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終要塞之無盡星海-番外篇 戰爭結束了,是時候蓋一座美術館了!

肖恩天行者 | 2022-05-15 07:07:29 | 巴幣 2 | 人氣 43


極限蹭活動~
好啦,這是原本本篇會寫的內容,只不過現在變成番外了,終於可以好好寫男女主角了!
-------------------------------------------------------------------------------------------------------------------------------------
戰爭已經結束了。
 
母巢之戰已經結束了。
 
幾天前,人類、星靈和UED聯軍和凱莉根在查爾進行最終決戰,這一次,凱利根犯錯了,她試圖消滅那些本來和她合作的人類和星靈們,就像阿爾達瑞斯說的一樣,凱利根一點也不可信。
 
如果用一句話簡單描述那天發生了什麼,那會是……
 
諾娃在那裡。
 
沒錯,為了拯救諾娃,肖恩再一次穿上暗夜守衛裝甲,從幻影之刺號進行軌道空降,並在已經升級為高階聖堂武士的奧格達尼和一大群星靈部隊的幫助下來到凱利根的身邊,意圖擊敗刀鋒女王,這個所有生者的敵人。
 
凱利根的十二級靈能固然強大,但面對憤怒的肖恩還有裝滿各式增幅裝置的暗夜守衛裝甲還是力有未逮,她被肖恩當作沙包上槌下踢,背後的骨翼多次被砍斷,可惜最後蟲族還是突破星靈防線,救走凱利根。
 
在凱利根受重傷的同時,軌道上蟲族艦隊失去了指揮者,讓……
 
「咳咳」諾娃把手伸到我的面前揮一揮,把我從回憶中喚醒。
 
「怎麼了」我放下手中閃閃發亮的銀河守衛者,轉頭看向身旁恢復往日正常模式的可愛大小姐。
 
在那次和凱利根的對決之後,諾娃心理的某個角落被重新打開了,她回到往日的那個友善模式,對於完成幾個月來我一直努力追逐的目標我表示非常開心,但是,就像某個人說的,『有些人沒有回來』
 
「今天不是要準備蓋美術館嗎?」
諾娃歪著頭說,金毛馬尾從背後垂下來,讓她可愛的殺傷力加倍。
「還是你又想偷懶了」
 
「不,我們走吧」
面對可愛又美麗的諾娃,我怎麼可能拒絕呢?
 
即使不是可愛的諾娃,我也不會拒絕布置房間這種好玩的事。
 
雖說是蓋一座美術館,但其實只是在石中劍號這個在太空中到處亂飛的大隕石中蓋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擺放那些從塔桑尼斯上和戰場上弄來的收藏品和戰利品。
 
有靈能的幫助下,我們很輕鬆地把幾個積滿灰塵的箱子從倉庫裡搬出來,來到這個預先整理好的空間。
 
「嗯…」
看著鋪上模擬石板的大門口,我思考著要什麼東西來裝飾這裡。
 
「咚…」
又一次讀到我的心聲,諾娃從箱子裡拿出一塊被層層包裹的板子。
「這個如何?」
 
我拆開包裝,仔細端詳畫板,這幅畫畫的是飄在雲層中的納吉爾法號,這是從國家美術館中拿走的〈雲中的納吉爾法〉,畫家將想像中開拓艦抵達塔桑尼斯的畫面畫下來,很適合放在這個紀錄我們的旅程的地方。
「很好,就這麼決定了」
 
之後,我們又拆封了幾幅從國家那裡弄來的戰利品,例如〈英勇無畏的開拓者〉――
別懷疑,這是元老家族付錢請畫家來吹噓自己的豐功偉業的。
 
〈幽靈行者〉――
嗯…我看不懂,好像是某個幽靈戰機駕駛員對抗海盜的故事。
 
〈悲傷少女〉――
聽名字就知道,只是……我不喜歡野獸派風格。
 
〈被包圍的聯邦勇士〉――
我覺得……
 
「諾娃,我們可以丟掉這個嗎?」
 
「不行喔」
諾娃搖搖頭。
「既然把東西從國家美術館拿走了就要好好保存,不管是什麼樣的作品」
 
〈冰川上的紅旗〉――
「政府付了多少錢請畫家宣傳啊…」
 
〈勝利的意志〉――
「我覺得…」
看到畫作上前總理慷慨激昂的臉和台下鼓掌叫好的觀眾,我轉頭問諾娃。
「可以把這個丟掉嗎?」
 
「欸…」
諾娃深吸一口氣,說「把這個送給納尼亞市政府吧」
 
處理完畫作問題後就輪到從博物館帶走的骨董了,我們把所有班傑明用不上的外星製品放在一個角落,接著放上解說牌……其實也沒什麼可以解說的,因為我們也不清楚這些東西的作用。
 
「要不要問一下奧格達尼?或者是烏格尼斯?」
諾娃又偷偷讀了我的心,說出目前船上兩個星靈乘客的名字。
 
「問過了」
我嘆一口氣,一邊把石板放在展示台上一邊回答。
「連澤拉圖都不認識這些鬼東西」
 
「好吧,進入下一個環節」
伴隨著諾娃朝氣十足的聲音,我們來到另一個房間,打開最期待的箱子――
 
「戰利品箱~」
 
箱子裡放著各種不同的蟲族頭骨、爪子、獠牙等收集品,這些有的是我們親手在戰場上收集的,有的是由某幾個掉到錢眼裡,想賣戰場紀念品的傢伙帶回來的,出乎我的意料的是,這些東西竟然賣得不錯,不少收藏家和想要吹牛的人都會買幾個放在家裡,而且因為蟲子們的危險性所以這門生意沒有太多競爭者,算是發了一筆橫財。
 
現在兩人手上的頭骨就是直接從亞當的倉庫裡拿走品質最好的跳蟲和刺蛇頭骨,然後從凱特的實驗室把自己從戰場上收集來的其他種類的蟲子的頭砍下來,想辦法把血肉扒下來,消毒乾淨確保沒有外星病毒之後就搬來這裡。
 
看著一箱子的頭骨,我問「要先放哪一個呢?」
 
「這個…如何?」諾娃說。
 
我回頭一看,諾娃用靈能舉起巨大的雷獸頭骨,看到頭骨上的劍痕就讓我想起當初我是如何手握銀河守衛者,和奧格達尼一起切割雷獸的四肢,讓它動彈不得,最後活生生被搬回實驗室。
 
「這東西…鉤子應該撐不住吧?」我笑著說。
 
「嗯…」
諾娃陷入思考,眉頭微微皺起來,配上那美麗的臉龐和飄逸的金髮,剎那間,我已經忘記該解決的問題,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
『諾娃好可愛!』
 
「咚」
諾娃一記手刀輕輕劈在我的頭上,表示自己『聽』到了,接著就自顧自地把雷獸頭骨固定在一個角落,接著用靈能控制著幾根巨大的釘子把頭骨釘在牆上,形成一個懾人的場景。
「這樣就完成了」
 
「嗯…完美」
果然,交給諾娃決定就好了。
 
處理完雷獸頭骨後,我在展間門口掛了兩個刺蛇頭,讓這裡的氣氛更符合房間裡展示的東西。接著我去凱特的實驗室拿她做好的蟲族標本解說牌,自從凱特琳和大衛結婚之後,他們就進入半退休狀態,把實驗室交給凱特執掌,或許那些失去的隊友還是傷透了他們的心。
 
拿著銀色小牌子回到美術館區,我發現諾娃把剛剛裝頭骨的箱子用靈能拆解,直接變成擺放展示品的材料。
 
「咳咳」
我忍不住提醒她。
「那些箱子本來還可以繼續使用」
 
結果諾娃回頭瞪了我一眼,說「我們剛剛那這個箱子去裝蟲子的屍體,才不會有人想用呢!」
 
「好吧」
我聳聳肩。
「聽你的」
 
就這樣,我們很快就把蟲蟲們的骨頭處理完了,移步到下一個房間,我們決定把從戰場上掏回來的垃圾都丟在這裡,像是坦克被打下來的裝甲、被雷獸踩爛的彈藥箱、還有被酸液腐蝕爛的盔甲之類的。
 
「這些垃圾…」
諾娃斜著眼看我。
「我還是不明白你撿這些垃圾做什麼?」
 
「這個嘛…」
我想了想,說。
「就當這是讓那些孩子明白他們即將進入什麼樣的地方吧」
 
在冒險的旅途中,我們收留了很多流離失所的小孩,他們之中有些人想要加入我們的行列,不過在訓練他們之前我必須先讓他們明白他們所會面對到的是什麼樣的敵人。
 
「工作差不多都完成了」
諾娃一邊把這些『垃圾』丟到架子上一邊問。
「還有什麼事情要做的嗎?」
 
「咦…」
我看著她可愛的臉,思考著……
 
「專心!」
又是一個手刀劈在我的頭上,完全…不意外。
 
「好啦好啦,名字還沒決定對不對?」
我輕輕撥開她的手,說。
「叫死亡美術館如何?」
 
「……就算裡面放的都是死人的東西也不需要這樣」
諾娃拒絕接受這種爛名字。
「發揮你平常取名字的實力」
 
這次,在諾娃的要求下,我終於認真了。
「……就叫幽冥之路美術館吧」
 
雖然和大家想像中的美術館不一樣,但這裡乘載著我和夥伴們的記憶,一次次進入象徵死亡的地獄,祈願著可以活著離開,希望有朝一日,我們會重新啟程……
 
還是不要好了,因為這就代表世界又一次面臨危險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