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輝夜姬想讓人告白ー超級浪漫ー》第五話ED「My Nonfiction」因為渴望被愛,於是我學會演戲

醉夢 | 2022-05-12 20:00:01 | 巴幣 1002 | 人氣 290

  近幾年看過不少作品,或多或少都有在討論人是否應該藉由「演戲」、「戴上面具」來偽裝自己。例如的《碧藍之海》及《SPY×FAMILY間諜家家酒》,均都有對此提出的看法。而《輝夜姬想讓人告白~超級浪漫》第五話的片尾曲裡,似乎也同樣對此提出了看法。

  因為這首《My Nonfiction》片尾曲很有趣,所以就嚐試逐段解讀,做出自己的主觀感想,因此未必扣合故事與歌曲本來想表達的原意。簡單來說,就是好大一套藍色窗簾。那麼,因為本篇文章有《輝夜姬想讓人告白ー超級浪漫ー》第五話+前兩季的動畫內容,尚未觀看的讀者,還請自行斟酌是否閱讀~
前言

「饒舌(Rap)這個字眼有「對話」的意思,進行即興饒舌時,必須像機關槍般持續將自己心中的情感傾瀉而出,以連說謊的餘力都沒有的氣勢。」

  動畫第五話,白銀在教千花學會饒舌時,說過饒舌必須傾瀉自己心中情感,當中沒有說謊的餘力。由此推論第五話片尾曲裡,白銀與千花的對唱中,不存在著任何虛假的謊言,而是最純粹的內心情感。

白銀+千花對唱:對「演戲」的各自表述

Yeah
Do you want to change your life?
Change your mind.
Just going now  Just going now
Yeah Yeah Yeah

這一段有兩個有趣的鏡頭:
1. 白銀脫帽後,抬頭與早坂對看。
2. 輝夜將石上推上臺後,就來到臺下。白銀的目光放在早坂身上時,畫面轉向輝夜,當輝夜看到這一幕時便緩緩低下了頭。

  而在這一段對唱中,雖然白銀與千花唱著相同的歌詞,但從後續歌詞回推,其實兩人想表達的語意卻不相同。白銀想傳遞的情感,是如果想要改變,就該改變想法,就算只是(暫時)演戲,又有何不可;千花想傳遞的觀念,是如果想要改變,就該改變想法,不要將真正的自己隱藏在「演戲」底下。


圖源:巴哈動畫瘋第三季第五話ED

白銀:就算是演戲,又有何不可?


不演戲就無法被愛?害怕展現真正內在?
Ah, 你別鬧了好嗎?小心機會溜走 Changeyour life!
況且你說渴望被愛 躲躲藏藏誰會明白?
只管放手TryTry看 I'm 努力不懈的天才!

  「不演戲就無法被愛?害怕展現真正內在?」當在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機會只會不停地溜走。如果只有「演戲」時的自己才會被愛,那與其躲藏起自己的真正內在,不如放手試試看,改變自己,讓戲成真。

  「I'm 努力不懈的天才!」就是白銀向早坂提出的證明。從原本爛到讓早坂昏倒的饒舌,到片尾曲都有跟上節奏,透過巨大的進步,白銀都企圖告訴早坂:自己只有「努力不懈」這項長才,如果原本的自己無法被愛,那就不斷砥礪琢磨,讓自己能夠被愛。

千花:別成為自尊的奴隸,快說出你的真心

隱藏自己的軟弱 越來越會找藉口
無謂的自尊膨脹暴走 說穿了只是束縛自我
人生又不是時尚打扮 別讓內心也角色扮演
這樣下去如何前進 趕快呼喊你的真心
你是什麼東西?只是奴隸而已?

  千花卻認為,透過演戲建立的自尊是虛幻的,那只是隱藏起自己的軟弱與自卑。演戲終有一日會被拆穿,就如同角色扮演,那終究不是真實的自己,終有一日得卸下衣衫,做回原本的自己。

  如果不想成為自尊的奴隸,希望彼此的關係能夠再向前邁進,那就應該坦承自己的真心。千花的回應,是再正常不過的詰問,也是最為直接地否定白銀在動畫第一季~第三季的行為。放下自己的尊嚴向輝夜告白,互相坦承彼此的軟弱,才有可能讓彼此關係更進一步。

  這些道理白銀再清楚不過,卻也有著不可妥協的理由。也因此,相較於最初想向早坂傳遞的想法,接下來的Rap(對談),白銀更加沒有情感保留與說謊的餘地,只能將心中最真實的想法傾洩而出。
白銀:我想追求那難以企及的事物

我把目光放遠直攀理想巔峰之地
I'm 御行白銀 讓心中的鐘響徹世界


千花:那就應該坦白一切

想把追求的事物弄到手 就快坦白一切!


白銀:演戲是我為了成為真實的必要過程

我的演技是我理想中的Spec
這樣下去永遠都無法被愛Myself
有朝一日將化為真實的Step
為向那傢伙告白砥礪琢磨Myself
獨一無二的生存之道持續累積
終將能成為讓謊言成真的傳奇
獨一無二的生存之道持續累積

  白銀想追求的「理想巔峰之地」,是秀知院學園曾被稱為「冰之輝夜姬」的四宮集團大小姐──四宮輝夜。

  如果只是真實卻軟弱的自己,這樣下去永遠無法受輝夜所愛【註1】。為了成為能足以配得上輝夜的人,於是白銀透過「演戲」扮演理想的自己【註2】,並持續砥礪琢磨自己,試圖讓所謂的「演技」成為真實。

  這段Rap回應了千花那句「別讓內心也角色扮演」,這一場扮演是讓「理想中的白銀」成為真實的必經過程,並非如同角色扮演,能夠隨時替換,而是他獨一無二的生存之道;而白銀也相信,透過持續不懈的積累,就算是謊言也能夠成為真實的自己。

  從故事開頭後就不曾再出現過的輝夜,不僅不再看向舞台的學生會成員,也不在乎周遭的人群,低著頭,獨自一人穿梭在周遭的人群中。「為向那傢伙告白砥礪琢磨Myself」一句,才讓低著頭的輝夜,再次看向了舞台。

  這一段有著今昔的雙重含義,【昔】:正因為白銀選擇扮演理想中的自己,並不斷地為了告白而持續砥礪,才得以讓過往拒絕所有人的「冰之輝夜姬」佇足回首;【今】:為人正派的白銀,讓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輝夜自慚形穢,產生自卑【註3】,因此低著頭不敢看向舞台,直到「為向那傢伙告白砥礪琢磨Myself」,白銀說出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自己,輝夜才終於抬起頭,看向了舞台。
白銀+千花對唱:

Yeah Yeah Yeah 我將 Change my life Yeah
It's my non-fiction
It's my non-fiction
It's my non-fiction
It's my non-fiction

總結
  這首片尾曲藉由故事中的三個角色,詮釋了對於「演戲」的三種態度。早坂愛藉由演戲隱藏自己的本質,這樣就算「演技」被拆穿,也不會傷害到膽小脆弱的自己。這樣只是原地踏步,自身不打算做任何改變,卻希望他人了解真正的自己,去喜歡這樣的自己──這是對「演戲」的消極看法。

  千花從根本否定「演戲」,主張不該讓「演戲」束縛真正的自我,只有相互坦誠才有可能讓關係更進一步,把渴望的事物追求到手──這是對「演戲」的負面看法。

  白銀則是正面肯定「演戲」,認為如果原本的自己不可能被愛,卻仍有想追求的事物,那麼自然就只能「演戲」。只是演戲並非只是原地等待,不作任何改變,自己仍必須同樣付出相應的行動,直到讓演藝的理想自己,成為真正的自己──這是對「演戲」的正面且積極的看法。

  以上,就是個人對於第五話與片尾曲的主觀看法,也許個人看法跟故事與歌曲想傳遞的想法相差甚遠,一如千花動畫中最後說出「男孩子之間的友情,真是太美妙了」,這樣的解讀純粹是自己一場誤會XD

  但無論如何,這首片尾曲確實讓我感受到很大的震撼與驚豔,也更加地期待動話日後會如何發展。那麼本篇文章就到此結束,感謝閱讀~
【註1:動畫第一季第7話〈輝夜姬想忍住〉千花提到剛進學生會時,輝夜跟白銀的關係很差。第一季第8話〈白銀御行不能輸〉旁白:「就算天才般的四宮拿出真本事,至今也未曾贏過白銀半次!對身為自尊心聚合體的她來說,根本無法容忍這樣的恥辱。」
→說明輝夜一開始跟白銀關係很差,甚至對白銀根本毫無興趣,直到白銀贏過輝夜之后,才獲得輝夜的關注,也才漸漸扭轉兩人的關係。
【註2:動畫第一季第8話〈白銀御行不能輸〉旁白:「跟天才競爭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到底要犧牲多少才夠呢?對他來說,勤學是他唯一的武器,連在勤學上都贏不了什麼都辦得到的輝夜的話,她肯定會變成遙不可及只能抬頭仰望的存在吧;動畫第二季第10話〈白銀爸想要問出〉,白銀父親與輝夜的對話,「明明就不是當學生會長的料。反正也是為了不要丟臉,死命地在做吧。」
→說明白銀為了接觸輝夜,才會試圖扮演理想的自己,於是作為外部學生仍選擇當上學生會長,只為了接近輝夜。
【註3:動畫第二季第6話〈輝夜姬沒被找去〉,四宮:「反正我就是只會耍骯髒手段,最差勁的女人,這種人就算被學生會排除也無可奈何...」「我覺得會長是喜歡我的...但是...會長不管對誰都很溫柔,不管對誰都會伸出援手,原來我並不是特別的。」

創作回應

young
很棒的解析 當初只是當首歌聽 沒想到意外很有深度
2022-06-18 06:41: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