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終章《你的結局我的終點》

midacoo | 2022-05-18 22:40:51 | 巴幣 2 | 人氣 41

連載中86同人文《死神的誓言、女王的奇蹟》
資料夾簡介
因為設定是終戰後,所以會以日文小說最新進度為背景。如果之後日文小說有新的設定,應該會再修改這裡面的內容。(尤其是軍階稱呼或是有人陣亡((雖然希望不要))之類的。)

第八章《你的結局我的終點》
有提到全部原著以及特典小說的內容喔!(包含Ep11),有死亡劇情!請介意的人不要繼續看。
  
  早春的紫羅蘭香水的芬芳,比起主人的聲音更早薰染鼻腔。
  「辛,讓你久等了,我已經準備好了。」
  銀白色的雙眸與白瓷的臉頰比起記憶中的模樣多了許多歲月的痕跡,說話的人溫柔的笑臉,依然美麗的像朵綻放的白花。
  邊看書邊等待的辛,小心地把一個上面刻有彼岸花以及「破壞神」圖案的銀製書籤夾入看到一半的書中,沉靜的對著眼前的人笑了。
  「嗯,走吧。」
  
  
********
  
  
  在聯邦首都聖耶爾德郊外,有著佔地廣闊的國立公墓。
  六月初夏的上午,丁香樹下綻放的朵朵玫瑰以淡淡的馨香為此處所有的英靈獻上敬意。
  今天是他們每年一度造訪國立公墓的日子。
  自從第八六獨立機動打擊群的隊員們畢業之後,大家就約好了每年的這天都來掃墓。
  辛和蕾娜也都會在這天先去國境線附近的紀念碑獻花後再過來這裡。
  最初的幾年,過去戰友們的墓碑幾乎都會被大家帶來的花束淹沒。
  慢慢的,他們想要獻上花束的墓碑漸漸增加。
  他們開始要計算每個能來的朋友要帶幾束花,才能讓每個戰友的墓碑上都有花。
  而現在⋯⋯⋯⋯
  
  數量多得一個人捧不住的紫菀,分散著由他們兩人抱住,以旅團長葛蕾蒂的墓碑為代表,獻花給所有隊員,再請公墓的職員們幫忙,將一支又一支的鮮花分送到每一位戰友的墓碑前。
  「今年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不久前,蕾娜才和辛一起送了最後的隊友一程⋯⋯
  蕾娜的目光看向夏季濃綠的草地上那一望無際的黑色墓碑群。
  她希望能實現公正而良善的世界,希望包含了辛和她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都能獲得幸福。
  「大家都⋯⋯得到幸福了吧⋯⋯」
  
  ——「⋯⋯妳真的是個笨蛋啊。」
  ——「好了,我自認為這是精心傑作,妳可以儘管誇獎我喔,蕾娜。」
  ——「⋯⋯⋯⋯她說等蕾娜認真給了辛答覆後,就請我拿給妳。」
  ——「⋯⋯⋯⋯妳可要把他擺在第一位喔。」
  ——「我說啊,妳既然不希望辛被搶走,明明覺得自己也許不能跟他在一起,卻又還是不願意把他讓給別人的話,那你對辛到底是什麼感覺?」
  ——「汝這女子真是不明事理,聽不懂人話呀⋯⋯現在外面那些人也在歇息,一兩句話也好,汝就去跟辛耶那傢伙說說話吧。」
  ——「我告訴妳,蕾娜。妳的確是共和國人,但不是白豬⋯⋯而是我們的女王陛下。」
  ——「妳還挺傲慢的嘛,簡直跟白緦女神一樣。」
  ——「下官是認為,死神閣下他——八六的各位人員,並沒有在追求戰場或戰鬥。」
  ——「⋯⋯⋯⋯如果能吵架,然後和好的話⋯⋯趁著還能這麼做的時候多做一點,在這種戰爭當中說不定反而比較好喔。」
  
  「是啊,大家一定⋯⋯都度過了幸福的人生吧。」
  在公墓職員們忙碌地放置花朵以及一些身著輕便服裝的年輕人零星散布其中掃墓的墓地,他們手牽著手緩步離去。
  
  
********
  
  
  溫馨舒適的起居室裡,蕾娜將一個銀製書籤夾進下一個空白的頁面,闔上她的《回顧錄》,並將散發出杜松香味的鋼筆墨水收好。
  已經寫了幾十年的回顧錄,飄散出淡淡的杜松香味。
  聖瑪格諾利亞共和國的罪。
  對八六們造成的傷害。
  八六們心底難以抹去的傷痛。
  八六們的立場、自己的立場。
  他們一起結束的戰爭、跨越的戰火。
  裡面的每一個片段都以詳細卻又簡潔的文字記述,滿載了她的真心與記憶。
  她打算持續寫下去,直到⋯⋯
  ⋯⋯那一天的來臨。
  
  
  
  徐徐的暖風吹過有著白色圍籬的後院,櫻花樹濃密的樹葉堆疊成天然的陽傘,為底下的長椅遮蔽了初夏午後的陽光。
  
  「⋯⋯辛。」
  聽到懷念的呼喚聲,辛睜開雙眼。
  眼前的是已經好久不見的有著溫柔笑容的雷。
  「好久不見了呢,辛。」
  「⋯⋯⋯⋯」
  他想出聲,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
  雷的背後,是深不見底的幽暗。
  他想往前一步,可是身體卻動不了。
  「別急著過來啊,不是還沒有好好地跟她說嗎?你這個笨蛋。」
  從幽暗的邊緣,傳來從認識以來就一直維持著不變的身高差的萊登的聲音。
  「辛,還有一點時間⋯⋯⋯⋯」
  雷遠遠的對他揮揮手,他沒有動,距離卻越來越遠。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叮鈴⋯⋯⋯⋯叮鈴⋯⋯⋯⋯
  視野倏地變白,耳邊響起銀鈴的聲響。
  「⋯⋯⋯⋯⋯⋯⋯⋯辛⋯⋯⋯⋯⋯⋯辛⋯⋯⋯⋯⋯⋯⋯⋯」
  
  
  
  「辛⋯⋯⋯⋯辛⋯⋯⋯⋯⋯⋯」銀鈴般的嗓音,從遙遠的彼方傳來。
  「⋯⋯蕾娜?」
  意識從朦朧的黑暗深處緩慢甦醒,血紅的眼瞳微微張開,伴隨著紫羅蘭花香,映入眼底的是一片耀眼的銀白。
  「雖然今天很溫暖,不過在這裡睡著的話會感冒的喔。」
  辛想起他是為了不打擾蕾娜寫作而來到後院幫忙整理花木,後來坐在長椅休息卻不小心睡著了。
  「難得看到辛睡午覺呢,早上又是去紀念碑又是去國立公墓的太累了嗎?」
  「倒是沒有。」
  除了過去有時因為生病,或是使用異能帶來的極度疲勞,或是結束夜間戰鬥的補眠以外,他幾乎沒有在這種時間睡著過。
  看來,時間差不多了。
  雖說,他早有心理準備,這天遲早會來臨,但他還是感覺到一絲絲的惆悵穿過心中。
  
  「辛的頭髮,也變成和我一樣的髮色了呢。」
  蕾娜輕輕的摸了摸辛那頭曾經像黑夜般漆黑,現在已是蒼蒼白髮的的髮梢。
  她感覺到歲月的流逝。
除了因為戰鬥而引起的極度疲累,過去從來不午睡的辛,今天罕見的睡著了。
  她發現辛體力的衰退。
  或許⋯⋯時侯差不多要到了吧⋯⋯
  「辛,要不要回去房子裡呢?我來準備茶。」
  「好。」
  
  
********
  
  
  
  現沖紅茶的香氣自廚房飄來。
  「菲多。」
  「嗶——」
  「一直以來謝謝你。這次真的是最後的任務了,蕾娜⋯⋯就拜託你了。」
  「嗶⋯⋯
  起居室的沙發邊,菲多就像是忠誠的獵犬看著主人獨自遠行而感到哀傷的低下頭。
  
  
  
  精緻的白瓷茶組放在茶几上,琥珀色的茶湯盛滿其中。
  「真是⋯⋯漫長呢⋯⋯
  蕾娜輕輕靠在辛身邊說出的這句話沒有主體,不過他們都知道指的是什麼。
  「辛,你還有沒有想再看看什麼?還想再去哪裡,或是還想再做什麼事呢?」
  我們見證了奇蹟,兌現了誓言,一起跨越戰火活了下來
  我們一起見識了許多在戰爭中無緣一見的景色,實現了許多約定。
  我們分享了彼此全部的心情,一起哭,一起笑。
  我們陪伴彼此並肩走過了漫長的幸福歲月。
  現在,還有什麼是我能為你做的⋯⋯
  
  
  
  聽出這句從好久以前就聽過,卻又有一點改變了的問題裡隱藏的真意。辛有些忍俊不住的輕輕笑了一下。
  他舉起手,撫上蕾娜有著皺紋卻仍舊美麗如花的臉頰。
  「我想做的事,只剩下一件了⋯⋯」
  他將臉湊近蕾娜,嘴唇輕輕地貼上她櫻花色的唇瓣,然後分開。
  他的雙眼,仔仔細細地將眼前與自己共度人生的她的模樣,刻印在腦海深處。
  他讓身旁的銀白髮絲滑過因為歲月而變得粗糙的指間,動作中流露出無須解釋的不捨。
  他像是思慕難捨,又像是強忍著哀傷,呼喚了她的名字。
  「蕾娜——。
  
  
  
  那道總是平靜且靜謐的聲調中,帶著無法隱藏的感傷。
  這讓她知道,接下來辛要說出很重要的話。
  雖然早已知道總有這一天,也在心裡試著準備了。
  可是,時候真的來臨的瞬間,還是讓她感到害怕。
  她害怕得不想聽。
  不想聽見那些辛即將說出口的話語。
  她知道,等他說完之後,直到現在所有的全部就會產生無法逆轉的改變,一切就要結束了。
  她還不想結束,她還想繼續和他一起。
  她多麼希望時間可以就此停住。
  可是⋯⋯
  不聽不行。
  不聽不行。
  因為,辛一定也是,已經感覺到時候到了,知道再不說就來不及了,所以即使他再害怕、再不捨,也還是開口了。
  時間從來不會為了任何人停留。就算逃走不聽,那一刻一樣會到來。
  況且如果不聽,她一定會更後悔。
  她壓抑住宛如撕裂心臟的哀痛——認真的、溫柔的、為了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將那美麗的血紅雙瞳烙印在自己的眼底。
  
  
  
  回望那如月光般皎潔的銀眼,他盡力將所有的捨不得與放不下塞回心底。
  他知道,時間不多了⋯⋯
  最後想要告訴她的話語⋯⋯
  抵達終點之前必須傳達給她的思念⋯⋯
  
  「蕾娜,我很慶幸能夠遇見妳⋯⋯
  
  最初,是只有聲音的交談。在那被歧視的鐵幕分隔兩地的國度,在那所有人都認定他們註定一死的地方,即使血淋淋的現實無情的從她頭上當頭灌下,她也沒有被擊敗,不願意放棄。只有她,拼了命地期望他們能夠活下去。只有她,成為了他託付心願的對象。
  已經失去活著的目的卻出乎意料之外在新的國家生存下來的自己,無法適應和平的生活方式,再次投入充滿塵土與煙硝的戰場。看似為了守護僅剩的驕傲,其實是淒慘的追求著結束一切的死亡。
  這一切,都在再次遇見妳之後產生了變化。
  因為妳努力不懈的追過來了。
  因為妳實現了不會忘記的承諾。
  因為妳肯定了我的過去,讓我知道可以活下去。
  因為妳給了我繼續戰鬥的理由。
  
  「因為有妳,我才能走到現在。」
  
  在這不美麗的世界。
  是妳,讓我面對「未來」。
  是妳,讓我有所「期望」。
  是妳,讓我開始「追求」。
  是妳,讓我決心「改變」。
  是妳,讓我有了「歸宿」。
  是妳,讓我想要「活著」。
  
  「是妳將希望與快樂帶進我的生命。」
  
  有妳在,我才能不再被單獨拋下。有妳在,我才能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喪失。
  有妳在,我才能跨越這無情的戰火。有妳在,我才能再次在和平的世界歡笑。
  
  「我很幸福。」
  
  這句話平順自然地化為聲音,讓他終於放下心。
  這就是他想傳達的話語,在生命的終點,在無法再傳遞之前,必須讓她知道的事情。
  在許許多多的願望之中,她的這個心願——希望他能夠獲得幸福的心願。
  其實從那一天起就已經實現了的這件事,必須傳達給她。
  
  ⋯⋯和妳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幸福。
  
  有妳在身邊的每一天,都像萬花筒般五彩繽紛,又像寶石般閃閃發亮。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就連現在,都是我珍貴的寶物。
  隨著話語,隨著思緒,他感覺到自己不可思議的漸漸平靜。
  心跳漸漸的變慢。
  「一直以來⋯⋯很謝謝妳。」
  眼皮越來越沉重。
  「抱歉,我要先走一步了⋯⋯
  「⋯⋯⋯⋯⋯⋯⋯⋯⋯⋯
  又讓妳哭了。
  還是笑著的聲音比較適合妳呢。
  對不起,沒有辦法像以往那樣抱著妳,聽妳傾訴。
  我已經⋯⋯連舉起手為妳拭去眼淚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片漆黑,看不見妳的樣子,是天已經黑了嗎?
  「蕾娜⋯⋯晚安⋯⋯」
  「⋯⋯晚⋯⋯⋯⋯安⋯⋯⋯辛⋯⋯」
  
  
  
  她感覺到自己靠著的他,身體忽地放鬆了力道。
  他的表情,就像睡著了一樣的平穩。
  那沉靜又靜謐的嗓音已經遠去。
  那對總是深邃的彷彿看穿人心的眼瞳再也不會張開。
  很突然的,她感覺到了。
  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回顧錄》,翻開書籤夾著的那頁,取出書籤。
  那是一個上面有著彼岸花以及「破壞神」的精細雕刻的銀製書籤,和自己送給辛的圖案一模一樣,只是線條與鏤空的部分完全相反,是後來辛去訂做送給自己的,成對的設計。
  她將書翻到第一頁。
  那是她刻意保留,現在還是空白著的一頁。
  她拿出另一支自己慣用的,總是裝填紫羅蘭香味墨水的鋼筆。
  
  獻給辛耶.諾贊中校。
  
  寫下這句話,蕾娜將書籤夾入這一頁,再度闔上她的《回顧錄》。
  她簡單傳了訊息給原本就約好今晚要回來聚餐,已經各自有了家庭的孩子們。
  「菲多,謝謝你,陪伴我們、陪伴了辛,這麼久。」
  「嗶⋯⋯⋯⋯」
  她坐回辛的身邊,感受著他殘留的體溫。
  那雙因為慣於用槍與操作機甲而變得粗硬的手掌,早已佈滿歲月的刻痕。
  平放在大腿的左手,無名指上有著戴了幾十年,和自己成對的婚戒。
  她想起那天在原生海獸白骨標本的見證下的心願——縱然是死亡,也休想拆散我們。
  她再次感覺到了。
  「菲多,辛給你的最終任務結束了。你也可以休息了。」
  「嗶——!」
  菲多努力撐起已經有些站不穩的四肢站了起來,狀如雙眼的光學感應器朝著蕾娜。
  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好像也能懂菲多是在表達無法理解她的話語的含意。
  「因為⋯⋯⋯⋯我也⋯⋯⋯⋯」
  片刻前滴落的淚水已經消失,回復平靜的臉龐浮現安詳的笑靨。
  她輕輕地將頭靠在他的肩膀,同樣有著時光印記的一隻手握住那不會再回握的手掌,連同心跳在內,不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
  
  
  「⋯⋯辛。」
  聽到懷念的呼喚聲,辛睜開雙眼。
  無窮無盡的黑暗壟罩四周,只能看見蒼老的自己與對方。
  眼前的是上一個夢境才見過面的哥哥。
  「我來接你了喔,辛。」
  「哥哥。」
  他發現,自己能夠出聲和哥哥對話了。
  「好好的把想說的話都告訴她了嗎?」
  「是的。」
  他又看見,哥哥的身邊,是有著慈愛笑容的父親、母親、祖父、外婆。
  後面是許許多多過去曾並肩作戰的戰友們,大家都面帶微笑。
  叮鈴⋯⋯⋯⋯
  他往前踏了一步,接著發現自己變回了十六歲的身體。
  親人與戰友們無聲地滑入那幽暗之中。
  叮鈴⋯⋯⋯⋯
  「真的是笨蛋吶⋯⋯⋯⋯你們兩個都是。」
  萊登挑起一邊的眉毛,苦笑的說著。
  「嗚哇————連這種時候也要追上來,真是了不起啊。」
  「哎呀,這不就是她可愛的地方嗎。」
  「也是啦,而且她沒有留下辛先走,這點值得獎勵。」
  賽歐、安琪、可蕾娜接在萊登之後,一人一句的說完,他們的視線都看向辛的後方。
  叮鈴⋯⋯⋯⋯叮鈴⋯⋯⋯⋯
  順著他們的視線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在一片如迷霧的純白中,由模糊逐漸變得清晰的年邁身影,那是讓他感到無比安心的銀白。
  四目相對的瞬間,十六歲的他們,身著沙漠迷彩服和藍白配色的軍服。
  相視而笑的那刻,十八歲的他穿上鐵灰色制服。
  「辛。」
  再熟悉不過的銀鈴嗓音,如白花綻放的笑靨,彷彿滿月般柔美的銀眼。
  辛自然而然的伸出了手。
  蕾娜做出回應,也伸出手來。
  就像涓涓細水流入大海。
  就像流星體受到吸引墜入地球。
  就像那個充滿悠揚樂聲與歡笑聲,以色彩繽紛的禮服與煙火裝飾的夜晚。
  大理石雕刻般白皙光滑的玉手,恰如其分的溜進有著日曬痕跡與戰鬥傷痕的堅硬手掌。
  「我又追上你了喔。」
  「是啊。」
  笑容自然浮現的同時,辛將執起的手輕輕地拉向自己,蕾娜配合動作往前踏出一步。
  一瞬間,他們換上那晚的大紅玫瑰色晚禮服與鐵灰色晚宴服。
  眼瞳中只映出彼此,雙手互相緊握。
  這次,永遠不會再放開。
  
  「「一起走吧。」」
  
  他們兩人十指緊扣,如大型水鳥共游湖面般優雅,一起踏入那幽暗深處⋯⋯
  
  
********
  
  
  有著白色圍籬的後院,曾被主人悉心照料的丁香樹下,兩隻幾乎同時羽化的蝴蝶正在等待依然褶皺的翅膀硬化。
  六月初夏的午後,白色的小花如繁星點綴在濃綠的草地上。
  一陣微風,讓綻放的花朵隨風搖曳,同時帶走其中兩朵蘊藏著種子,正在凋謝的白花僅剩的花瓣。
  仿造大型犬外型的人工智慧,執行了永久關機程序之後,趴坐在他緊緊相依的主人夫婦腳邊一動也不動。
  兩隻蝴蝶各自撐開了翅膀,牠們同樣有著美麗的花紋。
  緩慢地拍動幾下翅膀,乘著風,向蔚藍青空飛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