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15、黑歷史(三)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5-17 22:11:33 | 巴幣 0 | 人氣 71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15、黑歷史(三)


  午休時間,我獨自一人走上頂樓。
 
  推開逃生門,驚人的景象映入眼簾。
 
  一群人在天台上圍成一圈搖擺鬼叫,像是在辦什麼招魂大會,然而他們圍繞的並非是營火,而是梅伊樺!她雙手被麻繩綑綁,脖子戴了頸圈與繫繩,並像狗一樣趴在地上。
 
  有人對她扔寶特瓶,有人對她吐口水,還有人用腳踹她,然而梅伊樺只能跪趴在地,任由其他人對她肆意欺負。
 
  「這是在幹什麼?」我憤怒吼道。
 
  所有人停止動作,全都轉過來看我。
 
  身穿軍裝外套的男生從他們之中走了出來。
 
  「手都骨折了還敢上來?看樣子你是真心想救她。」。
 
  被他這麼一說,我反射性將右手藏在背後。
 
  早上跟他簡單交過手後,我的右手基本上可以說是廢了,他那一腳實在太過離譜,明明他跟我一樣都只是小學生,不可能擁有能夠踢爆水龍頭的力量,除非……他的鞋放了鉛塊。
 
  對,只有這種可能性。
 
  既然知道原理,那就不用怕他了。
 
  「廢話少說,快給我放了她,不然我就把你們全班都踹下樓。」我壓著怒氣說。
 
  「別急,你今天才轉來,所以不知道我們為何會這樣對小梅吧?」
 
  「我知道,我有聽我們班同學說了。」
 
  我把我從雙馬尾那聽來的事,也就是梅伊樺的母親在新聞上謊稱分屍案死者的頭顱被埋在學校,以及梅伊樺她自己也自稱有陰陽眼還放符咒到別人書包的事說出來。
 
  然而軍裝男聽了,卻只是搖頭嘆息。
 
  「陰陽眼?放符咒?那些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軍裝男轉身對其他同學說:「你們來跟他說說吧,小梅之前到底幹了多少好事。」
 
  「好!」同學A跳出來說:「上學期暑假的時候,梅伊樺放火燒了雞舍,把我們班養的雞都燒死了!」
 
  「之前我騎腳踏車上學,她突然跑出來踹我,害我膝蓋都破皮了,超惡劣的啦!」同學B說。
 
  「她還說我被鬼纏上,硬要把她媽媽弄的符水塞給我喝!」同學C說。
 
  「她還不給我摸胸部,明明就很平!還好意思不給摸?」同學D說。
 
  「聽了這些事蹟,你還想幫她嗎?」軍裝男問道。
 
  「想!!」
 
  我暴衝過去對他踢出腳,他也立即起身對我踢出腳,我們兩人的腳相互碰撞,登時一股不可視的氣波爆發而出,周圍的同學全都被震倒,我與軍裝男則是各自往反方向彈飛。
 
  我一個後翻落地後,強烈的劇痛從右腳襲來。
 
  右腳踝碎了,但這也更加讓我確定了,他的鞋子有藏鉛塊的事實!
 
  因為他的踢擊速度跟我差不多快,按照物理定律也就是速度等同於力量之類的理論,他的力道應該也要跟我差不多才對,然而現實並非如此。
 
  只有他的鞋底有藏鉛塊才能解釋得通了。
 
  「聽她幹了那些事,你為什麼還要替她生氣?」軍裝男納悶。
 
  「就算她真的做了那些,你們大可以叫老師跟她溝通,然而你們卻沒有!還把她欺負得像狗一樣,這不就只是單純在霸凌嗎?」
 
  「這是為了維持秩序!」軍裝男豎起手指說:「如果一個環境中出現了異類並導致其他人不愉快,那集中大家的力量來壓制異類才是正確的手段,大人也都是這麼做的!」
 
  「但我們又不是大人!!」我仰首怒號。
 
  一時之間,軍裝男安靜了。
 
  我也安靜了,因為我們雙方都發現到彼此的理念差距甚大,再繼續交談下去也不可能有交集。
 
  半晌,軍裝男冷笑一聲,打破沉默。
 
  「不錯,你讓我想到去年也有個轉學生也跟你一樣。好!看在你那份堅持,我答應你以後不欺負小梅,只要你能做到這件事。」
 
  「什麼事?」
 
  「很簡單。」
 
  軍裝男向旁招招手,一名男同學提著熱水壺走過來。熱水壺的壺口冒著濃濃白煙,我還能聽到裡面的水因沸騰起泡而發出的聲響。
 
  「這是剛煮好的熱水,你選你身上隨便一個部位,我會把熱水淋在那,如果淋完後你都能忍住不叫,我就保證我們以後都不欺負小梅。」
 
  「你是白癡嗎?我怎麼可能接受!」
 
  「你怕了?上一個跟你一樣有正義感的人,可是二話不說直接讓我淋大腿呢,雖然淋不到幾秒他就哭到吐了。」
 
  之前也聽雙馬尾提過,上一個救梅伊樺的人被整到休學,原來是因為被淋熱水嗎?
 
  這男的……真的是人渣!
 
  此時軍裝男走到梅伊樺身旁,用腳踩住了她。
 
  「我改變主意了,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提議,我就把這些水淋在小梅身上。」
 
  他手一傾斜,一滴熱水從水壺的壺口掉落,滴在梅伊樺的胸口上,梅伊樺立刻發出淒慘的尖叫,在他腳下拼命扭動身子。
 
  「幹!我接受就是了!」我向軍服男下跪說:「淋我吧!」
 
  「那你要淋哪?」
 
  「右手。」
 
  「那就左手,因為你右手已經骨折了嘛。」他陰險笑道。
 
  隨後他揮揮手,其他同學便走過來將我壓制住,並強行將我的左手拉出去。
 
  「這個量差不多能淋三十秒吧?你要好好忍住喔。」軍裝男提著熱水壺朝我走來。
 
  眼見他總算是從梅伊樺身邊離開,我立刻將頭往後撞去,將我身後壓制住我的同學撞開,接著我踢出左腳,把軍裝男手中的熱水壺給踢飛。熱水壺砸在一旁的同學身上,那些同學全都被灑出來的熱水弄到驚聲尖叫。
 
  「喂!你這是幹什麼?」軍服男瞪大雙眼,額頭爆出青筋。
 
  「懲惡鋤奸!」
 
  我迅速朝他揮出左拳,他也馬上以手肘擋住我的拳頭,緊接著他曲膝朝我腹部突擊,隨即瓦斯桶爆炸般的衝擊轟了過來,我整個人往後彈飛出去,摔到地上滾了數公尺,直到撞到天台邊緣的鐵絲網才停下來。
 
  「嗚嘔!」我跪在地上咳出鮮血。
 
  「我可是有練過的,像你這種外行人根本打不贏我。」他將雙手護在身前擺出架式。
 
  「嘻嘻……嘻嘻嘻……」我冷笑。
 
  「你笑什麼?」
 
  我以手擦拭嘴角的血,然後指向他說:「你看看你的腳吧。」
 
  他低頭往下看,就發現他右大腿上插著一根螺絲起子。
 
  「這、這是什麼!?」他驚駭。
 
  「是螺絲起子。」
 
  「我知道!但為什麼我腿上會有螺絲起子?」他怒問。
 
  「那你要看看你的左手嗎?」
 
  他舉起左手,前臂靠近關節的部位插著一把水果刀,血滲了出來,染紅他軍裝外套的袖管。
 
  「這、這又是什麼!??」他大駭。
 
  「是水果刀,你認不出來?啊……你不會從來沒自己削過蘋果吧?」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為什麼會有水果刀插在我手上?」
 
  「你不需理解,只要好好感受就行了。」
 
  「媽的!跟我耍陰招?」
 
  他奮力扯下腳上的螺絲起子跟手臂上的水果刀,隨即一個蹬地向我爆衝過來。
 
  我隨手撿起地上的板手往他臉上敲去,沉悶的敲擊聲發出,他往後倒去,並摀著臉在地上打滾。
 
  「嗚啊啊!你這垃圾!」他一邊呻吟一邊咒罵:「有本事空手跟我打啊!」
 
  「還敢說我?你這廢物不也在鞋裡偷裝鉛塊嗎?」我怒斥。
 
  誰知他忽然一個惱羞暴怒,從地上彈起來對我使出踢擊。
 
  我直接拿出榔頭往他小腿敲去,他的小腿立刻彎曲成L狀,白森森的骨頭刺出他的褲管,大量鮮血如柱噴出。
 
  「好痛!好痛啊啊!」他抱起腳在地上打滾。
 
  「還沒結束呢。」我撿起剛剛被我踢飛的熱水壺,走到他身邊說:「裡面還有點水,應該還能淋個10秒左右吧?」
 
  「不、不要啦!對不起……我錯了……放過我啦……嗚嗚……嗚嗚嗚……」
 
  他哭得像被放入烤箱裡烘烤的嬰兒一樣,先前那如流氓大哥般狂妄的姿態已蕩然無存。
 
  我看他可憐,就把熱水淋在他小腿的傷口上,隨後如煎蛋般「嗤──」的聲音發出,他痛到整個人抽搐漏尿,暈死過去。

  其他同學眼見此狀,全都軟腳跌坐在地,滿臉盡是害怕,彷彿我是什麼惡魔似的,就連梅伊樺也是驚恐萬分地望著我瞧。
 
  我走到梅伊樺身前,在她面前蹲下,伸出左手想解開她脖子上的項圈,然而她卻往後縮起身子,雙肩也不斷發抖。
 
  「抱歉,嚇到妳了,不過我是要向妳證明,我不會像之前那個救妳的同學一樣消失不見,所以請妳相信我,好嗎?」
 
  說完,她才低下頭,乖乖讓我解開她脖子的項圈。
 
  等把她手上的麻繩也解開後,我便轉頭對身後其他同學說:「從今以後,如果有誰再欺負梅伊樺,那麼那個人以後就休想來學校上課了……你們懂我的意思吧?」
 
  其他同學聽聞,全都點頭如搗蒜。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