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失戀之怒》13、黑歷史(一)

夏懸/我愛MKM汪汪 | 2022-05-13 19:10:00 | 巴幣 2 | 人氣 54

完結失戀之怒
資料夾簡介
愛情,既能讓人幸福,亦能使人不幸...



《失戀之怒》13、黑歷史(一)
 
 
  小學的時候,我常因雙親工作調動的關係而轉學,很快我便對每次都要重新認識朋友這事感到厭煩。我開始變得自閉,不跟他人交流,即便有同學想跟我交朋友,我也沒那心情,反正隔沒多久就會轉學,那又何必跟他們浪費時間?
 
  而不曉得轉了第幾次學後,我來到了松楠小學,一如往常同學都很熱情來問我各種問題,想跟我拉近關係,我也就一如往常用頭撞擊自己的桌子把他們給嚇跑。
 
  很快大家都覺得我是個怪人而不跟我說話,除了一名女同學,我忘記她叫什麼名字,也忘了她的長相,只記得她綁雙馬尾,就先稱她雙馬尾好了。
 
  「你叫潘瑞辰對吧?老師叫我帶你參觀校園。」她說。
 
  「喔。」
 
  隨後我跟雙馬尾一起參觀校園。司令台、前庭、中庭、操場、花園、游泳池、菜園、雞舍、豬舍、牛舍……基本上沒什麼特別的,就是所普通的學校。
 
  不過當我們到了校舍後院,我便聽到「咚、咚、咚」的聲音從轉角處傳來,那沉悶的聲響在我耳中聽起來,就像是把球猛砸在人身上會出現的聲音。
 
  「啊……這邊沒什麼好介紹的,我們回教室吧。」雙馬尾驚慌說。
 
  見她這麼緊張,反倒是勾起我的好奇心,於是我不理她逕自朝轉角處走去,隨後便見到那驚人景象。
 
  一名長髮的女孩子抱著頭蹲在牆邊,被三名男生不斷用躲避球瘋狂猛砸,即便那女孩已經痛得跪倒在地,那些男生還是沒有停手,不斷撿起反彈回來的球朝她扔去。
 
  「這是怎麼回事?」我問雙馬尾。
 
  「唉!她是我們隔壁班的……她常常被同學欺負,這已經是常態了。」
 
  此時一名男生用球砸中那女孩的腹部,女孩發出哀號抱起肚子,在地上蜷曲成蝦子狀。
 
  「太過分了!」
 
  我氣得想過去阻止他們,然而雙馬尾卻立刻擋在我面前。
 
  「別過去,不然你也會被他們欺負!」
 
  「滾啦!」我揮出手把雙馬尾給推至一旁。
 
  眼見又有人撿起球朝女孩的臉投擲,我一個蹬地瞬間爆衝過去,趁球還沒砸到那女孩的臉之前,硬是將球給踢了回去。
 
  下一秒,躲避球重重砸在剛剛扔球的那名男生臉上,隨即鮮血噴濺而出,那男的往後躺去,昏了。
 
  「哇啊啊!」
 
  「幹!你誰啊?」
 
  其他兩個男生嚇得大叫,我不理他們,而是蹲下對女孩問:「喂!聽得到嗎?」
 
  倒在地上的女孩沒有回應,只是抱著腹部不斷發抖,像奄奄一息的小貓。仔細一瞧,她冒汗的額頭都是瘀青,眼睛也腫了,破損的制服沾滿躲避球的泥印,旋即一股憤怒從我心底湧現。
 
  太殘忍了!我轉這麼多次學,還從沒看過如此誇張的霸凌。
 
  就在這時,有人從後方抓住我的肩膀說:「你這小子是怎樣?想逞英雄嗎?」
 
  我二話不說,隨手撿起地上的球棒轉身往他頭上砸去。
 
  溫熱的血濺到我臉上,那人躺了。
 
  「哇啊啊!你哪來的球棒?」剩下最後一名男生大叫。
 
  我直接朝他臉上揮棒,瞬間將他整個人轟到牆上,他的後腦杓還因高速撞擊而在牆面上爆出一灘鮮紅色的血,隨後他從牆上滑落,暈了過去。
 
  我扔下球棒,轉身回去關心那名女孩,見她還抱著身體渾身發抖,我心裡就很不忍,明明她是這麼弱小,那些男生居然還把她傷成這樣。
 
  「別害怕!我把他們都打倒了!」
 
  半晌,女孩才緩緩抬起頭,臉色非常蒼白,肯定是嚇壞了。
 
  我發現她頭髮沾有泥土,想伸手幫她清理,結果她卻拍掉我的手,然後站起身,像嚇著的小動物般倉皇跑走,不過因為她受傷的關係,跑得時候還一瘸一拐的,本來我想追上去,卻被雙馬尾給攔住。
 
  「別理她了,不然你真的會出事!她班上的人可不好惹!」雙馬尾驚慌說。
 
  「啥?不都是些廢物嗎?有什麼好怕的?」我指著倒在地上的那些人說。
 
  「剛被你打倒的人都只是她班上的小嘍嘍!上學期的時候,也有個轉學生跟你一樣跑去救她,結果後來被她班上更厲害的人狠狠修理一頓,之後就發瘋休學了。」
 
  「什麼?救她還要被修理?其他人都不管的嗎?」
 
  「不是這樣的,那個女生其實也有點問題……」雙馬尾無奈嘆了口氣。
 
  「什麼問題?話說她叫什麼名字?」
 
  「她叫梅伊樺,聽說她自稱有陰陽眼,能夠看得到鬼。」
 
  「真的假的?」
 
  「當然是假的,她母親也是個騙子,你還記得去年那個情殺案嗎?」
 
  「情殺案?」我疑惑。
 
  「就有個男的不爽被分手就把他女友分屍然後自殺,你不知道嗎?當時鬧很大欸!因為警察一直找不到女方的頭。」
 
  「喔喔喔!好像有印象。」我猛點頭,這件情殺案由於犯人的行凶手法過於殘暴,因此之前各大新聞台都在報導。
 
  「然後梅伊樺的母親向記者說,她知道死者的頭部被埋在哪,就在我們學校!當時大家都很害怕,還有人做惡夢,結果後來才知道是騙人的,警察根本沒在我們學校找到任何東西。」
 
  「啥?她媽幹嘛要說謊?」
 
  「她母親是靈媒,但其實是神棍,一直到處騙錢,當時應該只是想藉由上新聞來騙更多人而已。」
 
  「原來……不過就算這樣,也用不著欺負她吧?那是她媽媽在騙人不是嗎?」我納悶。
 
  「因為梅伊樺很白目!她們班有同學的祖母去世了,結果她跑去跟同學說她看得到同學的祖母,還說祖母變成惡靈了,一直在偷吸同學的精氣。」
 
  「靠!這唬爛的吧?」
 
  「還有人看到她會欺負小動物,把小狗丟到金爐桶燒,對了!梅伊樺還會偷偷把符咒塞到別人的書包裡,說甚麼保護對方,誰知道是不是想偷錢?」
 
  「我懂了,這女的是真的很怪。」隨後我又說:「不過我還是覺得沒必要把她欺負得這麼慘,剛剛那些男生根本是把她當作垃圾對待,太過分了!」
 
  「其實我也覺得她很可憐,可畢竟她是隔壁班的人,我想幫也幫不了。」雙馬尾垂頭喪氣。
 
  「但我幫得了。」我緊握起拳,從雙馬尾身邊繞過。
 
  「等等!」雙馬尾抓住我的手說:「剛才我也說了,之前那個很有正義感的同學被弄到休學!你最好還是別管她比較好。」
 
  「妳以為我是出於正義感才幫她?其實我是為了我自己!」
 
  沒錯。
 
  我只是需要一個理由來發洩心中這股怒火罷了。
 
  因為我爸媽都不買Playstation給我,我感到自己的意見不被重視而非常憤怒,但又不能隨便亂打人,如今我終於遇到了一個能夠合理發洩怒火的機會。
 
  我得把這股憤怒運用在正確的事上,才能夠獲得心靈的平靜。
 
  那名叫梅伊樺的女孩,正是我獲得平靜的關鍵。

 
(未完待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