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奧蘭多序曲》

俄國修士 | 2022-05-16 07:56:00 | 巴幣 16 | 人氣 49

小說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鉗子與鎚

他們說他始終沒有面對自己的勇氣。

那天(事發的一個半月之前)文藝社(一個因後繼無人即將廢社的社團)的兩位學長將奧蘭多帶到將近午夜無人的操場,告訴他一個一直以來只有他們社員知道的秘密。

「這裡,就在這裡。」

學長將腳從這塊小草皮上移開,伸手拉住一圈不起眼的鐵環。旋轉,然後拉起整塊地板。

「這就是我們代代相傳的秘密基地。」

一個剛剛好可以藏一個人的小地下室出現在他們面前。裡面放著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記》、B·F·史金納的《桃源二村》、一個鐵製粉盒、一面鏡子、一頂棕色髮辮長假髮和一件不知道是十幾年前留下來的女學生制服。

「也許再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地方了,我們把它送給你,從今以後這地方就屬於你了。」

從那天起(剛剛的文字提到的那天,事發的一個半月前),他就像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屬一般,整天躲在這個小地下室裡。他聽從學長的建議,並沒有把這個地方讓其他任何人知道,都只有在操場四下無人時才進出這個基地,躲在裡面,偷偷穿起那件女學生制服,然後獨自欣賞起自己。

他發現自己異常好看,跟一個人穿著邋遢、寬鬆、未經修改的男式制服的那個樣子截然不同。

(順帶一提,事發當日是這樣的:有個女學生說看到一個女學生走入男廁所,然後一群男生圍觀在那個女學生走入的單間旁,之後一個男學生遮著臉從廁所中逃出來,逃出校門,跑進森林,然後沒有人再看見過他。)

連續一個半月的時間都是如此,他和她(他自己的倒影),有時則是她和他(他自己)一起享受在文藝社消失後的午夜,享受俄國大文豪與美國行為心理學家的文字中。

那天是這樣的。他手裡抱著那本《青鳥》,要去向他一直觀察的那兩位舞蹈班的女生打招呼。他鼓起了這三年來在這所學校前所未有的勇氣,走到她們兩人跟前,對她們說:

「你們…好,我,我叫奧蘭多,我一直在觀察,觀察…對觀察你們,然後,我是文藝社的,我覺得,我…我們…我們見面有某種緣分,我,我希望我可以認識你們…。」

那兩位完全聽不懂他在支支吾吾些什麼。她們彼此交頭接耳「他在幹嘛啊」、「好奇怪喔」、「真是怪人」,但這些話他聽得到。他聽力一向很驚人。

他在中午時分逃離了教學大樓,在無人圍觀的時候躲入了基地,在裡面埋首痛哭。

他以為他已經豁出所有努力了,但他的這一切努力卻被當成笑話。

那天他一直躲到了放學時間,他重新研究了自己,重新拿起粉盒,對著鏡子仔細妝扮已經哭花了的臉(他不懂怎麼完全卸妝),然後穿上那件女生制服,戴上那頂假髮。

「我還是很漂亮的。」

他帶著哭腔對她(他的倒影)說。他覺得自己在班上再也不能出現了,他的人生已經毀了。他只剩下他自己,他從今只剩下這片天地。

當然,他錯了,稍稍休息片刻,他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他在周圍還有人時,用力推開地下室的門,以著女兒身來到操場上。然而並沒有人注意到他,他的努力似乎沒被任何人看見。

他以著優雅的姿態,以著她的樣式,走在正在舉辦活動的操場上,偷偷看著每一個人的一舉一動,但沒有人在意他。

他累壞了。他的心累壞了。

他決定把這身衣服換下來,然後再也不穿上這身衣服。

然而,他在走入廁所時,完全忘了「性別」這個分類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以至於旁邊正在閒話家常的女學生驚訝的看到,一個女學生徑直的走入男廁所裡面。

「該不會是有女裝癖好的男生吧?」
「真是噁心,他想要幹什麼?是要偷窺嗎?」

之後她們兩人警告三位要走去上廁所的男生,裡面有個女生鬼鬼祟祟的。而他們三人也很有正義感的上前圍觀。

突然,他衝了出來,把那身女學生制服連同假髮抱在臉上,不被任何人看到的逃了出去。逃到了學校附近的森林中,然後永遠消失。

這件事情後來成為了這所學校的一個都市傳說,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那個學生是真實存在的,而且他直到今日依舊活在他們踩著的那片草皮地底下,只偶爾出來找尋食物而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