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猶大計畫 第二十章 自衛反擊特別軍事行動(地圖晚上給)

組織准將 | 2022-05-18 14:01:57 | 巴幣 2 | 人氣 75


猶大計畫  第二十章  。「」。

尼魯華勒  軍事要塞城市  玄關
玄關是林根設計的大型要塞之一,是帝國援助尼魯華勒時期,為了讓共和國有安全感的大型軍事建築。尼魯華勒的國境幾乎都由難以橫越的險坡高山所環繞,難以使用車輛運輸進行翻越。因此能夠防守關鍵位置的軍事要塞群,屬於尼魯華勒的特殊建築風景。
這些軍事防線會和做為貿易、交通樞紐的城市相互結合,形成一大特色。倘若尼魯華勒肯開放國際旅遊,那麼肯定能吸引到各國旅客前來欣賞。不過尼魯華勒自身維就是威權統治國家,並不會解除封禁。再說為了國家安全和軍事機密考量,這座城市也幾乎被限制出入。
不過隨著尼魯華勒在塔瓦拉的擴張,獲得了大量的戰略縱深。以及帝國調和下,和塔瓦拉的關係較為緩和後,玄關的地位雖然下降。但這畢竟是直屬於王立輝的國防部隊,並沒有因為地位下降而降低部隊的精實。

尼魯華勒的守軍,在哨站看到大量的帝國軍戰車部隊、裝甲車和標準運輸戰鬥單元,行駛在軍用專用幹道上,徑直地逼近玄關要塞。車隊以十二台作為一個連的形式,分成數十段靠近玄關要塞。
「他們電影還要拍多久?」尼魯華勒衛兵問同伴。
「不知道,不過看樣子應該快完成了。」
「我聽說他們還要拍四個月,你們有最近的報紙嗎?」一個帝國騎士走過來,經過兩個禮拜的時間,這些演員已經和當地的士兵混熟了。現在這位帝國騎士,也不過是穿著盔甲的年輕演員。
「我媳婦的預產期在兩個月後,到時候可讓他瞧瞧帝國騎士的樣貌。報紙的話,我還是沒收到新的,頂多只有上個月的。」
「上個月的報紙就免了吧。不過我們身上的盔甲應該是假的,真正的精鋼會有一層霧霧的非反射面。」
「也有可能是鑽鋼啊。」
「那怎麼可能呢哈哈,我們這邊可是有兩千多位臨時演員。不可能所有人都配備鑽鋼吧?那可是只有貴族才穿得起的裝備,一套鑽鋼動力板甲,足夠買一輛戰略轟炸機了!」
「靠邀那麼貴!」
「啊不過都是為了保護皇族或禁軍,才有這種盔甲。」
「那些錢如果用在其他地方,應該可以造福更多人吧?」衛兵說,順便看看手錶,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藥片服下。「比方說製造藥廠之類的。」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藥片嗎?」
「喔,好啊。」
「你吃這個藥,是要緩解黃氏胃病嗎?」
「對啊,我吃這個藥,吃了八年了。每年都要拿兩萬四千元買藥。」
「黃氏胃病可以吃阿斯特,一個月內就可以痊癒。」
「你說什麼?但我們的衛生部說阿斯特會讓我們過敏死亡。」
「可是順清、太和和塔瓦拉都有在使用阿斯特。不然這個周末,我帶你去看醫生如何?我們的劇團也有幾個醫師可以看診。」
「阿斯特會很貴嗎?」
「一罐好像是五塊帝國銀幣。」
「那才不到五千元诶!」
一輛武裝火車,從塔瓦拉的方向駛來玄關,慢慢停下。
「乖乖,這輛火車怎麼這麼長?」衛兵隊長攔下剛從火車上下來的軍官質問。
「報告,上級說這輛火車除了拍攝電影外,還順便托拽其他貨櫃。」
經過半個小時的檢查後,確認這輛武裝列車的所有器具都是道具、砲管都被焊死後。衛兵這才放行。
「對了,學長。玄關總督說,還會有幾十輛卡車會過來,也是支援電影的演員。你們可能需要更多人幫忙哨檢。」軍官跳上火車說。
「又要加班啊......」
「我的休息時間也快結束了,下班後,我們再去喝一杯吧。」帝國演員說。「再多聊聊兵棋遊戲,或是新聞。」
「也可以聊聊那位女明星啊,哈哈。」
「那位女明星好像是我們導演的老婆。」
「雙目失明的那位高個兒?他艷福不淺啊。」
「可不是嗎?他好像叫普雷爾來著。」說完,這位年輕人便跟著其他劇組人員離開哨所。
「報告連長。」
「什麼事?」
「有沒有可能,那些帝國人,其實不是演員,而是真正的帝國軍人啊?」
「你傻了嗎?帝國邊境距離這裡可是有三百公里。如果真的入侵,那也會接到通知。再來,帝國軍隊一直很安分地待在他們的基地內,受到我國情報部門和空軍的監視,那些人可不懂得什麼叫做保密。要攻下這座軍事要塞城市,至少也要五十萬,不,是一百萬人才能拿下。」
衛兵隊長說的沒錯,玄關要塞是林根規劃建設的超級防線。具備二十三公里長的縱深。並且由三道主要防線構成,每個主要防線上都有六個火炮陣地和數不盡的反人員防禦工事。而且玄關和其他軍事要塞都限制住主要道路,以梯田作為阻滯手段讓戰車無法輕易靠近反戰車砲陣地。能夠通過玄關的載具,除了火車外,就必須行經兩條被管制住的主要道路。如果有敵人意圖靠近,就會被梯田和泥沼困住,成為砲兵練靶的經驗包。
就算進攻的敵軍利用步兵,佔領最西邊的主要防線,還有兩個主要防線需要突破。玄關防線是一個西低東高的斜坡。守軍除了反攻順利外,還可以呼叫後方的火炮陣地進行支援,將入侵者直接消滅殆盡。玄關守軍的戰車,也可以憑藉隊主場地形的了解,在梯田中橫行,消滅脫離戰車支援的敵方步兵。
在玄關的北方,還有一個僅次於雲明高原的空軍基地,內部設有三個空軍聯隊,大約有兩百架軍機駐紮。玄關空軍基地西邊擁有一個高山,特殊的地形可以擋住強風的襲擾,使飛機可以順利起降。
「總督,你怎麼能私自調離我的部隊?」戍衛玄關的防衛指揮官質問,他今天早上才知道自己有兩個甲種裝甲師被調派去南方的煌洲進行支援。
「防衛指揮官,我可是收到米聯在我國南邊增兵的情報,這才做的決定。區區三萬人,很快就能調回來了。」
「我在意的不是三萬人,而是一百輛戰車啊!」
「我們這裡還有八個甲種裝甲師、十個步兵師的軍力。戰車總數至少也有三百六十多輛。」
「要是被追究......」
「別著急了,指揮官,這是我的責任證明,你可以直接拿去。」總督遞出一份文件,上面註記了調度命令、調度理由和總督的簽名、印章。
「可別再這樣做了。」防衛指揮官抽走文件,氣沖沖地離開辦公室,他還得要向王立輝解釋為什麼會調度軍隊。
「下次一定,呵呵。」
待防衛指揮官走後,電影導演才進入房間內。
不,這不只是為電影導演,眼罩上的帝國標誌,表明了他的身分。
帝國大元帥普雷爾。
「總督......」普雷爾帶著他那磁性的嗓音說。「你的家人,都已經安全抵達帝國受到保護,四成訂金已經交給她們了。你做得很好。」
為了今天的特別軍事行動,大元帥普雷爾可是用上數年的時間累積財富,並且在此地購置多個地產,而協助帝國大元帥的,便是眼前的總督。在大元帥的財富支持下,總督才得以從房產經紀人擠身上流社會,周旋於政治和商場如魚得水。
在提督和大元帥的合作下,這次特別軍事行動以拍攝電影得到掩護,除了少數不知情的明星外,幾乎大多數的劇組人員和多年前就在此秘密潛伏的沉睡探員都是大元帥的手下。多年的滲透早已讓玄關這座要塞城市,被徹底摸得透徹。
不過為了遵守國際法的交戰原則,大元帥還是將宣戰通告交給總督,只不過在迂腐糜爛的官僚體制下,這份文件在煩瑣流程下,最快也要在三天後才會傳遞至中央。因為總督刻意地在幾天前就故意製造多件緊急信件傳遞給中央,在吳傲天派系的官僚體制下,還會刻意的延誤和打壓異己。在中央負責處理宣戰通告的官員,會以為又是一封浪費行政資源的文件罷了。
「這不過是交易,而我也只不過是給出相應的服務。如果你出更多,那我可以調離更多軍隊離開此處。」
「這樣就夠了,我自有辦法奪下這裡。你可以受到我軍的保護,和我的老婆乘坐火車離開。距離攻擊還有六個小時。我可以請問一個問題嗎?為什麼你和那位指揮官關係如此糟糕?你們不都是王立輝的部屬嗎?」
「同一派系內,可不會代表著完全的團結。我很高興你沒試圖去收買他,不然我可能就不會同意和你合作。」
「我不收買他的原因是,我寧可讓他留在原處,因為我熟知指揮官的作法。」
「留下熟知作戰風格的對手嗎?真是良計。我可否回問一個問題呢?」
「你要問的是,我是怎麼做到調度帝國軍而不被發現的。對嗎?」
「是的,如此高明的偷天換日手法,我務必要聽聽。這種計策絕對能讓我在謀略的領域有所突破。」
「理由很簡單,」普雷爾停頓,接著說「我根本沒調動帝國軍。」
「蛤?」總督呆住,不敢置信,接著哈哈大笑「那麼...你要怎麼只靠手上的軍隊,佔領這座擁有近十八個師的軍事要塞?」
「我自掏腰包雇用傭兵。」
總督笑得更加崩壞。「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哈哈哈哈!只要故意讓帝國軍成為焦點,那麼其他地方就部不會有人注意到了。可是傭兵的數量足夠嗎?」
「二十個師,足夠了。不過也會只有幾個師先到。」
「你到底有有多少錢啊?帝國大元帥的薪資有那麼高嗎?」
「就,買股票和做空。這樣就能賺很多錢了。」
玄關西邊的道路上,上百輛卡車輾過青翠的草原,將其變成黃沙。衛兵們已經準備好進行哨檢。
「呦!安傑羅!」帝國演員們互相鼓勵著,準備好進行下午的拍攝。
「請劇組人員到定位準備。」西邊防線,也就是第一道主要防線上,所有的劇組人員正在忙著準備架設火炮,助理和工作人員清楚,他們將要使用這些道具拍攝出世界上最盛大的軍事電影場景。
「欸,天兵,你們轉錯火炮位置了。」
「上面說要先進行檢查。」
「各位,」普雷爾通過廣播,對著第一防線的八個火炮基地同時宣告。「執行2323號密令。」
帝國傭兵,第一燃燒師的一萬五千人同時動作。有的人負責保護不明情況的演員,有的將多管火箭砲就定位,還有的將刺刀裝上假槍。
「第2323號密令,正式執行。」
四十個多管火箭砲和六十四門重型榴彈砲一齊開火,將全部砲彈和火箭彈傾洩而出。將中間主要防線的四座火炮基地淹沒在彈雨之中。玄關防線的缺點,在於這個要塞城市,只有二十四個火力據點可以使用,其他地方都被防禦工事給佔據而無法使用火炮。尼魯華勒的火炮,最大射程只有十一公里,所以當中間主要防線的火力據點被拔除後,就算最後一道的東部主要防線上的火力基地完好,也無法對西部防線的火力基地造成威脅。
「真是精采,可惜老夫沒那個膽量坐在最佳觀賞席上。」玄關總督乘坐著火車,回頭望著自己經營多年的城市。「反正待在那個國家也沒辦法安心退休。」
上百輛帝國載具在火車兩側經過,猶如一場鋼鐵洪流。
「呵呵,你們應該在火車上裝攝影機的。這個畫面可真是壯觀。」總督笑著,飲用著葡萄汁。
「靠,真正的戰爭片就是要這樣拍!」尼魯華勒士兵和部分劇組人員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有部分的軍官臉色發青。
帝國傭兵拿著裝有刺刀的假槍靠近共和國軍官,還以為正在拍攝的士兵連忙後退。軍官們拿出槍,不停的朝鑽鋼板甲徒勞的射擊子彈,或是陷入搏鬥中。
「我是帝國大元帥普雷爾,共和國控制了各國的政要,企圖用核火箭消滅大多數的各國文明。以正義之名,我宣告正式對尼魯華勒共和國發起自衛反擊特別軍事行動。
這份懲處,是給予你們領導階級,而非針對你們普通人民百姓。我以帝國大元帥的名譽發誓,投降者一律受到國際戰俘法規定優待。」普雷爾以磁性的嗓音,加上他對統一語的良好演講能力,直接讓多數西部主要防線的軍官直接投降。當然也有不少士兵以為要配合演戲而主動投降的,或是看到被帝國騎士壓在地上壁咚的上級投降後跟著投降。
玄關市中心區域,火車站。
一個團的帝國傭兵從裝甲列車的貨櫃上下來,由於哨所的衛兵將檢查列車武裝是否為裝飾性的道具武器,而把貨櫃檢查交給火車站警務人員。只有警棍和哨子的安保人員迅速被帝國傭兵制服,接著是火車站周邊的重要高樓建築。
「讓火車繼續前進,按照大元帥的方案設定好定時炸彈。」傭兵軍官說。
如果這輛火車順利前進的話,那麼會在下一個城市的火車站的卸貨中心引爆。
「你,你聽得懂帝國的通用語,對嗎?」傭兵軍官對著安保人員說,和紙上的敘述一模一樣,有帶著寬邊厚眼鏡。
「是的。」
「我們大元帥說,那輛火車會在兩個小時後到達下一站,然後引爆上面的炸彈。一個小時候鬧鐘響後,我們會釋放你。你要負責通知下一站的人員進行疏散。」
「我明白了。」
「為什麼大元帥會挑你啊?你是否認識我國的大元帥?」
「我不知道,我只感到害怕。」
「為什麼?」
「我兒子就在下一個火車站工作。」
「指揮官,我們正在遭受帝國攻擊!目前西部、中部防線完全失去通訊。」傳令兵進入玄關指揮所進行通報。
防衛指揮官鐵青地看著總督留下的信。他彈指兩下,傳令兵馬上被指揮官身邊的護衛敲暈。
指揮官低聲咒罵著,信上是大元帥自白目前的行動,信件最後則是總督聲明自己已經跑路的自白,和一個中指的拓印。
「帶上軍事機密文件,我們去向帝國投降。」防衛指揮官說,這兩個私人護衛都是自己挑選的學弟,他們都沒有家人和親友。
「若我們成功防衛......」
「總督和我都是王立輝的部下,我們同一派系的極有可能被一起政治清算。而在我底下的那些軍官,多數是吳傲天的部屬。這個鍋,我可不背。」帝國這陰招可真夠狠的,自己不但沒被收買,還得要帶著更多軍事機密情報叛逃,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
玄關的中間管理層可說是亂成一團,兩個少將和四個上校都在爭執到底該做才對。
「我們應該主動出擊!迅速地用我們的虎式戰車和部隊重新佔領奪回市中心,將火車站給奪回來。」
「你瘋啦,西部主要防線的火力基地都被掌握了,你是要我們的部隊去送死嗎?」
「現在我們應該全線推進,帝國也無法用火炮全部殺傷我軍。」
「我們的部隊根本還沒就定位和準備發起進攻攻勢,現在通訊亂成一團,我們該做的是控制和組織部隊情況。」
「等你釐清情況,情況早就變了。」
「先不要管最前線部隊,讓他們就地防禦,我們應該讓後方進行組織和計畫。」
「立刻進攻才對!」
帝國的裝甲載具在梯田前面停下,標準運輸支援戰鬥單元,又稱為亞絲娜。這種裝甲運兵車上有一個主砲,正前方則有兩個副武器窗口,可裝配機關槍、火焰噴射器,讓士兵能夠更好的應對任務目標。
亞絲娜的功能當然不止於戰鬥能力和生存防禦,還有她極大的空間可以運輸和部屬以下物品:一門重型火砲(需要組裝)、兩門反戰車砲、四位帝國騎士、十六位帝國步兵,或是一點五公噸重的補給。
每一輛亞絲娜停下後,大量的部隊直接從側門或後方直接下車,一窩蜂地跟著前面的軍官衝鋒前進。銀白色的海洋,頓時吞沒了黃綠色、缺乏植被的稀疏地皮。
「衝衝衝,動作快!全員就部屬位置!」已經知道要塞工事位置、道路、山中鵲徑的傭兵軍官,騎著帝國鐵騎或步行的方式,趕往大元帥在兩個禮拜前指示好的位置。
燃燒師的每個傭兵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有的迅速穿插通過防線,讓大量守軍不得不放下碉堡主兵器,轉向面對背後的帝國鐵騎;有的直接進攻反戰車陣地,好讓運輸車能沿著道路直接進入火力陣地,給火炮進行運輸補給。
普雷爾已經將西部主要防線這個灘頭堡給癱瘓,現在要做的就是趁共和國還沒反應過來之前,讓大量的部隊堵上缺口。將西部主要防線完全的掌握在帝國手中。
「先派出一個中隊的戰鬥機,然後再派出轟炸機。」玄關要塞的空軍總指揮說,現在可沒那個閒工夫和陸軍討論該怎麼做。幸好,他的部下可以立刻反應過當前的局勢。「務必要將入侵的帝國戰車部隊消滅,別再讓更多的帝國軍進入要塞。我們能否緩解陸軍部隊的壓力,就得要靠現在的努力。」
「帝國大元帥,我軍已經釋放干擾煙霧,是否要改變作戰進攻軸線?進攻南邊並不能夠威脅到敵人的機場。我軍在北邊的部隊已經完備進攻準備。」
「不用擔心,我進攻南邊就是為了掩護北方的友軍。」
「北方的友軍?」
失明的普雷爾舉頭,身穿白色軍服的白后,從空中緩緩落下。傭兵軍官們都大為吃驚。
「大元帥普雷爾,我父親要和你進行通訊。」
「我現在可以進行通訊。」
白后落下後,張開手掌,顯示出林根的全息投影。
「帝國大元帥......」林根開口說。
「彗星賢者,微臣在此恭候你的命令!」大元帥單膝跪地,卑迎聖旨。
林根感到十分困惑,自己和黑玫瑰只有把身分透露給伊麗莎和斐特律,大元帥是怎麼知道的?算了,之後再談。現在要做的事是先包圍殲滅掉穆洋人區的共和國軍隊,再緊接著南下奪取玄關。不過一個小時前林根嘗試壓制尼魯華勒磁場造成的不適,試著通過廣域讀心時,在準備進攻的帝國傭兵軍官腦海中,發現大元帥的計畫,因此加緊派遣三艘飛空艇助陣。
「你這次的進攻非常正確,對共和國發起了意想不到的突襲。帝國禁軍的空中戰艦,很快就會抵達玄關北部,到時候可以和你們的部隊進行協同夾擊。」
「父親,王秀桐號、薇希絲號、伊莉娜神官號的引擎無法負荷過載,我們的部隊必須迫降了。」白后察覺到動力爐因為過度使用而快要崩潰,連忙警告。
「計算最好的迫降區域,就算是敵人的空軍機場也沒問題。總之,帝國大元帥,我們之後再好好聊聊。」
帝國自衛反擊特別軍事行動,正式在玄關打響。

創作回應

玩家1號
我看到有人在臭公車娜喔
2022-05-18 18:20:22
組織准將
帝國武裝全部都是女性名字wwww
2022-05-18 18:23: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