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群湧方舟.二

白鴿 | 2022-05-18 14:59:09 | 巴幣 118 | 人氣 72

(死線來啦!事關一些重要的劇情,卡文糾結太久,先發再修!有些地方可能要再思慮一下、或許劇情部份會再修,不介意等的看官可以先待一會…)

且接上回,巨大基路伯以藏有後手的鐵球炸襲長生,目中隱隱可見濃烈的嘲諷之感。

巨大基路伯手持能媲美其身量的光熱大劍,垂提身前、架於中段而備戰,就像一名堅守於陣眼的劍豪。

原本感到不爽、暗自咋舌的劍仙,得見此狀,除了眼中訝異湧現、精神也是一震,嘴角卻掛起笑容。

隨後劍心一定、眸中滿是神光,劍意化為狂風籠罩:

「來啊!」坦然應下似無若有的挑釁。

既是都要斬,既來之,那便先拿汝祭劍。

長生毫不猶豫地拔劍認定目標,衝鋒迎上巨大基路伯。

仙人腰掛一劍、背負一劍,此時雙劍出鞘交錯如剪,壓身急行其疾如風。

巨大基路伯高抬大劍,依仗臂展與劍長、以遠超常人的劍圍向長生揮出如同長槍劈刺的大劍直揮,瘦弱而巨大的身軀、劍中卻蘊含無比強勁的揮壓,劍尖的速度更是遠超常人的視覺。

這是源自武器長度的優勢。

在相同揮速、即是相同角轉速的前提下:只要武器體長、即是半徑增長,在同時間內能劃出的攻擊軌跡、即是圓周總距,便會大大增加。長體武器的尖端速度,遠遠超越短體武器。

單單因為體型加持,簡單的大劍一揮,便是常人難以反應的殺招。

只見長生眸中毫無遲滯,全不因視力難以捕捉劍軌而驚——

他從不只憑肉體作戰。

敵方的劍路清楚地映印在風靈識之中,傾瀉的揮壓、亦無必要硬接。

左劍彈起,流轉的青風攀上劍體纏繞。輕盈青風不及四兩,劍尖輕撥敵劍千斤。

光熱的劍尖被長生招架身側,風流的勢能往長生身後捲動基路伯的劍、從而干涉其收招,拉近基路伯、亦逼其上身前傾。

巨大基路伯原本憑藉物理優勢擁有優異的劍圍,此刻被長生的劍技削去。

而御風劍仙本人原本便更廣、且更自由的劍圍,卻不受影響。

趁著左手左劍製造出前傾的破綻,右手右劍順著左身招架後拉的勢前推,青風流繞於劍上、在劍尖騰射而出化為劍風尖刺,直取喉心,卻只削走皮膜、留下淺坑。

不待巨大基路伯取回體勢反應過來,一根鑽貫大氣的箭頭被拉壓成弓弦的風流彈出,直挺挺的貫穿大腿、粉碎巨大基路伯沒有任何防備的膝蓋。

無有聲響、無有預兆,直到箭矢憑藉餘速釘在地面的一刻,才聽到弓弦回彈、空氣破開的聲音。

巨大基路伯應聲跪扶地面。

「抓準機會,長生!」被長生認為義姐的夜精靈,黎瑟安提道。

沒有白費這神來的一箭援助,長生抬腿提身,足點巨大基路伯單跪如平台的大腿、御風騰躍。

隕鐵雙劍疊合於身側,腰間運勁,附帶上升的勢能再度往喉間使出猛擊。

電光火石之間,巨大基路伯在生死危機的最後一瞬反應過來,收束下顎至肩處的所有肌肉,在猙獰劍鳴中傾側頭部、以側顎與頂起的肩膀將劍夾壓其中,保住頸項。

長生的攻擊不成,便到其反擊的時間!

這名似乎擁有異常學習力的巨大基路伯棄大劍而起上身,仿傚長生先前的招架,維持夾劍的體勢、將長生連人帶劍拉至更高的半空!

上身既起,繼而挺胸收臂、甚至牽動陣陣氣流,欲將長生抱殺懷中!

可惜,其似乎沒有料到,眼前的長生、亦如先前被他模仿的天使的目標史丹利一樣,是元素生命。

若不是瞬間的偷襲,想堂堂正正地單純以物理攻擊以力制勝元素生命,本便不容易。對於比雷更輕巧靈活、並擅於卸力的風來說,更可是說近乎痴心妄想。

一瞬間的反應時間,千鈞一髮之際,無論是長生還是他的雙劍,都隨元素催動化為氣流,與被天使的巨力牽動的氣壓一樣從交臂中溜走,讓巨大基路伯抱了個寂寞。

天使的抱殺落空,箭無虛發的夜精靈,如同晚間林中隱藏的獵人,隨時做好預備、佈局將獵物帶入死亡的永暗,她趁著這個空檔連擊三箭、無一落空!

「再來!」

三矢如鎖,將天使上下交疊的前臂牢牢釘住,先後在前奪去了一腿、現在是雙手的行動力!

數個回合間,巨大基路伯只餘一腿與雙翼可用,想於頭環蓄力亦須稍息時間,那些凌空滾動的眼球子間,隱隱透露著它的失措。

只見天使雙翼猛展,如大鵬舉翅,潔白的羽毛飛散間,拍翼而起飛。

卻正好投入劍仙必殺的劍路——

長生從上空的風中顯現,雙劍再次並疊,憑空無須施力的支點,劍仙御風從鋒尖處噴湧氣流旋轉推進,化為迴轉的劍刃疾風,累積龐大的劍威。

以極速下落雙劍同砍!

錚!

斬開基路伯空虛的頭環,沒有頸部的水平截面、劃過胸膛,再從側肋穿出。

面對有劍豪雛勢、且在急速模仿學者成長的巨大基路伯,夜精靈與劍仙不講武德的配合,將其斬殺於搖籃中。

長生,取下一敵。

「哈…」

卻未等劍仙喘過一口氣,眾數基路伯從空中的軍陣脫出、降臨於劍仙的身前。

「還不讓人停下了是吧?」在夜精靈隱約的叮囑聲中,長生笑著面對圍攻的挑戰,孤身迎上眾敵。



錚!

長劍劃破基路伯的腸腹,隨著手腕挑轉一拉,血肉灑落地面,

錚!

長劍從頭頂沒入基路伯,再從兩腿中間穿出。一開二。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甚麼?

不知道…

嗯…

斬。

刺。

再斬。

再刺。

總之揮斬。

總之突刺。

殺…

殺。

殺!

他的臉上咧開笑容,無比自在的笑容。

享受攻擊沒入敵人體內的感覺,享受鋒銳無比的爽快,享受溫赤灑在臉上再被微風吹冷的涼快。

血花如雨,劍光如畫,沒有未來、沒有過去,只有自己、敵人、還有劍,心中無比的舒暢。

「不…」變得沙啞的清朗嗓音突然否定道。

「還有個礙事的…」無視天使刺來的光槍,提起手中的雙劍呆道。

鬆手、劍落,鐺鐺兩聲落地。

他御風騰空縮腿,雙掌刺出、大氣依附手掌,壓成兩條劍臂貫穿基路伯的胸膛。

「嘻嘻…」

揮劍、揮劍。

刺出、刺出。

太麻煩了…

太麻煩了…

棄了吧…

成為劍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