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九

伊凡尼古拉斯 | 2022-05-15 23:11:49 | 巴幣 1112 | 人氣 68


邂逅‧分離‧蓋上-The Banquet-其


在亞德比和雷明頓趕到煙火施放處的時候,看到一圈的黑衣人圍繞在這煙霧旁,圈內的阿米婭表情平靜地對著亞德比點頭,另外有一名穿著近衛局字樣短夾克的藍髮女性手握著腰間的刀擋在阿米婭前面。

「那位藍髮小姐是德拉克嗎?好像不太對……還是炎國的特殊民族?」亞德比有些疑惑面前的狀況是什麼情況,趁機看了下現場的狀況,沒看過的人物擋在阿米婭前面這畫面實在太過奇特,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跟上的雷明頓左手拉著隔絕袋,看到眼前的陣仗,還有自家老闆被圍住的同時,雙腳踏了個不太標準的弓步,右手拳眼向天置於腰間,鼓起的肌肉顯示過多的力道放在手上。

這炮拳的樣子還有點架式,讓這些黑衣人有了些警惕,其中兩位拔出刀直立站著,開始盯著雷明頓的身影查看了起來,亞德比這時擋在雷明頓面前開口:「他是烏薩斯人。我們的領導人有任務要交代給我們,請你們讓開。」

面前的黑衣人聽完亞德比的話後,拔出的刀收回刀鞘,之後就依序離開現場;而在一旁的藍髮近衛局女子,也在莫可奈何下任由這些黑衣人離開現場,嘴裡因為不甘心的咬牙聲配合著緊緊握拳的皮革摩擦聲,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該位女子的怒火。

「 亞德比,雪怪們的緊急善後先拜託你了。」阿米婭指著在橋另一邊躺在地上的雪怪們,看起來已經陷入彌留狀態了。亞德比馬上拉起金屬箱快速跑過去,阿米婭站在亞德比離去的背後,為了確保沒有其他人會靠近這危險的區域。


「對於你們來說,這事件已經結束了;但是對於契約來說,工作現在才剛開始。我們是礦石病醫療公司,也擅長……處理善後。」博士遠望著橋上往前奔跑,拉著金屬箱的亞德比身影。

「爾等行徑皆在吾等紀錄中,豈容爾等藉機訛詐!」豐蹄男子一邊沉聲回應,一邊往前站了一步,隨這一步逼近的戰意瀰漫;感應到戰意的煌,興奮到眼睛發亮,豎直耳朵上的毛也根根分明直立,站起來的同時舉起電鋸,右手的拇指壓在啟動鈕,只等一聲令下。

「煌,不可以。」博士伸手壓在電鋸的啟動引擎上,雖然力道不大的壓著,但是煌面對博士還是不敢造次,維持著鋸刃著地的狀態站著;「我很感謝您的明理,但這並不足以解釋為什麼還待在龍門?」在一旁透出金黃髮束的女性紅袍人,依舊維持著禮貌的口吻問著犀利的問題。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為什麼。」博士舉起了另一隻手,指著橋的另一邊。

雷明頓想要跟著亞德比一起過去時,從另一邊帶著三位狙擊幹員的一位女性黎博利,伸手抓著雷明頓的義手,雷明頓有些訝異地看著那名看起來還是很稚氣的黎博利,

「那是……亞德比幹員才有辦法處理,別過去。」雷明頓看著阿米婭和黎博利女子兩人都站著不讓其他人過去,覺得有些疑惑,如果要像剛剛處理遺體的方式的話,沒有人幫手要怎麼來的及把每一具遺體都包裝好?

看著面前每一具白衣屍體身上的刀痕,從傷口流出的血液沒有停歇,並且每一具的體溫已經低到不太正常的程度,或許是在體內的源石結晶已經在散發能量了,亞德比著手把金屬箱的夾層打開,抽出了灰白色的石板,把一片天藍色的結晶片插入匣中。

隨著一小段時間的等待,站在博士身後的三位紅袍人,看到了橋的另一端升起了一個天藍色的球形體,隨風飄盪的灰塵在接觸到那顆球形體時大半滑落而去,少部分還可以觀察到停留在表面沒有飛走;突然有顆石礫飛向那球體,高速撞擊下的石礫粉碎成了碎屑,伴隨著響亮的撞擊聲,只有石礫粉碎的灰塵飛散在空中,這個天藍色的球體沒有碎裂或是變形,依舊維持著完整的樣貌。

煌有些怒意的看著那三位紅袍人,但是無法確定是否他們動的手腳,眼前看到的三人皆沒有任何反應般地站立著,就連呼吸起伏都接近一致,這種帶點微妙氣息的漠不關心感,令煌覺得火氣都上來了,在這時的煌發現自己的肩膀被拍了幾下,博士看著自己輕輕地搖了搖頭。

轉頭回去看的博士看著亞德比快速地把褲管塞進靴子內、把外套拉上拉鍊、兜帽戴上並且拉緊,剩下的面部戴上了防毒面具後,突然在他身後發出了一陣閃光,其中一名雪怪的遺體從衣物內膨脹,袖口、兜帽內、褲管口,從中噴發出了大量的發亮碎石,每一套衣物都在扭曲著、搖曳著、舞動著,就像是對這世間的最後的訣別,也像是對於這世界最後的依戀,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起舞;在這不斷併發的最後光彩中,亞德比全身防護完備的樣貌,蹲伏在金屬箱旁,一手壓在箱上的動作,像極了蹲在船尾等候的船夫。

站在阿米婭和女性黎博利身旁的雷明頓,看著陷入感感染者遺體噴發狀態內的亞德比,只能在原地擔心地看著,絲毫沒辦法伸手做些什麼而感到焦躁;另一方面則是對於亞德比這個防護罩的欽佩,自己實際見過一次源石噴發的情況,光是一具遺體造成的壓力就非常大,更何況在防護罩內的十數具遺體的噴發力道......

在一旁的女性黎博利看著阿米婭,發現淚滴從阿米婭的眼角汩汩流下,她拿起了口袋內的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著阿米婭的淚水,回過神的阿米婭看著對方開口:「謝謝妳,灰喉。」被稱作危灰喉的黎博利幹員則是有些遲疑地看著自己的手帕,咬著牙就放回自己的口袋內。

等到防護罩內源石噴發反應結束後,有些還帶著過度反應燃焰的碎石布滿在亞德比身上,隨著亞德比伸展的動作,滾落地上所揚起的灰塵產生小小的閃焰反應,讓亞德比的身影變得更加模糊;近衛局人員抬過來的集裝箱出現,雷明頓有點搞不清楚現場的人員們各自的相互關係,隨著近衛局人員放下箱子離開時,對著阿米婭一行人行了標準的舉手禮再離開來看,近衛局與羅德島的關係應該是不差的,甚至有一位較為壯碩的近衛局人員經過雷明頓身邊時,掏出了近衛局的巧克力口味作戰口糧放到雷明頓手上,並且深深一鞠躬後才離開。


「所以,這又怎樣?對於大炎來說,入侵者的死亡不需要隆重對待,還是貴公司只會做善後?」瘦高的紅袍人突然就開口說話,這意外的行徑讓另外兩人有些動搖,似乎是由這位開口並非好事。

「當然沒有必要,但是對敝公司來說,只要是感染者的事就是我們份內的事;想必三位詳閱過與龍門的契約內容了吧?」面前的這位稱為「博士」的人員似乎是在這裡的主要發言者,雖然紅袍三人對於羅德島有過一些調查,也訝異過該公司負責人是只有14歲的卡特斯,並且現在正站在近衛局人員旁邊,露出金黃髮束的紅袍人正低語著,「面前這一位才是真正的負責人?」

「那麼我就不廢話,防止礦石病的後續感染也是在契約內的,這部分應該有確認到吧?那麼,還有干擾我們工作的必要嗎?」從這位「博士」的語氣聽不出其中的含意,而遮蔽全身的裝束連表情也看不出來,三位紅袍人感到了某種挫敗感,無法解讀對方意圖的挫敗感。

「另外來自監察司的各位,是為了執行公務而來的吧?地方區域的商業契約,這部分非份內工作我能理解……那麼,為何又要追著我們而來?」尚未對於前一個問題有恰當的回應,又接到了對方的下一個問題,語句內的禮貌完備、推論完善、句句切合事實……但是全部整合起來卻有著令人煩躁的屈辱感。

「大炎官員做什麼事情還需要一一向你報備什麼啊!」豐蹄紅袍人率先失去了冷靜,用詞的突兀變化讓煌笑了出來,更進一步激怒了豐蹄紅袍人;在其身後的瘦長紅袍人雖看不見面孔,似乎也因為對方的問題而感受到了不悅,很明顯的氣氛上有些不太對勁;最後是有著金黃髮束的紅袍人開口了,「確實商業契約並非監察司需要過問之事,但外人在大炎領地形跡鬼祟,我們負有查明的責任。」

「原來照著契約執行任務是屬於形跡鬼祟?這還真是受教了。」博士仰頭哈哈乾笑了幾聲後,從聲音上很明顯聽得出帶著一絲憤怒。

「請監察司的各位大人回答我幾個問題吧......龍門有多少感染者在這次入侵裡,被逼往整合運動一方逃難?這些人不也是大炎子民?」說到這裡的博士兩手張開畫了個弧,比劃著面前橋的兩邊,觸目之處皆是一片狼藉。

「另外也請告訴我,龍門對於應對礦石病死者的後續處理設備與訓練皆有所不足;從大炎中央下來的諸位,為什麼會如此呢?」不給對方回答時間,緊接著丟出的二個問題的博士,轉過身的左手伸出直指瘦高紅袍人,似乎直接認定對方是這次行動中的帶頭者。

「就算敝公司只能救下零星幾個區域避免噴發擴散,相較於諸位的袖手旁觀是否更加值得讚許?這樣的行為舉動竟會被稱作為形跡鬼祟?」確認到亞德比的處理過程接近尾聲了,博士最後面對著三位,連珠炮的拋出了問題,但是三位紅袍人卻依實無法回答,只有風吹過捲起的沙塵摩擦在衣物上的聲響。

「只是間名不見經傳的公司,有什麼資格質疑大炎帝國對於人民的決定!」豐蹄紅袍人一陣憤怒,舉起手就準備開打時,被瘦長紅袍人一把扯住了手腕。

瘦長紅袍人轉向博士,慢慢的回答著:「在大炎土地上,皆是真龍之主的子民,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至於感染者,這些人們忘記了自己是大炎子民,以自己的病痛作為敲詐手段,不斷對著外部勢力獻媚,在他們這樣做的時候,早該誅殺他們以示警告;但吾等真龍之主以憐憫取代了怒火,讓這些背叛者能活下去,已經是大炎給予的恩惠了。」

豐蹄紅袍人還在掙扎,瘦高紅袍人加大手掌力道後繼續說著:「在如今你們不斷吹噓並且誇大的感染者的事件,大炎並非沒有耳聞過。龍門光是控制感染者就耗盡大把資源,並不是只有感染者需要這些資源,一般市民會如何看待這種資源分配不均?別因為貴公司以感染者生命為優先,結果對於現實產生了不切實際的幻想。要論統治的藝術以及經驗,可不是貴公司這種程度的規模就能理解真龍之主的睿智。」


聽到這裡的博士拍起了手,這舉動讓三位紅袍人互相看著,似乎顯得非常疑惑。

「互不相識的兩方要能徹底交換意見,不是建立互信感,就是造成敵對感......要你們能理解我們的處境,我現在知道是不可能的。」博士邊說這句話,邊看著雷明頓直接徒手捧著地上的源石碎片放入集裝箱的情況,在一旁的灰喉仔細的把口鼻捂上隔絕布,並且戴上膠製手套才拿著小鏟斗慢慢鏟起碎片,似乎是怕把灰塵揚起般的輕柔;跟著博士在一旁看著的煌眉毛挑了挑,是似乎是對於灰喉的舉動表示意外。

「我只是想問,炎國的領導者真龍之主,在交代你們任務時,應該是有交代妨礙你們業務的事物可以清除;那麼我們的行為有妨礙到你們的業務嗎?」轉過頭來的博士掃射著眼前三位,三人的動作稍微愣住,確實依照三人剛剛的發言,對於博士一行的跟蹤是因為「形跡鬼祟」,並不是因為妨礙了三人的業務......這樣的問題讓三人落入了博士的思考迴圈裡。

「更進一步來說,你們三位其實正在陷龍門執政者於不義......我記得我們的領導人曾轉述過龍門執政者的名言:『違背契約的人,將被永遠逐出天空與地面』;那麼,三位目前的妨礙行徑,是為了要讓龍門執政者難堪?還是想讓龍門執政者的表現變差,得以在政壇上拉下他?」雙手背在背後的博士,身高上雖然只是普通高度,但是重心有些歪斜的奇異站姿似乎放大了他的身形,並且帶著微妙的壓迫感。

原本因為生氣的豐蹄紅袍人的動作僵直了起來,似乎想要辯駁什麼;瘦高紅袍人伸手欄著豐蹄紅袍人,似乎正在想要怎麼回答;而金黃髮束的紅袍人則是很快的開口否認,「我們對於魏君是非常尊敬的,不會抱持著任何偏差的想法。」

「這樣的話,隨意對於和龍門訂下契約的合作對象有著逾矩的舉動,或是蓄意針對的話語令對象感到沒有被尊重的誠意......是想嫁禍給龍門執政者嗎?這部分我是否應該寫在契約回饋上?」動了一下脖子的博士,頸椎因為移動而輕微地響了一聲,似乎在提醒三人,他們的行為可能會有較為麻煩的後續影響以及許多的解釋需要去面對。

聽到這裡,三人已經了解到眼前的這個人所代表的公司或許不起眼,但是在這之後業務上的影響還是可以有一定的作用......豐蹄紅袍人看起來就像是被耍後的氣憤,因為憤怒而踩了地上一腳,造成了相當大的凹洞後率先轉身離去;瘦高紅袍人有些意味深長的看著煌以及博士後,也跟著離開了現場;最後的金黃髮束紅袍人似乎對於博士剛剛說的話還有想解釋的部分,但同伴接連離開的情況下,也選擇離開。

煌看著眼前的三人都離去後,開口像博士詢問:「與龍門負責人的接洽,都是小兔子在處理的,博士怎麼這麼清楚?」

「這些在龍門的宣傳手冊上都可以查到,會把這樣的話放在公開文件上,不是對於這句話的執行徹底感到十分自豪,就是對於自身的言行掩飾極有自信......」在博士遮蔽面容的面罩上,已經可以看到內側布滿了大量的水珠在滑落,煌搔搔頭苦笑了一下,看來博士應付起來也是十分吃力。

「煌,接下來跟阿米婭會合後,再來是找到霜星......時間不多了。」沒有空把頭罩內的汗珠擦拭乾淨,博士馬上轉身想找有什麼路可以從這平台下去,在沒有路的情況下,再度被煌當沙袋扛在肩上運送,這次博士有記得雙手護住自己的頭罩,前一次頭撞在煌的身軀上的尷尬感還沒有從博士的腦袋中消失。

---------------------------------------------------------------------------------------------------------------------------------------
早安、午安、晚安~這裡是伊凡尼古拉斯
逐漸地走入了尾聲,雖然曾經預告過這件事,但這集硬是被加入了不少自己想要完成的片段。
在這一篇裡嘗試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想法,並且盡量把想說的和想傳達的放在文章內;
如果能讓各位讀者觀看時能有些愉快的一段時光,那麼我也就很開心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