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6-7 以形補形

奇箱 | 2022-05-18 23:27:35 | 巴幣 6 | 人氣 78


        沒想到時至今日還有會作黑社會般的人彘預告宣言,而且從直率天真形象的女子口中說出來,那完全沒有一絲開玩笑的成分在。
 
        已經能看到像是對方招牌的衝刺預備動作,technician與roommate都提起了閃避的戒心。
 
        不過此時,變化又發生了。
 
        「嗯?」
 
        似乎被technician猜中,接連的高速移動讓褐髮女子的肌肉產生損耗,要接近兩人而大出第一步時顛簸一下,直接向磚頭地面重重摔了一跤。
 
        「啊啊啊啊啊!頭好暈啊啊啊啊啊!」
 
        這種像某美式貓追老鼠的陳舊動畫般搞笑橋段冷不防地上演,又嚴重破壞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緊張氣氛。
 
        雖然沒搞清楚對方的狀況,但這顯然不是對方預想的發展,既然如此就有機可趁,roommate直接箭步接近對方,趁女子還沒起身的時候直接用自己的整身身軀,非常粗魯的從後方反手抓住女子,壓制對方四肢。
 
        「安分一點!」
 
        「噗啊!」
 
        從外觀看上去對方體型顯然沒有刻意去鍛練肌肉,又被接連粗魯的使用身體,即便能使用怪力但也無法在施力不良的姿勢上發揮吧。基於這樣想法進行動作的roommate,卻在觸碰到對方手臂的時候,感受到過度柔軟的觸覺。
 
        明明中心軀體和平常人沒兩樣,但她包在衣服裡的左右手卻像是沒有固態的肌肉一樣,一受外力擠壓便像流體般朝兩側排開,甚至roommate有直接觸碰到內部骨頭的感覺。
 
        「妳…」
 
        這還是人嗎?如果她的四肢都是這種身體,那提供他怪力與速度的顯然就不是筋肉了,馬上理解到這點的roommate早一步放開對手的四肢,下意識地拉開距離。
 
        果不其然,下一瞬間,自己的右手感覺到被尖銳的紙張劃到,卻是被正體不明的物體攻擊。再慢個半秒的話,恐怕連右手都要廢了。
 
        「同為女性就不計較了,但無禮的直接觸碰少女的內在還是很令我感到難為情喔。」
 
        對方衣衫的左臂破裂,攻擊便是從裡面發出來的,但是現在從外表來看,那隻臂膀沒有什麼詭異的地方。
 
        「剛才,那白色絲線是裡面的『根』嗎?」technician上前到身形不穩的roommate一旁,她剛才看到完整的攻擊景象:「簡直就像是白色頭髮那樣,而且妳的那隻手…」
 
        「啊啊,應該要用右臂攻擊左手才對啊。」褐髮女子懊悔著:「白色的手套好像和我體內的東西相似,那應該才是最有營養的地方,只吃到幾片皮膚與血肉根本毫無用處啊。」
 
        說到一半,對方的右臂也和剛才一樣爆裂開來,這次roommate看清楚了。
 
        既柔軟又纖細,具有生命的白色絲線構成的網子,憑藉著爆炸後的動力向兩人襲來,籠罩著整個夜空,這次就算撲倒在地也沒辦法逃掉。
 
        「這次是網子是吧?」technician臉色抽搐一下,伸手抓住roommate頭部:「借你的頭髮一下。」
 
        「先等等妳在幹嘛!」
 
        見到這狀況的technician並不急躁,她二話不說大力扯下roommate的假髮。直接丟向空中的天羅地網,一瞬間輕柔的白絲群便被假髮的動力帶回至褐髮女子的面前。
 
        不過是網子而已,直接衝破出去不就行了,如此叨唸的roommate,卻在不到三秒鐘,拋出去接觸到白絲的假髮落地後,那東西居然在兩人面前先是縮小,而後消失,就像是融化一般。
 
        「別看呆了,我們沒甚麼能和她鬥爭的本錢啊。」在拋出頭髮時technician便硬拉著roommate盡可能遠離對方,她身為過來人比誰都清楚那東西的危險性:「雖然不像是機械神那時的電擊方式,但絕對不要碰到自己身體以外的白線,即死的結果依然不變啊。」
 
        「…這樣子的話不僅是我們,誰都沒辦法接近她了啊。」
 
        roommate看著對方,她並沒有眼睜睜的讓兩人拉開距離,但也沒有像之前一樣用極高的速度逼近兩人。
 
        是因為有甚麼限制嗎?不如說對方如此直率,必定是在玩撲克牌時馬上打出手裡最大王牌的那種人,於她想法內應該是沒有扣招的概念才對。
 
        「能如此的熟練使用投擲!果然technician和我很合得來啊。」
 
        「這絕對不是假髮真正的用處吧,再說為什麼會在這上面感到認同啊。」
 
        僅在幾分鐘內對方好像就變成了發明家粉絲,果然是因為疑似相同的境遇嗎?但為什麼這反而是能安心把technician當作食物的理由啊。roommate完全搞不懂這到底有甚麼關係。
 
        「反而是一旁的roommate就不懂了吧…因為這世上所有的物體,最基礎的『用處』就是投擲啊。」
 
        聽到褐髮女子此話一出,只聽見後方的雲霄飛車軌道,骨架發出極大的金屬碰撞聲,卻是支柱與軌道間的焊接完全被切離,一長串軌道竟然被強行拆了下來。
 
        「別想逃喔,即便把這遊樂園給毀了,我這次就是要吃掉妳們兩人呢。」
 
        那就像是條金屬外殼的中國龍一般,雲霄飛車的軌道被拆解掉,其斷面由左側向兩人來勢洶洶的襲擊而來,甚至破壞了周邊的設施。
 
        就算是遠離應變中心的地區,但周圍可是還有一丁點人在徘徊啊,如此大動作的話,估計兩人都會被當作是攻擊目標而被外人關注了吧。
 
        但比起事後,撐過現在的難關才是重點。
 
        「這到底…要怎麼解釋才說得通啊。」
 
        那已經超脫了怪力能說明的範疇,經過一連串的天變地異,軌道殘骸環繞了兩人三至四圈,垂直堆疊起來的鐵牆就像是羅馬競技場,直接把三人困在裡面。這種場景沒有起重機之類的東西,沒有十天半月是沒辦法做到吧。
 
        「我很笨呢,沒什麼腦袋也不想思考太複雜的東西,弄不懂很難的策略,所以就用最原始最保險的方式,先把你們捉起來再慢慢享用吧,從全世界一直找你們到現在可真累人了呢。」
 
        簡直就是巨大的盤子盛放著人肉料理,在場擁有最高武力的她已然建造了對她極度有利的局面,即便沒甚麼策略,但光靠豬突猛進與現場靈機應變,竟然把幾乎完美隱遁於世間的兩人逼至束手就擒的局面。
 
        就算要找尋鐵架上的空隙,但只要細看的話,上面竟都佈滿了白色絲線,從剛才的等待中就不斷在為這狀況埋下伏筆嗎?
 
        「其實妳還挺聰明的啊。」
 
        能認知自己不足並貫徹原本的行動準則,早已不能算是愚笨了,roommate的目光再度回到慢慢接近的褐髮女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時興起,對方竟然還戴上了剛才消失的金色假髮,並用右手慢慢捲玩著髮尾。
 
        能輕易摧毀建築物,強大的身體能力與異常構造的四肢,又加上融化的假髮再度出現,對方電極的功能顯然是透過白色絲線作為媒介達成這些現象,恐怕這也是她為什麼要來找兩人的原因,雖然乍看下全都毫無關聯,但如果是基於電極功能下的影響,應該會有能用某些文字統一概括的關鍵敘述才對。
 
        然而現在roommate完全摸不著頭緒,這僅憑一個人,還是自稱為笨蛋的人就幾乎改變現場地形,就roommate個人評價,雖不能與1011製造的災難相提並論,但考慮到一人作為,單純短時間的破壞程度與對人的威脅,這甚至超出1011的規模。
 
        「roommate,二十歲。」
 
        「?」
 
        「父親失蹤,母親死亡,現在和technician與爺爺同居,這幾片充滿白色絲線的血肉與毛髮只有提供這些消息呢…啊哈!你們住在這附近而已啊,這樣就算你們逃掉我也能找著你們了呢。」
 
        毛髮?血肉?
 
        「你這傢伙…能透過吞噬身體部位,獲取相關的訊息嗎?」
 
        「嗯?我沒說過嗎?」
 
        宛若嚐到主菜前的開胃菜,對方輕輕舔了自己的上嘴唇。
 
        「不過子部件果然不一樣,不管是血肉還是假髮上的白色毛髮,嘗起來都沒有討人厭侍女的噁心感覺,得到的訊息如此的多…這下完全確定了,既擁有子部件又足夠聰明的你們能讓我擁有誰也沒辦法取得的體驗,是我的上等佳餚呢。」
 
        事已至此,終於能大致了解自己吸引對方的原因了,這和1011想要利用兩人的才華意圖有異曲同工之妙,原本類似吃肝補肝的民間傳說,就算實際上有效也極為有限,但卻因為他體內的白色絲線而完整實現了。
 
        對方,顯然想透過捕食的動作,讓他體內的白絲吸收兩人的子部件,達成她所說的『取得經驗』吧。
 
        roommate無法否認兩人至今而來的經歷完全不是一般人能體會到的事情,對方理應知道這些事。所以她絕對不是以品嚐甜食一般的心態在兩人身上找尋快樂為動機才來找尋兩人。
 
        也就是說,對方只是單純想要找尋『足夠特別』又能『簡單吸收』的經驗而已,無論內容多麼得令人不悅與難受,只要有就好了。
 
        但即使能大致掌握對方意圖。
 
        「已經束手無策了啊。」
 
        揮舞著絕對的力量,褐髮女子的每寸細胞似乎都能進行胞飲的功能,可說是連碰也無法碰的敵人。
 
        「roommate,無論是怎樣的網路攻擊,你都能馬上完成嗎?」
 
        「馬上。」
 
        roommate反射性且斬釘截鐵地說,隨即一呆。
 
        在這種情況,technician還沒有放棄嗎?
 
        「難道在這種狀況下,妳還想得到甚麼好方法?」
 
        「有你的話就是兩個,而且都不能保證後果。」technician露出微笑:「但你是想做就做得到的孩子,我選擇只有你才能對我做的拯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