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合眾國異次元戰記,第六章,這不是演習

物理被當的我 | 2022-05-15 10:57:12 | 巴幣 3768 | 人氣 369

連載中合眾國異次元戰記
資料夾簡介
一覺醒來,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在冰島外海發現了一道神奇的迷霧,而他們還不知道,在迷霧之外,他們所熟知的現代世界早已經不復存在。

合眾國異次元戰記,第六章,這不是演習

出場人物:
一)羅德寧根代表團
1、茉莉·布倫希爾德·特倫瑞克元帥~遠洋護衛艦隊司令
2、諾拉·特倫瑞克~艦隊情報官
3、克琳·肯特勒斯~茉莉的隨從
二)軍部
1、威廉·法蘭克·諾克斯~海軍部部長
2、哈羅德·斯塔克上將~海軍作戰部長
3、歐內斯特·金~大西洋艦隊司令
三)情報協調局(OCI)
1、威廉·多諾萬~情報協調總監
2、約翰·馬格德魯~情報員
3、馬克西姆·李維諾夫~情報員/前·蘇聯大使
四)雅各·瓊斯號
1、布萊克·H·戴維~雅各·瓊斯號艦長
2、馬歇爾·T·沃斯~雅各·瓊斯號副艦長

長廊裡鴉雀無聲,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颼的一聲,男子以極快的速度衝了上來,一晃眼,男子的劍已經懸在諾拉頭上,不過諾拉只是稍稍向旁一閃便輕鬆躲過了男子的攻擊~這就是身形小巧的好處吧?

被攔在多諾萬身後的克琳緊緊拽著多諾萬制服的衣角,她顯然對目前的情況十分緊張,雖然多諾萬表面上還是一派輕鬆,但他的手其實正緊緊地握著那把被藏在隱藏槍套裡的M1911手槍。

諾拉抓準了時機出劍,速度極快,刺向男子左腹,不過男子的左手腕即時擋下了攻擊。

“魔鋼嗎?真麻煩。”
諾拉注意到了男子手腕上的一層薄金屬護腕~僅靠著那薄薄一層就擋下了向其刺去的短劍。

劍擊的叮噹聲響徹長廊,一時間分不出勝負,諾拉意識到她在近戰上似乎佔不到便宜,於是她向後退了幾步,男子趁勢朝她撲了過來,不過諾拉將劍向上一挑防著了攻擊。

在兩人間隔出了一段距離,從裙底掏出了幾把小刀,向空中上一拋、輕輕彈一下響指,小刀便朝著男子的方向射去~不過幾秒,小刀便飛到男子眼前。

「哼。」
男子不屑地哼了一聲,手向前輕輕一抓,飛向他的幾把小刀竟被其徒手抓住~他接著將小刀扔在了地上。
「雕蟲小技。」

「換我了!」
男子大喊,左手上開始匯聚一顆冒著紫色光圈的黑色光球。

「切,有夠麻煩的。」
諾拉小聲嘀咕了一句。
「早知道就不要這麼吃力不討好了⋯⋯」

「多諾萬!你有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嗎?」
諾拉朝著多諾萬喊道,後者下一秒立刻從腰間掏出那把M1911。

“碰!碰!”
兩聲震耳欲聾的玻璃碎裂聲傳入所有人耳中,男子呆楞了一秒,當他再回過神來,~他發現了他的右手被開了兩個洞。

「再、見。」
就在男子看著傷口不知所措時,耳邊忽然冒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一眨眼的功夫,諾拉竟然出現在男子背後。

「什麼!?」
男子大驚,他下意識地轉過了頭,諾拉那血紅色的眼眸讓他的內心瞬間被恐懼吞噬。

「啊!」
她用短劍一刀從後刺入男子的胸膛、結束了戰鬥~那枚黑色光球也隨著男子死去而消散。

「這麼好用的技能幹嘛不剛開始就用?虧我和肯特斯勒小姐還擔心了一下。」
諾拉從屍體中拔出了短劍,並準備用手指拭去劍上的血跡,多諾萬這時將一條手帕遞了過去並這麼問道。

「我很久沒戰鬥了,想練一練手感。」
諾拉接過手帕,抹去了劍上道血漬,然後將沾血的手帕扔向了屍體。
「然後我才想起來為什麼不喜歡戰鬥。」

「為什麼不喜歡呢?」
「太累了,更多的是我太懶了。」
諾拉答道。

「真是有趣的答案呢。」
多諾萬回。
「嘛,這不是重點,妳要不要解釋一下剛剛所有的事⋯⋯」

「上校!」
行政官邸那側的厚重木門傳來了聲響~馬格魯德急匆匆地推開了木門,他有急事需要找多諾萬。

「啊,約翰,來得正剛好,我需要你處理掉這該死的屍⋯⋯」
多諾萬還是第一次看見馬格德魯露出這種緊張的表情。
「怎麼了嗎?」

「上校,你需要先看看這個!」
「那是什麼?」
多諾萬接過馬格德魯遞上的牛皮紙袋,從已經被拆開的縫隙中拿出一份文件。

“嗯⋯果然嗎”
多諾萬仔細閱讀了電文的內容~讀完文件的下一秒,他就已經在腦海裡把前幾個星期得到的秘密情報拼湊在了一起。
“我就想說那群日本人為什麼要派那麼多間諜去夏威夷,原來是要刺殺金梅爾嗎?”

「天啊,真的假的!?」
雖然沒有那麼驚訝,但他還是裝了個很吃驚的模樣。

「上校,我們應該要派人前往瓦胡島調查此事。」
馬格德魯向多諾萬提議到。

「好,你讓李維諾夫去準備行李。」
「是。」
「對了,如果你找不到他在哪就去休息室看看,他大概在裡頭抽菸。」
「然後⋯⋯」
多諾萬轉過身向諾拉看去。
「諾拉,我要你與李維諾夫一起去夏威夷。」

「什麼,那是哪裡?」
諾拉問到。

「西岸外的一座群島。」
「那裡?不行!」
諾拉想起來自己在飛機上看到的那份印有美國地圖的泛美航空旅遊手冊,雖然看不懂上頭寫什麼,但她記得在在手冊上有一條紅色的弧線落在了美西一片大洋上的一座群島~至少她現在知道那叫做夏威夷了。

「不,我得陪在我姊姊身邊!」
諾拉微聲抗議道。

「這由不得妳,士兵!」
多諾萬一改柔和的語氣,用一種發號施令般的口氣向諾拉說⋯⋯
「茉莉小姐已經同意讓我暫時接管妳的軍籍,妳現在是我的下屬。」
「⋯⋯」

「所以,去夏威夷,士兵!這是命令!」
「⋯⋯是的,長官」
諾拉不情願地向多諾萬行了軍禮。
「但你得替妳保護我姐和⋯⋯」

「她。」
諾拉看了一眼克琳。

「放心,我會的。」
多諾萬拍了拍胸脯保證道。

1941年12月6日 18:21 美東時間
OCI總部 頂點大廈 華盛頓特區

「茉莉小姐,恭喜你。」
多諾萬舉起酒杯向茉莉恭賀道。
「我聽說內閣們對妳的印象十分良好。」

「連那位以刻薄著稱的軍官都對妳的表現讚賞不已呢⋯⋯」
他剛剛從幾位內閣閣員那裡得到了各位對茉莉的評價~一言蔽之,大家都十分喜歡這個女孩子。

「恭喜您,乾杯!」
「乾杯。」
“叮!”
「喔?!這是什麼?」
茉莉喝了一口多諾萬提供的飲料,那是一種從未嘗過的新奇滋味~甜味與辣味交織而成的氣泡在嘴裡亂竄,吞入口中還會感覺一陣清新⋯⋯

「氣泡葡萄酒,加州產的,不錯吧?」
「的確,真的不錯,很對我胃口。」

“多諾萬上校,有您的客人。”
前台接待敲了敲門。

「啊,說人人到。」
多諾萬將頭撇向了辦公室的門口。
「請進!」

接待推開了門,一名身著合身筆挺的海軍軍官制服的男子踏著木根皮鞋走了進來,在他身旁還有另一位稍微矮一些、有著和藹面孔的微胖男子。

「多諾萬先生,特倫瑞克元帥,晚上好。」
微胖的男子微笑著向兩人問好。

「記得他們?」
多諾萬小聲問道。

「記得。」
茉莉回答。

「金上將、諾克斯部長,晚上好。」
茉莉與前來的兩人一一握手~兩人分別是大西洋艦隊司令歐內斯特·金上將以及海軍部部長威廉·“法蘭克”·諾克斯,兩位都是早上會談的與會者,茉莉自然記得他們的名字。

「首先我得先替斯塔克上將致歉,他本打算與我們一同會見您的,但他目前⋯⋯不巧被公務佔用了時間。」
諾克斯開口說道。
「希望您不介意。」
「不會的,我不介意這種事情。」
「很好,那我們切入正題吧⋯⋯」
諾克斯拍了拍多諾萬的肩膀,並開口道。
「我們從這位多諾萬上校那裡得知了您希望進入安納波利斯學院中學習是吧?」

「是的,我非常希望能夠從貴國海軍中學習先進的技術並替我國軍事力量帶來技術上的變革。」
「您有如此熱忱,我自然不會反對,況且我認為有新血加入海軍對我們也是有益的。」
「您過獎了。」
「不過我也得徵詢其他人的意見才行。」
諾克斯朝著一旁的金揮了揮手。
「歐內斯特,你怎麼看?」

「說實在的,我是不覺得知識和經驗還停留在三個世紀以前的軍官能夠勝任複雜的現代化海軍任務。」
這就是歐內斯特·金那非常具有特色的尖酸刻薄~糟糕的口氣直戳茉莉的肺管,然而又不能說他錯,因為事實的確是這樣。

「妳先去浴缸裡累積點經驗吧。」
金說完扭頭就走出了辦公室。
「諾克斯,我在車上等你。」

「⋯⋯」
金就這麼“瀟灑”地離開了,只留下滿臉錯愕的茉莉。
「他只是來抬槓的嗎?」

「別介意,他就是這麼一個人。」
諾克斯緩頰道。
「雖然他脾氣暴躁、太過固執、很喜歡鑽空子而且有霸凌後輩的傾向,但他還是有優點的⋯像是很吸引女人。」

「我可沒感覺到。」
諾克斯的玩笑稍稍緩解了茉莉的怒氣。

「不過他其實是同意您入學的,要是他不同意,他連來都不會來。」
諾克斯補充。
「而且他應該是想邀請您去他那邊實習並累積經驗,只不過他表達的方式一直這麼的⋯獨特?應該說很有特色。」

「誰要替那爛人工作啊⋯⋯」
茉莉嫌棄了一句。

「這可由不得您呢。」
「什麼意思?」
「沒什麼,當我沒說吧,總之,我已經替妳安排了班級,妳星期一就可以去報到了,其他的事情我會請多諾萬上校替妳辦妥,上校,可以嗎?」
「當然。」
多諾萬答道。

1941年12月7日 10:11 (UTC-2)
1941年12月7日 06:11(美東時間UTC-6)
格陵蘭法維爾角西南方約500英里
雅各·瓊斯號驅逐艦(DD-130)

「左標準舵,航向079。」
戴維向著舵手說道。

「左標準舵,航向079。」
舵手複誦到。

「今天的海況還是很糟呢。」
「是的,艦長。」
來自預備役的副艦長馬歇爾·T·沃斯回應道。
「不過總比在雷克雅維克鏟雪好。」

原訂12月七日早晨出航的RF-2船團因為五日晚間突發的暴風雪而不得不在等待天氣好轉或提早出航等兩個選擇中選出一個,戴維以護航指揮官的身分同商船隊的艦長們商議後,大多數的艦長選擇在封港前出航,只有兩艘貨輪的船長以船隻老舊為由決定等天氣好轉後再行啟航。

因此在6日凌晨,趁著暴風雪稍微緩和的時機,隸屬於RF-2船團的船隻紛紛駛離港口,他們在臨時錨地上組織了陣型,二十三艘商船以方陣隊形緊跟在四艘驅逐艦組成的護航隊後方一同航向哈利法克斯。

整場行動都是由戴維負責,他是此次護航任務的指揮官,不過有趣的是這還是他頭一次統籌一場完整的護航任務~在此之前,護航任務只由英國人負責而且只存在於冰島至利物浦的航線間。

由於冰島-哈利法克斯航線於1941年4月18日後便處於“泛美安全區”的直接庇護之下~為了避免與美國產生直接的軍事、外交衝突,雖然德國海軍中存在諸多怨言,但希特勒仍然直接下令德國潛艇禁止進入這一片海域(甚至整個西大西洋)。

即便知道整趟航行都不會受到除天氣和海況之外的因素影響,戴維還是讓聲納操作員們繃緊一點神經,畢竟誰也不能保證還不知道自己祖國已經徹底消失了的德國潛艇艇員會不會突然出現並發起襲擊。

「艦長,你要怎麼度過你的假期呢?」
沃斯好奇地問道。

「認真做好工作,不要聊些有的沒的。」
戴維喝斥了他的行為。

「有什麼關係嘛?不要擔心,這條航路上不會有德國人的,要是有,RF-1船團早就被攻擊了。」
沃斯說道。

「嗯,你說的也是⋯⋯」
戴維思考了一下,他發現沃斯說得也有道理,這才放下心裡的大石頭。
「我大概會回曼徹斯特陪我的妻子吧,或許還會去猶他州看看,她一直說她很想去看看大鹽湖。」

「大鹽湖啊,那裡真的很美麗。」
沃斯回應。
「藍天和紅岩山脈倒映在清澈的湖泊上,你一時會不知道哪裡是天,哪裡是地。」

「你看過那種景象?」
「親眼看過,艦長。」
他自豪地說道。
「我的老家就在大鹽湖南邊。」

「我一直以為大海也會像大鹽湖那般清澈。」
他手一攤,無奈地說道。
「但我到布雷默頓受訓時才發現大海原來是灰色的。」

「那你打算怎麼度過假期呢,沃斯?」
戴維笑了笑,然後反問道。

「我喔,我要回老家幫忙翻修⋯⋯」
“艦長,右舷外上空發現不明飛行器,等待下一步指示。”
「教堂⋯⋯」
突然,來自桅杆上的觀察員突然打斷了塞特的話,他透過傳聲筒捎來了一則消息。

「嗯?是法爾維角的偵察機嗎?」
戴維自言自語道,然後對無線電操作員下達了命令。
「用通用頻率聯絡那架飛機。」

“艦長!不只一架,有三四十多個航空目標!”
傳聲筒內又傳來觀測員的回報,這次他的聲音多了一絲恐懼和遲疑,接著,他又突然大喊⋯⋯
“那些不是飛機!那些是⋯是、是飛龍!?天殺的!是我看錯了嗎!?”

「什麼?」
戴維和塞特聽見觀察員的自我懷疑後便湊近左舷的玻璃窗,戴維拿起掛在脖子上的雙筒望遠鏡看向天空,塞特只能瞇起眼睛嘗試看個明白。
「飛龍?那真的是飛龍?!」

戴維睜大著雙眼看著望遠鏡中那不可思議的生物發愣~被震驚到了的他,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塞特見狀便自作主張跑到操作台上拉下來拉桿。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急促的鈴聲響徹了整艘驅逐艦,原本在艙室內休息或娛樂的水手們遲疑了幾秒,然後立刻放下自己手上的事衝向所屬的戰鬥崗位。

「艦長,請下令!」
塞特大喊。

「所有船隻拉響戰備警報,尤其注意防空!」
戴維走到艦船間通話系統然後朝著話筒喊道~在他的命令下,護衛艦隊中的其他三艘驅逐艦也隨之進入戰備狀態。

“吐!~吐!~吐!~吐!~”
艦上唯二兩門防空砲很快便吐著火舌將76mm砲彈拋上天空,艦上四門102毫米快速填裝型主砲也緊隨其後開火~那兩門老舊的3吋23倍口徑單發防空砲射速非常慢,幾乎無法負荷這種防空任務,不只是防空砲的問題,實際上,雅各·瓊斯號這艘一戰末期服役的魚雷驅逐艦根本負荷不了常規防空任務。

「你們在幹什麼?!」
一名一級火控官朝著盲目向天空射擊的防空炮手怒吼道。
「你們不能只想著擊落它,要把它引導出攻擊軌道外!」

有了火控官在一旁指揮,兩門防空砲開始組織起了更有效的反擊~雖然碰炸引信使得防空砲要命中目標十分困難,但那些飛龍不知為何似乎十分懼怕被拋上空的砲彈~這導致嘗試攻擊雅各·瓊斯號的飛龍騎士不得不脫離攻擊軌道。

有一部分的飛龍騎士向著雅各·瓊斯號的船尾方向飛行打算盤旋並再次進入攻擊軌道,但他們在重飛的過程中不巧與同為護航艦隊之一的驅逐艦朗格號(DD-399)迎面撞上。

相較於防空能力孱弱的雅各·瓊斯號,兩年前才成軍服役的班漢級三號艦朗格號擁有四門5吋38倍口徑艦空兩用砲、8門厄利孔20mm機砲外加7門點五零機槍~龐大而密集的火力網瞬間把飛龍連同騎士給削成肉末。

「護衛艦隊各艦回防商船隊。」
在攻擊暫時停歇後,戴維以冷靜的口吻向另外三艘驅逐艦下達了這道新的命令~由於對護衛艦隊的攻擊損失慘重,許多飛龍轉而將目標轉向了只擁有少量防空火力的商船隊伍。

「弗雷德里克,向總部匯報情況。」
接著他又對無線電操作員下達了指示~向所屬大西洋艦隊的母港紐波特發送電文。

可能是無線電操作員第一次遭遇戰鬥而過於緊張,也可能是因為別的因素,他誤將電報設置成了明碼形式~而他的這一舉動最終讓這封電文永遠地被歷史所銘記。

“RF-2船團遭到空襲,這不是演習。”

創作回應

愛畫畫
所以這次沃洛森是以襲擊美國船隊為事件和美國開戰?
2022-05-16 13:18:42
物理被當的我
基本上是,不過不會立刻開戰就是了。
2022-05-16 13:22:22
000
珍珠港事件 在現
2022-05-16 20:41:53
物理被當的我
說是怕奈號事件重現更合適一些
2022-05-16 21:06: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