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14、黑歷史(二)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5-15 15:11:20 | 巴幣 2 | 人氣 53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14、黑歷史(二)
 
 
  在我打暈那些男生後,雙馬尾可能是覺得繼續跟在我身邊會被牽連,之後就不再找我說話。
 
  這樣也好,我一個人行動起來比較方便。
 
  到了下一節下課,我跑到梅伊樺她們班教室外,想查看她在班上的情況,結果就看到她一個人孤零零坐在教室的角落。那頭長髮亂蓬蓬,制服也破破爛爛的,任誰都看得出她被欺負的相當慘。
 
  突然,一名女生走到她身邊,用手拍掉她桌上的鉛筆盒。
 
  「喂!我男友剛跟妳出去就腦震盪,妳對他做了什麼?」女生A抱胸怒問。
 
  「還有我男朋友!他鼻樑斷了被送去醫院!是妳欺負他對不對?」女生B叉腰怒問。
 
  聽她們這樣說,我才知道原來剛剛那些被我打暈的男生是她們男友,不過她們也太扯了,就算她們不知道打傷她們男友的人其實是我,但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梅伊樺幹的,她們卻還是對梅伊樺發怒,真的是有夠智障。
 
  而梅伊樺沒有回應她們,只是低頭沉默不語。
 
  她是想替我掩飾我打傷她們男友的事嗎?還是純粹不想跟她們起爭執?
 
  此時女生A「嘖」了一聲,一手抓起梅伊樺的頭髮,硬是將她給拉出座位,動作非常粗暴,椅子都倒了,書包裡的課本全灑了出來。
 
  「竟敢欺負我男友,梅伊樺妳死定了!」女生A怒道。
 
  梅伊樺被拖行在地,不斷放聲尖叫。
 
  女生B把抹布塞到梅伊樺的嘴巴裡,堵住她的聲音。
 
  「先安靜點,等一下我們會讓妳盡情大叫。」女生B笑著說完,也一起拉梅伊樺的頭髮,硬是將她給拖出教室。
 
  神奇的是,其他同學雖然都有目睹剛剛那兩個女生的暴行,卻沒有一個人出面阻止,看來她班上的人都是冷血的垃圾。
 
  隨後我跟著那兩名女生到走廊盡頭,眼見她們將伊樺拖到女廁裡,想對她進行更殘忍的霸凌時,我二話不說立刻衝入女廁。
 
  女生A一看到我,馬上花容失色大叫。
 
  「欸!這裡是女廁,你進來幹嘛?」
 
  「當然是幹爆妳!」
 
  我對女生A使出右鉤拳,直接把她揍飛到旁邊的隔間裡。
 
  「哇啊啊啊啊!」這不是女生A的叫聲,是隔間裡面正在上廁所的女生在叫。
 
  「對不起打擾了,妳繼續吧。」
 
  我替那個上廁所的女生關門後,持續往女廁裡頭走去。
 
  「你怎麼可以打女生?」女生B指責我。
 
  「我才沒有打女生,我是在教訓畜生!」
 
  我一個上鉤拳朝女生B腹部揍去,一坨鮮血如被擠出的番茄醬從她裙下噴出,她抱起腹部往地上倒去,暈了。
 
  之後我趕緊過去查看縮在角落的梅伊樺。
 
  嘴裡塞著抹布的她,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含淚不停發抖。
 
  我把抹布從她口中抽出,她立刻彎下腰乾嘔。
 
  「沒事吧?」
 
  我拍拍她的背好讓她清喉嚨,不料她身子一震,迅速往牆角躲去。。
 
  她聳著肩膀,一臉驚恐地望著我,似乎是被我剛剛的舉動給嚇到,於是我對她露出微笑。
 
  「放心,我只教訓畜生,絕不會傷害妳。」
 
  過了一會,她急促的呼吸才逐漸緩下。
 
  等她情緒比較穩定後,我牽起她的手,把她領到洗手台前。
 
  打開水龍頭,我拿出手帕將其沾濕,然後替她擦拭臉上的傷口。
 
  過程中她都沒有回應,像壞掉的人偶似的,不過當我觸碰到瘀青的部分,她眉頭都會緊皺起來,果然很痛吧?真是讓人心疼。
 
  將她臉頰上的髒污擦除後,雖然某些地方有點紅腫,但看得出她的側臉很漂亮,比那些欺負她的女生都好看,就是瀏海有點長,減短一點應該會更有朝氣。
 
  「……謝謝。」她小小聲說,隨後輕輕將我的手撥開,「我已經沒事了,你走吧。」
 
  我知道她是怕給我添麻煩才會表現這麼冷淡。
 
  「別逞強,我帶妳去保健室。」
 
  「我真的沒事,你不要再管我了。」
 
  「我就是要管!」我大聲說。
 
  忽然她沉默了,靜靜盯著我,瀏海下的瞳孔非常幽暗,宛如裡頭空無一物,只有純粹的黑,我不自覺看到出神,回神後才覺得有些奇怪,我把視線撇開。
 
  「妳幹嘛突然不說話?」
 
  「幫助我的人都會遭殃。」梅伊樺冷冷說:「上學期曾有人來幫我,結果那個人被欺負到不敢來學校,我不希望你有同樣的遭遇。」
 
  「放心。」我摸摸她的頭說:「我很強,不用擔心我。」
 
  誰知她臉色忽然發白,往後退了好幾步。
 
  對了!聽說摸頭是女生最討厭的十大行為之一,我會不會惹她生氣了?
 
  不過當我發現她的視線並非集中在我身上,我才意識到我身後有人。
 
  轉頭回望,一名身穿綠色軍裝外套的男生就站在女廁外。
 
  他臉上戴著細框墨鏡,頭髮全都往後梳起,嘴裡叼著香菸糖,看起來相當囂張。
 
  「你誰?」我怒問。
 
  他沒有理我,而是對梅伊樺招手。
 
  「小梅,過來。」
 
  見梅伊樺愣在原地不動,他又怒喊一聲:「過來!」
 
  「是!」梅伊樺趕緊跑過去。
 
  「乖。」軍裝男將梅伊樺摟進懷裡,隨後望向我說:「之前沒見過你,難不成是轉學生?」
 
  「對,我今天才轉來的,你他媽又是誰?」我怒道。
 
  「區區轉學生,氣勢倒是不小,你父母難道沒教你到了新環境要先察言觀色嗎?要是惹到不該惹的人怎麼辦?」
 
  「沒有人我惹不起,倒是你快給我放開她!」
 
  「好。」
  
  軍裝男奮力扭身將梅伊樺給摔出去,其力道之大還害她當場撞斷一顆門牙,她摀起嘴痛苦哀號,鮮血不斷從她指縫中流出。
 
  眼見此狀,我當場暴怒。
 
  「幹!」
 
  我隨手拿起一旁的拖把朝軍裝男揮去。
 
  霎時一道黑色殘影襲來,拖把瞬間斷成兩截,同時「砰!」的一聲,旁邊洗手台的鏡子應聲碎裂,水龍頭也斷了,白花花的水如噴泉湧出,在我與他之間形成一道障蔽。
 
  我愣了好一會,才理解剛剛發生了什麼,原來當我朝他揮擊時,他也立刻朝我踢來,於是我反射性將他的踢擊軌道給打偏,導致他踢到旁邊洗手台的鏡子與水龍頭。
 
  不過他的腳也太猛了,居然連金屬製的水龍頭都能踢斷!要不是我有即時打偏他的踢擊軌道,現在我的頭可能就不見了!
 
  這個人……很強!
 
  「喔?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能化解我的招式,雖然稱不上完美,但也算是值得鼓勵。」他抬起頭俯視我說。
 
  沒錯……
 
  雖然化解了他的招式,但我並非是毫髮無傷,此時我的右手正因劇痛而顫抖,可能是掌骨裂了。
 
  此時鐘聲響起,他強行將梅伊樺從地上拉起,不顧她的反抗將她給拐走。
 
  「喂!你要帶她去哪?」我怒問。
 
  「上課了,我要帶她回教室。」
 
  「三小?都搞成這樣了還上什麼課!」
 
  「你就這麼想幫這女的?」他露出陰險的笑容說:「好,我給你個機會,午休時間過來頂樓,到時我會告訴你要怎麼幫她。」
 
  語落,他旋踵帶著梅伊樺離開了。
 
  而在他轉身的那一剎那,我看見梅伊樺張開口,以無聲的話語對我喊道。
 
  ──不要過來!
 
  我心頭一震。
 
  為什麼……
 
  為什麼這種時候妳還在擔心我?明明受傷的人是妳啊!
 
  名為憤怒的火焰從心底湧出,我緊握起雙拳,回頭望向洗手台碎裂的鏡子,鏡中映照出來的是張既不完整又扭曲的臉孔。
 
  可惡!剛剛那男的肯定就是那些霸凌者的頭頭。
 
  只有將他給打倒,梅伊樺才能得救。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