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角色取代原男主成為美少女遊戲主人翁 第42話 轉生者們

幻燈片 | 2022-05-18 17:00:56 | 巴幣 100 | 人氣 41


擅自盜走作為國寶的星遺物機甲,作為主嫌的凱薩被關押進牢裡,就連德文與米娜也沒能倖免,被視為共犯監禁在監獄中
奇怪的是在媒體的報導中,完全看不到關於星遺物機甲的蹤影,甚至凱薩被逮捕的理由也變成了參與重大貪污案,表面與實際狀況成了兩個不同版本
然而不管是我獲得勝利,抑或是凱薩被逮捕一事,這次的決鬥都以令所有人跌破眼鏡的方式落幕
至於現在我……則是以協助調查的名義,被帶到王室騎士團的大本營
說好聽點叫作重點證人,講難聽一點就是把我當成罪犯單獨關在一個房間裡,不只被限制行動,甚至連要求與人會面也辦不到,徹底與外界完全隔絕
「不過看在他們很有誠意的份上,就不計較太多吧!」
一邊看著牆壁上的大型電視,一邊吃著桌上擺放的水果、蛋糕,我甚至覺得從此住在這裡也不錯
當身後傳來木門被打開的聲響,我將手中的葡萄丟進嘴裡,帶著輕鬆的微笑轉了過頭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拿一瓶飲料過來嗎?我口渴了……嗯?勞凡斯公爵?怎麼是您!」
原本還以為進來的是騎士團的人,沒想到卻是一位穿著華麗正裝,文質彬彬的白髮男人,嚇得我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尷尬地向勞凡斯公爵行禮
勞凡斯公爵盯著我看了幾秒,輕嘆了一口氣後揮了揮手示意我坐下,接著他也走到我對面的座位坐了下來
「我還擔心騎士團的人會找你麻煩,所以會議一結束就立刻趕過來,現在看來你在這裡過的還挺舒適?」
勞凡斯公爵斜眼看著桌上被橫掃光的空盤,抬起頭用平淡的語氣說了一句
也許是發現自己的口氣太過嚴肅,勞凡斯公爵隨即又改口說道
「畢竟是我沒有先敲門就突然走進來,你也別太放在心上,那麼……就讓我們開始談正事吧。」
說到「正事」兩個字時,勞凡斯的眼神瞬間一尖,讓我不禁跟著緊張起來
「王室那邊有幾件事情希望我轉達給你,不過在這之前,你還是針對想知道的事情儘管提問,我會盡量回答你的問題。」
勞凡斯公爵雙手攤在大腿上,做好了回答我問題的準備
雖然我知道勞凡斯公爵是為了不讓我太緊張,才先讓我來進行提問,殊不知他的關照反而讓我面露難色
儘管在被關進來的那時,我的確有成千上百個問題,但是這些問題都已經透過克里斯汀獲得解答,我知道的事情甚至不比勞凡斯公爵少
不過要是回答沒有問題,可能又會顯得太奇怪,因此我裝作沉思看向地板,隨後抬起頭來弱弱地問了一句
「伊莉絲小姐她沒事吧?」
「伊莉絲嗎……原本那孩子也吵著讓我帶她一起過來,但是那孩子畢竟有婚約在身,在這個時候探望其他人恐怕會傳出流言蜚語,所以我讓伊莉絲留在飛船上休息。」
「雖然你關心伊莉絲讓我很高興,但是你最好還是關心自己一點,也許你可能沒什麼自覺,現在的你正位於風暴的中心,撇除王族不說,就連另外兩位公爵都開始注意到你的存在,不幸中的大幸是凱薩殿下的事情讓所有人忙得焦頭爛額,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讓你還可以享受片刻寧靜。」
意思是凱薩的事情處理完,接下來就輪到我了嗎……
不過也是,騎士團那裡只針對凱薩使用的機甲簡單詢問我幾個問題,王族那裡卻是一次都沒有傳喚過我,仿佛把我當成不存在的透明人
畢竟保管在寶庫的星遺物,一台巨大無比的機甲,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被盜走,這件事的嚴重性足以動搖整個王國的根基
媒體之所以沒有出現有關星遺物的報導,恐怕也是王室強行把消息壓下來,以免消息傳出去引發舉國恐慌
就在我的腦海裡不斷的盤算著星遺物的事情時,坐在對面的勞凡斯公爵看著我遲遲沒有提出下一個問題,只好主動開口說道
「真不知道你是膽量過人,還是目中無人,發生這種事情就算是我也沒辦法像你一樣冷靜,難道你就不擔心王族向你問罪?」
「如果王族真的打算懲罰我,怎麼可能還會讓您過來呢?我猜王族那邊應該打算和我和解才對,沒錯吧?」
雖然我用的是疑問句,但是關於王族打算怎麼處置我,我早就透過克里斯汀了解得一清二楚
然而勞凡斯公爵以為我真的單靠推理得出這些結論,他的雙眼瞇成一條線,若有所思地盯著我看了許久
「就算是口語上,冒犯王室也能處一年以上的徒刑……」
「我沒有冒犯王室的意思!完全沒有!」
「我知道,只不過是鬧著你玩而已。」
看到勞凡斯公爵那張撲克臉底下的笑意,我才發現他確實是在開玩笑
哈──堂堂公爵怎麼也在開這種不好笑的玩笑
我在心裡非常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情況基本上和你猜得差不多,王族那邊希望你保密凱薩偷出星遺物機甲一事,作為交換王族將不會拿以前的事情為難你。」
「所以是想當作事情沒有發生過啊……」
「要是王國唯二的星遺物機甲被毀掉一架的消息傳出去,不只會引起國內的動盪不安,甚至周邊鄰近的國家也可能趁勢進攻王國,我明白這個交易對你來說沒有那麼對等,但是身為王國公爵的我──在這裡也請求你答應保密這件事。」
為了代替王室展現出誠意,勞凡斯公爵不僅用請求而非命令的口氣,甚至還準備低頭懇求我答應
還沒等勞凡斯公爵低下頭,聽完的瞬間我便點頭回答道
「我知道了,我答應不會把星遺物的事情傳出去。」
「非常感謝你的配合,再來是另外一件事,當時你在競技場打敗凱薩,身上穿的那副金屬鎧甲,真的是還未被發現的星遺物?」
果然還是被問到了啊……金屬鎧甲的事情……
考慮到就算凱薩沒有說出去,競技場的攝影鏡頭肯定也錄到了當時的畫面,因此我想了好幾套說詞要來解釋金屬鎧甲的來源
然而臨時想出來的謊言不只沒有說服力,甚至也容易被拆穿
要不是克里斯汀事先教過我該怎麼解釋,我真的得在勞凡斯公爵面前上演彆腳的失意戲碼了
「我不確定這個東西是不是星遺物,老實說連我都還沒有完全熟悉這個東西的用法,。」
說著的同時我抬起了左手,將手腕上的銀白色手環展示給勞凡斯公爵看
勞凡斯公爵用手托著下巴,盯著我手上的手環沉思了幾秒,緊接著突然笑了出聲,看得我一臉茫然,不知道哪裡好笑
「我知道了,不過王族那裡為了彌補損失的星遺物機甲,有意徵收你手上的星遺物為本國國寶,作為補償會給你一個爵位和相應的領地,你覺得怎麼樣?」
把事情當作沒有發生過後,甚至還把算盤打到我的東西上了嗎?
不得不說王族真的是臉皮厚到子彈都射不穿啊!
「不管拿什麼條件來交換我都不會交出去!如果不是因為我有星遺物,那些王族怎麼可能對我好聲好氣?而且這個東西也不是我說轉讓就轉得了,就算把我的整隻手砍下來,其他人也不見得能夠使用喔。」
為了徹底打消王族對手環的念頭,我直接給手環附加了一個綁定使用者的設定,以免王族不願意放棄,後續又各種的利誘脅迫逼我將手環交出來
而勞凡斯公爵對我說的話也是照單全收,完全沒有任何反駁或是存疑
從這裡也能看出勞凡斯公爵比起王族,應該是偏向站在我這邊
「國民的財產歸屬於國民個人所有,就算是王族也不能強行徵收,你放心……至於釋放你的正式文件應該再過不久就會送到騎士團,在這之前得先請你暫時在這裡休息一會,那麼如果你沒有其他問題,我就先離開了。」
「等等!其實我有一件事情想麻煩您幫忙。」
聽到我竟然主動提出要求,勞凡斯公爵訝異地挑了挑眉
直到勞凡斯公爵聽完我的請求後,那張撲克臉又更顯得陰沉、冰冷
***
「讓我出去!讓我出去!!可惡,可惡!」
為了宣洩內心的憤怒,米娜抬起腳用力往鐵欄踢了幾下,同時不斷的對著外面大聲叫喊
幾分鐘後,明白自己只是在白費力氣,米娜只好不甘心的盤腿坐下,雙眼凝視著前方的牆壁,在腦內整理至今為止所發生的所有事情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從王族寶庫偷走白王的事情會被揭穿?就算剛好有其他王族成員在這個時候進入王族寶庫,也不可能這麼快就發現白王失蹤了啊!)
(這一切……就像有個人躲在幕後策劃一樣,難道是蘭斯.伊斯坦那個渾蛋設下的陷阱?不可能!如果真的是他,早在決鬥開始前他大可以在所有人面前揭發這件事,根本沒有必要冒著風險和星遺物戰鬥)
(話說回來蘭斯.伊斯坦當時穿的金屬鎧甲到底是什麼?原作裡根本沒有寫到類似的東西啊)
(亞提米絲……這個時候妳到底跑哪裡去了?這個地方好冷、好暗,我好想妳啊……嗚嗚嗚)
一想到自己唯一的依靠此時不在自己身邊,米娜充滿委屈地坐在地上獨自哭泣
直到米娜聽見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她仿佛看見了救命的稻草般,帶著興奮、期待的表情望向門的方向
「凱薩、凱薩殿下你終於來了!吶!你快告訴他們我是被冤枉的,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星遺物機甲,也絕對沒有偷走國寶啊!」
就在米娜以為凱薩終於要來帶她出去時,打開木門走進牢房的人,並不是別人,正是她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
「蘭斯……伊斯坦!?你為什麼會在這?你不是被騎士團的人抓走了?」
「原本我以為他們把我當成犯人關在房間裡,現在看來我真的只是過去作客的啊……」
打開牢門的瞬間,一股泥土混雜腐爛枯葉的臭味,讓我忍不住捏緊鼻子
低頭看向坐在牢裡的米娜,身上那套昂貴、華麗的禮服沾滿了許多的爛泥,曾經不可一世的她落魄成如今這副模樣,實在令我不勝唏噓
不過一想到要不是他們竊取國寶的事情被揭穿,如今坐在牢裡的可能會是自己,我就一點也不替她感到可憐
「蘭斯.伊斯坦,你特地到這裡只是為了看我笑話?哼哼……等著吧!別以為凱薩殿下被抓我就沒有辦法對付你,等我離開這裡以後,下一個倒楣的人就是你!我發誓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即使被關在監獄中,米娜的氣焰依舊沒有絲毫減弱,咬牙切齒地緊盯著我看,仿佛要用眼神殺死我般
而我則是完全沒有將她的威脅放在心上,反倒像是聽到好笑的笑話般嘴角微微揚起
「如果妳是在期待這個東西的話,現在我已經幫妳帶來囉。」
看到我的右手往口袋一伸,米娜似乎害怕我傷害她似的,瞬間閉上眼舉起雙手護在臉前
幾秒鐘過後,米娜偷偷地張開眼,透過手指的縫隙看到丟在她身前的金屬正方體
直到這一刻,米娜內心的不安如同潰堤的水庫般爆發出來
「亞提米絲,亞提米絲!妳快回答我啊!我命令妳現在立刻醒來,給我立刻醒來!」
「你這傢伙到底對亞提米絲做了什麼?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啊!!」
陷入瘋狂的米娜如同野獸般歇斯底里地嘶吼著,布滿血絲的大眼死死盯著我,氣勢強烈到讓我不自覺地向後退卻一步
「放心吧,以防萬一我只是把它暫時關機而已,畢竟要是妳用那個東西在這裡鬧事,我也會覺得很困擾呢。」
盤坐在地上的米娜將沾滿泥土的鐵塊緊緊地護在胸前,如同野貓般戒備的看著走上前的我
「雖然我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原諒妳欺負莉姆同學,甚至惡意中傷伊莉絲的事情,不過為了展現誠意還是先從我開始,克里斯汀你應該不會反對吧?」
『既然是主人您的選擇,在下當然不會有意見。』
卸去表面如同水波般的隱蔽色,飄浮在空中的克里斯汀在米娜的頭上繞了一圈,似乎對米娜充滿了興趣
當米娜看到克里斯汀的出現,她的雙眼瞪的比克里斯汀這顆鐵球還大
就在我準備開口說說自己的事情時,米娜突然垂下頭瘋癲似的大笑起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我還在想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路人,怎麼可能取代被我趕走的男主角,到頭來你和我一樣都是「玩家」啊!」
「本該對立的聖女和公爵千金不只沒有發生任何衝突,甚至還同時繞著一個男人轉,我早就應該要想到了,蘭斯.伊斯坦……不,告訴我你真正的名字,事到如今你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吧。」
原本我還在煩惱該怎麼敲開米娜的嘴,沒想到事情進行得比我想的順利,不用我問她就自己開口說出來
即便事先已經從正方體機器人,也就是亞提米絲身上得到許多情報,但是米娜的幾句話還是讓我低下頭開始消化這些訊息
也許是因為我的沉默在米娜眼中成了作賊心虛,只聽米娜用諷刺的語氣對著我說
「怎麼不說話了?按照原作的劇情攻略女主角之一的聖女,這點我還不覺得意外,但是那位惡役千金在原作中完全不存在任何攻略路線啊!她只不過是一個為了推動遊戲劇情而存在的反派,既然你和我一樣都是玩家,也應該清楚伊莉絲到底做了多少壞事,現在你竟然站在反派那邊對付我,你為了得到公爵家的權力,連雙眼都被蒙蔽了嗎?」
「哼哼……事到如今妳還打算繼續抹黑伊莉絲啊?實際上找莉姆同學麻煩的人不是妳嗎?聽說妳在宿舍裡經常帶人去找莉姆同學麻煩,平民的酸臭味就算隔著牆還是能聞到,難道妳連自己說過的話都忘了?除此之外甚至還威脅莉姆同學搬出學園宿舍,否則要讓她在學園待不下去!」
看著米娜竟然開始裝可憐,一副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樣子,就連我也不禁被噁心到打斷她說話並反駁了一句
聽到我揭穿她私底下對莉姆同學的行為,米娜沒有如我所想的露出羞愧的表情,而是一臉茫然的皺起眉頭,雙眼直直地盯著我說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我看到那個女人連逃跑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不要命去找她的麻煩?真正在針對莉姆的人是伊莉絲才對吧!不管是散播謠言抹黑,或是故意在茶會上把酒水灑在禮服上讓她難堪,這些事情,這些事情…‥」
(不就是我對反派千金做過的事情嗎?)
說著說著,米娜的眼神渙散,目光呆滯地望著前方
(現在想起來,伊莉絲之所以四處找莉姆的麻煩,完全是因為凱薩那個廢柴王子糾纏莉姆不放的關係,既然這個世界的凱薩選擇的人是我,反派千金也就沒理由找聖女的麻煩啊!)
(難道一直以來我都誤會了嗎?誤以為自己代替月亮懲罰壞人,誤以為自己終於取代莉姆,成為這個世界的主角,結果我取代的原來並不是聖女的位置,而是原先屬於公爵千金……反派的位置嗎?)
「太可笑了……」
也許是在想通一切後明白自己的愚蠢,米娜苦笑地搖了搖頭,充滿恨意的雙眼也變得黯淡無光,似乎終於接受了自己不願面對的殘酷現實
「我沒有打算為之前的所作所為道歉,因為我會這麼做都是有原因。」
「妳說的原因,指的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的大災厄吧。」
「嗯…大災厄的事情我只有和亞提米絲說過,看來亞提米絲真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了呢。」
原本屬於自己和亞提米絲知道的祕密被第三者知道,米娜的表情看起來很不是滋味
能夠在一天內毀滅兩架星遺物機甲駐守的王都,甚至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將王國七成以上的土地變成廢墟,使得王國差一點在地圖上除名
要不是米娜同樣也是轉生者,加上克里斯汀讀取亞提米絲的記憶,發現米娜的確有許多異於常人的地方,我可能會把大災厄的事情當作危言聳聽的末日謠言不當一回事
雖然關於大災厄的事情讓我很在意,但是對於我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向米娜確認
「妳…知道我們為什麼會轉生到這個世界?」
「噗──看你一臉嚴肅我還以為你想問什麼呢,關於前世的記憶我只記得自己從樓梯上摔下來,張開眼以後就變成嬰兒出生在這個世界。」
還以為同樣都是轉生,米娜的情況應該和我一樣都是在瀕死的情況下回想起前世記憶,所以我在問這個問題時沒有抱太大期待,沒想到米娜的經歷竟然和我完全不同
不只是一開始就以胎兒的身分轉生,甚至連前世是怎麼死的也一清二楚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說我的事,那麼你呢?你又是怎麼轉生到這個世界?」
也許是在這個陌生的異世界好不容易遇到同鄉,此時的米娜不再抱持任何戒備,就像是在和許久不見的老朋友聊天般,不帶任何小心思向我交談
「我的記憶是在七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後才回想起來的,雖然七歲以前生活在這個世界的記憶還保留著,但是前世是怎麼死的,又是什麼時候來到這個世界,我就不知道了。」
「等等,你說你不記得前世的事情,那你為什麼能肯定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嗯?妳說什麼?」
看著米娜像是在演默劇般,張著嘴卻不說話,我帶著困惑的表情望向她
「我是說……」
即便米娜表情再怎麼焦急,我依舊無法聽見她說的任何一句話
要不是牢房裡安靜的連呼吸聲都能聽見,我還以為是自己耳朵壞掉
(該死!到底是中了什麼巫術才會連一點聲音都沒辦法發出來……難道是聖女搞的鬼?不可能!那時候明明就有戴手套,應該不會被她的能力影響到才對)
回想起早上與莉姆的接觸,即使米娜沒有明確的證據,心裡還是一口咬定聖女就是兇手
「算了,當我什麼也沒說吧!話說回來我有件事情一直很好奇,既然你的家族姓氏叫作伊斯坦,那麼西里絲.伊斯坦跟你又是什麼關係?」
「妳突然提到西里絲姐姐做什麼?我勸妳最好不要打我的家人的主意,否則……」
「姐姐?難道你就是西里絲常常掛在嘴邊的那個弟弟?但是他不是在小時候就已經────」
「因為這樣才讓滿腦子都是研究的西里絲,開始留意長相、年齡與自己弟弟相似的男主角,進而展開一段原作中年齡差最大的姐弟戀,這可是我最喜歡的前三條攻略路線啊。」
原本我還以為米娜打算拿西里絲姐姐來威脅我,沒想到她在聽到我和西里絲姐姐之間的關係後,像是著了魔似的低下頭喃喃自語了起來,絲毫沒有把面前的我放在眼裡
雖然亞提米絲說過米娜在陷入極度焦躁的情況時,會突然表現得非常奇怪,但是情況比我想的還詭異一些
「夠了!這趟過來可不是單純要和妳閒聊而已,王室那邊為了保下凱薩,打算把整件事情的責任歸咎在妳身上,用妳的死來為這次的事情畫下句點。」
「哼哼哼,很像是他們慣用的操作吶……但是他們想把我當成替死鬼?也不看看我是誰!」
「嗯?」
看到米娜的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一副狡詐的微笑,我的內心頓時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仿佛印證了我的猜想,米娜緩緩地放開緊抱在懷裡的鐵塊,一道亮金色的薄膜也在這時將米娜包覆住
「多虧你幫我把亞提米絲帶過來,才讓我有逃跑的機會吶。」
「米娜,妳到底想做什麼?我還有事情要……」
「閉嘴!既然已經知道你是轉生者,下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輸給你,亞提米絲,我們走!」
「嗡嗡嗡嗡──」
隨著鐵塊發出一陣高速運作的雜響,米娜的身體伴隨薄膜化作金色的光輝消散在空氣中
「不,妳還不能走,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問妳!嗯?!」
為了阻止米娜的離開,我毫不猶豫的啟動手環讓金屬覆蓋住雙手,緊接著用力將鐵欄往兩邊拉開
即便我人已經進到牢房裡,伸出手想抓住米娜的手,也會像是捕捉光線般直接穿透過去,徹底束手無策
米娜絲毫沒有隱藏內心的得意,看著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的我,原地放聲大笑了起來
直到米娜的身體有七成以上都化作光輝消失不見,她在最後的最後收起了得意的微笑,表情認真地看向我說
「看在同鄉的份上,我就大發慈悲給你一個建議吧!千萬要小心──」
「妳說要小心誰?」
(果然只要是對她不利的話,就會像是被消音一樣說不出來,那個狡猾的女人!)
一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覺中中了聖女的招式,米娜不是很高興地嘖舌一聲
當最後一絲光輝散落在地上,空蕩的監牢裡只剩下我一個人面對著牆壁
甚至到最後連米娜要我小心誰都不知道,就這樣讓她逃走了
「既然能夠用瞬間移動偷走星遺物,理所當然也能用同樣的招式逃出監獄,我為什麼會忘記這點……」
望著米娜離開前的位置,我相當懊惱的用手掌托著額頭,用力嘆了一口長氣
『要是主人你早一點把那件事告訴米娜小姐,她也就沒有逃跑的必要。』
「誰知道亞提米絲會突然醒來,甚至還有能量使用瞬間移動啊……話說回來你剛才怎麼沒有阻止它?別告訴我你辦不到!」
『在下的確有辦法中斷瞬間移動的進行,代價則是米娜小姐的身體將會分隔兩地,主人你應該也不希望看到這個畫面。』
「……算了,糾結已經發生的事情也沒意義,公爵那邊再找機會向他解釋吧,反正米娜的死刑判決也已經被撤銷了,不過我是真的沒想到公爵竟然願意把一生只有一次的赦免權用在米娜身上,畢竟米娜對伊莉絲做的那些事情,換作我是公爵也絕對不會讓米娜好過。」
『所以勞凡斯先生才會是公爵,而主人你只是一個心胸狹小的平民。』
「平民又怎樣?只要能守護身邊的人就足夠啦!」
也許是整件事情到此終於畫下一個句點,就算聽到克里斯汀的酸言酸語,我也不會因此動怒或是惱羞,反而像是鬆了一口氣地露出微笑
忙碌了一整天,現在的我只想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什麼也不做,盯著天花板看直到入睡
「不過在這之前,我還得先完成勞凡斯先生交代我的事情啊……」
緊捏著手上的一張紅色邀請函,內心有些徬徨的我站在原地盯著手上的邀請函發呆


========================
哈囉,許久時間不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我,我是幻燈片!
距離上一次的更新足足過了兩個多月,這一話的份量也跟著比較多
下一話將會正式進入結局,而在之後我也會更新有關米娜還有莉姆的短篇故事,希望大家能夠對這兩位角色有更深入的了解
再來談談自己最近的事情吧!備取一到現在遲遲還沒有被通知遞補錄取
其他地區有些都已經到備二備三,貌似我這一區比較不缺人?
六七月看有沒有機會補到其他區的名額,要是備一還落榜我真的會心態爆炸啦!
最後希望大家能在享受故事的同時也幫我祈福一下,那麼我們下次完結見,掰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