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遠距到期末 = 畢業大家再也不見

君勾鏢 | 2022-05-16 10:47:11 | 巴幣 10 | 人氣 102

我們學校決定了要遠距到期末,這對一個畢業生來說是一件殘忍到不行的事情,去年我們的學長姐就曾經因此難過了非常久,好不容易我們熬了一整年,經歷了三級停課、確診數控制、年初零星爆發、再次控制,就在大家疫苗一劑一劑打起來,看著歐美國家開始有開放的先例,想著台灣可能也有機會這樣

結果在連我們小老百姓都知道還沒準備好的時候,政府突然一個鬆手,疫情就如排山倒海般闖進台灣,為什麼兩年了,中間甚至也有一次三級,但是政府卻什麼都沒做好?沒做好就算了,最多就是繼續嚴厲幾個月,但是政府卻是在這時候解封,然後疫情就爆發了

每天確診數幾萬在飆升,重症率即使低,在人數這麼誇張加上高危險族群在前幾波都成功守住的狀況下還是發生一堆憾事,我也沒有要譴責政府了,更多比我更有憑有據的指控在各種地方都能找到,幾個人喊還可以說是大家意見不同、標準不一,當大家都在喊,實際上也一堆憾事的時候,我相信明眼人都看得出台灣的防疫到底是不是世界第一,尤其當這個小小的島確診人數來到了世界第一的時候

我們系上原本有小畢典,因為疫情的關係,有消失的可能,但是在宣布遠距到期末的時候,那就真的是完全不見了,我和我的朋友們在經過三年斷斷續續的見面後,連最後一個招呼都打不到,平常不會特別約出來的那些系上同學也沒機會跟他們拍個最後的學士服照,即使他們大部分都直升,但是還是有些人會就此離開。準確來說,我就是離開的那一個

我不知道我在系上的評價大概長怎樣,但是我有多少朋友我大概還是知道的,在這裡我又再一次感受到「決策」的重要性,如果我選擇留在原學校、如果我考試考出好成績、如果疫情不爆發、如果政府做出正確決定,這一切都可能不會發生或是以更好的方式呈現

當初我寫給我友會的學長姐們一封信,因為我沒辦法拋下考試去陪他們最後一次聚餐,而且我相信在我們這一屆,肯定能成功辦起送舊的活動,但現在雖然還沒公佈,但我相信十之八九會消失吧。我現在深刻的體會到當初學長姐們的不甘,因為我也體會到了,原本我還有邀請學長姐們直接加入我們這一次的送舊,現在看起來我們大概要抱團參加下一屆的送舊了吧

我現在生活極度缺乏重心,每天就只是過過日子,當初我只有一個、唯一一個目標,就是跟這座城市、這間學校好好道別,雖然不是不能見面,但是我相信真的大部分的人之後都不會見面了,或是見面了也是打個招呼就要再等數十年才有機會相遇,現在我也不用想了,把剩下的科目搞定,然後快快離開吧,人生還有數十年,我只不過喪失了最重要的一段時光──學生時代的一部份而已

這波疫情已經毀了我的大學生活,如果從19年末20年初,以一個沒有疫情的狀態重新來過,我的人生會完全不同,即便我自己再消極,我都知道有些事情自然而然就會發生,但有疫情的狀況下則是有太多我再積極都挽救不了的消失的事物

木已成舟,我只希望在9月以前還給我我該擁有、我值得擁有的正常生活,即使傷害已經造成,這可能是我第一次直接寫我對疫情的看法,我希望這會是最後一次

這幾天因為情緒仍然低落,所以作業效率極差,其中有一個是今晚要進度回報,而我的進度遺憾到不行,真的遺憾到不行,即使我昨天花了大把的時間努力,但是不會的還是不會,我現在只希望不要看起來就是我一個人在混就好,雖然看起來不太可能

昨天好不容易處理完要睡覺的時候,剛好手邊有一組VR頭盔,就戴著想說要玩玩看,體驗了一個恐怖雲霄飛車,想說可以藉由新體驗來沖淡一點不快,結果前導影片還好,後面雲霄飛車害我快吐了,視角轉換就算了,但是因為沒有風、沒有慣性、沒有震動,整個就3D影片的感覺,因為人沒有動但是視角狂動,所以暈到不行,恐怖的元素也都沒嚇到我,雖然新鮮但還真不是個好體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