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亞蘭世紀】少女的失誤

愛天使亞夜 | 2022-05-17 18:30:06 | 巴幣 16 | 人氣 102

《亞蘭世紀》
資料夾簡介
自挖掘到亞特蘭蒂斯遺跡算起已經過了800年。有一群人從中獲得了莫大的利益,自稱為亞蘭之子。他們以自己的方式計年,稱為亞蘭世紀,以發現亞特蘭蒂斯的那年做為元年。

亞蘭世紀:少女的失誤 Atlantis Era : Pilot's Fault



  自從在大西洋海底挖掘到亞特蘭地斯遺跡算起,已經過了800多年了。不過,對大多數人的生活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不過,世界上還是有一群人從遺跡中獲得了莫大的利益,他們組織了一個地下組織,稱為亞蘭之子(Atlantis Embryo)。他們掌握了超越現實世界數百年的科技,潛伏於人類社會之中,暗中守護著人類,並維繫著世界的和平。他們習慣以自己的方式計年,稱為亞蘭世紀(Atlantis Era),以發現亞特蘭帝斯的那年做為元年。

  亞蘭世紀 896 年,貓眼石的性能評估仍在進行著。今天的任務是在大西洋公海進行戰術巡航以及各種假想戰鬥評估,這些測試雖然已經在模擬機上一次又一次地驗證過了,但實飛這還是第一次。

  「亞蘭之子η」——亞蘭之子行動基地七號艦正在大西洋上待命。這裡正好颳起了一場暴風雨,利用惡劣氣候作掩護,正好可以躲避美國間諜衛星的眼線。依莉絲駕駛的貓眼石便照著既定的行程起飛。此次飛行模擬了飛行甲板故障時的起飛流程,此時機體尾部的雙腿是以直立的方式站立在飛行甲板上。當腿部的後燃器點火後,強大的推力令機體開始緩緩升空,隨後機體收起雙腳,噴射的方向一改變,機體便以戰機的姿態在空中加速並直奔天際。

  這已經在模擬機上練習過數百遍了。VTF 的垂直起降功能對任何一個現役的飛行員來說都是必修課,但對於依莉絲而言,這次還是第一次。儘管是透過基因工程培育出來的,專門做為測試飛行員而訓練的天才兒童,始終才 11 歲的年紀,2 年的飛行經驗實在不算豐富。

  不過對於自信十足的王牌而言,就算是首次實機進行垂直起飛,對她而言,跟使用模擬機在飛實並無差別。她只是把平常的表現正常發揮而已,沒有任何一點差錯。即使機身受到風雨極大的影響,但風雨無阻才是王牌應有的氣魄。

  貓眼石開啟 EOC,隨後便如同鬼魅一般直接消失在風雨之中。儘管在風雨的拍打之下,細看還是能勉強從雨水的流向看出戰機的形狀。

  貓眼石按照既定的路線在空中進行巡航。即使在惡劣天候下,貓眼石依然發揮出了理論數據 72% 的性能。

  『比起測試機來說,這場雨的影響似乎更大。』依莉絲一面操作著貓眼石,一面在心中嘀咕著。儘管比起上世代的 VTF 來說,貓眼石的表現已經超乎想像,但對依莉絲而言,這還遠遠沒有發揮出本機的潛力。

  「動作變得遲鈍了喔,有什麼問題嗎?」通訊器響起了母親的聲音。索娜‧懷茲,貓眼石的主要負責人,也是依莉絲的母親。儘管她總是像對待機械一般對待依莉絲,但依莉絲卻從未令她失望。

  「由於風雨的阻力,正常功率下無法發揮應有的速度,請求使用增壓系統來達成預定項目。」依莉絲透過通訊器回話。

  「增壓系統是緊急時用來提升機體性能的救急系統,妳自己判斷吧。靶機要上了喔。」索娜說。

  隨後,打著大浪的海面上竄出了 4 架四槳無人機,並開始朝著依莉絲發射雷射光。由於這些無人機位於貓眼石後方,依莉絲無法立刻捕捉到它們的位置。

  「忘了跟妳說,這次靶機上搭載的是雷射訓練彈。雖然不會對妳的戰機造成實質損害,但是訓練彈的彈道會被電腦計算出來,若妳持續挨打,是會被判定擊落的。」索娜補充道。

  『即使在開啟 EOC 的狀態下依然被確實捕捉,這說明了 EOC 在這些無人機面前不起作用。既然這樣的話……』

  依莉絲將雙腿展開,隨即戰機在空中變形為人形。戰機依舊保持著向前的慣性,但因為失去了揚力而開始墜向海面。

  下墜的過程中,位於大腿處的武器格納庫展開,隨即露出收納於其中的 FG-3AC 突擊步槍。依莉絲操控著貓眼石進行空中轉身,同時伸手抓起步槍,對著無人機一陣掃射。密集的彈幕很快地摧毀了靠近的兩架無人機,但依莉絲還來不及處理遠處的另外兩架,機體高度已經剩下不足 100 公尺了。不得已,只能重新調整姿勢以避免戰機墜海。

  『後座力加快了墜落的速度,要是使用的是電漿槍或許就能將靶機全數擊落,可是在這種天候下使用電漿武器……』

  墜海的前一刻貓眼石的腿部發出了巨量的噴射,隨即揚起一大片浪花,猶如摩西分海那般壯觀。隨後,貓眼石就像在這海浪形成的隧道裡滑行一般,重新加速了一段距離後蹬腿一跳,再次回到空中。

  海面上再次冒出更多的無人機,一登場就對著依莉絲無情掃射。

  『多重小型目標,那不就是「蜂巢式」的餌食了嗎?』

  貓眼石的腰間同時撒出六枚微型飛彈,朝著無人機的方向飛去。飛彈還沒擊中目標就發生爆炸,爆炸並沒有直接擊中無人機,但隨後產生的電磁脈衝卻還是讓無人機當場失去動力而墜海。

  貓眼石朝著無人機墜海的方向飛去,確認戰果。然而不久後,天上砸下來一架體型大約是貓眼石一半左右的大型飛行器。這從天而降的意外與貓眼石發生了擦撞,它撞斷了貓眼石一側的機翼,隨後失速的貓眼石就這樣墜向海面。

  「依莉絲!救護班!」通訊器再次響起了母親的聲音。

  依莉絲雖然受到了衝擊,所幸失神沒有太久。她趕緊按下了緊急按鈕,讓駕駛艙與本機分離,彈射到了半空中。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容易分離出來的駕駛艙,降落傘卻因為劇烈的風雨而沒能及時張開,最後整個艙體硬生生地撞在海面上。

  艙體周圍的氣囊炸了開來,提供了足以支撐艙體重量的浮力以避免沉入大海。然而,墜入海面的機體卻在此時產生核爆,儘管大量的海水吸收了大量的衝擊波,但掀起的滔天巨浪卻硬生生地將漂浮在海上的救生艙給翻了過來。

  儘管座艙罩並沒有碎裂,但此時座艙罩的外側已被海水包圍。依莉絲無法自行打開座艙罩逃生,要是座艙內的氧氣耗盡,她可能也自身難保。並且,倒立著的狀態下還隨著海浪劇烈搖晃,就算是受過 G 力訓練的專業飛行員也難以承受。

  「依莉絲呼叫η,依莉絲呼叫η,很遺憾,失去了測試機貓眼石。請求回收。」

  依莉絲開始以通信器聯絡海面下的「亞蘭之子η」,然而失去引擎提供動力的救生艙無法使用重力波通信,因此依莉絲的訊號無法傳遞給亞蘭之子η,同樣的亞蘭之子η的發送的重力波訊號依莉絲也無法解讀。

  由於外面包著海水的緣故,什麼聲音都聽不到,甚至連暴風雨停了沒有都無法察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依莉絲就這麼被倒吊在座位上逐漸失去了意識。

  剛才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只是按照任務內容,模擬在極端氣候下迎擊追擊的無人機,這明明在模擬機上已經練習過無數次的內容,為什麼在實機操演時立刻就出事了呢?

  依莉絲的手抓著操縱桿,剛才操作的流程就如同跑馬燈般在腦裡播放。使用步槍攻擊無人機時使用的是炸裂彈,這些會炸出破片的彈頭是對付小型無裝甲目標的利器,因為不需要直接命中就能有效殺傷。而使用微型飛彈的時候……

  意識模模糊糊間,救生艙似乎被撿了起來。同時,通信器也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起床囉,奶奶來救妳了。」聲音的主人是艾茵‧懷茲,索娜的丈母娘,依莉絲的奶奶,也是 VTF-01 紅寶石的試飛員。

  依莉絲勉強睜開雙眼,眼前是一架紅色的紅寶石。上面坐著的是自己的奶奶,61 歲的艾茵。而此時,她正用紅寶石的手掌抱著乘載著自己的救生艙。



  依莉絲從病床中醒來,除了輕微的腦震盪以外沒有什麼大礙。不過,現實的墜機大概在她幼小的心靈上留下了巨大的陰影。

  「醒啦。」艾茵坐在病床邊。身為退役試飛員的她,現在是亞蘭之子的榮譽顧問。或者說,她是懷茲武器工業的榮譽股東。儘管已經退休,但這個身分讓她可以在亞蘭之子的基地內自由活動,更別說,她也是懷茲家的一員了。

  「奶奶,剛才如果我不是發射電磁脈衝彈的話,是不是就沒事了?」依莉絲一醒來,就立即檢討著剛才的失誤。

  「的確是。不過,這仍然不是妳的問題,只能說妳運氣真的不好。誰能料想到會有一架美國的鷹式無人機剛好飛到我們頭上,被妳的電磁脈衝給打下來呢?」艾茵說。

  儘管艾茵說得輕描淡寫,不過依莉絲多少也能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擊落了美軍的飛機,如果沒有處理好,這可能會演變成全面戰爭。要是演變至此,亞蘭之子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國際秩序可能會被破壞。

  不僅如此,自己搞毀了一架造價上億歐元的原型機,就算老家家大業大,這也不是可以點頭就算了的金額。

  「對不起……如果我當下繼續使用步槍的話……」

  「不要對不起,對付無人機使用電磁脈衝並不算失誤。而且再說了,如果妳真的使用步槍慢慢打,以那個數量來說,妳會先被無人機擊落。」

  「無人機裝備的只是訓練彈,就算被判定擊落,也頂多是挑戰失敗而已而不會造成如此巨大的損失;是我太急著想要追求一網打盡的辦法,才會害媽媽的心血葬身大海。」依莉絲明白,自己所駕駛的貓眼石是母親窮其一生所設計的第三代 VTF,現在已隨著自己的失誤付之一炬。

  「哪的話。」艾茵伸手去撫摸依莉絲的臉頰。「演習視同作戰,剛才的狀況下使用微型飛彈是合理的選擇。打下鷹式那完全是意外的狀況,要怪就怪美國人硬要在別人實彈演習時闖入戰場。」艾茵擦去依莉絲臉上那懊悔的眼淚,為她打氣道。

  「但是,我還是讓媽媽失望了。自從坐上貓眼石以來,從來沒有讓媽媽滿意過……」

  「傻孩子,妳真的認為妳媽媽很討厭妳嗎?」

  「媽媽從來沒誇過我,一定是我做的還不夠完美,達不到媽媽的標準……如果我跟奶奶一樣厲害的話……」

  「其實妳已經做得很好了。整個基地裡除了妳以外,可沒有人飛得動貓眼石。妳媽媽她,非常以妳為榮。妳媽媽雖然對妳冷淡,但其實她依然愛妳。」

  「真的嗎?」對於艾茵的說法,依莉絲依舊感到懷疑。

  「儘管相信奶奶就好了。」



  依莉絲的病房外站著兩個人,他們分別是依莉絲的父親「雷根‧懷茲」,以及母親「索娜‧懷茲」。他們從病房外的單向玻璃望著艾茵與依莉絲。看了許久後,索娜準備轉身離開。

  「欸,不進去跟女兒說兩句話嗎?」雷根向索娜問道。不論母女關係多麼僵硬,這次出事的終究是自己的女兒。當然,這次的飛行項目是身為基地司令的自己所批准的,因此自己多少也得負擔連帶責任。

  「既然依莉絲沒事,那我就不用擔心揹上親手送女兒上路的壞媽媽罪名了。倒是,打下鷹式的事情,美國恐怕很快就會找上我們。我還得傷腦筋要怎麼應付五角大廈的那群王八蛋了。」索娜回道。

  「那個工作優先的狂人妳,竟然不是先在意貓眼石摔掉的事,而是先擔心起美國來了?這簡直不像妳。」雷根調侃道。

  「少、少囉嗦,貓眼石再生產就有了,反正圖紙還在,正好利用這個機會進行規格升級並改善缺陷。反正只要王牌試飛員還活著,我還怕造不出新飛機嗎?」索娜轉身離開了病房外的走廊,朝著艦橋的方向走去。

  「真是不坦率……明明摔飛機的時候第一個喊的就是女兒的名字。索娜妳變了,變得有人性了,也不枉費我批准了這個項目。」雷根自言自語道。「唉,不過批准讓自己未成年的女兒接受強化訓練成為試飛員,我果然也是個殘酷的老爸呢……」

【後記】

4000 字,
久違的更新。
之前說了,
《亞蘭世紀》就是個只有世界觀但沒有主線劇情的產物,
所以算是想到什麼寫什麼吧(ry


封面圖片:pixiv id = 98174962
《超時空要塞》的 VF-25,
不諱言,
《亞蘭世紀》的一些設定多少參考了《超時空要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