或者是魔法師自己要準備能夠在任何地方都能開啟「門」的媒介,例如古老生物的毛皮、寄宿妖精之力的獸角等等。
 
         極端例外的情況就是這樣——由公會方自行為術士敞開門。
 
         「這麼說的話,艾希一定是大人物。」
 
         「哈哈~沒什麼了不起的,我只不過是運氣不錯罷了~對了,進去之前我想先囑咐琳幾點事項,可以嗎?」
 
         「都被這麼認真拜託了……嗯,我會記住的。」
 
         「呵呵,琳真聽話。」
 
         艾希墊起腳尖,往琳的頭頂放上手掌。
 
         ——好可愛……
 
         「嗯,先把這個戴起來吧。」
 
         艾希邊說,邊從衣服內抽出白色面紗。她注視著琳的雙瞳,接著替她繫上。以白色短裙禮服配上白色薄紗遮面,充滿神祕氣息的少女就這麼誕生了。
 
         「果然很適合妳~」
 
         「還以為視線會受阻……沒想到會這麼清楚……」
 
         「魔女的東西當然是有魔法的哦。那就言歸正傳吧,琳。」
 
         「是!」
 
         「第一,不要吃陌生人給的東西。」
 
         ——怎麼感覺像在教小孩子啊?不對!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就算被當成慣家長也無妨!重點是琳絕對不能出事。
 
         暗中對自己比出加把勁手勢的艾希接著說道——
 
         「第二,不能回話。」
 
         「欸?不能……回話?」
 
         「對,除了我以外,千萬不要跟其他人說話,打招呼也不行。」
 
         為什麼……琳把即將脫口而出的疑問又吞回去。
 
         既然已經答應過艾希,那自己就該謹守本分才是。
 
         「第三,絕對、絕對不要離開我身邊。」
 
         「……」
 
         「好嗎?」
 
         短暫沉默後,琳放鬆肩膀的力道,使其自然垂下。彷彿呼應如此動作,門扉吹來的風變弱了。
 
         「好的。」
 
         金髮少女露出笑容,朝約三公尺長、兩公尺寬的木製門扉伸出手——
 
 
 
         為了今天,魔法師公會的全體魔法師、魔女都嚴陣以待。
 
         撇開固定的管理層巡視,今天或許是近兩個禮拜以來最讓人緊張、最讓人感到胃痛的一天。
 
         「那個」要蒞臨公會,不,說是「蒞臨」未免有些太失禮了。
 
         應該是「駕臨」或者是「降臨」這些十分高級的詞彙才行。
 
         「會……會長!已經開啟『門』了!」
 
         在魔法師公會會長——塞˙羅汀後方待命的秘書如此說道。
 
         公會方所有的職員都深吸一口氣,朝被眾多魔法師、魔女圍住的大門投去視線。雖然他們不知道那個要來,但要是跟他們講會被那個殺掉……為了減少損傷、讓大家開開心心過完這天,塞才會選擇不公開。
 
         「我都多大的年紀了……心臟還跳得這麼快……是不是血壓太高?好煩好煩,要是有降血壓的魔法我肯定日以繼夜地練。」
 
         「會長先生……請不要逃避現實,已經……打開了。」
 
         原本以威嚴、老成、沉著為名的魔法師,在成為會長、經歷過數不勝數的麻煩人物後,經常會像這樣短暫地脫離現實。
 
         不過外表可是看不出來的,他依然是沉穩的一號表情。
 
         說起魔法學者,一定會是禿頭、皺紋、白髮、駝背……這些明顯含有貶責意味詞,但塞卻跟上面敘述的沾不上邊。
 
         他不是老人,沒有皺紋;他不禿頭,不會掉髮。
 
         塞˙羅汀,魔法師公會的會長,是個年僅二十便以超高魔術造詣被冠上「睿智」之名的青年。
 
         與他清爽外型不同的是他動不動就把「老」字掛在嘴上的怪癖。如果排除掉打掃阿姨的話,他在公會職員裡面是年紀最小的。
 
         「可以看到了!」
 
         「啊……胃好痛……」
 
         那個一出現,在場所有魔法師、魔女都不約而同地把視線集中於那個。
 
         踏著宛如湖中妖精在月夜中舞動的優美步伐前進的那個,身旁跟著的似乎是她的僕人。
 
         如果說那個是漆黑的惡魔,那她身後的一定是代表純潔的天使。
 
         兩種顏色一齊前進,穿過中堂、步入交誼區。
 
         「好美……」
 
         羅汀在無意識下開口,過了片刻回過神來才遮住嘴巴。
 
         黑與白,這難道是化裝舞會的主題嗎?魔女的舞會應該還要幾個月吧?羅汀托腮深思,但現在的時間容不得他這麼做。
 
         「會長……要走了。」
 
         「嗯……不像半妖精或者混血,可是身上的魔力很純粹……那位少女……究竟是什麼來頭?」
 
         「會長!」
 
         「哦!知道了!」
 
 
 
         「……艾希……好多人在看我們……」
 
         魔法師們交頭接耳地談論著什麼,他們自動開出一條路直達公會櫃台。
 
         閃爍著耀眼光芒的大廳內,數百位奇裝異服的男人、女人正在魔力光下行走。看不到隻身一人的存在,每位魔法師身邊都有人跟隨。
 
         室內十分寬廣,要容納千人也沒問題。仰望漂浮於空中的水晶燈,可以跟身處二樓、三樓的人對上眼。建築目測有十層樓高,大廳上方中空,是讓人感到廣闊的空間。
 
         與後方大門相隔百來公尺的櫃那方,一名身材高挑纖瘦的男性正看向迎面走來的艾希跟琳。
 
         「她很有名嗎?」
 
         「笨蛋!那可是『冰礫的魔女』!不是我們這種魔術學徒可以打擾的大人物!」
 
         琳聽到右方傳來如此聲音。
 
         ——艾希……原來被這麼多人尊敬著啊……雖然看上去年紀很小、身高也不高很像小孩子……但很可靠呢。
 
         當兩人同時踏出下一步時,高亢的笑聲傳了過來。
 
         「呵呵,沒想到冰礫的魔女身邊也會有學徒啊?哦呀?還是這麼可愛的小妹妹?從哪裡買來的呢?一定花了不少錢吧?」
 
         艾希只是冷冷地瞪了從人牆出來的那人一眼,沒有回應。
 
         「真失禮。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
 
         以鮮豔紅色為主體搭配青色挑染長髮的少女把金色的眸子轉移到琳身上並對她拋出疑問。
 
         「……」
 
         ——絕對不能回話……
 
         「嗚嗚嗚……太令人難過了。吶,冰礫,這傢伙該不會是那個吧?只活在百年前魔女傳統的那個,妳未免也太狠心……竟然想要榨乾這孩子的生命。」
 
         「妳很礙眼,災焰的魔女。」
 
         艾希不帶感情地回應,無視她繼續前進。
 
         「『儲囊』,這麼說沒錯吧?把『神祕』的生物抓來當成源源不絕提供魔力的手段,真像妳會做的事情。」
 
         琳透過白色面紗觀察艾希的表情,但直到現在她連眉毛都不動一下。
 
         「哎……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十萬,我跟妳買這孩子的所有權。」
 
         被稱作災焰魔女的少女緩緩湊近琳,伸手剛要捧起琳的白髮,在那瞬間,飄散的寒氣讓她尷尬地笑了笑隨後收手。
 
         「妳敢碰她,我會從頭到腳把妳冰凍個幾千年。」
 
         「好可怕哦~」
 
         「妳到底想幹什麼。」
 
         「我對妳的儲囊很感興趣。還有,我不認為有哪個正常人願意跟在妳身邊……畢竟是被詛咒的存在,想靠近妳的人腦子都有問題。」
 
         詛咒、儲囊……這些生澀的字眼從剛剛開始就不斷如尖針般刺入耳膜。
 
         「所以囉,賣給我吧?」
 
         「……」
 
         本應時刻充滿凜冽殺氣的艾希,竟然在這個時候陷入沉默。
 
         「這對她來說、對妳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吧?」
 
         「不……」
 
         「原來~冰礫的魔女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啊?」
 
         「才不給妳……絕對不要。」
 
         艾希怒視赤髮少女,重新取回慎人氣勢的她往前踏出一步。
 
         「但這位小妹妹很想要遠離妳啊?對不對?」
 
         災焰的魔女朝琳露出詭異的笑容。
 
         「——怎麼可能……我喜歡艾希,想要一直待在她的身邊!」
 
         「琳!」
 
         不能回話——意識到這點的琳表情僵直了一秒,她看到魔力的軌跡穿過自己的身體,將她包圍。
 
         「妳這傢伙!」
 
         正當艾希摘下蕾絲手套凝聚魔力時,對方傻眼的表情讓她瞬間冷靜下來。艾希默默收回魔力,把威力控制到不傷害建築物的程度。
 
         「咦?」
 
         什麼都沒發生,自己的確設下了「條件」,但滿足了「條件」後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不,應該這麼說:其實有魔法發動的痕跡,但似乎被什麼東西給無視掉了。
 
         「呿……還真是令人火大的祝福……」
 
         艾希對大地妖精帶有不信任意味的祝福嗤之以鼻。
 
         ——覺得我會用魔力傷害琳就留下保險手段嗎?還真是被當成壞人了。
 
         「災焰的魔女,怎麼了?該不會是想用『迷惑』之類的魔術失效了?這麼簡單的魔術都能失敗,妳還真是無能啊?妳乾脆躲在垃圾場哭吧?那才是最適合妳的地方。」
 
         被艾希的嘲諷狠狠擊中的災焰魔女,表情從僵硬轉變為惹人憐愛的哭臉。
 
         「嗚嗚……嗚嗚嗚……艾希……妳欺負人……嗚嗚嗚啊啊啊!」
 
         災焰的魔女,實際上……
 
         「就是一個單純想找人麻煩的三歲小女孩而已。」
 
         「……好過分……好過分……人家、人家好不容易想要捉弄妳的計畫全都泡湯了……嗚……」
 
         「我等等再跟妳算帳,說我的琳是『儲囊』,妳應該做好相當程度的覺悟了,這次可不是凍上幾天可以解決的事情。」
 
         「艾希妳們……原來認識……」
 
         「嗯?沒有哦,這隻在地上翻滾、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弄髒地毯的火貓我才不認識。。」
 
         「好過分!我只不過是想捉弄一下妳而已!」
 
         艾希露出看待蛆蟲的眼神,高高在上地俯視坐在地上流淚的赤髮少女。
 
         這時,做好準備的公會長姍姍來遲。
 
         「實在是抱歉,多洛莉絲大人,我們去貴賓室詳談吧。」
 
         「嗯。」
 
         艾希被公會長帶領離開,現場剩下琳和災焰魔女跟圍觀的魔法師。
 
         「那個……對不起……先走一步……」
 
         「唔……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把妳比喻成『儲囊』……對不起!」
 
         琳微笑回應,接著跟上艾希的腳步。
 
         雖然看不清楚長相,但赤髮少女深信,那名白髮少女——琳,絕對是個善良與溫柔兼具的好人。
 
         「咳咳……各位失禮了。」
 
         災焰的魔女低著頭,滿臉脹紅地離開大廳往吧檯移動。
 
 
 
 
 
         「首先是報酬的部分,由於這次是討伐發狂的冰霜巨人,危險程度跟難度都是歷史新高……何況冰霜巨人還是從百年前就存在的『傳說』,基於您的功績,這次的報酬是這個數字——」
 
         金光閃爍的房間內,彷彿茶几都鑲上黃金,整體給人尊爵不凡的印象。
 
         如同呼應這份輝煌,魔法師公會的會長也在紙上寫下一長串令人頭暈的數字。就連身旁的助手小姐看到這串數字也忍不住吞了口水。
 
         琳知道這個東西叫做阿拉伯數字,不是阿拉伯人發明的。
 
         琳也知道,數字越多是越好的意思,但紙上的這組數字……
 
         「未免好過頭了吧?」
 
         艾希道出琳心中的驚訝。
 
         「這是本公會……不,是全數魔法師與魔女都會傳誦的光榮事蹟。或許還不僅如此,聞聲的『神祕』們說不定也會代為宣傳。」
 
         「嗯,看來近期應該能休息一陣子。」
 
         房間內充滿香氣,這是跟大廳截然不同的氣味。
 
         身體很放鬆,精神有點亢奮……
 
         「說來慚愧……這裡還有一項委託可能要麻煩您。」
 
         「嗯?我給你一分鐘好好想想自己在說什麼。」
 
         「是!很抱歉!」
 
         塞跟身旁的助手小姐眼神交會,彼此都露出為難的神情。
 
         「其實是『惡意的妖精』這個部分……」
 
         「會長,我想你應該有耳朵,應該還有健康的聽力才對。沒聽見我剛剛說的話嗎?」
 
         「您是指我沒有思考一分鐘——」
 
         「——蠢貨!是『近期應該能休息一陣子』這句!不僅耳朵,連腦子都不用嗎?魔法師公會還真是前途堪憂。」
 
         「是……您說的是……」
 
         ——還是第一次看到會長在交談時處於弱勢……明明已經準備好了使交涉成功率上升八成的「沉淪薰香」了……冰礫的魔女……果然跟傳聞中一樣……
 
         「那個……艾希……公會長先生看起來很想請妳幫忙……所以——」
 
         「不是『看起來』而是『超想要』才對!」
 
         「我有准你打斷琳說話嗎?」
 
         艾希從貼上椅背的坐姿往前,她的左膝放上茶几,半身來到桌上,用毫不掩飾厭惡的雙眼瞪視塞會長。
 
         「很……很抱歉!」
 
         「艾希……妳嚇到會長先生了!」
 
         艾希咋舌,回到原本的姿勢。
 
         「姑且聽聽看吧。」
 
         「十!十分感謝!」
 
         塞將臉頰的汗珠擦乾,接過助手的文件遞給艾希。
 
         「那個惡意妖精簡直猖狂至極,不怕魔法師公會的討伐就算了,還反過來襲擊我們的偵查隊……甚至吸收那些死去的魔法師的魔力,變得更棘手。普通的魔法師跟魔女已經沒有辦法與其對抗了,只剩下……」
 
         「既然這樣,找災焰那傢伙去不是更好嗎?她不是那個什麼……妖精殺手之類的?」
 
         「其實我們也徵詢過那位大人的意見,可是她表示『只要冰礫願意去我就願意幫忙』所以我才會在這種時間向您提出這種委託。」
 
         艾希嘆了口氣,腦中冒出災焰魔女那副討厭的嘴臉。
 
         「不要。」
 
         「請務必讓我們幫忙!」
 
          咦?
 
         所有視線聚集於一點,也就是琳,這名因為白色面紗導致無法看清容貌的少女。
 
         「您!願意幫忙嘛!這位……琳大人!」
 
         「……琳?」
 
         「有人死掉了對吧……死亡是很痛苦的,對還活著的人來說更痛苦……艾希……我想要幫助會長,我不想讓更多人喪命……對不起……」
 
         艾希發楞了片刻,她回憶起琳至今為止的經歷……
 
         「……妳沒有什麼好道歉的,琳。既然妳願意協助,那我也會盡我的全力支持妳。」
 
         語畢,艾希握住琳的雙手,以有別於「冰礫」的表情望著她。
 
         看到這一幕的塞會長和其助手都驚訝地大呼一口氣,直到確定沒有發生什麼才默默坐下。
 
         「原來是這樣嗎?那個一向獨來獨往的冰礫魔女……」
 
         「會長,諷刺的話就免了。說到這個,從剛剛開始就讓人不爽的傢伙,要不要趕快出來啊?期待被凍成冰塊嗎?」
 
         塞會長大嘆一口氣,原來這點小伎倆也沒辦法騙得過冰礫的魔女。
 
         從櫥櫃費了好大力氣才顯露真身的災焰魔女高傲地抬起頭,輕笑了聲。
 
         「冰礫的魔女唷!這次我們好好合作吧!」
 
         「怎麼辦,我對妳沒有任何的信任可言。」
 
         「請……多多指教!災焰的魔女……大人。」
 
         「唔……那個……我叫莫娜,以後叫我莫娜就可以了。」
 
         「轟——轟——」
 
         桌椅在不安分地抖動,魔力的流向逐漸混亂。琳目睹眼前發生的一切,下意識地扣緊艾希戴著黑色蕾絲手套的雙手。
 
         「沒事的,有我在。」
 
         彷彿大地妖精正處於盛怒,如同整個大地即將碎裂開來的震動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
 
         今天早上大地妖精有現身,本應是大地平穩的一天……
 
         「大地妖精……騙了我們嗎?」
 
         「要是真的騙了我們應該還比較好。現在這種情況……是那個吧,你們口中的『惡之妖精』。」
 
         艾希把矛頭指向賽公會長。
 
         「是……正是如此猖狂的妖精。」
 
         「哼,讓我的琳受到這等驚嚇,不好好調教一番難以抒發現在的怒火啊!琳,在這等我一下,馬上就回來——」
 
         「……」
 
         然而,琳沒有鬆手。
 
         「沒事的,那種東西沒什麼大不了。災焰我不保證,不過我會平安回來的,相信我。」
 
         艾希將額頭靠上琳的額頭,張大雙眼露出笑容看著她。
 
         「真的……嗎?」
 
         「真的,雖然這話由我講出來很像在炫耀……不過,我很~強哦,比在座的任何人、任何妖精都要強。所以安心吧,琳。」
 
         …………
 
         「喂……!冰礫!手……手!」
 
         這一瞬間,冰礫的魔女停止了動作——
 
         盛開的冰晶十分引人注目,不僅尖銳而且不帶任何雜質。透明的花出現在自己包覆著的纖細雙手之上……
 
         ——欸……?
 
         那是十分罕見的畫面,能精確運用魔力雕琢出此種細緻紋路的工匠放眼整個世界只是屈指可數,可以這麼說:此情此景絕非一般魔法師能夠用自己渺小的雙眼見識的,理應是值得紀念的事情才對。
 
         但是——
 
         「為什……麼?為什麼?!」
 
         自己觸碰的生命,又開出了這種花。
 
         「我以為……我以為……」
 
         淚珠不斷在眼眶打轉,最後終於落了下來。
 
         不解、疑惑……
 
         擔心、自責……
 
         各種各樣的情感頓時湧現。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冰礫魔女鬆開手,不斷重複著道歉的話語。
 
         對她來說,那是最不希望發生的事。
 
         之前都沒有問題,為什麼現在、在這種時候會觸發詛咒?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都是我的錯……是我碰了妳……
 
         也是呢……已經注定孤身一人的自己……怎麼還能貪求肌膚碰觸時的體溫呢?那對我來說……未免也太奢侈了吧……
 
         冰礫魔女敗給了現實,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為什麼……要道歉呢?艾希妳沒做錯任何事吧?」
 
 
 
         欸?
 
         眼前的黑暗透出地平線般的光芒,當她理解到面前的這名少女正要接觸自己的手時,她躲開了。
 
         「唔……艾希討厭我嗎?」
 
         「不……一點都不討厭……喜歡都還來不及……」
 
         從她口中獲得某種意義上准許的少女再次伸手,沒想到這次也被躲開。
 
         「……騙人。」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少女又一次伸手,結果還是被閃開。
 
         「艾希……如果是因為擔心我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我完全沒事哦。雖然身體有點熱……但除此之外都沒事哦。」
 
         「手……不會冷嗎?」
 
         艾希盯著琳被冰晶隻花包覆的雙手,淚水差點又潰堤一次。
 
         「這個嗎?完全不會哦……」
 
         「不會……痛嗎?」
 
         「不會痛哦。」
 
         「真的嗎?」
 
         「真的。比起我……我覺得還有更需要艾希妳操心的事情哦……外面有需要解決的妖精對吧?」
 
         塞會長一把拿起助手遞給他的長杖,在門口施展某種魔法。金色的光芒自長杖頂端發出,塞會長用發光的那端輕輕點上門扉,整扇門便被同樣的光芒包覆。
 
         「沒有被冰封起來就好,總之眼下最要緊的是公會外面那隻惡妖精。很抱歉無法繼續陪伴諸位,如果有餘力的話……不,請務必來幫忙。」
 
         說完,塞會長打開門——
 
         印入眼簾的是一片混亂,奔走的魔法師、魔女,公會櫃台小姐也處於驚嚇狀態。他們不敢把視線從公會大門移走,如果一個不注意,大門隨時會碎裂。接下來,惡之妖精會衝進公會內部胡作非為。
 
         更嚴重的是——
 
         「會死啊!」
 
         某個魔術學徒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懼,大聲叫了出來。
 
         此一聲響驚動了更多尚未成熟的幼雛,無法壓抑心中恐懼的他們無力地跪在地板上。
 
         「佩妮……他們就麻煩妳了……」
 
         「您呢?」
 
         「總得要撐下去才行,在那兩位魔女願意出手之前,一定要撐下去!」
 
         塞會長身邊的助手——佩妮——從身上拿出短杖,從二樓一躍而下。
 
         「接下來……要怎麼陪你玩呢……」
 
         視角切換回會議室內的三人,艾希還是維持著跪姿,而琳正一步步安撫她的情緒。
 
         「冰礫……我好像根本沒看過這樣的妳……」
 
         「吵死了……閉嘴……」
 
         ——就算哭花了臉也還是這麼兇悍啊?
 
         「艾希……」
 
         「抱歉……讓琳看見我這麼不中用的樣子……」
 
         「我覺得很新鮮哦……原來流眼淚的艾希也很漂亮……」
 
         「呵呵……聽到妳這麼說……感覺這整個月的幸福都在剛剛用完了……」
 
         「我可以一直說哦,又不是說假話……」
 
         艾希把眼淚擦乾,倚靠桌腳起身。她深吸一口氣,重新打起精神。
 
         「真的……沒事嗎?哪裡會痛嗎?哪裡不舒服嗎?會不會冷?還看得到我嗎?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真是的……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愛操心呀……咳咳——艾希,我沒事,真的沒事。這朵花也不要擔心,我會自己拿下來的。所以……請幫幫會長先生,他剛剛露出了十分令人擔心的眼神……」
 
         「既然是琳的請求,我說什麼都會全力以赴的。」
 
         艾希摘下蕾絲手套,將口袋中的藍寶石戒指戴在中指準備參戰。
 
         「那個……唔……雖然這麼說可能很怪……唔……可以摸摸我的頭……不不不!還是算了!剛剛的算了!我什麼都沒說!走走走吧……災焰!」
 
         正當艾希向門框踏出一步,由上方擴張的壓力十分溫柔地撫過頭頂。
 
         「乖——乖——」
 
         「唔……」
 
         琳頂著手背上盛開的冰晶花,小心翼翼地摸艾希的頭。
 
         「琳,忍耐一下。等一切都結束了,我會告訴妳的。希望到那個時候……不要選擇離開我。」
 
         「我會一直待在艾希身邊,不用擔心。」
 
         「那就這麼說定了!不能反悔哦!」
 
         「孩子氣的艾希也很可愛哦。」
 
         ——堂堂「冰礫的魔女」竟然會被當成溫馴的小貓般對待。
 
         莫娜感概最近發生的事情還真是一件比一件勁爆。
 
         「走……走囉!災焰!」
 
         「是~」
 
         兩人剛抵達二樓走廊,清晰的撞擊聲便傳入耳膜。那是牆壁與骨肉親密接觸時才聽得見的斷裂聲,聲音的主人很可能早就喪命。
 
         隔著某人施展的魔法屏障,艾希跟莫娜兩人朝被打凹的牆壁看去——
 
         傷痕累累的會長仍不打算放棄,面對比他大上五倍的黑色水滴狀妖精還選擇以肉身擋在眾魔法師前。
 
         「好帥的會長!」
 
         「發情的話隨便妳,事先聲明那隻妖精我絕對要親手送它上路。」
 
         「從琳身邊跑走後又回歸冰礫模式了!?算了算了,讓我幫忙吧。」
 
         「我一個人就夠了。」
 
         「一個人沒辦法保護全部人唷。這裡我們就放下成見,相信彼此,發揮出超越友情的力量!」
 
         「咦……」
 
         「『這傢伙腦子有問題嗎』妳絕對這麼想了吧!」
 
         ——真是拿妳這個濫好人沒轍……
 
         莫娜無奈地聳肩,接著也戴上戒指,準備下樓。
 
         「就像以前一樣,妳負責衝,我負責妳背後。」
 
         「噁心。」
 
         「這種時候不要嘴硬啦!」
 
         「別死。」
 
         「嗯,放一百二十個心好了。」
 
         艾希呼出寒氣,將魔力纏繞己身。她翻上欄杆,腳上踏著冰晶慢慢往下。莫娜也同樣匯集魔力,灼熱的赤紅色魔力光頓時自她身上散發。
 
         ——拜託,下手輕一點。
 
         莫娜快步走下樓梯,繞過佩妮與魔法師們撐起的屏障,跟在艾希後方。
 
         從莫娜的視角可以看到一名個頭比一般西洋女生還矮一顆頭的金色少女怒氣沖沖地站在惡妖精面前。
 
         她身上的衣著與水滴狀的惡妖精色調相當,如果說是妖精的使徒絕對沒有人會質疑。但實際上,這名少女跟使徒無緣。
 
         「妖精,訴諸你的惡吧。」
 
         「呵呵……有趣!這股魔力!好有趣!該怎麼玩弄妳呢!人類!」
 
         ——呀……妖精先生,有什麼嘲諷的話現在快講吧,等等你就再也說不出話囉。
 
         莫娜暗自竊笑。
 
         妖精有能夠窺視他人魔力的技能,看到了冰礫魔女的魔力還沒有怯戰,這表明對方搞不懂實力的差距。
 
         不過換個念頭,這或許是它的「惡意」也說不定。
 
         「『貪玩』還是『傲慢』呢?算了,就算你是傲慢也沒差。」
 
         艾希冷地一笑,朝惡妖精邁開步伐。
 
         「有趣!有趣!女人!」
 
         「嗯,你也很有趣哦,精、靈。」
 
         「請小心!它雖然是這副型態,但它會從身體裡冒出攻擊用的觸手……數量非常多……可以避開的話——」
 
         「閉嘴會長先生,你有點吵。」
 
         無視塞會長的好心忠告,艾希依然悠閒地前進。
 
         「呵呵!有趣啊啊啊啊啊~~~」
 
         狂妄的尖叫響徹雲霄,伴隨惡妖精身體竄出的黑色觸手一齊朝艾希襲來。
 
         觸手的速度之快,好比棒球投手投出的快速直球,筆直又強力。
 
         如果被打到,骨頭說不定會直接斷裂,就像在瓦礫中的塞會長一樣。即使用上魔力屏障也無法抵銷全數的傷害。
 
         然而,那些觸手在碰到艾希前就結成冰塊。
 
         「哇?」
 
         「我有那麼一點點不高興,要是你沒來的話,琳的手也不會開出那種花。對,一切都是因為你!」
 
         ——把錯都推給無辜的惡妖精這樣好嗎?莫娜默默吐槽。
 
         「我不管你做了什麼,殺人也好繁衍也好都不關我的事。但!是!你打擾到我的琳,光是這點就罪該萬死!她是我唯一能觸碰的對象,要是她有什麼三長兩短你要怎麼賠償?死吧死吧死吧!」
 
         室溫越來越低,濕氣稍重的幾處都已結霜、結凍。
 
         艾希伸出右手食指,直愣愣地對著張大眼睛的惡妖精。
 
         「永別了。」
 
         室內降下細小的冰霰,無數的反射燈光的小結晶落在惡妖精身上——
 
         結凍了,從身上的小細胞開始,到散發出的魔力為止全數都結凍了。不僅如此,這份寒冷還在持續,已經碎裂開來的冰塊又被新的一層冰晶包覆接著碎裂,如此反覆不斷。
 
         「熾熱的火與光與熱之妖精,歌詠所謂溫暖之名,傳遞燭光的巡禮,將世界包圍吧!」
 
         伴隨莫娜的詠唱,火焰牆壁由艾希腳下竄升,被烈焰壟罩的範圍內,虐殺屍塊的慘劇還在上演。
 
         不斷結冰、碎裂、結冰、碎裂……
 
         每次結冰,火焰屏障內的魔力濃度就膨脹一倍。
 
         「下手輕點啦!」
 
         多虧莫娜的魔法,室溫慢慢中和,方才的刺骨寒氣如今已經稍微緩解了。
 
         不過……屏障內的寒氣已經開始侵蝕熊熊燃燒的火焰。
 
         連火都能結凍,冰礫魔女的冰魔法造詣已經達到這種水準。
 
         就這樣,在冰礫魔女慘無人道的虐待下,災焰魔女率先魔力枯竭昏倒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