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五十九章 走,回娘家

坐著 | 2022-05-18 00:00:07 | 巴幣 4 | 人氣 46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經過一整夜的無眠,吃飽飯足後的我便睏的一路睡從傍晚睡到了隔日近午才起床。剛洗漱好的我帶著惺忪的睡眼和滿臉還未完全清醒的迷茫便被霍子煜扯著走,我邊揉著眼睛邊打著哈欠含糊問道:「要去哪?」
  一轉眼我已經被霍子煜帶出家門,來到了屬於公共空間的廊外,接近電梯的地方。
  「今天初二,不是該回個娘家嗎?」走在前頭的霍子煜理所當然地回道。
  聽到他的「娘家」一詞,便莫名有個畫面瞬間閃入我的腦海中||台東太麻里,老頭那豎著一顆掛滿空酒瓶禿樹的小酒吧門口。我從來沒把那裡當作什麼娘家,但不知道為什麼當霍子煜這麼一說,我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卻是那個地方,而且我的直覺也告訴著我我的猜測沒有錯,驚覺不對我立刻停下腳步,扭過頭就往回走,「我沒嫁,回屁娘家啊!」
  「誰說沒嫁就不能回娘家?」他一把將逃出兩步的我給撈了回來,「妳十年沒回去了,今年一定要回去。」霍子煜的手看似輕輕地搭在我腰間,實則卻扣的死緊,不給我一點可能脫逃的機會。
  「你這個十三年沒回家的人沒資格說我!」我拼命的掙扎,死命的想往住所的門口奔,可這五步的距離對此刻的我來說卻是如此的遙遠,就算我用盡全力掙扎也才勉強移動了半步,但即便如此我還是不放棄的拚命掙扎,就怕一個鬆懈便被霍子煜綁去台東。
  我掙扎的厲害霍子煜也奮力的往反方向拉拽,與我拉鋸著,到後來他乾脆以從背後熊抱的方式不讓我逃脫,於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我們就這樣僵持在了原地,雖然我逃不掉,但他同樣也帶不走我!
  最後在這雙方勢均力敵得情況下我們只能談判,以這奇怪的姿勢。
  「那我跟妳交換,」他的唇貼在我耳邊試圖和我協商,「妳跟我回台東見老頭我就聽妳的回我家。」
  「誰要跟你換……」我下意識地拒絕,可下一刻我就愣住了,「你說什麼?」
  他耐心的重複道:「我回我家一趟換妳跟我去台東見老頭一面。」
  他的條件乍聽之下有些莫名其妙,我該一口拒絕的,但我遲疑了,因為他拋出的條件對我來說很誘人。
  這些年來我承了霍子煜不少的情,  不論我發生了什麼事,是否與他有關他總是不遺餘力地幫著我。細數我們一起經歷過的波折,我幫他的事跟他幫我的相比起來卻是那麼得微不足道,我曾想過要做點什麼來回報他,但仔細一想我才發現我能給的他都有,而且他也什麼都不缺,我明白他根本不在乎什麼回報不回報,但我還是想為他做點什麼,幾經思考後我發現他和他家人的關係似乎是少數他可能需要外力幫助的事,也是我少數幾個可能能為他做的事,就算那也可能只是我的自以為,可當時礙於我們不過問彼此感情事的默契,這件事就這樣埋藏在我心底許久,就算要提我也只敢旁敲側擊的說幾句,他不欲理會我也就作罷,而現在他終於肯鬆口了我又怎麼能不抓緊機會?
  可一想到交換條件是要見老頭,我又退縮了。
  似乎看出了我的退縮,霍子煜立刻在我耳邊蠱惑道:「機會就這麼一次,妳考慮清楚了。」
  霍子煜這傢伙真的很可惡,他會以此作為交換條件便代表著他早就看穿了我的意圖,也摸透了我的心思,但他始終對我的試探視而不見,視而不見就算了畢竟他有選擇的權利,可卻在這時候拿出來和我談條件!他這已經不是可惡可以形容的了,根本就是卑鄙!但我又必須承認他的話讓我動搖了,即便知道他是在算計我。
  我由衷的希望霍子煜能回家一趟,就算不能改變他們之間僵硬的關係,至少也見上一面,現在一切的決定權都在我手上,可是我不想見老頭……
  但說不想見老頭似乎又不盡然,與其說我不想見他,不如說我不敢見他……
  老頭對我來說一直都是一個特別的存在,是他給了我還能站在這裡自我糾結著要不要見他的機會,一直以來我都偷偷地請人每個月回傳一次他的近況給我,我其實也不只一次暗自想過要回去見他,但我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臉去見他,又該拿什麼去面對他,當初我違背了他的意思義無反顧地離開台東,嘴裡大聲嚷著要向葉氏復仇,可至今卻沒讓葉氏付出什麼大代價,倒是把自己暴露在危險之中,雖然成了當紅明星,也沒能達到人們口中的歌壇金字塔頂端,能完全站穩腳根的天后級別,甚至還惹了一身風流的臭名聲……
  我不敢見他,更因為我自知有愧於他,他是繼我父母之後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的人,我邱舒穎這輩子違背了不少人的意思,但我從來都不會因而感到慚愧,唯獨對他我感到慚愧萬分。
  或許霍子煜跟我一樣有著內心的自我糾結,我們都需要一個藉口,而他的提議正好給了他一個藉口,也給了我一個理由,好說服我們那無聊的自尊心。
  但我沒急著答應,而是警惕的望向身後緊緊圈抱著自己的男人:「我去見老頭是不是能給你帶來什麼好處?」
  「為什麼這樣問?」他露出滿臉的無辜和委屈,「多傷感情啊……」
  但我沒有為他所迷惑,而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沒有好處你肯拿自己最不想做的事跟我換?」
  知道演不下去了,霍子煜隨即收起委屈的神色輕笑出聲,低低的很是悅耳,「好吧,我就知道騙不了妳,」見我不再掙扎他便放鬆的把腦袋架到我肩上,「妳記得我一直在找一支老頭他們那個年代出產的限量威士忌嗎?」
  那支威士忌跟我有關係?
  難不成……
  「老頭手上剛好有一支。」他適時地回應著我心底的疑惑,「他用那支酒跟我換妳回去。」
  老頭用那支威士忌跟霍子煜……換我回去?
  我沒記錯的話當年我還在酒吧時老頭可是很珍愛那支酒的,碰都不讓我碰一下,甚至還特別藏在他私藏酒櫃的最深處就怕被霍子煜發現。我有些不可思議他怎麼會為了這無聊的理由就輕易把自己的寶貝交給霍子煜?
  但在探究老頭奇怪的舉動之前有件事更重要!
  「霍子煜!你這個叛徒!」我趁機掙脫他的禁錮,而後便張牙舞爪的向他撲去,「為了一支酒連我也賣!」
  他輕鬆地左右閃躲著我的攻勢,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有什麼辦法,那支酒多難找妳又不是不知道。」
  不知是因為心意被他拿來算計,還是因為自己比不上一瓶威士忌的不甘,我心底莫名生起一股無名火,看準了他說話的空檔我就抓了上去,「你找死是吧?」
  意外的,這次霍子煜不知為什麼居然沒有出手阻擋,一切就這麼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當我反應過來我的指已然從他的臉頰滑下,在他無暇的肌膚上留下一道細細的紅痕,而後漸漸滲出血來……
  這下不只我愣住了,霍子煜也是一愣,他的視線緩緩上移,最後定在牆上裝飾用的鏡面上,在傷口落入他眼底的那刻我清楚的看見他瞬間竄起的怒意……
  完了!
  他動真格了!
  我不是有意要傷他,可那股無名火讓我不自覺得下手重了些,本想著他一定會抵抗就算出手重些也無妨我便沒收斂力道,但我萬萬沒想他怎麼突然就不抵抗了……
  是我出手過快讓他來不及反應嗎?
  我緊張的望著霍子煜,只見他抬起手背輕輕地擦過臉頰近耳根的傷處,而後垂眸凝視著手背上沾染的血跡。
  我偷眼看了一下他被我抓傷的臉,傷口不深,卻留下了一道明顯的紅痕,雖影響不了他那俊美的外貌,但還是破壞了原本的完美,讓他看上去有了那麼一點的狼狽。
  霍子煜的沉默不語讓我的心七上八下,因為他這次不是裝的,是真的生氣了!
  和他相處這麼多年我清楚他處事一向雲淡風輕,鮮少有事能讓他動怒,而我卻讓他動怒了……
  就在我暗自思量著該先道歉好,還是先幫他處理傷口好時,他突然開口了,「考慮的怎麼樣了?」
  聽不出任何情緒,就只是詢問,很單純的詢問,可這單純的詢問卻莫名的給我一種威壓之感,在這自知理虧的情況下我又怎麼敢再忤逆他?
  「去,」求生的本能瞬間掩蓋了我所有的顧慮,「我跟你回去。」
  「嗯。」我的識相讓他滿意的點了點頭,拉著我就往電梯走。
  「等一下,」我突然地喊停讓霍子煜露出一絲不耐,我立刻解釋道:「你總要讓我拿一下包包,整理一下東西吧?」
  「幫妳整理好了,在我車上。」
  不得不說眼前這不帶任何情緒的霍子煜真的怪嚇人的。
  我下意識地摸了摸空蕩的口袋,怪不得我從廁所出來就找不到手機,他這是篤定能把我帶走嗎?還是早打算好我不答應就強行用綁的?
  「能走了嗎?」從他的語調我能聽出他極力克制的不耐。
  但我依然站在原地,「你的傷口好歹也先處理一下吧?至少擦個藥,貼個ok繃。」
  「不用,」他皺起好看的眉,滿臉嫌棄之色,「醜死了。」這次他不再和我廢話扯著我就走。
  知道今天的霍子煜不好惹,我只能盡量順著他的毛摸,乖乖地不做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