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檔案~NO.78~

托里夜 | 2022-05-15 22:56:45 | 巴幣 0 | 人氣 47

致命之甜篇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檔案~NO.83~

  「這次你總不會猶豫了吧?」確定沒有監視以及陷阱後,利安與貝爾芬格來到了小屋旁,貝爾芬格一臉厭惡的看著結界說,圍繞著小屋的結界上充滿了無數的血手印,那些枉死的冤魂掙扎的想離開卻只是徒勞,一股龐大的怨氣不斷的從屋內散出。
 
  「那傢伙到底殺了多少人?」利安不敢相信的看著結界上的血手印,如此強烈的騷靈現象他是第一次見到,這已經是不需要靈視也能清楚可見的規模。
 
  「要把結界破壞掉嗎?至少能解放這些靈魂。」貝爾芬格問。
 
  「不行,不能隨便把這些怨靈放出來,它們是沒辦法前往地獄的,如果在這裡把他們放出來說不定會引發更嚴重的事情。」利安想了想後說。
 
  「也是啦,反正這結界好像只對靈魂有效果,而且還沒有跟術者連結,你看。」聽到貝爾芬格的話利安才注意到,沒想到貝爾芬格早就半個人踩進了結界,進入結界的半邊身體正被一團怨靈纏繞攻擊著。
 
  「疑?妳什麼時候進去的?如果結界跟術者有連結我們不就被發現了嗎?」利安慌張的把貝爾芬格拉了出來,貝爾芬格那踏入結界的半邊身體在短短的幾秒鐘被怨靈侵蝕透徹,半邊臉甚至被像是啃過一樣破爛不堪。
 
  「被發現就算了,反正遲早都要戰鬥的不是嗎?而且只要我在犯人就絕對沒機會逃跑,不是嗎?」貝爾芬格輕輕的朝自己臉上一揮,原本被啃到破爛的臉龐立刻恢復成了原狀。
 
  「痾……,妳被這樣侵蝕都沒有感覺嗎?」眼前的畫面讓利安有些驚訝,甚至讓他一度忘了可能會被犯人發現的事情。
 
  「不過是人的靈魂,就算聚集在多也不可能對身為七罪惡魔的我造成傷害,最多也就破壞這肉體而已。」貝爾芬格笑了笑說。
 
  「好吧,聽起來也滿有道理的。」利安想了想也是,畢竟靈魂對惡魔來說只是食物,更何況惡魔本來就只是靈體的存在,為了在陽間生活才創造出肉體,這事情在他從昏迷中醒來後薩邁爾也跟他解釋過了。
 
   「所以現在你打算怎麼做?直接殺進去嗎?雖然對方應該不會發現,不過你有辦法不受那些怨靈侵蝕嗎?」貝爾芬格問。
 
  「麻煩了啊,怎麼會這麼難搞……?」利安煩躁的搔著頭,明明好不容易追蹤到犯人了,現在卻只能被這些怨靈阻擋在外,要潛入就必須想辦法處理怨靈,可是不破壞結界處理掉怨靈只有一個辦法,可以的話利安是不想用的。
 
  「想想別的辦法吧,我可沒辦法保證你失控後我有辦法阻止你,就算能阻止,我也不能確定阻止後你是死是活。」看著利安那種表情,貝爾芬格立刻明白了他腦子裡在想什麼。
 
  「但是……。」
 
  「反正先確保犯人沒機會逃走吧,開啟!」貝爾芬格在兩人對話的同時已經先一步凝聚好了靈力,隨著她的一聲彈指,巨大的藤蔓以及樹叢瞬間從乾燥的沙子裡竄出,結界發動!
 
 
  「這麼大動靜真的沒問題嗎?」看著貝爾芬格展開的叢林結界,利安內心出現了一絲不安,雖然他也知道進入到了貝爾芬格的領域後對方是沒機會逃走,不過千尋還在對方手上,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放心吧,真的要發現,我剛剛半個身體都跑進去了,那時候早動手了。」
 
  「嗯,也是啦,另一個問題……。」
 
  「啥?你哪來一堆問題啊?可以一次問完嗎?」利安問題一個接一個,貝爾芬格被問到有些不耐煩。
 
  「小屋去哪了……?」利安眼前除了那些巨木高叢外什麼都沒有,犯人躲藏的小屋在貝爾芬格結界展開的同時消失了。
 
  「痾……,我也不想啊,雖然是我自己的專屬能力,不過還是有基本規則存在的,我也希望可以自己分配進入結界的位置。」貝爾芬格無奈的搔了搔頭說,就像她說的一樣,事實上所有七罪惡魔的專屬能力都是有規則存在的,使用能力就必須遵守規則。
 
  泰絲的異空間必定是單行道,德克斯則是無法保留修改前的記憶,即使是面對神也必須遵守誓約。
 
  「所以我們現在要再找一次是吧?」利安嘆了口氣說。
 
  「沒事沒事,雖然進入的地點我不能控制,不過進入後的位置我到是可以掌握,只要稍微走一小段路就好了。」
 
  「算了,動作快吧,誰知道犯人會不會突然想出門。」現在可沒時間浪費了,利安決定結束這段對話開始行動,現在他只希望千尋沒事的好,希望……。
 
 
  回到小屋內,經過了一段時間,千尋的眼睛終於適應了黑暗稍微可以看清四周,不過在她環顧一圈後不安又更加的加深。
 
  「這裡到底死了多少人……?」千尋低聲細語著,牆上掛滿了數不清的屍體,每具屍體都破爛不堪,長時間的悶熱也讓屍體加速腐爛,這也是為什麼惡臭瀰漫的原因。
 
  「幾百人?還幾千人?多到我都數不清了。」少年似乎聽到了千尋的自言自語,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後回應了千尋。
 
  「你不也是人類嗎?怎有辦法做出這種事情?」雖然一樣的話題不久前才講過,不過千尋還是忍不住脫口而出。
 
  「不就因為他們都是人類,所以才沒有感覺嗎?」少年收起了原本瘋狂的模樣,看著千尋語氣平淡的說。
 
  「你要說你自己不是人類嗎?」千尋原本的不安有些被吹散,換來的是一絲憤怒,如果不是人類那不就是使徒了嗎?
 
  「不,我是人類,正因為我是人類,所以殺人才會沒有任何一絲感覺,因為這不是人類的本能嗎?難到妳吃飯的時候會因為把飯煮熟而內疚嗎?雖然只是植物,不過他還是算活著的吧?」
 
  「那些該死的大人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引起了數不清的戰爭,我做的事情跟他們沒有不同吧?」因為適應了黑暗,千尋稍微看清楚了少年的臉龐,那毫無光澤的雙眼就像失去靈魂的軀體,沒有一絲的情緒存在。
 
  「既然他們這麼愛做些沒意義的殺戮,所以我就想試試看,這些被死亡逼迫的老人,如果今天死亡真的降臨了,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不過到頭來結果都一樣,每個都哭著喊住手不想死之類的。」少年冷冷的一笑。
 
  「那特地選擇女性當目標又因為什麼?」千尋想試著從少年口中挖出更多的線索,雖然她也不能保證自己會得救就是了。
 
  「沒為什麼,單純就興趣罷了,當然妳希望改成殺死男人也沒問題,我是可以現在就去抓幾個男人回來殺給妳看。」
 
  「不用麻煩了,男人自己來找你了,混蛋。」
 
  「利安哥!」一聲巨響,原本就殘破搖搖欲墜的門被踢了開來,利安摩拳擦掌的看著少年。
 
  「來了嗎?居然有辦法通過那些怨靈,看來能殺死我妹妹不是運氣好。」少年對於利安的出現完全不意外。
 
  「是啊,多虧那了些怨靈害我浪費的不少時間,不過我們現在可以好好聊聊了,關於你所做所為。」
 
  「好啊,來聊啊……。」少年恥笑了一聲,這一聲成為了開戰的信號!
 
 
  時間回到幾分鐘前,利安與貝爾芬格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兩人再一次的回到了小屋前,不過難題依然存在,圍繞在結界裡的怨靈,這可讓利安傷透了腦筋。
 
  「在結界上打個洞吧。」貝爾芬格先一步打破了沉默,她一邊凝聚起了靈力一邊走向了小屋。
 
  「疑?打個洞?這樣怨靈不就會跑出來嗎?不對,在那之前犯人會注意到我們吧?」利安一聽急忙阻止了貝爾芬格,他可不想因為衝動而發生意外。
 
  「放心吧,現在可是在我的領域之中,那些怨靈我會想辦法處理的,而且我不是說過了,那結界根本沒有跟術者連結,就算我直接把整個小屋轟飛我看裡面的人都不知道吧。」貝爾芬格不理會慌張的利安,她自顧自的將手中凝聚好的靈力輕輕的按在了結界上。
 
  貝爾芬格輕輕一畫,結界上立刻出現一個足夠讓成人通過的洞,內部的怨靈也在洞出現的同時躁動了起來,視線同時看向了站在洞口的貝爾芬格。
 
  「後面就拜託你了,可別輸了。」貝爾芬格在最後給了利安一個微笑,原本利安還打算給她一個回應,不過怨靈完全不給他們時間,所有的怨靈同時朝貝爾芬格衝了過去,瞬間貝爾芬格整個人被怨靈狠狠撞了出去摔在了樹上。
 
  「貝爾芬格!」
 
  「快去啊!混帳傢伙!」怨靈凶狠的啃咬著貝爾芬格,你一口我一口的撕咬著,甚至直接把貝爾芬格脖子折向不太妙的角度。
 
  「我知道啦,我出來前妳可別死了。」看著貝爾芬格的慘狀利安雖然有些猶豫,不過現在也只能相信她了,畢竟她自己也說過那些怨靈對她根本沒威脅,希望不是騙人的好,利安頭也不回的走到了門前,接著就是一腳重重的踢開了門……。
 
 
  「就是你沒錯吧?殺死我妹妹的人。」少年直挺挺的瞪著利安,雖然利安的出現他早在預料之中,少年雖然也做好了戰鬥準備,不過他似乎打算先認真的與利安聊聊,關於妹妹的事情。
 
  「……。」利安沉默不語的看著少年,他沒辦法回答這個問題,雖然是意外,不過少女確實是死在他的手中,並不能用什麼自己不知道她是人類這種理由搪塞。
 
  「別這麼緊張啊,我又不會對你怎樣,只要你們乖乖放棄別在妨礙我就好了,反正這些人也跟你沒任何關係吧?不是嗎?」少年看著利安嚴肅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聲。
 
  「失誤把你妹妹殺死確實是我不對,不過你現在的意思是屠殺比妹妹重要嗎?」利安有些憤怒,少年的話跟他的表情似乎正在表達這意思。
 
  「我們本來就是差一些死掉的人,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所以活著跟死了對我們來說並沒有差別,只要我們的夢想可以實現就夠了。」
 
  「夢想?」利安不解的問,什麼樣的夢想會需要如此龐大的屠殺?
 
  「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
 
  「啥?」少年的回應讓利安有些不知所措,沒有戰爭的世界?這就是這對兄妹的夢想?但……。
 
  「別那表情看我啊,很奇怪嗎?」
 
  「創造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那跟這些屠殺又有什麼關係?」利安不解的問。
 
  「當然有關係啊,只要全世界的人類都死掉,那不就不會再發生任何戰爭了嗎?」少年表情扭曲的笑了起來,那笑容根本就不是人類可以展現出來的。
 
  「你不覺得這種想法太過愚蠢了嗎?如果真的所有人都死了,即使因為這樣而不再有戰爭,這樣到底還有什麼意義可言?」利安憤怒的怒吼著,他當然也希望這世界不再有紛爭,不過少年的想法太極端了。
 
  「看來我們是沒辦法繼續聊下去了,就這樣吧,用武力決定誰才是正確的。」少年開始釋放出靈力,一股漆黑的靈力從少年身上緩緩散了出來,他的靈力充滿了絕望的氣息,那種感覺已經足以跟神有一樣的感覺了。
 
  「渾蛋……。」最終還是只能選擇開戰了,這次不能再猶豫了,阻止少年結束這一場悲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