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網遊》手殘回憶錄 第二章 第二十六幕 該做的事情

臨風慕筆 | 2022-05-14 10:57:04 | 巴幣 114 | 人氣 28


第二十六幕:該做的事情
 
 
       建箴現在的心情並不怎麼舒暢。
 
       後頭追趕的敵人數量越來越多,而且全部都屬於不會因為距離被拉開而脫離戰鬥,死纏爛打的敵人種類。只要走錯的路越多,拖延的時間越久,對他而言情況也就越難稱得上樂觀。
 
       那種道理他當然也知道。
 
       但是知不知道和甩不甩得掉,那是完全不同的兩種狀況。
 
       建箴現在只能憑藉最基本的操作反應,用防禦手段裡成功比率最高的方法盡可能減少掉自己所受到的攻擊傷害。
 
       越是精細的遊戲設定,對於視覺和聽覺的仰賴也就越高。不論少了其中一項感官的刺激,腦袋裡的反應速度就會開始變得遲鈍起來。看不到周遭的影像,只能夠憑藉聽覺去感知周遭發生的一切,其實遠比想像要來得更難操作和把控角色的狀態。
 
       或許對於感知的敏感程度可以藉由後天的練習慢慢調整,但那絕對不是在短時間就能夠馬上適應過來的困難,更何況是在一場接近副本的戰鬥中馬上適應並且找出正確的適應方法。
 
       再說,從臨風身上的出血狀態和生命值的損耗情況,怎麼看都絕對不是可以慢慢適應情況的場合。
 
       就算在黑暗中,巨蛇挪動身子和拍打巨大尾巴的聲響也在若即若離的距離裡不斷造成強烈的壓迫感。雖然可以從體感距離判斷,只要臨風的腳步沒有停下,盲眼巨蛇的移動速度基本沒有辦法追上,但那個大前提則完全取決於自己到底能不能夠朝同一個方向完全不停下腳步地前進。
 
       比起追尋某一個固定的目標前進,自己的行徑更像是為了逃避盲眼巨蛇的追殺,而不斷逃竄的青蛙。
 
       建箴並不在意那種問題。
 
       就算戰場上逃避戰鬥的戰士聽來像是違背了自身的尊嚴和信念,但對於玩家來說,那並不是什麼絕對的事物。比起那些事物,能不能通過副本和關卡,以及是否能存活下來堅持到最後,那才是最重要的。
 
       對於戰士來說,這是憋屈的一刻。
 
       戰士的確是能藉由自身強韌的體力和生命值成為隊友的後盾,但是當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他並沒有那種堅持。
 
       反過來說,正是因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自己也正是那個需要保護的對象。無論要用什麼方式活下去都沒關係,就算看起來並不光彩的無所謂,所謂的勇氣,是在自身能夠發揮的極限之下做出的選擇,而不經深思而做出的莽撞行事,至多也只能稱得上是蠻勇。
 
       他必須先逃離現在的危險。
 
       如果不是必要的狀況,他並不打算迂迴。
 
       建箴盡可能的維持精神集中,不在畫面,而是全心聽著從身後而來的聲響。其實不管把專注力集中在哪個方面,疲憊感的累積都很迅速。想要長時間維持精神集中並不是簡單的事情,如果需要特意集中某些感官的敏銳程度,對於精神的消耗也會更劇烈。
 
       這的確是自己當下能夠做的最後賭注,如果不成功的話,他也只能夠放棄這次的結果,把機會留到下一次挑戰。
 
       跑起來,不需要停下,也不要回頭,只要聽聲音,往聲音的反方向衝刺到盡頭就可以。
 
       與此同時,生命值也和臨風跑動的腳步一起,正在快速地下探。
 
       50%……40%……
 
       出血狀態像是水庫洩洪似的不斷流失,以這樣的速度,沒用多久的時間臨風的生命值就會全部消耗殆盡,這是完全可以預想出的結果。
 
       他只能繼續跑,在被籠罩的黑暗之中。
 
       可是建箴看到了。
 
       黑暗的盡頭出現了閃亮的光點,就算在眼中看來微弱,但是在一片黑暗之中,即便是再微弱的光亮,看起來仍然引人注目。當沉浸在一種漫長的情緒之下,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異常」,則會讓人不由得被那種情緒所吸引。
 
       那是不是陷阱,其實並不重要。
 
       對他來說,那已經是唯一的勝機,也是唯一能夠突破現況的出口。
 
       他只能朝著那個方向前進,不需要任何猶豫的空間。
 
       但是,被那道微弱光芒所吸引的並不單只有玩家,就連那些身處於黑暗之中的生物,也同樣也被那道不屬於這個空間的光芒所吸引,開始不斷從周遭的空間竄出,往光芒的源頭不斷聚攏。
 
       「簡直就像要把那道光芒所吞掉似的。」
 
       現在可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感嘆那些事情,因為光亮的出現,場景裡的所有怪物都開始躁動起來。關於目標變得清晰這點,並不是只是對於玩家來說,在空間裡面的所有怪物也像是被用挑釁技能所影響一樣,大部分已經偏移了攻擊的目標,開始朝向遠處的光移動。
 
       就是用猜的,大概也能夠多少知道意味著什麼了。
 
       機制判斷這種東西並沒有所謂的絕對,但大部分都有跡可循。
 
       建箴願意相信,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個。
 
       要不就是他先接觸到那道光芒,再不然就是那道光芒被周遭不斷湧出的骷髏和血蝙蝠所吞噬。最後連那道僅剩的光芒也將消逝在黑暗裡,注定挑戰的失敗。
 
       雖然因為臨時的反應,讓建箴不由得環顧四周的情況,而讓操作慢了幾秒。
 
       但意識到自己現在應該做的事情之後,他趕緊讓臨風朝著光源衝刺過去。就像努力抓住繩索般的溺水者,他所嘗試抓住的,只是那像是星光點點般的短暫而微弱的希望。
 
       就算只是朝著朝著單一點不斷突進,但建箴卻覺得臨風的腳步只能勉強趕上。在沒有任何突進技能,也沒有對於移動速度增益的情況下,能夠依賴的只有效果並不顯著,只能稍微提升一點基礎速度的衝刺。
 
       衝刺並不是一個無限制的動作,它仍然是一個消耗體力的操作,不可能無限制進行。就算不像現實中那樣跑沒幾步路就氣喘吁吁,但是體力消耗的情況依舊存在。如果超過體力的上限,角色就會被強制進入更緩慢的步行狀態,對於剛接觸遊戲的玩家來說,那是經常犯下的錯誤,但就算是已經對於遊戲有一定熟悉和認知的玩家,也常常會因為一時的疏忽而忘記調配好移動和攻擊之間的體力。
 
       對於體力的消耗和移動,要怎麼安排分配,說穿了是一種節奏的掌握,說困難倒也不困難,但正因為那樣的反應實在太過直觀,所以反倒會忘記到底應該要怎麼刻意去調控那些細節的技術。
 
       臨風已經收起了盾牌,現在的他必須全心在朝向目的地飛奔。
 
       也慶幸著,從光源出現的那個瞬間自己所受到的攻擊傷害也降低了不少,只有部分的魔物還繼續追在臨風的身後死纏爛打。現在必須要做的事情,已經從保持生命值損耗變為了突破被黑暗包圍的場域,接觸到眼前的光源。
 
       他並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夠到達那個目標。
 
       戰士的跑步速度並不怎麼令人期待,因為太過瞭解戰士這個職業的短板,所以建箴完全不敢大意,只是不斷點擊朝向那道光芒前進。
 
       黑暗中蠢動的聲響在耳機中搔刮著耳膜,讓人感到有些不太舒服。
 
       他並不相信自己的運氣,如果重新再一次的話,他未必能夠做得比現在更好,但是既然機會明擺在那邊,自己就願意去嘗試。
 
       就連建箴自己也常常那麼覺得,自己的想法真夠單純的。
 
       就差一些,就快要到達了。
 
       臨風身上仍然跳著流血的傷害負面狀態,但生命值的滑落已經變得緩慢,現在正是全心全意朝目標狂奔的時候。
 
       概念聽起來很簡單,實際的情況卻總是遠遠不如想像中來得那樣容易。那種微妙的感覺,就像是數學上的位移和路徑長,就算最後到達的目的地可能都是一樣的,但實際上所經歷的過程卻可能完全不同。
 
       在臨風眼前所鋪開的道路並不是平坦的。
 
       就算那道光芒看起來近在咫尺,卻又遠不是那樣觸手可及。
 
       從剛剛開始,建箴一直感覺到臨風的腳步好像處於微妙的失衡狀態。似乎每走幾步就會有快要被絆倒的感覺,總覺得邊走著,腳步就開始變得越來越踉蹌不穩,伴隨著周遭隱約能夠聽到的黏液流動聲,還有啪沙啪沙的爬行聲和骷髏骨關節碰撞的聲響。
 
       建箴實在不敢細看周遭的場景情況,他總覺得再繼續深究下去的話,自己可能會看到什麼讓人失去理性的畫面。
 
       地板的震動開始在竄動,仍然在看不見邊際的黑暗之中左右移動。
 
       有什麼東西正躲在黑暗中移動著巨大的身軀,不知道是剛才的盲眼巨蛇,又或者是什麼……比那還要更為龐大,更為超越常理的事物。
 
       泥沼似的地面開始下沉,形成不斷讓行動變得遲緩的重力場。
 
       已經不再像是盲眼巨蛇旁周身那麼小的範圍,而是整個黑暗的空間都處於扭曲變形的結果之下。這讓建箴意識到了,這就是最後的選擇機會,只要錯過這次機會,基本上就只能等待下次。
 
       大概隨著這次失敗,整個空間都會被黑暗給吞噬掉吧。
 
       建箴不由得想吐槽,劇情做成這樣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不過是高階的轉職任務,真的有必要做成這種會嚇死玩家場景嗎?
 
       彷彿看見巨蛇的尾巴在黑暗中不斷擊打顫動著即將崩壞的空間,不只是單純的形容,而是整個空間裡的地形都變成了如天災般摧折玩家生命值流失的場景破壞,要把玩家操作的角色連同整個空間吞噬殆盡。
 
       臨風舉起了盾牌,像是驅趕著不斷盤繞的蒼蠅似的,就算沒有任何傷害,也希望盡量能造成周遭敵人稍微放慢前進的速度。
 
       因為建箴覺得,原本就已經看得並不清楚的光暈,在黑暗的籠罩下變得越來越微弱,只要轉移視線,甚至稍微眨下眼睛,那道微弱的光就會突然消失在眼前。
 
       機會從不是會乖乖在原地等待的事物,而是必須去努力去把握、去延續的麻煩東西。不過,口頭說說這種事情不論是誰都會,實際上能夠真正看出那些機會並把握的,只有極為少數的人。
 
       建箴也曾看過消失在眼前的機會,體會過失之毫釐的感覺。
 
       而他卻不是一個特別懂得如何把握機會的人。
 
       對他來說,比起那些相遇的偶然,他更習慣面對的是失望的悵然。但是,就跟習慣於那些痛楚和傷口似的,自己其實早已經不會為了那些事物而感到無奈和枉然。
 
       當機會出現在面前,對自己伸出手的時候,去做就對了。
 
       他並不是一個會去主動追尋於機會的人,但只要他知道能夠努力的方法,只要他能看到足以努力的方向,自己就會像是傻子般去做到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
 
       ……
 
       臨風總算衝到了光的面前。
 
       與其說是光點,不如說是一個小型的轉移魔法陣。
 
       不只如此,它還是一個可以觸碰,可以交互動作的物件。
 
       建箴點擊了眼前的小光球,系統的訊息隨即改變了整個任務的提示,但是那道光芒給予的提示,卻讓建箴有點茫然。
 
       ──守護光芒。
 
       就只有短短的一句話,甚至沒有說要用什麼方式。
 
       從這一刻開始,建箴才真正看清楚了剛才在臨風周遭不斷騷動的事物到底長著什麼模樣。不對,就算看到了那些事物,實際上也是一堆黑影所衍生的形體。
 
       那肯定不是正常人類所能夠瞬間理解的景像。
 
       既不是巨蛇、也不是骷髏、也不是蝙蝠,而是由各種生物和軀體而形成的各種輪廓複合體,什麼都摻雜著一點,卻也什麼都不是。
 
       守護光芒這種事應該要怎麼做、又能怎麼做,對於在這個空間裡失去了所有攻擊手段的玩家來說,能夠採取的方式,那就更有限了。
 
       不過……
 
       「繞了一大圈,其實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沒有兩樣吧。」
 
       建箴輕輕嘆了一口氣,在緊張的氣氛之後,終於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
 
       因為這裡是被限制的空間,但是被限制的並不只有玩家本身。既然整個空間都屬於被限制的範圍,那就意味著,屬於這個空間、這個類似副本的存在,也同樣屬於一個被受限的「規則」之下。
 
       那毋庸置疑身為戰士會感到難熬的試題
 
       但是……
 
       對於一個戰士而言最原始的初衷,卻並未改變。
 
       在近乎逃竄般那麼長的時間之後,臨風此時終於舉起了手上的盾牌,屹立於那道微弱的光芒之前。
 
       聖騎士轉職考試最後的試驗,也總算進入尾聲。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