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以為是轉生到異世界,是不是被騙了? 第二十章 凝心訣的功用

七夜墨 | 2022-05-18 22:19:13 | 巴幣 118 | 人氣 129


  夜半三更,住所外頭的雨勢宛如傾盆大雨,而住所二樓的走廊上的燭火微微照亮著,眼神如殺神般的申公包正看著害怕到不行的周平樂,還有被點穴倒在一旁的喬芊,在樓梯口嚇到不敢出來的柳韻藜,申公包對周平樂說

  「小鬼不必害怕,你是我師姐的唯一弟子,你大半夜不睡覺去哪了?

  周平樂心想『原來他就是老太婆說的師弟,怎麼他跟老太婆的個性差那麼多,算了,應該是自己人。』

  周平樂害怕的說「人有三急嘛。」

  申公包看著周平樂說「既然是三急,那為何樓梯口的那人不出來呢?」

  此時的柳韻藜也聽見了,於是若無其事的走了過來,然後對申公包說

  「那個長老,我也是跟呆…周平樂一起去茅房的。」

  申公包看了柳韻藜的身姿,又看了周平樂的樣貌笑了一聲說

  「呵,我知道人有七情六欲,學院也沒有禁止男女之事,今日你們小倆口之事,我就不追究了。」

  周平樂跟柳韻藜同時一起說「誰跟他有一腿阿!」

  申公包把喬芊抓起來放在自己的肩上說「若無事,你們早點歇息吧。」

  申公包要離開時,周平樂對申公包說「師叔,她是我同學,你怎麼把她抓了?」

  申公包臉色很差的說「非審判處之人,無權過問。」

  說完後,申公包扛著喬芊離開了,周平樂跟柳韻藜兩人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柳韻藜問周平樂說

  「呆子,我們明日要跟大家說嗎?」

  周平樂說「是該說。」

  柳韻藜點頭後就開門進房,此時周平樂心想

  『奇怪了,我記得內力之間的碰撞會有很強大的震撼力,但為什麼我跟申公包打的時候就沒有?是因為他把我的雙龍吃了?他那個招式蠻特別的,好像能吸收內力,明天問老太婆看看。』

  柳韻藜站在門口一直叫周平樂,此時周平樂回過神來說「怎麼了?」

  柳韻藜說「怎麼了嗎?看你有心事的樣子。」

  周平樂說「沒什麼,只是在想剛剛打架的事情而已。」

  柳韻藜說「喔~雖然我那時很惶恐,但我有看到長老使出的內功,我記得我以前好像有看過,不管這些,先睡覺啦。」

  柳韻藜說完後就拉著周平樂的手進房

  隔天早上,酉班的所有人起床後,柳韻藜把昨天晚上喬芊被申公包抓去審問,大家聽完後陳堇瑄就說

  「喬芊雖是我班的學子,但她的行為已經讓申老長注意,代表她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劉公子,我記得喬芊與你同門,你對她可知一二?」

  劉異一臉無知的說「玉山派乃四大門派裡最大的門派,門派弟子全體上下少多有上千人,我與她素為平生。」

  陳堇瑄似乎在思考,其他人也議論紛紛,唯獨周平樂跑去他的內務櫃拿他的凝心訣祕笈,然後邊往房門邊說

  「你們慢慢討論,我先去練功了。」

  柳韻藜也跟著周平樂後面對周平樂說「我跟著你去。」

  周平樂停下來對柳韻藜說「妳是跟屁蟲嗎?」

  柳韻藜說「跟屁蟲就跟屁蟲阿,不能看你練功嗎?」

  此時陳堇瑄對周平樂說「平樂,你若是不便在此,那就去吧。」

  周平樂對陳堇瑄說「班長謝啦。」

  周平樂回過頭對柳韻藜說「別跟啦,小朋友喔?」

  柳韻藜不講話,但她的行為很明顯就是非跟不可,周平樂也是無奈,就走出房門前往樓下的食堂,此時酉班的房間內,除了陳堇瑄以外,尤其是男生在討論說

  「周兄幾時跟陳姑娘那麼好阿?」
  「誰知道阿?」

  陳堇瑄無奈之下,對其他男生說「若幾位不嫌棄的話,小女子也能與幾位兄妹相稱。」

  其他男生似乎很開心,感覺離陳堇瑄更進一步

  周平樂跟柳韻藜吃完早餐後就前往文王池,到了文王池後,柳韻藜看了文王池的景象失望的說

  「這裡就是你練功的地方?怎麼那麼破爛阿?感覺沒人打理耶

  周平樂正要回答時,突然在池塘釣魚的姜子雅聽見了便說

  「小鬼帶小娃來我這講我壞話嗎?」

  柳韻藜沒看到姜子雅,但回應說「我已經是大人了,才不是小娃呢,妳怎麼不敢出來?在那邊裝神弄鬼的

  周平樂見狀後無奈的心想『我怎麼覺得我帶一個小朋友來找老太婆的錯覺?』

  此時姜子雅從池塘邊用輕功飛向他們兩人面前,柳韻藜見狀後驚訝的說

  「原來妳就是呆子的師父?怎麼看起來像是青樓出來的阿?如此妖豔

  姜子雅皮笑肉不笑又不是很開心的說「小娃妳再說一遍,老娘我剛剛沒聽明白。」

  柳韻藜一臉很欠揍的表情說「呵呵,我說妳是青樓出來的。」

  說完後,周平樂感覺會不妙,馬上上前擋在姜子雅面前說

  「老師,她是我同學柳韻藜,妳大人有大量,就別跟她計較了。」

  姜子雅似乎收起怒氣便說「我當然知道她叫柳韻藜,還是竹塹柳家堡的千金。」

  柳韻藜聽到後很驚訝的對周平樂說「那個青樓的好厲害阿,她怎麼知道我是柳家堡的千金。」

  姜子雅又開始不開心的對柳韻藜說「小娃,人是有底線的,如果妳不尊重我,我就不說這個秘密。」

  柳韻藜突然跪下來求姜子雅告訴她,姜子雅見狀後心情非常美麗便說

  「因為我會奇門遁甲,還有各種神算占卜。」

  柳韻藜眼裡好像冒出金光一樣,馬上起身對周平樂說「她好厲害喔。」

  周平樂微微笑的點頭,柳韻藜對姜子雅說「我想拜妳為師。」

  姜子雅秒回說「不要。」

  柳韻藜一臉無奈的說「為什麼?」

  姜子雅說「我的武學跟知識不適合妳。」

  柳韻藜說「那我怎麼樣才能拜師?」

  姜子雅搖搖頭說「妳這輩子都沒辦法,原因很簡單,妳有宿命,妳命中有一劫要過,就算妳拜我為師,我所有的東西也沒辦法幫助妳度過此劫。」

  柳韻藜似乎明白了什麼,或許是她自己很清楚自己有這個宿命吧?於是就沒有多說什麼,呆站在那裡,看著地上,周平樂見狀後對姜子雅說

  「老師,妳看她那麼沮喪,要不就收她為徒吧?」

  姜子雅搖頭說「這是她的命數,誰都無法改變,唯一改變之法就是她自己。」

  姜子雅又說「小鬼,說好的凝心訣帶了嗎?」

  周平樂從懷裡拿出凝心訣祕笈交給姜子雅,姜子雅邊看邊說

  「嗯…,凝心訣大部分都是只有女人能習得,但有一招是男女可用。」

  周平樂很開心的說「什麼招?」

  姜子雅說「玄玉功。」

  周平樂疑惑的說「這玄玉功有什麼功用?」

  姜子雅說「女人學習整套凝心訣,內力大增,能快速回復傷勢,算是醫療武學,玄玉功的話,是讓自身回復體力的內力,但不能像凝心訣一樣。」

  周平樂心想『我懂了,等於凝心訣是遊戲裡的補血技能,玄玉功算是被動回復血量,哇,加上我身上的御劍訣不就無敵了?能回血又能回內力。』

  姜子雅轉向柳韻藜說「小娃,這凝心訣就給妳學吧,算是對妳不能拜師的禮物吧。」

  柳韻藜說「可以嗎?」

  姜子雅說「當然可以。」

  周平樂無言的說「我的東西怎麼讓妳這老太婆決定阿?」

  姜子雅對周平樂笑笑的說「東西在我手裡就是我的,有本事你就自己取。」

  周平樂直接放棄,姜子雅就把凝心訣交給柳韻藜,柳韻藜拿到後很開心,周平樂對柳韻藜說

  「記得把玄玉功的部份給我耶。」

  姜子雅對周平樂說「我已經記起來了,日後我會教你。」

  周平樂傻眼的說「妳應該是把整本都記住了吧。」

  姜子雅一臉驕傲的笑說「呵呵呵,老娘一目十行,沒有我記不住的。」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