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愛情]《關於我被國家配發給一個人類男性這件事》第一二八回

眼鏡猴 | 2022-05-18 03:13:01 | 巴幣 1008 | 人氣 213


第一二八回 這個厚顏無恥的男人竟然妄想與我兩情相悅(五)
======================================================================
提示:本故事使用多重視角,建議同時閱讀本故事的男方視角《關於我向國家申請了一個精靈老婆這件事》
本回建議順序:先男方後女方
======================================================================

  今早才提出要買掏耳棒,晚上已經買了回來。這個男人辦事真有效率,特別是在關乎慾望的時候。

  我無奈地接下了掏耳棒,正準備把旁邊的坐墊拉過來,沒想到他竟然問也不問便直接躺到我的腿上。

  幸好,這些厚顏無恥的惡行將要到此為止,因為他的耳膜已經在我的手上了。總而言之先給他來一發猛的,讓他嘗嘗我的厲——

  「噫!」
  
  「對不起!很痛嗎?我再放輕一點!」

  「沒事!沒有痛!我只是有點嚇到而已!」

  突如其來的怪叫和掙扎害我嚇了一跳,也差點害我捅穿他的耳膜,掏耳朵這種事情果然不能意氣用事。而且,既然他的耳道如此敏感,我根本沒必要故意使壞,也能達到同樣的效果啊。
  
  「那麼,我現在放進去囉。」我盡量放輕力度,小心翼翼地再度把掏耳棒放進他的耳道。

  「呃……嗯……嗯啊……」

  「不要亂動,很危險的。」

  這個男人仍然持續地低聲呻吟以及扭動身體,未免敏感過頭了。就算我的力度再怎麼輕,要是刮到了堅硬頑固的耳垢,他必定又會像剛才那般胡亂掙扎。為此,我把身體前傾移動重心,運用體重加強施壓的力度,盡量把他的頭部固定下來。

  「這顆很硬,忍耐一下。」
  「嗯……嗯唔……」他幾乎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掙扎的力度也比預期中微弱,忍耐得非常努力啊。

  趁著現在雙方都還有力氣,我趕緊針對黏在耳毛上的頑固污垢出手。經過一番惡鬥,挖出來的耳垢堆成了一座小山,不論顏色、氣味還是份量都非常噁心,卻給我帶來了一股莫名的暢快感和成就感。
  所以,我決定再給他刮個一圈。

  「嗚——嗚喔喔喔喔喔——」失去了堅硬的污垢城牆,耳壁猶如初生嬰孩般嬌嫩,這個男人耐不住這份嶄新的強烈刺激,發出了極為奇怪的吟叫。
  話說回來,我為了一己私慾而罔顧他的痛苦,以體重強行壓制著他,反覆地把棒狀物捅進他的體內……彷彿是正在侵犯這個男人!
  一旦意識到這點,我又更有幹勁了!

  「已經清理完了,換另一邊。」幸好人類也是有兩隻耳朵的,否則只能繼續刮下去,必定會對他的耳壁構成損害。

  我迫不及待地擦拭掏耳棒,準備要清理他的左耳。但他的反應異常遲頓,一動不動地繼續橫躺著,似乎是沒有翻身換邊的概念。「老公,稍微起來一下。」我只好把他扶起,從沙發的右側走到左側去重新就座,他只需要像剛才那般躺下來就可以了。

  然而,他甚至連躺下也辦不到,僅是滿臉愕然地坐著發呆,難道是最後那一圈過於刺激,把他整個嚇傻了?

  「老公?有甚麼問題嗎?」

  「沒甚麼,就是……耳屎真的好多啊!我的耳朵原來這麼髒嗎?」他詫異地指向茶几上的衛生紙,原來只是被自己的耳垢嚇傻了。

  「嗯,確實是非常骯髒。」我順著話題,不慎地說出了心中所想。

  但他並未追究我的失言,只是默默地再度躺到我的腿上,完全沒有生氣的跡象,反而有點悶悶不樂的感覺,明顯是因為自己的這對髒耳朵而深感慚愧。

  這個男人難得示弱,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  

  「你上一次清潔耳道,是甚麼時候?」我在著手清理耳垢的同時,嘗試延續這個話題。

  「我……嗚……不不記得啦!反啊啊啊啊……正!就就是……久久久以前……」耳道的刺痛令他的語調變來變去,還偶然插入兩聲呻吟,又為我增添了一層樂趣。

  「耳朵這麼髒,不會發癢嗎?」

  「偶偶哦哦喔喔喔——用手指!挖挖哇哇啊啊啊——」

  「懶惰。」我貼近他的耳邊,試探性地罵了一句。

  語言層面的侮辱配合來自耳道的刺激,使他的身心同時承受重創,頓時全身抽搐、不能自已。

  「大懶蟲,大懶豬,無尾熊,樹懶。」我乘勝追擊,以恰到好處的詞彙繼續侮辱他。混在中間的無尾熊不只懶惰,還會吃屎。

  但只有我單方面地責罵,感覺有點不夠過癮。所以我再度向他提問,誘使他張口說話。

  「老公,你有在反省了嗎?」

  「反!反省!對對對!噗噗噗!」

  「要我定期幫你清潔耳朵嗎?」

  「必必!清清!清清!」

  「你難道是沒有自理能力的小寶寶嗎?」  

  「窩是!窩窩窩——小寶寶!小寶寶!」這個男人像是腦袋被挖空了一樣,明明我連他的耳膜都還沒有戳破啊。

  我作為施暴者,竟然在施暴的過程中感到了恐懼。沒有踏入深淵的勇氣,只能就此收手,把掏耳棒從他的耳道抽出。

  目瞪口呆的他顯然是尚未回魂,唾液從嘴角流出,悄然地掉落到我的長褲上。侵犯耳道的效果遠比我想像中的厲害,我因而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等待他自行醒來。

  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他的身體突然像觸電般猛烈顫抖,隨後迅速地平靜下來,如夢初醒地轉頭望向我:「已經結束了嗎?」

  「……嗯。」

  「已經結束了啊……」他緩慢地爬起身來,腦袋明顯還沒有完全恢復,記憶應該也缺了一大塊。只見他茫然地四處張望,然後一言不發地凝望著我,該不會是回想起剛才的遭遇,想要向我報復吧?

  「那,現在換我來幫你清理耳朵。」

  「甚、甚麼!」我本能地伸手保護自己的耳朵。這是臨時起意的報復?還是處心積慮的夕謀?說不定直至剛才為止的都只是晃子,他打從一開始就是在覬覦我的耳朵!

  「為甚麼要害羞?難道老婆你也很久沒清理耳朵了嗎?」

  「怎麼可能!」

  「那就沒問題了啊。」這個男人終於露出了真面目,強硬地把我拉扯過去。
  
  「真的有必要嗎?這種事情不必勞煩老公你,我自己可以處理。」我在慌亂之中嘗試說服他,就算真的需要替孩子清理耳朵也不用勞煩他。

  然而,事到如今已經不必在乎藉口是否合理了,我為了壓制他剛才的掙扎而耗掉了不少力氣,如今完全無力對抗,只能徒然地繼續保護自己的耳朵,直至他——

  「嗯!既然你如此堅持!那就算了吧,我去廁所把棒子洗一洗!」他突然放開了我,隨後彎腰低頭壓著褲襠,狼狽地大步大步奔往廁所。

  假如我沒有看錯,他是已經勃起了吧?因為終於能夠觸摸朝思暮想的這對耳朵,連帶地聯想到我被觸摸耳朵的各種反應,導致性慾爆發無法繼續壓抑。

  所以,他為免無法自制而選擇主動離場……意志力可真堅定啊?竟然在這種場合還能勝過慾望,這傢伙真的是人類嗎?

======================================================================
提示:本故事使用多重視角,建議同時閱讀本故事的男方視角《關於我向國家申請了一個精靈老婆這件事》本回建議順序:先男方後女方


平台Penana更新於每周一 約2400~28:00
巴哈姆特更新於每周二 約24:00~28:00

作者的話:
壞消息一號:出實體書的計劃又遇到波折,都快結局了,怎麼還生不出來啊

壞消息二號:認真考慮精靈老婆短暫休刊,先把比賽稿寫完,然後再把老婆的結局篇全部寫完再一口氣貼出來,但這樣好像會休得有點久

好(?)消息:做封面圖好開心


隨著第一卷的插畫繪製進入尾聲,第二卷插畫投票正式開始,請到投票所投票

一人四票,前五名出線,首名無條件解鎖
然後,由訂閱者/贊助者/合作方/作者選擇約4張敗部復活(這些人同時可以進行一般投票)
投票完結時間暫訂為第一卷出版之後再過一陣子,到時候再發公告提醒
(在我截圖之前就有人投了一票,真快)


讀者DC群:
集合了一切福利和情報

合作平台Penana:
有給我一點錢,也負責幫我收錢和數錢,也會幫忙宣傳(例如在FB登廣告)
內頁插畫將會有一部分在這裡免費公開
只要一個電郵就能輕鬆註冊,就算不投錢不訂閱也可以幫作者刷點數據,爭取曝光
因為在這邊的成績越好,獲得的支援就越多(包括進書局)

雖然巴哈也開始可以收贊助,但我沒台灣帳戶領不出來,避免有人白白浪費錢所以沒有申請

封面繪師:FAN (F.W.ZHolic) (好孩子請確認背後沒人再搜尋)

紙娃娃圖片的版權聲明,來自以下生產器:
Picrewの「ななめーかー」でつくったよ!
#Picrew

創作回應

雜魚小說家秋茶
作者的癖好一覽無遺!
2022-05-29 20:46:49
眼鏡猴
其實作者都不聽ASMR的,只是比較喜歡美式餓鬼
2022-05-30 00:38: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