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PG四期創作】【CH33】而非陷於自我厭惡

樂之 | 2022-05-17 20:38:26 | 巴幣 462 | 人氣 190




Instead of Cynicism





 




The Dragonborn Comes
Rachel Hardy|Jeremy Soule2021






— 薛莉芯 —


  「薛兒,」她轉頭看我,嘴唇抿著,眼神很複雜。「我們回來的真不是時候。

  她幾乎就要命令兩邊守衛打開大門了,卻又遲遲不那麼做。一部分的我急死了,好想直接代勞開門;我的茵多雅明明睿智又勇敢,外表知性柔和卻有著一顆堅毅決絕的心,怎麼會有人還想著要忤逆她呢?但是……另一部分的我又似乎可以體會她此刻心情。多雅在私底下不需要隱瞞情緒,她是真的感到徬徨和孤單,對那份守護米爾斯郡的誓言不再那麼篤定。

  「多雅……」

  都是克蘇魯害的。

  抵達城堡之前,她先帶我徒步在城裡繞行,為我介紹米爾斯開拓至今的歷史,講述郊外鄰近的自然景觀,以及城內知名地標。其中,有那麼幾處永遠消失了,或者被改造成難以辨別的模樣,我……實在不忍心面對她察覺時臉上悲傷的表情。

  她身穿一件大風衣,還戴了頭罩,第一時間竟沒人發現領主就這麼走路經過他們身邊!我問多雅為什麼要躲躲藏藏的,她說她希望不受干擾地親眼瞧瞧所熱愛的城市變成什麼樣子,說這叫微服出巡。

  我很納悶。茵多雅明明就穿得不少呀,怎麼還會「微服」?人類用語真奇怪。

  「從西方來的難民明顯增多了。」茵多雅好幾次邊講話邊偷用淨衣術蒸發掉眼角的淚珠,「幸好警備團仍在運作著。進城至此,亞茵還未見著任何犯罪……也許我們偶爾該繞繞小巷感受感受?」

  「唔嗯,沒那必要啦。」

  雖然不完全明白為什麼人類總認為小巷裡很危險,但是我為移民到此地、並勇於投身治安工作的族人感到驕傲。我是賽那法西,我們生性團結又有同理心,在接連與好幾位同族城衛揮揮翅膀打招呼後,我簡直想繞去茵多雅面前驕傲的說:「瞧,妳需要我們~!」。

  現在我們更需要妳──可其實最後講出口的,是這句話。

  「妳明明第一次來,就有這種體悟啊。」她摸摸我的頭。

  「我哥就住在葉蘭塔,他之前最愛講妳的好了。」

  ……在瘟疫之災之前。

  經過城堡前小廣場噴泉的雕像時,我對她說。她轉頭看我,嘴唇抿著,眼神很複雜。那尊雕像有著克蘇魯的邪惡造型,或許是來不及拆除,所以被人先用帆布罩著。而類似的壞東西在葉蘭塔內到處都是,必須有人指揮,調動資源,發揮影響力,才能盡快恢復原貌。

  不,現在光是恢復還遠遠不夠——

  「克蘇魯敗亡後,亞茵一天比一天渴望回歸,不止一次想像回家那天的光景,以及那些立刻要做的事,可亞茵現在卻覺得自己並沒有準備好。」她低下頭,語氣好輕緩:「誰會知道呢……」

  我們不約而同望向西方黑暗的天空。

  「薛兒,當瘟疫肆虐時,妳也恨著我嗎?」

  「唔、唔嗯,我那時好像根本忘記妳這個人的存在耶,茵多雅。」我抓抓頭不敢看她。「對、對不起!」

  「嘻~」這是幾天來我第一次聽見她笑。

  「我們回來的真不是時候。」

  多雅……

  「但願我們反過來忘卻不幸的過去,打起精神,發自心間,重新照亮希望之路吧。」

  銀曦侯摘起頭罩,脫去風衣。守衛向她敬禮,城堡的門為她堅定敞開。









— 贏絮 —


  世界樹返回自由聯邦當日,我們收到來自尤克特拉希爾戰隊的臨時通知,隔日要在於城堡大堂臨時集會。當亞茵小姐與她的女隨從踏入廳堂內時,眾人鴉雀無聲。議論的政務官們、交際的領民意見領袖們、還有西路商會的代表們,幾乎是維持著相同姿勢,可話語聲全部停了下來。僵硬的氣氛維持好幾秒鐘,然後人們才紛紛醒覺,高呼她的名字,吶喊她的稱號。

  「是領主閣下!」

  「真的,是真的!銀曦女士回歸了,啊,終於──!」

  「銀曦女士,太好了!您果真回到米爾斯,我們──」

  呼喊稱此起彼落,百感交集的領地政務官們一窩蜂全圍上前去,急著接風、請安、和懺悔。瘟疫之災過後,在場每一個人都有愧於小姐,我們在此前經常幻想著這一刻的到來,可當它真的來臨時,才慚愧地發現自己其實……並未準備好。

  亞茵小姐保持優雅微笑,向眾人點頭致意,但不為任何人停下腳步。長翅膀的年輕隨從好奇地四處張望,她朝場同族頻頻揮手招呼時,我看見其左手臂上綁著義勇軍識別卡。她是小姐的同袍。

  走道兩邊眾人之間,羅渣士財政官用力鼓掌,顯然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卡蓮審計官向她行屈膝之禮,而因努農糧官則是熱淚盈眶。政務官沒一個跟我一樣是軍人,缺乏迎接主官的標準成形式,更後方那些民選議員更不用說了,我就看見好幾個傢伙眼神閃爍,他們之中確實有人在瘟疫之災期間透過詆毀失勢領主獲取利益,其公開通聯記錄就是證據。

  但我沒有資格審判他們──我也曾是忤逆者一員,運用權力、資源、和噁心的意識形態做出好多傷害她的事。我們逆轉她在米爾斯的決策,清除她的影響力成果,豎立所有人虔敬崇拜的新神明塑像,並稱其為正義之舉。我們唾棄、憎惡、從靈魂深處仇視墮落於瘟疫的她,一直持續到錯誤願想破滅的那天。

  嘖,那回憶真令人想吐……

  我的領主閣下不疾不徐朝中央廳座走來,不再針對性回應任何其他人的呼喚,那雙碧綠眼瞳有一瞬間與我對視,讓我心頭難以克制的發熱。

  ──我實在無顏見您,閣下……

  「我等謙誠的迎接侯爵閣下。」

  我與阿提英達分別位於主座兩側,我們異口同聲,並同時單膝下跪。他是個立體投影,單單切換畫面便完成忠誠的表示,而我以緩慢的動作表達慎重與……懺悔。

  「贏絮代理總督、阿提英達內務總管,兩位請起。有勞你們的迅速組織,亞茵相信,在場人數已多於法定標準。」小姐走向主座,轉身面向人群。她挺直背脊,抽出腰間配劍「希達多」,手撫劍身好半晌,她才對全廳朗聲說道:「感謝諸位出席臨時召會,得以與你們重見,亞茵此刻無比欣慰。但是,亞茵今日不需要任何典禮和晚宴,因為威脅我們所有人的災厄並未結束,甚至牠才剛剛開始。」

  「我們,將對抗『飢荒之災』。

  廳中議論聲再起,如波浪般擴散。有些人神情嚴肅專注於領主發言,還有人對現狀仍一知半解,面露茫然之色。我的所知也很有限,但我懂得隱藏,避免過去的錯誤情緒性地影響未來表現,即便我在二小時前接獲戰隊簡報時與台下之人同樣震驚。我稍息,將不自覺微顫的手遮於背後。

  「啊,該不會又是跟『戰爭』一樣無差別席捲全世界……」

  「或是像『瘟疫』般滲透我們,差一點擊潰真正的英雄?」

  小姐很有耐心地等待場中話語聲低落下去,期間內,我隊阿提英達輕點頭,他隨即往小姐背後的空間投影出巨幅世界地圖。

  「遠眺西方,向無盡祈禱時,我們驀然發現黑暗不再被照亮,大地陷入荒蕪。是的,那就是飢荒,壟罩在黑雲之中。牠很可怕,但是,牠僅是單一的存在。不如戰爭四起的風沙,也不似瘟疫離間你我。」

  小姐嗓音平穩,語句流暢,她用手與劍的肢體強化論述中的情緒,在那情緒裡我聽不見恐懼。

  「──飢荒是天災,牠不給你時間,但牠不會試圖影響你,所以你也不會因為面對牠而犯下任何罪過。」

  「而真正的勇氣,要求我們直視過往的罪,必須記住它、承受它──」小姐暫停,清澈眼瞳掃視廳中眾人的臉,犀利的彷彿看進其靈魂深處。「──而非陷於自我厭惡。」

  那名金髮隨從以近乎崇拜的眼神自斜後方觀察亞茵小姐,感覺上無論後者說什麼,她都會發自內心地無條件答應。

  「得以領導在場諸位,齊心協力對抗威脅,就是亞茵我在米爾斯最大的勇氣。如今,世界樹與自由聯邦重新結盟,預期米德加爾特其他諸國亦將回歸己方戰線,於此,我要你們加入自由聯邦對抗飢荒的堅定行列。不求諸位像亞茵一樣上前線,但發揮你所能,在後方支援聯邦作戰,供其之需,療其之傷,

  話語至此,亞茵小姐高舉佩劍,也不知是錯覺抑或真實,劍身彷彿被發自某處的光照亮,反映在場每個人的臉,他們不自覺屏住氣息,我也是心跳加速,內心一陣澎派。

  「加入我,成為世界希望的一部份。」她以命令的語氣重複一遍。接著她劍尖斜指右手邊地面,左手按於胸口對所有人行軍禮。「讓亞茵驕傲吧。

  我和阿提英達同禮回應,在場絕大多數人跟隨我的姿勢,回應我們年輕、寬容的領主。這刻,我們全都被赦免了,因為她需要我們,我們也需要她。自瘟疫起,我不曾因任何事釋懷過,直到現在。從斜後方觀察她嬌小但挺立的身軀,才發覺自己也紅了眼眶。

  臨時召會落幕後,廳內有三分之二的人需移至正式會堂參加對策會議,制訂各領域具體行動方針。人們開始移動,我正要跟上,卻被小姐拉至一邊,她輕咬下唇問道:「絮,迪亞呢?」

  卡斯托迪亞,小姐的護衛長,我的同袍。她不在小姐身邊。我剛才略為放鬆的心此時又緊緊揪起。我……竟然一時間忘了她……

  「秉小姐,迪亞未曾回歸,目前仍然失聯。」我的好同袍正直又保守,若她敵視亞茵小姐,便不可能安分待在後者身邊。她不可能不反抗──一個恐怖的猜想在我心中浮現,我費了很大、很大的力氣強迫自己直直看著她。

  ──小姐,迪亞仍活著嗎?

  幸好她瞬間讀懂我心中的聲音,鎮定地輕按我左肩,輕輕點頭。「亞茵交付妳一項境外任務,優先層級大於一切:去這些島嶼尋找、並救援卡斯托迪亞。」她交給我一台迷你投影儀,顯示喀爾登東南海域群島海圖,上面標示出幾處位置。她還給予我銀雀駕駛權限與人員調派令。

  「亞茵迫於局勢,將她留在一座無人火山島上。該地食物飲水充足,短期內也不會是任何方面攻擊的目標,但卡律布狄斯本身基本上封鎖了一切海路通道。相信迪亞並不傻,但長時間的隔離與罪惡感,會讓人做出傻事。如果她仍活著──」

  她停頓,閉上雙眼,再度搖頭。「亞茵是義勇軍,無法擅自脫隊,絮。現在只有妳能救她。」

  「遵命,小姐。」我把投影儀緊緊按在胸口。

  「領地之事妳不必掛心,來自Euforia的代表團獲得亞茵緊急授權代行妳的事務,阿提英達將輔助他們。」

  「我充分理解非常時期的擴大職責,亞茵小姐、贏絮女士。」這位比我還資深的AI讓其投影躬身。那名金髮少女隨從比了個勝利手勢,很有精神地對我說:「我叫薛莉芯,也是義勇軍一員!贏姊姊,妳們不在時,就由我來看照茵多雅!」

  「……屬下明白了。那麼亞茵小姐,屬下請求立即前往組織救援行動。」

  「請求准許。」

  我向銀曦行禮宣示,正要轉身前往執行任務,又再次被她喚住。

  「別死。在亞茵心中,妳跟她……一樣重要。

  我把這句話寫下來,折成小紙花別在胸前,把它當成某種護身符。我一直沒有特定信仰,但從今以後,這份忠誠,即是我心靈渴求的寄託。







- CAST -


贏絮
Yin Shu
亞茵.阿爾西亞
Ein Alcia
薛莉芯.琪歐朵芙
Shaelecine Siltove

阿提英達.攸符利亞、白流羲、薇塔.阿露西安、薇露娜.阿露西安







- PLACE -


葉蘭塔堡







- MISSION -

饑荒章.之四

「飢荒」在世界樹與方舟的爭鬥下間接現身於世,第一時間就毀滅了整座浩劫地獄,並且繼續向地表進發。在義勇軍與各國都束手無策之際,它先後毀滅了無數城鎮、甚至毀滅了有起源六神之一「奧丁」所在的諾爾斯。







- IMAGE CREDITS -


Commons Pixabay


Avatars RinmaruGames



亞茵
幽零(zero0813)



薛莉芯 翔之夢 IsFlyingDream(ruby610032)







- WORD COUNTS -

3,627








— 亞茵 —


  隔天,我在城堡與家人重逢了。

  白大哥哥摸摸我的頭,他的嗓音總是那麼地令人舒壓。將領地事物委任他代管,我很安心。沒有人會在非常時期質疑米爾斯最大金援者的協助管理,若有,即是挑戰我的意志。

  薇露娜姊姊下跪,就日前精神被控制期間攻擊我之事祈求我的原諒。她將翅膀往兩側展開,平貼於地面,這已是一名賽那法西所能表示最為卑微的服從。我將她扶起,為她蒸散懊悔的淚水,微笑著表示她仍是我最愛的家人。

  最後是薇塔。啊,浪漫、可愛、心地善良的薇塔,她整張臉埋進我胸前不斷哭泣,大概把一整年份的眼淚都倒到我身上了,教我好不忍心。她很害怕,但更多的是喜悅,因為我仍活著,心臟有力地跳動。

  我偷偷握緊拳頭。為了她,為了他們,我要戰鬥,盡己全身之力,向生機璀璨的明日,高歌。

  我絕對要。




(完|Fin)




❉ ❉ ❉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