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四百八十九章 奪劍(2)

草士 | 2022-05-17 19:00:11 | 巴幣 0 | 人氣 44


第四百八十九章 奪劍(2)

隨著紅纓幫眾人話音落下,霎時之間,兵刃鏗鏘聲、武者斷喝辱語,震耳欲聾,此起彼落,儼然愈演愈烈,一發不可收拾。

霍山聽得四周冷嘲熱諷不斷,話音當中多在嘲笑萬花幫,指責他們膽小懼事,毫無大丈夫擔當,萬花幫幫主是霍家之人,如此何嘗不是拐彎抹角在嘲笑霍家?

袁昊很是滿意點點頭,突然間,似有所感,回頭望見霍山幾欲噴火的臉孔,料想霍家人心氣極高,素來自命不凡,瞧不起江湖無名之輩,眼下淪為眾人口中笑料,絕不會輕易罷休。當下念頭一轉,指著霍山扭曲臉面,哈哈大笑。

霍山年少輕狂,更覺蒙受大辱,惱火無比,忍著最後一絲耐心,怒道:「袁昊,把人交出來,奉萬紅夫人之令,你若敢不從,依群英樓規矩,當可殺之!」

霍菲菲於旁觀望,她心中固然有所不滿,卻遲遲沒有張嘴說出一句話,只因這些時日以來,她和袁昊交手過無數回,多少領教到袁昊動歪腦筋的厲害,眼下局面乍看有利於己,兀自不敢大意,當下輕聲柔語道:「袁昊,你們趕緊請那位現身,我保證,只要那位肯和咱們走,絕不會為難你們紅纓幫。」

袁昊「呸」的一聲,笑罵道:「你說殺便殺,本小俠就該乖乖給你殺?嘿嘿,提刀拿劍來到別人面前,才說不會為難本小俠,霍姑娘,妳腦子也不怎靈光,當本小俠傻子不成。」心底則忖:「『雪中青芒』乃是竹爺爺的配劍,他老人家一片好意,豈能容人糟蹋?我說甚麼都得奪回來不可。」

霍菲菲細眉高蹙,正欲嗔怒作聲,豈料袁昊轉過身子,壓根看都不看二人。其時,身旁傳來「呼」的一陣細響,緊接著一股充斥怒火的道氣源源而起,便見黑影一閃,蹬地逼向袁昊。

霍菲菲定睛一看,那人卻是忍怒已久的霍山。其實早在見袁昊態度愈發囂張不遜,目中再無霍家人,又瞧他露出偌大破綻,如斯大好機會,霍山實是按奈不住。

她頓時失色,喊道:「七哥不可!」

袁昊宛若是料準般,忽然臉露壞笑,側轉回身,右手不知何時已握好長劍,往前橫架,劍刃相擊,「噹」的一聲響,崩碎的星火胡亂飄飛,二股執者境氣場向四面八方震散開來,互不相讓。

啪!啪!啪!連續三道清脆亮聲,很快傳遍眾武者耳畔。

紅纓幫眾人本來鬥得酣熱,戰意高昂,道氣沖天,幾乎忘我,直到那脆聲入耳,隨即是一道痛快笑聲傳來。眾人動作一止,心中正感莫名奇妙,循聲回頭,但見霍山愣愣撫臉,另一邊臉頰亦是又紅又腫,神情既怒又恨,身子狂顫不止。另一方面,袁昊捧腹大笑,連連拍腿,似是快意不得了。

「七少,你用不著這般給本小俠面子,白白挨了本小俠三個巴掌,本小俠也不會謝你一聲。」袁昊笑哈哈道。

霍山備感屈辱,暴吼一聲,道:「死!」

執者境五脈境界爆發而起,雪中青芒「嗡」的一聲低吟,一絲青芒迸現,劈向袁昊天靈蓋。這一劍出手,劍勢挾足執者境界全力,倘若放在少沖境武者眼中,或許算不了甚麼,但在執者境武者眼中,頗有摧枯拉朽之勢,斷不會硬擋硬接。

袁昊臉上忽變,忙撤開劍刃,腳下泥鰍功施開,轉瞬溜得老遠。霍山一劍落空,「雪中青芒」所過之處,猶如劃開紙張一般,輕易崩碎一堵足有人身高的岩壁,岩壁轟然倒塌,留下一道平穩切面。

眾人登時連連驚呼,駭然難言,在場無一不是混跡江湖多年的武者,均知以執者境武者的能耐,要做到以劍斬石,幾乎微乎其微。霍山年僅不足十八,肌肉骨骼未成,看他揮劍體勢,就知他劍術不精,更加不可能有此能耐。

原本吼聲震天的戰地,猛地之間,所有人變得悄無聲息,一雙雙目光凝在那柄通體雪白的劍刃,心中各有所思,有的人眼中閃過貪婪、有的感到妒忌、有的感到後怕、有的感到困惑,不知是誰喉嚨「咕咚」一聲,彷彿點醒了眾人。

彼此你望我,我看你,均在想著:霍山能做到以劍斬壁,恐怕都是有此劍之故。

霍山同樣瞧著「雪中青芒」,雪白劍刃映著他驚喜臉孔,很快抬起目光,搖頭冷笑,道:「袁昊,想不到你竟隨身拿著這般好劍,由你使這等好劍,未免太過暴殄天物,今後這柄劍就歸本少了。」

袁昊瞟了眼岩壁,一想到自己沒有及時退開,雪中青芒必已連著劍刃,斬掉他整條胳膊,身子不由微微一抖,忖道:「竹爺爺的配劍,果真是天下罕有之物,此劍一旦落入有心人手中,只消武功不低,堅石巨壁也能如切豆腐般,那得害死多少人性命。」想到這點,更加篤定就是冒死,也要奪回「雪中青芒」的想法。

他咧嘴笑道:「本小俠的配劍,自然不會是庸俗破劍,且這柄配劍並非本少俠所物,你霍七少想奪了去,嘿嘿,要是讓此劍的前輩知曉,你霍家人強奪他借予本小俠的配劍,怕不是賠上你整個霍家也還不清。」

一旁文天義臉上第一次有了變化,快步來到袁昊身邊,問道:「師弟,那劍莫非是……」

袁昊眼珠子一轉,刻意朗聲道:「正是,他老人家知我被迫離開撫仙,特意出借那柄劍,本來這事和霍家人都脫不了干係,那劍自然也不能落到霍家人手中。」

霍菲菲時時刻刻關切袁昊動向,聽他這話說得大聲,擺明是想讓人聽到,稍一思慮話中含義,隱隱之間,腦海似乎想到某種可能,神情漸漸凝重。

霍山以為袁昊是怕這等好劍再拿不回去,捏造假話,是以根本不信,不屑一笑,道:「好大的口氣,我霍家立足中原已久,族中強者林立,除了道盟五霸,各路英雄豪傑看到我霍家,還不是敬畏七分,謙讓三分。袁昊,你既說此劍有主,那你口中的前輩又是何許人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