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初神話】第十五章 - 永遠不會

越神 | 2022-05-14 16:18:05 | 巴幣 6 | 人氣 52





第十五章 永遠不會
 


「喂喂,是怎樣?從剛才就一直講些有的沒的。」
 
「渡惡報身。」阿索亞的表情平靜祥和,六隻手中有兩隻雙手合十另外四隻各結了一個手印,「啊……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你怎麼就是如此執迷不悟呢?」
 
「少廢話!要打就來!」法爾朝盤腿坐著不動的阿索亞丟擲一顆火球,就在快擊中時被一個圓罩給擋了下來,火焰從阿索亞的上方及左右向後流逝。
 
「並非一切都得訴諸暴力,請讓我們平和地談論吧,咎人。」
 
(用魔力形成護罩,這傢伙……)法爾了解到眼前的敵人實力有多強,一般人頂多做到用魔力強化肉體或是延伸到武器上,但阿索亞卻是在離身體一段距離用魔力形成保護層,可見他的力量非比尋常,(也是……畢竟是修羅族。)
 
「……那好,我問你,你剛才朝我們丟的那個黑色怪物是什麼?」
 
「善哉!汝能明白甚是善也。那個是……名為『憮』的悲哀之人。」
 
「你說人?那是人!?」
 
「是,被鬼神的鬼氣侵蝕最終內心被吞噬之人便會化為那種東西。」
 
「呃!」
 
事實,無情的侵襲而來,無論再怎麼不願面對,這一刻終究會到來,當年村子遭受憮攻擊後村民屍體消失的原因……
 
「有什麼方法可以救他們?」法爾的語氣顫抖,他忍著強烈的不甘尋求一絲希望,哪怕這會有多難達成。
 
「沒有。」
 
兩個字沉重到快要將精神壓碎,曾經他也想過這個可能性,但他一直希望自己的揣測是錯誤的,如今在知道真相後這種感覺是多麼刺骨,自己的家人、朋友承受著痛苦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變成憮後,身體會逐漸被侵蝕,最終肉體消失,所以遇到了就殺掉他們吧,這是對他們最後的慈悲。」
 
法爾抬高了頭閉起眼睛。
 
人在茫然之際總是會下意識的揚起頭望向遠方,看法爾的這個反應阿索亞繼續用著開示的語氣說:「莫非身旁的人變成憮嗎?吾很遺憾。殘炎的惡魔,這就是你的執念,放下吧,勿讓已逝之人囚禁汝之心。」
 
「說什麼放下……慈悲……」法爾睜開眼視線移動到阿索亞身上,壓抑的情緒瞬間爆發,「開什麼玩笑!要放下什麼?那是我的家人!你懂個屁!對他們做出這種事的人我一定會用最痛苦的方式殺了他!誰給過他們慈悲了?」
 
「在復仇之路上,你已經付出太多,你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失去以及付出了這麼多的自己,才不願放下。」
 
「給我閉嘴!」
 
「此為地獄!是所有執念、憤怒與悲傷的終點,與其讓你成為憮不如讓我親手殺了你!」
 
「我不會變成憮,我會宰了鬼神!」
 
「不!承認吧!你不知道該為了什麼而活!內心空洞之人打不倒鬼神,這樣的人根本沒有未來!」
 
(沒有未來的人,沒有資格復仇。)這句話突然浮現在心中,那是離開哈瑟琵託鎮前往灰軍根據地時薇媞在路上跟他說過的話。薇媞當時說了她並不是要法爾放棄復仇,而是希望他除了復仇以外能夠好好「活著」,當時他想不通這句話的涵義,如今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從村莊毀滅的那天起他一心只想變更強,一個人不斷的旅行,到各地尋找對手只為了讓力量成長到足夠報仇。他聽不見別人的話,容不下任何復仇之外的想法,一直孤身一人,成為一個被名為仇恨的絲線拉著前進的人偶。
 
但是,現在的他心中有了某些人的位子。法爾認為自己是因為有相同目標才會選擇跟其他人一起旅行,但其實內心深處的他也正向前邁開步伐。或許,他已不再是「動著」。
 
「你根本不懂,我才不在乎我為此付出了多少或是要承受多少代價,他們是我最重要的家人。」
 
「我永遠……不會放下。」
 
「……」聽聞後阿索亞沉默了。
 
「我會繼續活著,我會陪在她身邊,還有跟他們一起吃飯、鬥嘴、打架、朝目標持續前進,我要去宰了荒土的那些混帳!如果我走的道路是錯的,那便會有人來阻止我!」
 
「執迷之人,執念深厚,無法渡化……」阿索亞的魔力開始變化,剎那間從平穩收斂變的劇烈發散,他的表情憤怒可憎整個樣貌就宛如明王。
 
「惡相應身!」
 
其中一隻左手瞬間往法爾揮去,速度之快完全來不及閃躲,阿索亞掌心扎實的從右側打中他將他一掌拍飛,這一擊的威力強到他連續撞破好幾十道牆。
 
「咳!呃──!喝呃……呃……咳咳……」躺在石堆中的法爾吐出一些血,即使已經用魔力來防禦但仍受到很大的傷害。
 
轟──
 
被撞破一個洞的牆壁緊接著又被巨大的東西整面撞碎,出現的是一隻巨手,那隻手的主人是個比阿索亞還大全身呈現半透明宛如一尊神像的他。
 
「清淨法身!」
 
法爾用火焰猛力擊地向後脫身迴避,「這也太誇張了!搞成這樣還叫清淨?」
 
那巨大的神像沒有下半身,上身是從阿索亞身上具現化的魔力延伸出現的,體形巨大到無法在這個有頂的空間完全直立,所以呈現一個背部抵在頂部向下俯視的姿勢。
 
「見到清淨法身之人都無法再開口,這不就是清淨嗎!」
 
「……都你在講。」
 
「燃燈!」巨像其中一隻手高速的向下掃去,這速度快到足以讓周遭空氣升溫。
 
法爾驚險的閃過後趕緊拉開距離,隨即將大量火焰凝聚在手掌並壓縮成了一顆黃白色的圓球向上扔出,「炎陽玉!」
 
擊中巨像的瞬間,被壓縮的火焰像是顆炸彈一樣爆發,周圍的牆壁、天頂都被炸碎,但是這威力還不夠造成傷害。
 
「燃燈!」巨像持續朝下攻擊,拳頭猶如雨滴般落下,「燃燈燃燈燃燈燃燈燃燈!」
 
瘋狂的連擊讓地面持續震動,這種像是要毀了整個地方的攻擊讓法爾難以應對。
 
「炎陽極玉!」
 
法爾嘗試使用比炎陽玉壓縮了更多火焰的極玉來測試要多大的力量才能造成傷害。顏色更加炙白的極玉擊出,不再被壓縮的火焰爆發連石頭都被燒熔,此等威力終於攻破阿索亞的防禦將他打傷,他被衝擊擊退了好幾步,巨像的形體也開始不穩定。
 
法爾見狀抓緊他還尚未站穩的時機跳起來準備使出火拳追擊,但巨像的兩隻手馬上從左右兩側朝法爾夾擊。
 
「彌彌樂音!」
 
法爾在空中用力扭身閃過,但拍掌造成的音波直接擊中距離過近的法爾,他被音波重擊落到地面,頓時暈眩耳鳴。
 
「燃燈!」
 
剛落地還在暈眩站不穩的法爾無法閃避巨像的攻擊,巨大的拳頭高速襲來無法閃躲,於此同時遠處傳來湍急的水聲,大量的水流像海嘯般沖了過來。
 
「搞什麼!」阿索亞趕緊用巨像護住本體不讓水流沖走。
 
「這是,薇媞的術式!?」法爾突然想到了好主意,「殘炎!」
 
高溫的火焰將接觸到的水瞬間蒸發成霧氣,整個空間隨即被濃霧灌滿,視線被濃霧完全遮蔽可見範圍只剩下極短距離。蒸騰熱氣持續往上竄升,這正好限制了阿索亞的視界,而法爾卻能夠清楚看見身軀龐大的阿索亞。
 
「可惡!跑哪去了?」阿索亞控制巨像不停揮舞手臂想打散霧氣找出法爾,突然間他在霧氣中瞄到了些許的火光。
 
大量魔力朝巨像的口部凝聚成一團光球,「牟尼光照!」
 
一道高能量光束朝火光射去,射線經過的路徑霧氣飛散,光束輕易貫穿地面在地板上開了大洞。在霧氣飄散後,留下的只有地面上的漆黑大洞以及點點火苗飛舞。
 
正當阿索亞想著戰鬥是否結束時感覺到身後有股熱流,頓時收縮的瞳孔說明了他此刻心境。
 
「我在這裡!」聲音從身後上方傳進耳裡,法爾已經將魔力全部凝聚在右手,火拳往阿索亞後頸重擊,這一擊直接把他整個人轟到地上,地面大範圍破裂,火焰四處爆散。
 
終於,炙熱烈火消熄,巨像消失,阿索亞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法爾緩緩離開此地朝剛才水流過來的方向走去,留下的是一地瘡痍,部分石塊還在崩入大洞。
 
 
 
 
 
幾分鐘前。
 
古斯特沙啞的嗓音加上乾癟的外表看上去明顯跟其他的髏族有很大的不同,他盯著薇媞肩膀上的虎喵看了好一會兒。
 
基本上髏族的人皮術是為了抑制自身的力量,通常會盡量讓自己變得跟人類或別的種族外表一樣,但古斯特的人皮術卻看一眼就知道他是髏族。
 
「一個小姑娘沒事跑進地獄來,不可能是來參觀吧?」
 
(诶!直接無視了?我還以為他會問虎喵的事。)薇媞輕咳幾聲清清喉嚨:「你的『皮』還真是特別。」
 
「這代表老夫身為髏族的驕傲!」
 
「那你怎麼不乾脆保持原形?」
 
「這可不行,要跟別的種族友善的交流就得有一個親切的外貌,不是嗎?」
 
「不對吧。」薇媞從沒見過任何有關髏族的醫療知識,就連她爸爸對髏族的了解也非常少,只能從已知的幾個資訊去思考推論,「你們是想隔絕身上的某種力量吧?一種與生俱來會對其他種族造成傷害的力量。」
 
古斯特聽了薇媞的這句話後提起一絲興趣,「嗯……妳這姑娘有意思,老夫洗耳恭聽。」
 
「髏族一直生活在冥河周遭,所以我想你們的身上可能擁有跟冥河一樣的特性,因為會奪走接觸者的生命才會使用人皮術,是為了要保護別的種族,對嗎?」
 
「厲害的推論,說對了一半。」
 
「一半?」
 
「老夫一族確實擁有跟冥河相同的特性,但同時也有……罷了,妳不必知道。」
 
「有『生命之泉』的特性?」
 
古斯特臉色一沉神情變得嚴肅,「妳從哪知道的?」
 
「冥河的源頭──『生命之泉』。這哪有從哪裡知道?知識就是力量,我只是想要更多的力量所以喜歡獲取知識。」
 
「據說生命之泉能夠給予生命力,可以拯救垂死之人,但生命之泉的所在地沒有人知道,原因是泉水流出後很快就流入地底,接著是一長段在地底深處的伏流,等到再度流出地面時就成了冥河,因此這條流域又被稱為『生命旅程』。」
 
「你們能夠抵禦冥河的力量也是因為跟生命之泉有關吧?」
 
「曾經去尋找生命之泉的人無一成功,奉勸妳別知道太多。」
 
「我又沒有說我想要去找,但如果可以,想救人是很正常的吧。」
 
「想救人是一回事,想讓逝去之人回來又是另一回事了。」
 
薇媞愣了一下。
 
「妳在說到生命之泉時的那種眼神,我已經見多了,生命之泉並沒有那種力量。」古斯特說完這句話心裡想起了某個人,三百年前的一個有著粉色短髮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為此失去更多東西……」
 
古斯特話才說到一半轉瞬間就移動到薇媞面前將一付手銬銬在她手上。
 
(完了!我竟然……)
 
霎時事發之快,在情急之下薇媞只來得及造出一面薄薄的水牆擊向古斯特來嚇阻他接下來的動作。古斯特因為不曉得薇媞的術式會造成什麼影響確實向後退開,但隨後馬上發現沾溼全身的只是一般的水。
 
這是薇媞習慣的戰鬥方式,先削弱對手的行動力。人在渾身溼透的情況下體溫會逐漸流失,行動速度將會被影響,但對於擁有強健體魄、豐富戰鬥經驗的高手這一點干擾並不至於造成戰鬥上的阻礙。
 
「小姑娘,妳還太年輕了,戰鬥早已開始。」
 
薇媞忽然感到渾身無力癱軟的跪坐在地上,體力就像被抽走,「這是……」
 
「冥石製成的手銬。」
 
(是冥石!要快點掙脫掉……)薇媞腦中不停想著應對方法。
 
「不管妳們闖進來的原因是什麼,停手吧,趁現在投降還不會受到太大的刑罰,別再掙扎了。」
 
「別開玩笑了,我們可不能在這裡結束。」
 
「妳就跟那些尋找生命之泉的人一樣,拼命掙扎最後又能得到什麼?抱著遺憾葬送生命。放棄吧,別再努力了,妳終究會有無法越過的高牆,這是妳最後回頭的機會了。」
 
「或許你說的沒錯,但若是沒有親眼見過那道牆又怎麼能知道自己越不過?為了見到牆後那個風景,持續的精進醫……精進所有能力!這不是很值得嗎!」薇媞的眼睛湛藍清澈,堅定的眼神中滿是自信與希望,「我說過我想知道更多,所以我要走遍這個世界,見識未曾見過的事物,知道沒有人知道的事,在不可能中挖掘出所有的可能性!」
 
「別小看我的執著了,我答應過了。在找到真相之前,我永遠……不會放棄!」
 
「妳說的話跟某個剛來不久的傢伙很像啊……朽木枯骨!」巡遊者蜂擁而上。
 
雙手被銬住的薇媞使不出任何力,更別說要使用術式,眼見巡遊者從四面八方包圍攻擊,從古斯特的視角已經看不見薇媞。
 
「年輕人終究還是……」
 
「流刃!」水流形成的刀刃飛散,包圍薇媞的所有巡遊者直接被斬斷。
 
巡遊者全部倒下後薇媞站在中央,原本銬著的手銬落在地上,她的雙手正滴著血微微顫抖,手掌骨頭錯位皮膚也有些撕裂傷。
 
「不惜把手弄成那樣也要掙脫嗎?」古斯特對薇媞的行為感到詫異,他沒想到這位他所認為的「小姑娘」會做到這種地步。
 
薇媞蹙眉忍著疼痛施展了治療術式,很快地將傷治好,(不行,對髏族的知識太少,要害攻擊可能會沒用,他們的生理結構到底是如何?)
 
「妳會用治癒術式……」古斯特明白這代表需要用連續攻擊來阻止治癒術發動,或是一次造成無法治療的傷害,否則這就會是場沒完沒了的戰鬥。
 
薇媞伸出手發動術式,她將濕透的古斯特身上的水全部聚集到他口鼻上想讓他窒息,但結果就如同預想,古斯特不為所動。而巡遊者正不斷的出現朝薇媞襲去,爪擊、拳擊沒有間斷的攻過來,她邊迴避邊退到牆邊以減少視線死角。
 
一隻速度較快的巡遊者右手一拳打碎了牆壁,這距離薇媞的頭只有幾公分,他左手接著出拳,薇媞貼著牆向右轉一圈躲開,而巡遊者並沒有把陷在牆內的雙手都拔出而是只將右手拉出後就直接轉身再度捶向牆壁追擊,所幸因為強擊下巡遊者的速度變慢讓薇媞有足夠的時間蹲下閃避,她接著發出高壓水柱將巡遊者擊穿。
 
「破槍環流。」原本直線的高壓水柱變的能夠彎曲環繞在薇媞身邊,操控性雖大增但相對的威力減弱不少。
 
面對數量眾多的巡遊者沒有時間懈怠,另一隻已經跑到她身後準備揮下利爪,環繞在薇媞身旁的高壓水柱馬上將其手臂削落,那水柱流暢的舞動就猶如一場水舞,她的戰鬥身影既優雅又強大,虎喵則是緊緊抓在她的藍色長髮上。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這只是一直消耗體力……他能控制巡遊者,必須把他們分開,該怎麼做?分開分開、隔開,用什麼可以隔離、隔絕……對了!)薇媞似乎想到了什麼把手伸進口袋握住了某個東西,古斯特周圍瞬間形成一個圓罩。
 
「嗯……這是?」古斯特頓時失去跟在地獄各處的巡遊者的連結,就好像被隔絕在兩個世界,「神器嗎?這麼做又如何!」
 
雖然已經將古斯特跟巡遊者分開,但是只要古斯特還在巡遊者仍然會自主動作,他們仍是繼續著攻勢。
 
此刻薇媞卻閉上眼睛,她調整了呼吸如入無人之境,釋放的魔力遽增,上方出現一個巨型法陣。
 
「滄海洋流!」
 
汪洋大海般的水量傾瀉而下,瞬間灌滿整個空間,湍急的流水像是大海中的洋流將一切通通帶走,這水量多到周遭的其他空間、樓層全部充滿了水。
 
法陣消失後,大水消退,場地上只剩薇媞跟古斯特對視著。古斯特因為在玄武盾的護罩中而沒被沖走,薇媞直接衝向他。
 
見此情況他讓身上的皮破碎露出白骨的本體,為了不讓他有地方閃躲,薇媞沒有解除玄武盾而是靠著其能力直接衝進護罩內,她躍起身雙手比出槍的動作朝古斯特的膝關節處擊出水砲重擊讓他跪下,依照目前在空中的落下曲線薇媞將會直接接觸到他的身體。
 
(瘋了嗎?竟然想直接碰我!)正當這麼想時映入他眼中的是薇媞的腿上覆蓋了一層水作為阻隔。
 
薇媞雙腿夾住古斯特的身體靠著奔跑的速度讓自己順勢轉到他身後,接著雙手扣住他肩膀使出了折腰關節技,因為身高的差距薇媞完全不會接觸地面,古斯特完全承受了整個衝擊力。
 
這一擊讓他向側邊倒下,薇媞則馬上抓住他的右手打算用高壓水柱直接攻擊四肢關節處。
 
(咦?)
 
正當她要這麼做時發現古斯特已經暈了過去,「什麼?原來關節技對髏族傷害這麼大嗎?不,這麼說好像不對,關節技對有骨頭的種族傷害都很大。」
 
薇媞趁機對昏厥的古斯特從頭到腳研究了一番,虎喵也在一旁睜著圓圓大眼看著。
 
「虎喵你剛才在另一層的時候是怎麼了呀?怎麼那麼躁動?」
 
虎喵歪著頭似乎也搞不清楚,牠覺得當時突然出現一股力量讓牠感到有威脅性。
 
「話說回來,原來髏族就跟表面上看起來的一樣,因為沒有呼吸系統所以無法窒息,而有骨骼的地方就跟其他生物一樣,所以關節技才會對髏族這麼有效。」薇媞像是發現了新物種一樣一臉歡快的說著。
 
「感謝你對醫學的貢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