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仁右衛門的左右對刀 (5)

| 2022-05-17 22:39:01 | 巴幣 14 | 人氣 73

---
  禍神。
  這是世上僅十七人知道的秘密。
  天皇一人,陰陽流當家四人,忍眾一人,七大妖族之長,以及裏界四大媒家的『月陰門』、『鬼禪狩魂』、『二極宗』,還有——

  「我們『鬼刀流』,滿足不了你嗎?」

  當今之世,地下無雙。
  鬼刀流現任當家『鬼驍誅天仁右衛門』,在面具下的鮮紅眼珠子流下淚水。

  不該是這樣的……
  若我當時……
  若我們當時……

  「地下無雙的人,說起來真是一派輕鬆。」九尾輕揮皓白的長刀,刀身走臥。
  「你所求的,是這個嗎?」鬼驍誅天仁右衛門,刀尖平舉。

  「不是,再也不是。」九尾刀身攬後。
  「天下無雙者,不是我們該走的。」鬼墊步。
  「當我再無敵手之時,由我再詮釋一次天下無雙,即可。」九尾壓低下盤。

  
  「師父早就預料到了吧。」鬼垂頭。
  「他真的是很厲害的人物,對吧?」九尾頷首。




  「我請諸位,聽我一句。」

  雪下。
  群妖築起妖氣。
  中央的鬼則放出妖氣。
  鬼的妖氣之霸道巨大,彈指之間就反客為主地包裹了群妖。

  一天一地。
  差比雲泥。

  「這是我,鬼刀征一郎,唯一的請求。」

  在場的百鬼大妖愣是不敢貿然開口。
  饒是沒有『鬼刀流』單脈相傳的誅天劍加佑,饒是在還不是地下無雙者時,左右對刀的鬼刀征一郎,依然是那個駭人的修羅夜叉。

  「別出手。」鬼說。

  站起身,高舉刀。
  誅天劍中的劍中鬼,鬼驍……『誅天』緩緩自刀中浮起。
  那抱著人的嬰兒,曾經屠殺上萬人妖的修羅夜叉,將刀插在雪地上。

  雪地一時間自刀落之處碎裂,裂痕前的雪居然應聲沸騰。
  冒出陣陣輕煙。

  「本人在此宣言。」

  他在此宣言。
  修羅夜叉在此宣言。
  『鬼驍誅天仁右衛門』在此宣言。

  「一旦有人,膽敢妄動,膽敢出手雪走九尾的鬼刀慎二郎,膽敢干預我鬼刀流的門內務事,就是與我,鬼驍誅天仁右衛門,為敵。」



  漣漪。
  漣漪。

  在能讓腳踝陷入的雪之中,兩道漣漪在雪上浮現。
  放出這麼沉重的妖氣,即使是踩在這樣厚重的積雪,也像踩水面一樣柔軟。

  一道漣漪出自鬼與鬼。
  另一道漣漪出自九尾與九尾。

  鬼矮身,睜開眼,繃緊身體。
  九尾睥睨,側身墊步,放緩呼吸。

  鬼咬緊下唇。
  他有好多話想說,
  他真的,有好多話,想說…………………


  「領教了,雪走九尾的鬼刀慎二郎。」最後,他說了。
  「永別了,修羅夜叉的鬼刀征一郎。」於是,他笑了。

  一道漣漪凍結。
  另一道漣漪破碎。

  天空震裂。






---
  『征一郎,為什麼?』

  雪下。
  劍裡的鬼,問著與他生死與共的媒主。
  人鬼劍一體的鬼刀流,能讓人與鬼交融,生死與共。
  但終究不能心神相通。

  饒是千百回的與對方媒合,作為鬼,他終究不了解人。
  比如說現在,他完全不明白,他的媒主究竟在想什麼。

  「鬼驍,作為一頭鬼,你怎麼看慎二郎?」鬼刀征一郎抱著懷裡的嬰兒說。
  『以媒來說,還是以人來說?』鬼驍反問。
  「都說。」鬼刀征一郎催動些許妖氣,讓懷裡睡著的嬰兒溫暖。
  『以媒的悟性,平心而論,我實在不認為誅天該是你的。』鬼驍哼聲。

  就事論事。
  平心而論,他的媒主鬼刀征一郎,是難見的奇才。
  果斷,冷靜,霸道,強悍,鬼刀征一郎就像劍的化身,其奔馳戰場的身姿,就同他們贏得的鬼號,修羅夜叉。

  但。
  鬼刀慎二郎,簡直就像是咒的化身。
  不需要道理,鬼刀慎二郎天生就適合以劍御鬼。

  「那以人來說呢?」鬼刀征一郎用衣襟擦拭嬰兒被雪弄濕的臉。
  『他是個很……善良?』鬼驍一時間不曉得該如何形容。
  「我問的不是這個。」鬼刀征一郎單手抱著嬰兒,另一隻手摘下面具。

  鬼驍看著他的媒主。
  那是一張剛毅的臉孔。
  卻是一雙無措的眼神。

  『老實講,我就挺喜歡的。』鬼驍說。

  他並不喜歡承認,自己對什麼,抱有好感。
  但看見自己媒主的眼神,鬼驍也只好誠實回答。
  這或許是身為鬼的他,唯一能做的。

  「鬼驍。」鬼刀征一郎,在霜雪繁華下閉上雙眼,抬起頭。

  自己也不懂。
  自己太晚才知道,原來自己什麼也不懂……

  ……錯了。
  自己只是不願意去了解,自己所不懂的事情。

  「師父,做了很多事。」
  「但師父,也有很多事,沒能做到。」









---
  交擊。
  穿岩。
    交擊。
    雪破!



  道者,走氣天地,造勁返體。
  陰陽者,役百妖,號天象。
  媒者,與鬼同修,互托半身,生死與共。


  交擊。
  兩個人,三把刀。

  一個人身上披掛著白色的短掛,臉上戴著一張面具,面具惡鬼獨角,那人袍外露出的四肢如同畫軸邪魔。
  另一個人,則穿著罕見的雪白鎧甲,他的身後九尾盤繞,蒼白的臉孔勾起瘋狂的嘴角。

  鬼面雙手持刀。
  九尾則雙手各持一刀。

  交擊!
  妖氣逆卷噬咬——


  ——而交戰的兩妖之上,則有兩隻由妖氣化成的大妖同樣交戰。
  一隻是巨大醜陋的蒼白惡鬼。
  一隻是美艷無雙的皓白狐女。


  交擊!
  崩地!


  「鬼驍誅天,好久不見。」狐女傾城。
  「是挺久,踏雪繁楓。」惡鬼獰笑。


  交擊!
  血濺!


  「你是不是很久沒吃人了?太虛弱了吧?」踏雪繁楓手持一柄雪白亮麗的冰造直刀,抵禦著鬼驍誅天粗製濫造的凶刃,隱隱有佔據上風的影子。
  「哈,我現在吃別的東西。」鬼驍誅天冷笑。
  「喔?」踏雪繁楓睥睨。


  交擊!
  白袍鬼面踏碎雪地。
  白鎧九尾雙劍劈開天空。


  鬼驍誅天妙手抽刀,反手電閃!
  踏雪繁楓尖叫。

  鬼驍誅天修羅千里,絕非僅有一身千年妖力,其劍式依然通過百戰淬洗。
  踏雪繁楓雖巧妙地躲開那迅猛而偏鋒的一刀,但仍免不了被斬落兩條尾巴。


  交擊!
  劍。
  與雙劍。


  鬼驍誅天伸手握住他斬落的尾巴。
  他張開充滿獠牙的凶口,反手將狐尾放入口內咀嚼。
  踏雪繁楓吃痛咬牙,但妖氣絲毫不敢鬆懈,被斬落的尾巴則緩緩長回。

  「吃狐狸。」鬼驍誅天舔舐嘴。
  「哼。」踏雪繁楓不以為意。
  「難吃,但湊合。」鬼驍誅天大笑。


  交擊!



  仁右衛門。
  如果有人在一般的世俗問起『仁右衛門』,會得到如何回答?

  不知。
  有太多『仁右衛門』了。

  而若所問,為妖界之中,仁右衛門,又如何?

  此乃鬼刀一流,現任家主。
  此乃當今之世,地下無雙。

  鬼刀一流地下無雙,故此流名謂無須前綴,獨名『鬼刀』即可。
  鬼刀一流單脈相傳,故地下無雙者形同天命。

  此舉,真為正確?

  不知。
  但總之,這一任的仁右衛門,『赭瞳誅天仁右衛門』不這麼想。

  是以,赭瞳誅天仁右衛門座下,後繼鬼刀有兩把。
  地下稱其,左右對刀。



  交擊!
   衝擊!
    震盪!

  碎雪破散。
  崩地天暗。

  鬼面退開,他的袍子多出好多道血痕。
  蹲身的他雙手握住地下無雙的誅天劍,屈居下風卻依然霸者神采,身上凝煉著駭人的鬼氣。

  九尾也退開,他的鎧甲有了幾處碎裂的痕跡。
  弓身的他一手握住妖刀繁楓,一手握住神劍天叢雲,兩股理應互不相容的氣,居然在他的手中得到完美的合璧。



  但地下無雙,
    無雙即為不成對,如此,方成無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