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永恆之花-6 感知

紫苑 | 2022-05-17 12:01:36 | 巴幣 1000 | 人氣 45


離開藥水店後,走到離藥水店有段距離的位置,我才開口。

「那種安全的地方真的會有線索嗎?」

「嗯。」
艾拉只是對我點了頭。

「理由呢?」

「解釋起來太花時間了,等事情結束後,如果你還感興趣的話,我再解釋給妳聽。」

「哈——好吧,反正也沒什麼調查的方向,就先朝著這個方向著手吧。」
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阿!?怎麼了?」
艾拉突然伸出手滑過我腰間的肌肉,我被嚇得叫出聲來。

不過不是直接觸摸,中間有隔著一層衣物,不然我的反應肯定會更大。

她看見我的反應之後,還是面無表情地接連摸了其他三人的腰間。

摸完了之後,她走到我們的面前,用一如往常的平淡語氣說「做好心理準備吧。」

嗯?雖然有點奇怪,但這該不會是她鼓勵人的方式吧……

兩名守衛正在看守著西側大門,如果要通過就必須拿出冒險者牌給守衛檢查,但是我們並沒有通過冒險者試驗。

冒險者試驗進行的途中,被來路不明的【死駭】襲擊了,沒有任何參與者在這場悲劇中生還,這是外界所得到的資訊,當然我們五人的存在也一併被抹去了。

在其他人眼中,這件事是個決不該發生慘絕人寰的悲劇,需要擔起責任的公會,往後也會開始需要面對群眾的壓力,這點算是神奈有意而為之。

我們五人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死了,拉爾法透過一些管道弄到了五張【四級】【下位】【巡視者】的冒險者牌,這是能夠往返聖都的最低階級,冒險者牌賦予了我們新的身分,我們如同幽靈般的似有似無地存在於這個世上,即便有人對我們的行動起疑,也無從查起我們的真實身分。

看到我們緩緩靠近,一名守衛走向前,要我們拿出各自的冒險者牌給他看,他快速地看了一眼我的冒險者牌後,依序接下去看,沒花多少時間就讓我們通過了大門。

密集生長的樹葉遮擋住了月光,取而代之的是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充斥在雨林的每個角落,攀附在樹木枝幹的螢光藤、水池底部的微光球藻、從樹枝上垂掛在半空中的青燈藤、正在捕食螢火蟲的綠光鬣蜥,這些光景讓雨林中瀰漫著一種靜謐的氛圍。

「我們要先找什麼草藥?」
麗莎從背後靠近收下藥水店老闆提供的資料的艾拉。

「不對吧,我們是來調查線索的不是嗎?」
我詫異地看著麗莎,不滿的斥責她。

「一邊找草藥一邊找線索的效率比較高,不管有沒有找到線索,我們還是要交付草藥給對方,不然他會起疑的。」
艾拉用平淡的語調解釋。

「確實是這樣子,那麼不接下委託的話,對方也會起疑......」
艾拉點頭肯定我的回答。

艾拉從掛在腰間的袋子取出藥材清單,然後遞給我們一人一個藥材袋,是個大小差不多比手掌再大一些的布袋子。

「希兒。」
艾拉用手指著我的鼻尖。

「妳負責收集螢光藤。」

「麗莎收集微光球藻。」

「瓦基收集水生木樹枝。」

「雷利諾收集青光苔。」

艾拉分配給了我們每個人負責收集的藥材種類。

「艾拉,那妳不用收集嗎?」
艾拉幫每個人分配好了工作,唯獨沒有分配到自己,我不悅地質問她。

「只需要收集這些而已啊。」
她微微斜著頭看著我彷彿置身事外。

「所以你就不用幫忙嗎?」

「艾拉不喜歡勞動,你們忙就好。」
她事不關己的態度,讓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互相幫忙不是最基本的常識嗎?不過,從認識這個人以來,我發現一直以來認為理所當然的常識是無法套用在她的身上的。

算了,如果附近有什麼線索,她應該會發覺的,這部分就交給她吧。

這座雨林絕大多數的地方,樹木都浸泡在一片淺水之中,像是湖泊中長滿了水生木,不過深度很淺,水底清晰可見,突起的狹長土堆成了我們唯一能夠通行的道路。

我們要收集的藥材不是在水中,就是在長在水中的水生木上,正常來說需要涉水才能採集。

不過,麗莎使用魔力創造出數隻漆黑的手,能夠輕鬆地在遠處採集這些藥材,非常方便又快速,所以到頭來,藥材幾乎都是由她收集的,就這樣沿著土堆往森林內採集,沒多久就收集完清單上的藥材了。

「這樣就都沒了?」
麗莎一邊操縱著漆黑的手一邊轉頭望向我們。

雷利諾將塞入青光苔的袋子用繩子綁起來「我這袋也好了。」雷利諾手上的是最後一袋了。

「這麼快就收集完了阿。」
麗莎失望地自言自語,漆黑的手逐漸透明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艾拉站在交界之處停了下來,浸在一片淺水的水生木林與長在草地的闊葉林的交界處,闊葉林中的樹木上共生著螢光藤,螢光藤發出的微光能夠隱約看見森林裡的事物,比起前段充斥著七彩螢光的水生木林,顯得非常的陰暗,詭譎的氣氛油然而生。

「艾拉,你有發現什麼嗎?」
我從她的後方接近她。

「螢光藤、青光苔、沉默香、青燈藤、紫夜蕨、蒼火蘭......」
艾拉在望著森林中獨自碎念。

「艾拉,你有發現什麼嗎?」
我在她的身後再重複了一次剛才說的話。

「我在翻閱筆記本時看到的藥材,絕大多數都可以在裡面見到。」

我聽懂艾拉的意思了,我沒有多問,收拾了沉浸在靜謐雨林中過於放鬆的心情,如果有線索的話,就會在前方,比起前段的雨林,如果沒有麗莎那樣的魔力,就要涉水才能採集藥材,到這裡採集比較省事,如果是熟悉這座雨林的冒險者,一定會直接到這裡採集。

麗莎看著我們兩人生硬的表情,直覺敏銳的她罕見地露出了嚴肅的神情。

樹木之間雜亂叢生的草叢高度到了腰部左右的位置,使得尋找線索的難度直線上升,光是通行就備受阻礙,更別說是要觀察一些細小的線索了。

真想叫艾拉放把火燒了這裡,但是如果我真的要求她做這種事,她也只會面無表情地用平淡的語氣對我說「這樣會引起注意的。」

我彷彿能夠在腦中想像出那個平淡又帶有一絲嘲諷的表情,真是夠了!那傢伙到底是保持什麼心情做出那種表情的。

雖然很費事,但我們也只能逐一翻找草叢中有沒有可疑的事物,正當我們四處翻找許久,任何線索都找不到,心想要放棄折返回夜城之際。

「喂!你們看這個!」
瓦基站在遠處的一棵樹下一動也不動,因為光線昏暗加上距離的關係,我從這裡看不清楚他要我們看的東西是什麼。

我們搞不清狀況地走近瓦基眼前的那棵樹,距離縮短後,我能夠隱約看見瓦基的臉部,一見到他的表情和反應,瞬間讓我繃緊全身的神經,他臉上的表情像是被凍結般僵住,瞪大雙眼呆滯地看著正前方,嘴唇發白顫抖。

我走向前想深吸一口氣,上前想一探究竟他眼前的東西是什麼?

不看還好,一看見那個景象,強烈的恐懼像是洪水般灌進我的腦門,一股抵擋不住的噁心感湧上喉嚨,胃裡經過一陣翻騰,連著膽汁將胃中的東西全吐了出來。

一具屍體被殘繞在樹上的繩子勒緊脖子,臉色發紫面目猙獰的吐出一條長舌頭的模樣十分駭人,一想到我當初差點就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就止不住那股強烈的嘔吐感。

「妳沒事吧?」
瓦基在一旁攙扶雙腿發軟的我。

「我想應該沒事......讓我坐到一旁冷靜一下。」

他將我架到看不見屍體的地方,依靠著樹幹坐下。

「艾拉這是怎麼回事?妳有頭緒嗎?」
瓦基眼神直視著艾拉。

「看來如我所料。」

「如妳所料......」
瓦基不解的重複著艾拉所說的話。

「這裡有能困住人的死駭。」

「所以我們被困住了?」

「是的。」
艾拉面無表情地回答,語調中感受不到該有的情感。

頓時陷入一片靜默,沒有人知道現在該這麼辦,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稍微冷靜之後,我緩緩地拖著無力的腳步走到正在沈思的艾拉身旁「我們可以聯繫神奈嗎?」

「我試過了,聯繫不上,原因不明。」
艾拉平靜的說。

我試著用意念傳達給神奈「我們遇上危險了!」這句話,等待一陣子也沒有收到回應,看來正如艾拉所說的因為不明原因魔力感應失效了。

我們沒有攜帶食物,繼續被困在這裡,我們遲早會在這裡餓死。

至於水源的話,回去雨林浸水區域的路也已經回不去了,回去的路像是被樹木巧妙的遮擋住了,怎麼樣也找不出來。

我們小心翼翼地在光線昏暗的雨林中緩緩移動尋找其他水源,終於被我找到了一攤水池。

當我們撥開水池邊的草叢時,發現一具屍體用雙手掐緊脖子,臉部發黑扭曲,死前肯定相當痛苦。

我們詫異地看著水池,水質並無異樣,乾淨透徹得能可見底部發出微光的球藻。

「這是死駭的魔力造成的,大概這裡的所有東西都被改造成對智慧物種擁有劇烈的毒性。」

艾拉接著說「把獵物關起來,再用毒慢慢地殺死獵物,簡直就像食蟲植物一樣。」

艾拉的話語不禁讓人不寒而慄,我們被當成踩入陷阱無法掙脫的獵物了......

正當我們不發一語思考著怎麼突破這個困境時,四周的草叢傳來了陣陣沙沙聲響,我別過頭看向其中一處聲音的來源,一種奇怪的植物在四面八方形成了包圍網,步步逼近,細長的莖部支撐著兩片長著無數尖牙的巨顎狀葉片。

「看來現在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我迅速從劍鞘中拔出漣漪。

「同感。」
麗莎的嘴角上揚,彷彿消化了緊張感使其化為興奮感。

所有人迅速進入了備戰狀態,等待著步步進逼的巨顎植物發動攻擊,只有艾拉一人從容的走到我們前方,朝著其中一株植物的身上丟出一顆橘紅色的火球,附著在了植物的巨顎葉片上,艾拉一聲響指之後,白熾的烈焰剎那間擴散至包圍網上的所有植物上,火焰的高溫瞬間將植物化成灰燼,我們彷彿置身炙熱地獄的中心。

我與她實戰練習時,她從沒使出過如此強大的魔力,或者應該說來不及使出來,如果更加熟練更加快速的使出這種魔力,難以想像她會變得多麼強大。

「阿?妳怎麼一個人搶光了所有獵物阿?」
麗莎不滿地瞪著艾拉。

「現在該在意的是這個嗎!?」
我對麗莎投以難以置信的眼神。

草叢響起比剛才更加吵雜的聲響。

「妳們兩個吵死了!下一波要來了!」
雷利諾惡狠狠地瞪我們一眼。

大量的巨顎植物不知從何處竄出,它們比起剛才逼近的速度加快了不少,植物的莖部向是蛇一樣左右扭動向前爬行,其中一株植物彈射出張開血盆大口的巨顎狀葉片射向我們。

一支被高速擲出的長槍在空中拖曳出漆黑尾翼,觸碰到長槍的巨顎狀葉片從接合處被炸得四分五裂。

地面下傳來震動,震動不斷變大,就像是什麼東西在靠近一樣。

「快往四周躲開!」
我朝著天空大聲大吼。

我們各自朝著各個方向跳開,好幾株植物從我們原本的腳底下鑽出。

多個方向同時朝著我們彈射出巨顎葉片,艾拉彈指用火圈圍繞著我們,在從碰到火圈燃起的植物將火焰擴散出去燃盡襲來的巨顎葉片。

周圍又湧入更多的巨顎植物,場面陷入一片混亂。

瓦基隨即將槌子舉至頭頂,繃緊全身肌肉用力砸向地面,衝擊波將巨顎植物彈飛出去,散落到地面或樹木枝幹上,全都被撞成稀泥。

草叢間暫時沒有發出沙沙的聲響,整片雨林再次陷入一片詭譎的寂靜。

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