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以為是轉生到異世界,是不是被騙了? 第十九章 半夜走廊上的插曲

七夜墨 | 2022-05-16 16:49:30 | 巴幣 104 | 人氣 107


  姜子雅又說「對了,陳堇瑄的事,你自己琢磨琢磨吧,你都學會魅魂術了,想必是怎麼回事吧?」

  周平樂聽完後心想『…,如果照老太婆說的,陳堇瑄應該沒什麼問題,也許是真心誠意吧?』

  周平樂對姜子雅說「老師,能不能教我幾招近身的招式阿?」

  姜子雅自信滿滿說「沒有!我擅長的就只有內功,對手要靠近我太難了

  周平樂傻眼心想『怎麼有那麼臭屁的人阿。』

  周平樂說「那妳有什麼推薦嗎?不然我只有空手,萬一對手有武器,又比我強,我好歹也要用武器保護自己吧。」

  姜子雅說「你把我畢生所學全學會了,你也不必拿武器,行走江湖手拿武器根本就是累贅,你看我,什麼武器都沒有。」

  周平樂指著姜子雅手裡的釣竿說「那個不算嗎?」

  姜子雅看了一下釣竿後又看了周平樂說「釣竿只能算興趣愛好,不算武器。」

  周平樂質疑的問說「真的嗎?我怎麼覺得釣竿就是妳的武器阿?」

  姜子雅無奈說「是是是,你說是就是。」

  周平樂說「不鬧妳了,那妳有其他內功可以教我嗎?」

  姜子雅自信心彷彿飛起來一樣便說「這回你可問對人了,你跟我到空曠處。」

  兩人走到池塘旁的空曠處後,姜子雅面對池塘,姜子雅左手用出內力集中在掌中,感覺有點陰寒,右手也集中內力,這次感覺比較陽炎,然後姜子雅把這陰陽兩種內力同時打向池塘,結果雙手出現宛如黑白雙龍出淵的視覺,內力與空氣的摩擦彷彿能聽見龍吟之聲,十分震撼,黑白雙龍飛行的過程中,整座文王池都在地震一樣,感覺威力很強大,最後黑白雙龍似乎因為內力消散在空氣中,慢慢消失了,姜子雅做出收勢後,在一旁的周平樂看傻了眼就算了,還跌坐在地上便心想

  『我到底看了什麼?好像有看到兩條黑白的龍從老太婆的手掌飛出來,然後地面震動,又聽見好像有龍在叫的聲音,有點可怕。』

  姜子雅看到周平樂模樣就大笑說「哈哈哈,知道老娘的厲害吧,讓你嚇成這樣。」

  周平樂嘴巴顫抖的說「這這是什麼招阿。」

  姜子雅說「這叫『兩儀雙龍掌』,就是用雙手的陰陽兩種內力打出去的招式,內力越高,打出去的破壞力就越強,同時消耗的內力也是很多,兩儀雙龍掌算是我第二強的內功,你好好學,包你第一次月考肯定通過。」

  周平樂心想『這招就第二強了,那第一強不就要毀天滅地了?那我得趕快學起來,這樣我就不怕有人霸凌我了。』

  周平樂馬上起身詢問姜子雅使用方式,經過姜子雅的指導,周平樂只花一個下午就學會了,讓姜子雅有點吃驚,雖然對周平樂來說,兩儀雙龍掌的拿捏不是很穩定,有時陰屬性的內力比較多,有時陽屬性的內力比較多,要達到陰陽平衡還是有難度的,姜子雅也跟周平樂說直到第一次月考前都來她這裡練陰陽兩氣的控制

  黃昏時分已到,周平樂要離開文王池時,突然想到自己有一本從林慶義那裡得到的秘笈,於是就向姜子雅說

  「老師,我來學院前,意外得到一本秘笈,叫做凝心訣,妳知道這是什麼樣的武功嗎?」

  姜子雅想了一會說「沒聽過,明日你帶過來讓我瞧瞧吧。」

  周平樂說「好。」

  當日夜晚,周平樂都沒睡覺,看向窗外,烏雲把月亮遮住了,似乎要下雨?突然這時聽見有人起身走向門口的聲音,然後開門後就出門了,周平樂起身後看了房間四周,只見喬芊不在床上,周平樂心想

  『咦?昨天是陳堇瑄,今天換喬芊?不管那麼多了,今天我一定要看看到底是誰在搞鬼。』

  於是周平樂起身走出房門後,跟昨天一樣,走廊上的燭火又熄了,這回月亮被烏雲遮住,走廊上黑漆漆一片,氣氛十分陰森,周平樂吞了口水後戰戰兢兢的慢慢往樓梯的方向前進,當他走到一半時,突然周平樂感覺好像有東西在點他的肩膀,周平樂害怕到不敢回頭便心想

  『完了完了,七月半是提前到嗎?怎麼感覺遇到鬼了,我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點他肩膀的人,偷偷在他左耳邊說「你要去哪裡。」

  周平樂聽完後馬上閉眼然後縮成一圈的顫抖,結果點他肩膀的人在他旁邊微微笑,周平樂聽那聲音耳熟,就鼓起勇氣睜眼看對方,由於周平樂的眼睛適應了黑暗,當他看了對方的面容後才知道是柳韻藜,周平樂才鬆了口氣對柳韻藜說

  「別嚇人阿,那麼晚不睡覺,跑出來嚇我幹嘛啦。」

  柳韻藜說「你那麼晚不睡覺,跑出來幹嘛呢?」

  周平樂無言的說「別學我講話,人有三急,出來方便方便不行嗎?」

  柳韻藜說「我也是要方便方便呀,不如我們一起去?」

  周平樂說「好啦,隨便。」

  於是兩人走出住所前往不遠處的茅房,這茅房跟現代的公共廁所類似,只是沒有很精緻而已,古代沒有小便斗,都是一間間的糞坑,而且男女同室,兩人上完廁所後,突然開始下起雨,雨勢雖然不大,但如果出去淋雨,不到五分鐘就會全濕,此時兩人在茅房外的屋簷下看著外頭,周平樂無奈的說

  「唉,這回我們要怎麼回去呢?」

  話剛說完,有個人影飛到住所屋頂上,柳韻藜就說

  「呆子你看住所屋頂好像有個人耶。」

  周平樂無言的看往住所屋頂說「別叫我呆子,妳這個傻子,哪裡有人?」

  柳韻藜似乎很著急的說「管不了那麼多了,我們趕快回去吧,走吧。」

  話剛說完,柳韻藜抓住周平樂的手,用跑的跑回住所,到了住所裡的食堂,兩人拍拍身上的雨水,周平樂邊拍邊說

  「傻子,下次別那麼突然,好歹讓我有心理準備阿。」

  柳韻藜說「你就是個呆子,萬一有壞人潛入我們睡覺的地方就慘了。」

  周平樂突然想到走廊燭火的事情便問柳韻藜說

  「傻子,妳剛剛出房門時,有注意到走廊上的燭火嗎?」

  柳韻藜歪頭疑惑的說「嗯?沒注意耶,怎麼了嗎?」

  周平樂用手輕輕拍一自己臉說「唉~真的夠傻,不管了,我們小心上樓吧。」

  兩人走樓梯上來,看到走廊上的燭火是點燃的,周平樂心想

  『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天沒特別注意,今天沒跟上,看來又要等明天了,對了,剛剛在茅房沒看到喬芊,只能等明天問她了。』

  周平樂對柳韻藜說「妳看,我們離開前是暗的,現在回來是亮的,妳不覺得有問題嗎?」

  柳韻藜的表情十分害怕,感覺她好像看見了什麼一樣,周平樂順著她看的地方看過去,結果一看是一個穿著白黑一邊的陰陽道服,一頭短髮,遠看那人左手掐住一個人的脖子,被掐住脖子的人就是喬芊,周平樂看到自己同學被陌生人抓住,好像威脅到生命的樣子,周平樂不管柳韻藜,直接跑上去大喊說

  「放開她!」

  穿陰陽道服的人轉頭看向周平樂,周平樂見狀後心想『咦?是男的?管他男的女的,先救人在說。』

  周平樂跑的過程已經將雙手的陰陽兩氣集中在掌心,周平樂跳到空中把雙手中的陰陽兩氣打向那人身上,只見周平樂雙手飛出黑白雙龍衝向穿陰陽道服的人身上時,結果那人張開右手只說

  「寰宇神功。」

  那人說話的聲音有些慵懶又帶點殺氣.周平樂看到那人用右手伸向黑白雙龍,結果黑白雙龍被他的手吸收了一樣,直到消失,周平樂著地後看傻眼心想

  『怎麼可能,老太婆第二強的內功竟然被這個人化解了。』

  那人對喬芊點穴後便說「妳的事我先擱著,我先看看那個會用我師姐內功的小鬼。」

  那人把左手鬆開,喬芊重重的摔了下來,表情十分痛苦,周平樂看了那人的表情十分冷血,雖然樣貌是不擇不扣的帥哥,但周平樂此時已經嚇到腿軟,只見那人緩緩的走向周平樂,便對周平樂說

  「小鬼,你用的兩儀雙龍掌還太淺了,連我師姐的一成都不到。」

  周平樂顫抖的說「你你到底是誰?」

  那人回答「武林學院長老申公包,我師姐叫姜子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