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群湧方舟.一

白鴿 | 2022-05-18 14:44:18 | 巴幣 132 | 人氣 77

煙灰天,火成岩,地熱光,路茫茫。

有鋼獸拔地而起,屹立於大地之上。

其伸臂猛擊——

碰!

機巧軸的金屬巨肢撼動擎天的巨木,大樹震響聲如地裂。

砰!砰!砰!

世界樹以漫天炮火回敬對方的衝擊,鋼鐵爆碎音如天崩。

超然巨物的戰鬥,震響於紅海的天際間,敲動最響亮的戰鼓。

「趁現在衝,蝗蟲們!小心頭上的廢鐵啊!」緋紅戰神發施富含個人特色的號令。

雙軍雖為敵,卻無比默契地同於此刻傾巢而出。

義勇軍近半的戰鬥人員鋪地而出,面對的是蓋地覆天的聖光軍勢。

此戰,只許勝利。


「當心!」劍仙提示道。

長生壓身扶劍驅風馳行,左右碎步以最小幅的動作躲開掉落物。

他行於隊列陣行的尖端,大步流星之間彷彿風潮與他隨行伴跑。

他就像是一顆於地上疾行的彗星,拖出長長尾焰。前方大氣就像是期待跑手衝線的觀眾,紛紛為劍仙退避讓路,阻礙疾行的風障於他而言並不存在,正適合帶頭破風。

青色的微風看上去就像是追逐著他、實則卻是在劍仙的催使下推動著他,惠及同袍、順向的微風與隊伍相隨,微幅協助前進、節省體力。

這裡是紅海戰場、與方舟軍勢正面交鋒的04戰線。

「維持好陣型!」

隊伍的中央,德聖卿擔當起所在戰線的指揮使,坐鎮正中、對陣行中的各人發出提醒。

未等來回應,世界樹的另一輪炮擊便將戰場上的所有聲響覆過,應聲而來的還有機巧軸受擊之際從鐵獸之軀上掉落下來的大量廢鐵。

一頭長髮深邃如淵蔚藍如海的女郎當頭迎上,她一言不發、重拳頻發,將諸如卡車般巨大的鋼鐵一拳打飛。

其人名曰【鯨】,經常與那位長生很是疼愛的小芬迪一同行動。

長生還未與她有過互動或交流,卻不想其戰鬥風格如此生猛。

劍仙念動手不停,他舞動長劍、劍刃揮影、影疊無窮,劍尖所指、風尖所至,其形如刃、銳可比金。

錚錚剛接,將各式鯨來不及打掉的細碎金屬雜物斬落。

翻過鐵雨,前方便見天使疏而不漏的軍陣,接戰在即。

卻聽隆隆雷音,轟鳴的雷霆落於天軍的前線,前世身為如同異世界光之種的存在、那個主角屬性拉滿的少年率先入陣。

一時沙塵飛揚,碎雷激射。

白光充斥著前線,待沙塵與雷光退去,只留地面雷霆蔓延的脈絡,顯示此擊的力量。

天軍的前線瞬即被減去大半,不是消融在雷霆的威光中、便是被衝擊震退。

不等天軍反擊,只見天邊飛來了一輛嚴重變形的載具,重重砸在史丹利所在的位置,一路翻滾著發出讓人耳酸的尖嘯、少年在此中不見了蹤影。

沿投擲路徑看去,那是一只比尋常體型大數倍的巨大基路伯。

沒有猶豫,劍仙當即改變行進的路徑,繞行至巨大基路伯的死角處去,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史丹利的安危。

而如同劍仙所想,下一刻,載具扭曲的車門被一腳踹開,消失在車禍現場的史丹利毫無損傷地從其中爬出。

「想用物理攻擊砸死元素體,基路伯果真沒有腦子麼…」看著取代天使頭顱的光環、還有其間只存在飄浮的數雙眼瞳,長生不禁吐槽道。

巨大基路伯高舉大拳迎上史丹利,展開二人的纏鬥。

與長生平日話嘮率性、做事安靜認真的風格相反,劍仙的這位道兄於戰鬥期間是超乎尋常的囂張且話嘮。

接連閃避對方的反擊,回敬過去的非是拳腳,而是嘴舌間的接連嘲諷,順帶也吐槽了一下基路伯沒嘴不能回話。

巨大基路伯也似是被其激怒,在它那空盪盪的頭環間蓄起聖光射線橫掃戰線,彷彿可以直貫長空延至世界樹附近的無窮遠處。

幸得同戰線的術士施為,才免於波及更多無辜的義勇軍。而史丹利本人也遭了報應,狼狽地化雷閃過、卻還是被光束擦過了左肩。

少年卻笑容依舊,似是毫不在意:「嘿,各位!我覺得把這大傢伙做成煙花應該挺不錯的,希莉卡下一次生日可以用來烘托氣氛呢。」說罷,其攥緊手中刀柄,電光四濺。

有意或無意,史丹利似是蓄能的動作吸引了巨大基路伯的注意力。

早便遠遠繞道至基路伯後方死角的長生捕捉這一剎的停滯、轉瞬的時機,俯身探步、腰轉展臂,拔劍出鞘,隔空而斬!

「依我說,削成棍子當蠟燭也不錯。」話音未至、劍鳴先到。

隨自劍動,一劃青色銳波裹帶狂風穿破長空、於眾人頭頂上掠過,飛速斜斬往基路伯的後頸與頭環。

只聽見如同洪鐘被敲響的鳴音,基路伯的頭猛晃一下,卻只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劃痕。

費心偷襲卻是成效不佳:「力度還差一點。」長生暗自咋舌。

振劍一揮、青年雙目注視著基路伯,似是露出了破綻的這一刻,一大片閃爍著寒芒的鐵塊從他的背後飛來。

劍仙卻看像是渾然不覺,讓坐鎮隊中的德聖卿急得大喊。

「德聖卿有心了。」長生悠然講畢,收劍入鞘。

鞘口一咔、錚的一聲劍鳴,青影一閃,長生的上空風刃迴環、推過金屬片塊,其兩分落下、插在長生的一左一右。

感風知四面,飛劍御八方。

對於御風劍仙來說,大氣皆為他的耳目、亦是他的劍兵。那振劍的一揮,便是他揮斬的伏筆。

長生劍指掐起舉至眉間,隨著劍指上升,微風化出兩柄青鋒,隨後二生四、四衍八,分化成為一排輪劍陣。

剛揮指、號令劍陣騰出,打算以此協戰與基路伯周旋,一團由廢金屬揉搓而成的大鐵球,當著長生的側身猛撞飛襲而來,

鐵球遙遙投來,長生原本能輕易躲過。

潛藏在鐵球之中的光熱能量卻在砸空的瞬間爆裂,炸出金鐵沙塊,如同鐵沙砲亦如破片。

為了不讓餘波攻及隊友,劍仙被逼轉令,手腕一扭一轉,御使劍陣轉以爆炸作圓心、圍之而迴旋,化為旋風障壁消磨威力。

長生轉眼看去,便見是另一只巨大基路伯依樣畫葫蘆地丟鐵,其故技重施、卻埋伏了一手,更勝於藍。

空洞的頭環,本應無有感情的眼瞳,此刻劍仙望見卻覺得格外不順眼,只覺其中飽含戲謔且嘲諷無比,隱隱勾勒出其得意的神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