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埋葬在校園下的我們 第二章:控制

夜川霖 | 2022-05-14 13:27:23 | 巴幣 24 | 人氣 205


楔子:點我
上一章《錯誤》:點我

  陳軍楷被送往醫院前就昏迷不醒,彥宇便先行離開回家收拾行李,讓主任搭乘救護車前往急診室照看。他回到家整理完行李後,跟著定位走在昏暗的街道上,行李箱的輪胎發出刺耳的刮擦聲響,且變的有些不靈活。但他並不在意這件事,只是看著沿途的亡魂,躲他躲的像他才是鬼一樣,便有點無奈。

  「跟鬼做朋友是什麼樣的感覺?」中學時,朋友曾在夕陽下的公園如此問道。

  「我從沒跟鬼做過朋友,因為他們都很怕我。」彥宇說:「我也從沒想過跟他們當朋友。」

  「我好羨慕你看得到。」

  「羨慕什麼?這能力麻煩死了,我還寧可看不到,世界比較清靜。」

  「我母親在我小學時過世了。」朋友的話讓彥宇頓時語塞,想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卻想不出來。「我爸說人有三魂七魄,其中一個魂會守在墳墓、另一個叫天魂的會去投胎,還有一個我忘記叫什麼魂魄的會守護我們家的人。」

  「命魂、地魂、天魂,命魂會守墓,地魂會下地府償還錯誤,天魂會去投胎,因為天魂不過是個過客。」

  「但媽媽對我而言不是過客。」朋友透過指縫看著夕陽,看得彥宇有點擔心對方會瞎掉。「我好想看到她,就算只有一秒也好。」

  有人突然伸手抓住行李箱,讓彥宇嚇得回神,韻雅將拉把收起後,抓起行李箱看著他。

  「你怎麼了?」韻雅憂心地問:「軍楷不是回來了嗎?有沒有問到什麼?」

  「沒有,他還昏迷著,等主任消息。」彥宇說:「倒是妳,怎麼會在這裡?身體沒事了嗎?」

  「回家換上我媽求來的護身符後,就沒事了,我還想說你會不會迷路,畢竟花了有點久的時間,心怡叫我出來找你,完全沒想到你就在附近了。」兩人邁開腳步,韻雅繼續問:「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在想主任的事情。」

  彥宇簡單解釋了一下主任的事情,讓對方相當驚訝,換句話說整座城鎮都有那些孩子的屍骸,難怪韻雅剛剛會不舒服,可彥宇覺得奇怪,為什麼韻雅換上她母親求來的護身符就沒事了?明明師兄的法力比較強啊!韻雅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讓他有些疑惑,但很快對方就開口。

  「老實說我覺得很奇怪。」韻雅說:「明明亡魂被囚禁在整片土地下,為什麼那孩子偏偏選我們學校舉行遊戲?這不是很奇怪嗎?」

  「那些孩子們都說自己是被那女孩喚醒的,如果那女孩才是真正驅使其他地縛靈化為怨靈的核心呢?妳應該知道有些湖水鬼肆虐吧?」韻雅點頭,彥與繼續說:「很多亡魂原本並非惡意,但被某種強烈的惡意驅動後,成為了一起活躍於抓交替的水鬼,但這其實需要足夠的氣才行,也就是說需要活人貢獻自己的陽氣。」

  「你的意思是?」

  「亡靈只有陰氣,可活人不一樣,再怎麼體質差都會有些許陽氣,因此就會出現類似於魔神仔抓人的傳說,或著是有人被指路者誘騙掉到山崖下,那種要死不死的人,很容易剝奪精氣從而附身,接著在回到人間尋找目標,講白了就是中邪。」彥宇的話,讓韻雅不禁打起冷顫。

  「有什麼方法可以做到這種事?」

  「清朝時期,有個巫術十分盛行,名曰叫魂,以往是將名字寫在紙上,用作建築時竊取對方精氣好方便造屋用的。之後法術強的人,便可透過受害者的頭髮之類的來控制對方,也可以從對方身後呼叫名字,讓對方回應,就能竊取對方的靈魂精氣為己所用。」

  霎那間,韻雅跟彥宇同時意識到他們身後有個人,轉過頭便看見王研藝雙手拿著飲料笑臉迎人,但眼神卻有幾分恍惚,皮笑肉不笑地彷彿非她本人的意志。

  「你們怎麼了?這時間點怎麼在這?」研藝走上前,將珍奶遞給韻雅說:「要喝嗎?原本嘉惠說要喝,但後來又說不要了。」

  彥宇跟韻雅突然有種感覺,倘若被抓走人都被叫魂了,那很可能被控制,現在在這裡的人還是研藝嗎?

  「研藝。」韻雅試探性地問道:「我第一隻養的寵物叫什麼?」

  「麻擠對吧?」

  「對,她很可愛吧?我完全沒想到爸爸會送我一隻天竺鼠。」

  「對啊!好想再看到牠,現在可以去妳家看嗎?」

  「研藝,麻擠是妳跟我一起去寵物店買的。」

  「是嗎?」研藝語氣霎那間變得不耐煩,表情也垮了下來。「那應該是我記錯了,妳問這個要幹嘛?」

  「研藝,妳怎麼了——」

  對方抓住韻雅的手,珍奶掉落到了地上,薄膜處破裂開來,弄濕了他們三人的鞋子。彥宇看了想推開研藝,卻發現怎麼推對方都不動。

  「不然王研藝是怎麼樣的人?」對方問道,神情與口吻明顯已經不一樣了。「妳倒是說說看?」

  「夠了!」彥宇終於推開對方,他頓時看到陌生的畫面,悲傷跟壓抑的憤怒同時湧上了心頭。

  他看見一名女孩,在頒獎台上望著沒有家人到場的座位區,就在她準備要下台的時候,有個男人感到了會場,對方正是現任董事會的公關。悲傷跟憤怒的情緒頓時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雀躍的心境。

  「淑馨!」公關綻放驕傲的笑容,眼裡透露著慈父的關愛。

  「爸爸!」女孩興奮地朝男人喊道:「我辦到了!」

  畫面嘎然而止,彥宇回過神時,看見研藝身後有道黑影竄出,但很快地又回到了體內,這足以證實叫魂的猜測,研藝確實被什麼給附身了……被董事會公關的女兒附身了。

  「我不知道你們要什麼,協助那兩個孩子進行遊戲嗎?」彥宇說:「妳們明明也是受害者。」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研藝將吸管插進綠茶養樂多內,暢飲一大口後嘆氣。

  「妳不是研藝!你們都不是原本的人了!真的研藝跟嘉惠在哪?快告訴我!」韻雅踩過飲料杯,黑色的珍珠伴隨著塑膠杯破裂。她緊抓對方的衣領,憤怒與悲傷的情緒交織成吼叫。

  「妳腦袋已經不正常了,應該被遊戲給弄昏頭了。」研藝推開她,吸著冰涼的手搖飲,走過他們身邊。「如果妳還把我當朋友,至少應該選擇相信我對吧?而不是這來路不明的轉學生。」

  那個人已經不在是熟悉的朋友了,淚水無聲地從韻雅臉上滑落,她不知道朋友會不會永遠這樣,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助他們。

  「不要想太多。」彥宇安慰道:「如果他們只是那孩子為了遊戲而控制的,那一切結束後,他們也許就能變回原來的樣貌。」

  彥宇一邊安慰韻雅,一邊思考著剛剛的畫面。

  剛剛那畫面,就是師兄曾說過的通靈嗎?難怪師兄會說他也有天份,原來平常師兄看到畫面時就是這種感覺。

  主任說過,那些人沒親眼看見前,寧可相信被抓走的人並沒有死。


  另一邊,意涵的手機落在廁所的磁磚地上,通訊軟體在重複確認是否撥打給韻雅。窗邊的盆栽倒在洗手台的水槽內,鮮綠的黃金葛葉片散開來承接水龍頭的自來水,洗手台的鏡子裡傳出意涵的哀鳴聲以及孩童的笑聲。門外的嘉惠飛快地在手機上打字,提醒剛剛外出的曉萱出事了趕快回來。

  接著傳訊息給研藝跟亦尾,說今晚已經足夠了。

  她收起手機,將廁所門打開後,撿起意涵的手機,收起臉上的笑容,轉成恐懼及悲傷的表情。



後記:

第二章結束囉!接下來將在鏡文學連載完,對這本書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至鏡文學追蹤最新進度,更新日期一樣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