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冰鳩驚悚短篇集】:像羊一樣(4)

冰鳩 | 2022-05-16 20:51:23 | 巴幣 2462 | 人氣 142

連載中【冰鳩驚悚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恐怖驚悚類型的短篇合輯,不論是奇幻、科幻、架空、克蘇魯、懸疑,純恐怖,都是恐怖故事,這些故事背後都有一則明說不得的意義。

作者給的恐怖指數:★★
評價 : 為了劇情字比較多請見諒-u-
(大家可以此評斷該不該看下去)

此篇小說為[驚悚短篇]可能造成觀看後心理不適,
如心理症狀加劇請盡速關閉本頁,感謝大家(^u^)




在戶外休閒區和公共廁所也找不到失蹤多時的彭家銘和宛宜君,陳文雄和阿三學長想到露營地最上層前往管理室詢問,走著也是氣氛顯得很乾,踏上階梯的陳文雄先開口。
 
「學長你好像很忙的樣子耶,一直在講電話,是有其他事情嗎?難道是上次說的畢業展覽?」
 
「沒啦,是小惠的事情。」阿三學長在提到小惠時憋著嘴,表情有些複雜。
 
小惠是阿三學長的女朋友,也是小陳文雄一屆的二年級學妹,陳文雄見過幾次,憑印象來說是個挺奔放的女孩子,跟張敏雅蠻好的,也很喜歡露營這類的戶外活動。
 
陳文雄想到此處開口詢問:「對啊,小惠不是學長你女朋友嗎?這次怎麼沒看到她?」
 
「這個…,唉算了你們遲早會知道的,我現在已經跟小蕙分手了。」阿三學長無奈地嘆了口氣。
 
「怎麼會…」
 
「上次那個算命的也說我跟小惠沒緣分,沒想到真的走到這一步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
 
「兩個星期前。」
 
陳文雄注視阿三學長臉,他眼神游移,似乎不太想把這件事情說下去,他也似乎想到什麼事情,便不再追問。
 
不過分手的話不應該打那麼多通電話啊?照理來說已經分手了,兩人應該都巴不得用這段時間冷靜冷靜,別連絡才對。
 
所以阿三學長真的是在打給小惠嗎?
 
兩人在尷尬的氛圍中走到了接近大門的位置,大門的電動柵欄已經放下,白鐵柵欄高度將近有一個成年人高,不知是為了防止有小偷或野狗進來還是讓露營區的人不能隨意外出。
 
門口陳舊的招牌在夜晚下發出昏暗的光亮『朝日露營區』的藍底白字微微閃動著,黃白光透過管理室的玻璃,顯然有個人影在裡面,大概是代替管理員大叔執勤的人。
 
倆人互看一眼,一同走到管理室的窗口,裏頭坐著一個頭戴藍色鴨舌帽的青年,他穿著藍色的員工服,躺在辦公椅上滑手機,給人吊兒啷噹的樣子,兩條腿更是直接翹在櫃台上。
 
「那個不好意思喔。」
 
陳文雄靠近櫃台揮了揮手。
 
「怎麼了嗎?」青年抬頭瞄了陳文雄兩人一眼。
 
「請問你剛剛有看到一對情侶檔,也就是年紀大約是大學生的一男一女情侶,要出露營區嗎?」
 
「沒有。」青年低頭繼續划手機,手機上是一群五顏六色的貓咪隨著音樂跳抬棺舞的影片。
 
「那有其他人走過去嗎?」
 
「你覺得柵欄都放下來了還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底下通過嗎?剛剛連半隻蚊子都沒飛過去。」他不耐煩的說。眼睛還是沒移開過螢幕。
 
陳文雄在心底罵了句髒話,有機會要投訴這個營地的負責人,他的員工態度有夠差。
 
阿三學長此時開口:「抱歉打擾你啦,但是這真的很重要,那兩個人是我們的朋友,我怕他們晚上亂走很危險,到時候真的失蹤還要找警察來找他們,大哥你真的沒看到有人晚上走出朝日露營區嗎?」
 
阿三學長顯然想把事情說得很嚴重,話裡的意思也很明白,就是想告訴營地的員工如果怕麻煩的話最好別再敷衍他們。
 
青年皺起眉頭,放下手機很嚴肅地說:「我是真的沒有看到有人從這邊出去。柵欄從你們回來後就降下來了,沒有管理室控制柵欄不可能隨便打開。」
 
「這座營地只有這個大門入口其他都被鐵絲網圍起來了,高兩公尺的鐵絲網,他們想跑也不可能跨過鐵絲網。現在兩位可以讓我繼續忙了嗎?」
 
「好吧,看來他們真的還在營區內。」阿三學長有些無奈地轉身對陳文雄說。
 
回程的路上陳文雄腳踩著柏油路面低頭思考,他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既然彭家銘他們沒有離開露營區,那會是跑到哪裡去了?
 
陳文雄望向遠處門口的招牌,不知何時招牌的顏色變成紅底白字,露營區的出入口彷彿黑洞,在黑暗的中心點出現一抹無法看清的白色影子。
 

 

外型像是年幼山羊一樣的影子。
 
當他轉回想叫阿三學長看那個東西時,卻發現自己身旁空無一人。
 
他頓時感到後背一陣冰冷。
 
冷風颳起。風夾帶了淡淡的腥臭氣息。

 

 
察覺到異樣的陳文雄掉頭狂奔,露營區步道外茂密的樹林像是活了一般,伸出近似利爪的樹枝像是要抓向陳文雄,周圍的空間隨之扭曲,用盡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回C區露營區。
 
陳文雄感覺這段路特別漫長,等他終於跑回到他們的露營地點,他發現偌大的露營區竟是詭異地連半個人都沒有。
 
兩個帳篷的燈仍點著,火溝裡的火星也尚未熄滅,發出劈啪聲響。他衝進帳棚將帳棚掀開卻沒有看見半個人影,兩個帳棚都沒有任何人在。
 
陳文雄腦中第一時間冒出「該不會是在整我吧?」的想法,這個荒妙的念頭一出現就馬上被他自己給否定了。
 
阿三學長和彭家銘或許可能會想出這種餿主意,但是宛宜君和張敏雅也不會答應,更別提還有剛跟自己吵完,平時也不愛開玩笑的許智賢。
 
或許是自己今天經歷了太多莫名其妙的事情才會這麼想的。他只能這麼的安慰自已,不然他實在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周圍的人逐漸消失到只剩下自己。
 
走出藍色帳蓬,血腥味瀰漫在空氣中,隨著他掀開帳蓬拉簾湧入鼻腔。
 
他突然愣住,黃色的那頂帳篷,不知何時沾染大片紅色的血跡,彷彿是被油漆隨意刷了幾筆一般,從透明的帆布可以隱約看見地上有個黑色神似人形的物體。


 

看起來就像是…
 

屍體。
 


陳文雄吞了口口水,不知是要掀開帳蓬還是直接逃出這裡再說。
 
深呼吸,吐氣,吸氣,他吸了一大口氣,壯著膽將黃色的簾幕帳蓬扯開,卻沒有看到任何令他感到害怕的東西,擺在帳棚裡的只是兩個攤平的睡袋罷了。
 
在轉身走出帳蓬前一本雜誌吸引住他的目光,那是放在角落的一本地理雜誌,好像是張敏雅下午看的那一本,中間似是有夾什麼東西,書頁凸起。
 
陳文雄疑惑地將雜誌打開,從雜誌裏頭掉出一本黑色的小冊子,大小只比巴掌大一些,看上去就是隨身攜帶用來記小抄跟雜事的本子。

翻開本子,最前面寫著「朝日露營地活動到場者」,陳文雄看到所有人的名字都以黑色的原子筆筆跡寫在上面。


彭家銘
宛宜君
陳文雄
許智賢
張敏雅
林偉山
 

其中彭家銘和宛宜君的名字已經被鮮紅的墨跡給劃掉。
 
這本冊子上的名字是什麼意思?
 
看著被紅筆畫掉的兩個人名,陳文雄頓時感到心神不寧。


砰!
 

外頭突然發出一陣悶響,陳文雄被驚得立刻轉身朝外面看去。

有個人形物體從上方平台的山坡上滾下來,滾落到露營區旁的草地上。
 
是許智賢。
 
 
 
 
許智賢站在馬路上,淋著冰冷的雨水。在他耳邊的警車聲和母親的哭泣聲彷若未聞,他不知道事情是怎麼變成這樣的。
 
他在案發的街邊撿起地上亮黃色的綿羊吊飾,吊飾被地上的泥水和灰塵弄得都是髒汙,綿羊睜著無辜的黑豆眼睛注視著眼前的這個人,許智賢能從那黑豆般的塑膠瞳孔中看到自己慘白黯淡的臉。
 
這一天,他的妹妹死了。
 
事情發生的前一晚,還在上高中的妹妹剛回到家就被父母親指責她偷了他們存的私房錢,她狡辯說自己沒拿,被生氣的父親逐出家門,賭氣的她凌晨時分一個人在街上遊蕩,在過馬路時被闖紅燈的酒駕跑車撞上,救護車抵達現場前妹妹就已經失去了呼吸心跳。
 
許智賢呆坐在街邊,原本擺放在書包裡的課本和文具用品,現在散落在路上,殘破的社會課本書頁被行經的車輛輾過,直尺斷成兩截。
 
手邊的課本封底,清楚的寫著「許芳芳」三個字,這是他妹妹的名字。
 
雨水沖刷著柏油路上的血液,卻沖不掉他心中的痛苦與愧疚,還有更多的是──真相被發現的恐懼。
 
他錯了,他說了謊。錢是他拿走的,為了買新機車,自己的打工錢還差很多,所以對父母為了妹妹上大學存下的錢起了貪念。
 
對不起。
 
對不起。
 
我…
 

啪――
 

「喂,許智賢你清醒一點!」
 
臉上的劇痛使得許智賢回過神來,他看清楚眼前的陳文雄正抬著左手看向他,許智賢立刻推開陳文雄坐起來。
 
「咳咳咳,陳文雄?你在搞什麼!」
 
許智賢發現他躺在睡袋上,往上可以看見天上的星星,很明顯自己是在戶外外,回頭看見兩頂熟悉的帳篷後他總算開始冷靜下來。
 
「我是看你從山坡上摔下來才好心查看你有沒有怎樣耶。」
 
好心沒好報。陳文雄看著自己用繃帶幫他包紮的手跟腳,撇了撇嘴。
 
「我怎麼會在這裡?我明明記得自己跟著張敏雅走…不對,那是被魔神仔給迷惑了。」
 
「魔神仔?」
 
「這裡很不對勁,我遇到裝作張敏雅樣子的某種東西。」
 
「看吧,我就跟你們說了。」陳文雄對於自己的預感被肯定而高興。
 
―呸呸呸我在高興什麼
 
「其他人呢?」
 
「都不見了。」陳文雄把自己跟阿三學長離開營地去找情侶的事情經過講述了一遍,最後補了句:「馬的有夠毛,早知道烤肉完就先走人了。」
 
「你說管理室的人也沒看到彭家銘他們離開?」
 
「看來他們應該也被魔神仔給迷惑了。」許智賢話鋒一轉:「我想我們只能在這裡開著燈等到早上,或是快點離開這裏。」
 
「等等,那張敏雅跟學長呢?彭家銘和宛宜君呢?你不能把他們留在這種鬼地方啊。」陳文雄立刻跳起來反對。
 
「也要我們能離開才能報警來找他們啊!萬一連我們都失蹤了不就根本不會有人來找我們了?」
 
許智賢總是覺得跟陳文雄講話特別累,大概是因為兩人的性格和觀念有根本上的差異,要不是大家都參加了同一個大學社團,兩人根本不會湊在同個活動裡。
 
陳文雄一直都是個直來直往的人,也不太會替別人著想,都已經看到鬼了,第一時間居然還想把其他人找回來一起離開。
 
而許智賢則相對來說比較內向,顧及的部分也會多很多,他其實多少猜到了這次露營活動的怪異之處。
 
這次露營的時間選在期末考前,而且還是上星期忽然決定的。活動的地點也距離市區很遠,明明有更近的選擇,尤其是張敏雅和學長,總感覺倆人這次露營有些心不在焉。
 
「好吧。」




倆人暫時將離開這裡當成第一要務,繼續待在露營區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怪事,於是他們拿著手電筒來到露營區大門旁的停車場,先前陳文雄騎來的機車或是學長開來的汽車已經不知所蹤,只剩空曠的柏油地面。
 

「糙,我的親親寶貝呢?」陳文雄見自己的愛車消失,抱著頭踱步,雙手攤開大罵三字經。
 
「連車都消失了嗎?還真的不給人活路。」許智賢凝視著應該是停車場的空地,表情複雜。
 
倆人別無他法只能徒步走到大門想尋求營地管理員的幫助。此時,朝日露營地的大門漆黑一片,原先柵欄兩側的壁燈是關閉的狀態,連管理室的玻璃也沒有透出任何燈光。
 
第一個感覺到不對勁的是陳文雄,或許是剛才看到的異象,抑或是與生俱來的直覺,他感覺到某種不知明的東西正在窺伺著自己。
 
然後他聽到有人在呼救。

「救命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聲音是從管理室裡傳來的,聽得出聲音是個女性,陳文雄認出那是張敏雅在求救的聲音,對方看來遇到危險了。
 
陳文雄不由分說,立刻跑去管理室側邊試圖拉動鐵門,見鐵門打不開,陳文雄就用身側硬是將門給撞開,心急如焚地打開門要衝進去救人。
 
完全像是聽不到後頭緊追上來的許智賢大喊,要陳文雄不要隨著聲音走。
 
許智賢眼見陳文雄要進去管理室裡面,想伸手阻止對方,就在抬起手的那刻,他聽到了一陣笑聲。
 
呵呵呵

背後傳來細小的水聲。
 
許智賢深吸了一口夜晚的冷空氣將身體慢慢地轉過去。
 
少女穿著被打濕的高中學生服,身材看起來有些嬌小,帶著血絲的水珠從深藍色學生裙上滴落。長長的劉海雖然遮蓋住了她半張面孔,但許智賢還是認出了她,他永遠都能在第一時間認出她。
 
「小芳?」
 
少女是他的妹妹。
 
 
 
 
陳文雄走進管理室內,沒有預想的被綁起來的張敏雅或是幽靈之類的東西,管理室的收票口上掛著蜘蛛網,他繞過滿是灰塵的躺椅和電視桌,電視機的螢幕邊緣甚至有蜘蛛網狀的裂痕。
 
他前進時小心翼翼的往前試探,深怕踩到地板上散落著碎木頭和玻璃片,斑駁的牆壁上電線裸露,簡直跟廢墟沒兩樣。
 
他開始搞不明白了,今天下午才跟管理員大叔問露營區的登記,當時的管理室可不是現在這種許久沒人打理的樣子。
 
「救救我
 
「張敏雅?張敏雅你在哪裡?!」

「救命啊。」

聲音是從更後面的隔間傳來的,陳文雄快步走向隔間,打開鐵柵欄門,進到昏暗的房間,這是一個大約八坪大的方形房間,看起來已經存在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牆體斑駁,四個角落點綴著由詭異的紅色燈泡組成的燭台,扭曲的血色符號沿著牆壁與地板蔓延整個房間,房間的正中央放著一張暗灰色的木桌,桌上擺著一台老式錄音機。
 
 
張敏雅的求救聲從錄音機內傳來。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這是…」
 
陳文雄愣了片刻,正想開口。
 
突然感受到後腦一陣重擊,在暈眩中失去意識。
 
 
 
【待續】
 



總算先把小說生出來了,一直猶豫要以哪個人物的視角敘事,
暫時先這樣子,耶嘿


創作回應

白(不願遺忘露西婭)
思考中......(是區域型事件...還是恩怨型事件...?又或者是...陰陽界型事件...?
2022-05-17 02:58:51
那隻哈士奇 ≧ω≦
這次的圖好用心XD
2022-05-17 10:01:04
冰鳩
沒 網路上找的素材加工
2022-05-21 13:10:39
小鞭
喔喔,好緊簮!!!
2022-05-17 18:13:47
ソケノ‧諾
我也想看貓咪隨著音樂跳抬棺舞的影片(´◔∀◔`)

「如果怕麻煩的話怕麻煩最好別再敷衍他們」<-錯字

陳文雄為同伴終於了解自己所感覺到的異樣高興,下一秒想起「發現到有鬼」這件事被認同,是在高興什麼(ノ ∀ˋ)www
圖片真的好用心+1
魔神仔抓人也要經費,車子應該是被拖去賣了(x
2022-05-21 12:22:55
冰鳩
感謝抓錯字,要腦子裡一邊演劇情一邊顧及到錯字跟語法太難惹( ˘•ω•˘ )我又不想一直重看(沒有驚喜感)
2022-05-21 13:11:53
冰鳩
魔神仔表示: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錢還是我的錢*´艸`*)
2022-05-21 13:12:31
悠閒紅茶
躺在辦公椅上滑手機,給人調兒郎當的樣子>這裡的「吊」兒郎當打錯了
話說那些守則~似乎都被所有人給忘光光了啊...(茶)
2022-06-16 13:53:39
冰鳩
沒人在乎
2022-06-16 16:11: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