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關於我入替成為AV女優女兒的那些事 #00022

日笠陽子 | 2022-05-19 14:37:00 | 巴幣 2 | 人氣 62


太閤立志傳V DX,最後決定買Steam版。
Switch版沒有事件編輯器,不能自定義瑟瑟事件太可惜了。
果然不能拿在手上玩總是有點遺憾,如果有錢就考慮Windows掌機吧。
這邊主角終於要上幼稚園了,可惜他不控幼女,不然應該很幸福。



  我的表情在一瞬間固定,揉搓雙眼,挖挖耳洞。

  「對不起,我聽不清楚,能否再說一遍?」

  「麻煩歐陽先生代替奈奈美,回幼稚園上學去。」

  好傢伙,一字不差,一音不變,一調不改,就像錄音帶般重播一遍。

  「等等!我是大叔啊!就算現在變成幼女,可是快將會於四月升讀小學,才不需要特別去幼稚園吧?」

  竟然叫四十多歲的大叔去幼稚園?和那些小女孩一塊學習唸書?叔叔我不行啊!

  「奈奈美遭遇車禍後,暫且以身體不適為由,向園方申請休假。可是奈奈美根本沒有受多大的傷,而且四肢健全,不可能一輩子躲起來不上學。要是最後幾個月沒有上學,連最後畢業禮也不出席,恐怕有損風評。」

  史密斯的道理無可反駁,我閉上嘴巴,嘗試用五官的動作表達不滿。儘管是一間普通的幼稚園,但聽到園內的表現也會紀錄下來,將來小學入學時也會有老師參考,便萬分不得大意。

  小小年紀,已經要接受社會的群體生活,受他人評價標籤,未免太抑鬱吧?

  我答應過橋本真依,一定要讓奈奈美升上心儀的小學。要是在幼稚園最後幾個月因為缺席而蒙上污點,影響升學評價,豈不壞事?

  「那個……我上學不是問題,問題是我完全不認識奈奈美身邊的朋友,會不會穿幫?」

  「幼稚園的孩子未必會在意那些小問題,相信以歐陽先生的本領,很快就能夠混進去。」

  你對我的評價會不會太高?

  「其實我是有社恐的,很怕與他人交往。」

  「根據我們的調查,歐陽先生從未有類似的病歷。」

  史密斯過於嚴肅,連笑話都聽不懂。我低頭嘆氣,眼前沒有拒絕的選項。既然暫時借用了「橋本奈奈美」的身體,自然要好好偽裝成她的樣子生活,避免惹來周圍懷疑。

  「雖然小孩子未必在意,但安全起見,我會向園內的老師說明情況。」

  聽到史密斯毛遂自薦,我反而冒出一絲不安,試探問道:「史密斯先生打算找甚麼藉口說明?」

  「直接向老師稟明,奈奈美在車禍後受到強烈刺激,性情有點變化,與以往有點不同,希望他們多多體諒。」

  「嗚呀……還真是很棒的藉口。」

  這不是很好的藉口,卻是目前最好的藉口。縱然幼稚園的老師看見我做出與原本橋本奈奈美截然不同的言行,亦只會自我催眠,認為這是創傷後的影響,不會深入追究吧?

  我點頭同意,史密斯便着手準備回園的手續。橋本奈奈美目前就讀於MIKI幼稚園,園內一年分三個學期,現在已經是最後一個學期。作為年長組,在第三學期的最後幾個月,依然需要參與各種各樣活動。經過史密斯與園方一番溝通,最終安排我在八日回校繼續上課。

  「無自由~失自由~傷心痛心眼淚流~」

  想想我原先只是許願變成可愛的美少女,就是想躺平快樂輕鬆賺錢,過上愉快的人生,才不想重回學校啊!何況出來社會工作這麼多年,已經是社畜的形狀,女兒都在唸大學,竟然要我回頭唸幼稚園,說出來真的很丟臉。果然現實沒有那麼美好,人生活在世上,享受好處同時也得面對無窮的煩惱。

  問准橋本真依後,奈奈美原有的學校的書包、制服、便當盒、手提袋之類都一律沿用。由於她仍然留在醫院照顧女兒,變成史密斯以監護人身分照顧我。當然他留在身邊,同時兼任保鑣,防止那名犯人第三度襲擊。

  如是者在光博五十六年——即公元一九九七年——一月八日早上,我被迫穿着幼稚園制服,以幼稚園生的身分上學。

  MIKI幼稚園的女生校服是上身一年長袖白色純棉立領襯衫,然後套上類似貫頭衣般的紅色無袖束腰連身裙。扣上前襟的鈕扣,繫上裙子的腰帶,整整齊齊的站在全身鏡前。校服本身就是橋本奈奈美的尺寸,穿上身後自然十分適合,既不會過長也不會過短。

  無論如何看,都是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女孩。不得不承認,橋本真依的基因好可怕,奈奈美完美繼承後,怎麼看都像是未來可期的新星。

  「哼哼,沒辦法呢。事已至此,就讓我好好享受一下女孩子的生活吧。」

  在內疚的同時,我又帶着無比的興奮,迎接全新的人生。穿上厚外套後,背上書包及攜起便當袋,在玄關換上皮鞋後,正式踏出家門。雖然不喜歡唸書上學,可是終究是女孩子的人生,是我從未體驗過的生活。否則不久後變回去,我會無限後悔的。

  MIKI幼稚園坐落於港區內,從橋本家步行十分鐘可達。幼稚園的面積及規模不算大,年少、年中及年長組總合只有六個班級。年長組分菊班及梅班,橋本奈奈美是梅班的學生。由於事前已經在電話中知會,校門的老師笑容滿載,歡迎奈奈美回校。史密斯鞠躬,向老師自我介紹,表明身分。

  「嗯,我已經與奈奈美的媽媽處談過,你就是那位暫時的監護人史密斯先生嗎?」

  「是的,以後請多多指教。」

  「這邊才是,辛苦了。」

  兩人互相低頭客氣,我稍微有點不安,拉拉史密斯的西褲,要他蹲身把耳朵湊過來。

  「我上學時史密斯先生不在身邊,要是發生意外怎麼辦?」

  「估量犯人不會猖狂到衝進幼稚園行兇,再者我在園外監視,有任何問題會迅速趕來。」

  除去犯人自己,其他人都說不準。史密斯還真是把我當作小孩子,伸手撫摸頭頂。

  確實前兩次襲擊中,犯人都是一擊出手然後逃走。相比起殺死橋本奈奈美,他更加重視個人安全,逃逸至上。正面衝入幼稚園追殺目標,不合符其行事風格。史密斯保證,會待在附近,放學時親自接送,我才願意獨自離開。

  MIKI幼稚園內,有男生有女生。與女生不同,男生制服是藍色的無袖外套及藍色長褲。果然男性的衣服真的毫無品味又不耐看,三歲到八十歲都是上衣加褲子,一點兒也不像女性的衣服那麼豐富多變,真是無聊到極點。

  對不起呢,女孩子的衣服就是比男孩子好看又好穿,穿舊了還可以賣出去,二手的價錢比一手更高,回報率非常豐厚,絕對是發家致富之道。

  「桃……鈴蘭……玫瑰……蒲公英……」

  我只知道橋本奈奈美是梅班學生,然而並不知曉梅班在哪兒。左右有其他小孩子穿梭,分別進入不同課室,可是我沒有打算求問於他們。外表是幼女,內心自覺是美少女,卻無法擺脫持續四十三年大叔的認知。那怕身邊有再多的小孩子,都是格格不入,未能融入其中。直接抬頭,逐塊門牌慢慢望。

  認真想想,自從進入這副身體之後,不算留院其間,如今是首次獨自一個人行動。無論是橋本真依抑或史密斯,都不在身邊。明明是成年人,卻萌生出不安感。估計是兩次車禍的影響,導致疑神疑鬼,擔心犯人會否不講道理衝進來大開殺戒。

  「菊……梅……啊,到了。」

  看樣子是從年少組到年長組,一直線排下去,我嘗試甩去多餘的想法,拉開課室的門走進去。四周的孩子看見我現身,即時圍起來問長問短。問題來來去去也差不多,說好幾天沒有見過我,究竟去了哪兒。興許園方的老師代為隱瞞遇上車禍的事,我也不便戳穿,嚇壞小朋友,只推說生病在家休息。

  「一定是,吃很多KFC的雞,拉肚子了。」

  「便便!便便!」

  「所以現在身體沒事嗎?」

  「繼續玩車車,我不會輸給奈奈美的。」

  孩子的感想不一,有些還非常欠揍。幸好他們也不是真的好奇,問幾句話後就散開,沒有給予太多壓力。從他們對我的態度看來,橋本奈奈美在幼稚園內的生活不算太壞,至少還有願意主動談話,拉在一塊玩的朋友。

  幼稚園的生活十分無聊,強行降低自己的智商,陪一群小孩子玩,簡直累死人了。想起以前女兒還小時,陪她去附近的空地玩,無疑是一場惡夢。那孩子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跑得比我還要快,結果就是氣吁吁的差點當場斷氣。尚幸現在我也是小孩子,單純體能上差別不大,不會像中年人的身體,動不了幾回就骨頭痛,勉強可以應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