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但願舊情不入夢

空誠 | 2022-05-16 12:25:00 | 巴幣 36 | 人氣 74

閒散集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但願舊情不入夢


那時夜深風起,有人遠離海國故土,遠赴大陸深處的草原荒漠。

那是位於廣大的草原,他身著斗篷獨行其中,不抬首仰望星空卻能不失方位地行進。

斗篷下的步伐是足尖揚起腳底落地,呼吸沉重無生息,眼神帶有半絲惆悵。

而這裡並不被他所熟悉,他這次前來不過是來尋找他的目標。

畢竟收到恩人的指示,他終於找到仇人最後的下落。

經歷十年沉寂的等候,等的就是這一刻。

 「就是它了。」

只見他突然停步,隨即仰望數里外的地區,映入眼前的是座高山,山頂則有部落棲息。

而村落裡有他想找的人,那個令他想念十年的混帳。

發現目標距離自己不遠,其腳程也逐步加快,厚重的斗篷裡也開始隱隱作響。

轉為奔跑的時刻,那兵刃碰撞的聲響是漸漸清晰。

此時清晰的不只聲響,還有他內心的答案。



那天太陽尚未昇起,部落內村民還未睡醒。

 「雅各...他......」
 「我知道。」

然而那人已經來到了部落,並持劍將兩處新建墓碑削毀。

名喚雅各的人看到眼前挑釁之舉,也只是眉頭緊鎖,沒有憤怒。

隨即雅各只是嘆了口氣,將一旁的跟班推往身後,便上前凝視尋仇之人。

但他看雅各手上沒劍,便將斗篷裡備用的劍丟到他眼前。

 「這是什麼意思?」
 「我是來找你們三兄弟報仇的。」

 「如今爾撒跟穆穆爾都死了,我也不幹那髒活,你也不放過嗎?」
 「能否放過你是尋仇者的自由,你該做的是活下去。」

 「......」
 「或是在猶豫的瞬間被我殺死。」

語畢,日昇山頭,劍輝燦爛,一切光耀盡入雅各眼前。

雅各不由分說,踹起地上之劍,揚起沙塵遮蔽視線的同時也捉劍抵禦。

然而抵禦無用,氣勢一如開山破碑,儘管擋住強烈的一擊,也抗不住滲透過去的劍氣。

 「雅各等我!我去找救兵!」
 「這是我的戰鬥,不准其他人幫忙!」

他的跟班想求助,卻被雅各斥止。

跟班本想幫忙,但看著雅各淒涼的背影,便只是憂愁地站在原地。

 「你這真是豪氣的制止啊。」
 「就說是我的戰鬥了,難道你想傷及無辜嗎?」

然而尋仇之人不容他分心,向前踏步劍勢加重,甚至震動著方圓三尺的大地。

看著守勢還帶有歉意,尋仇人心頭憤怒疾湧,加重的力道誓要斬下那優柔寡斷之人。

那劍招沒有任何技巧可言,直落下去全為宣洩壓抑許久的憤怒,武斷的鋒利盡夾雜悲倀。

只是這僵持過不了數秒,隨即雅各往側一躲,讓尋仇人劍往大地劈,一拳直往他臉上揍。

他人隨重拳被擊飛半空,卻也在空中就準備好下一套招路。

懸在天邊似是騰空飛舞,尋仇人一轉攻勢,將擋風的斗篷扯下拋往雅各,遮住他的視線。

雅各沒一劍上劈就切開披風,斬開瞬間卻見尋仇人已經壓低身子,衝入他毫無設防的胸懷。

就在劍鋒即將插入他心中的剎那,雅各雙手緊握上揚的劍,一改勢便以劍柄打歪奇襲。

尋仇人沒有錯愕,隨即順勢往雅各腳邊直刺,劍鋒貫穿他的鞋,直接封住他的行動。

這時鮮血如柱落塵埃,早料想到會有這一招的雅各直接放下手邊劍刃,以雙拳重擊尋仇人的雙耳。

啪地一響,雅各將他的頭拍得很響,尋仇人耳邊滾出不少熱血。

「嗚呃!」



就在被重擊打到暈眩的瞬間,尋仇人十年前的回憶如走馬燈奔馳。

這時的他還在尚未破敗的家園,一個非常富裕且具有名望的大家族。

當下夜深人未靜,他所疼愛的晚輩們還在為晚點睡覺的事跟家長爭執。

殊不知家園已被盯上的三人率著勇武闖入,幽暗的庭院便被一把火燒亮。

暴亂的夜晚開始,壯丁們抵禦突來的暴民,母親們帶著自己的孩童四處逃竄。

他不知道他們接下來能往何方,卻也只能帶著族長的孩子一齊遠離戰火。

一開始,滿懷正義的堂兄弟在最前線不敵暴民,在踐踏中折磨致死

接下來,增援的叔伯與族長殺死暴民為晚輩報仇,卻接連被率領的三兄弟殺害。

在民族大義的口號下,留在家園的女性們也難逃一死。

毫無情誼的屠殺持續展開,四竄的家人也紛紛被獵捕。

包括自己或其他家人,逃出生天的只有少少一成。

而且蒙上叛徒的命號,以往的家族已經沒有重建的可能。

自己與遺孤則在恩人的協助下,得到流亡海外的機會。

那一場夜晚,那一個瞬間,他的心也隨之死去。



回到現實。

重擊使尋仇人眼神瞬間渙散,吐血不止卻遲不倒落。

但隨即一記上鉤拳直衝雅各下巴,極重的力道衝擊下顎,被打得往後倒。

然而這身子才往後傾,是重心隨即被陷地之劍勾住才沒倒下。

然而這也讓右腳的傷勢加重,雅各也痛得咬牙切齒。

但尋仇人這時也恢復意識,沒有善罷甘休的他也不忘撿起落地之劍反擊。

攻勢再來,雅各拔出刺進腳掌的兵鋒抵禦。

一紅一白的劍在晨光下舞動,本是清涼的早晨卻多了一絲憂愁善感。

然而雅各反應不及,染血之劍扛不住重擊,應聲而斷。

十年之仇旋即得到伸張,然而——

 「為什麼不砍下去?」

尋仇人的劍卻只是停在雅各的頸項,鋒僅劃破雅各的肌膚。

而在這一刻,尋仇人滿意地將劍扔開,表示他十年來的舊願也終於結束。

而這場期待十年的戰鬥,在僅持續不過一刻鐘,於朝露再度滴落之際中止。

面對莫名其妙的動作,雅各沒有鬆下警戒,也讓尋仇人笑了。

然而那豪爽的笑聲,可說是他十年來最舒暢的一回。

 「你不該留手的。」
 「砍你跟毀墓是為了報滅族之仇,留你一命則是為了報讓路之恩。」
 「饒過那個女孩不過是一時興起。
 「卻也救了我一命。」

 「......其他人的仇呢?」
 「重要的人都死了,殺掉誰都沒意義,我只是做出自己也覺得正確的事罷了。」

此時他壓抑的一切也得到了解放,緩慢流動的時間也在仇盡後飛快地流逝。

撿起砍到破爛的斗篷,尋仇人轉頭就下山,似乎沒有半點留意。

 「你真的不在乎我的命嗎?」
 「殺人不是我東野武的喜好,我只要能證明自己有報仇的實力就好。」

看著遠行的足跡,雅各與跟班似乎看出與自己相似的氣質。

自那刻起,東野武成為不再受過去拘束的俠客。

他也再度踏出了不歸路。



回國途中,車站人流稀疏。

然而他鄉遇故知,東野武在這時卻與保護過的孩子擦肩而過。

短髮的孩子如今長出隨風飄逸的長髮,身旁則有她的朋友隨行。

看到她的處境安好,他也只是將斗篷遮住面目,不願與她相認。

踏上歸鄉之路後,沉重的斗篷下少了金屬碰撞聲,以及最後一絲憂愁。

 「......那是大哥的身影嗎?」
 「風梅,車來了。」

僅留下遺留草原上的足跡,還有與他相反車程的少女。

(完)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奈何常憶夢迴時
2022-05-16 12:34: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