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左葬今生 005 雪域魔虎

月涯念柳 | 2022-05-12 19:55:20 | 巴幣 0 | 人氣 35


      陳顏紋與小僧二人選定房間後在公會四周開始認識環境,並和老管家確定一般日常所需要做的事情
     
      ''我們一般日常就是接接賞金任務,還有經商貿易,阿,還有這些寶藏是會長買的,你們兩個人就隨便拿吧''話音剛落老管家便快速將寶藏內的方零石與還魂丹、聚魂丹送至二人手上,陳顏紋與小僧握住丹藥之時彷彿有十斤鐵石一般沉重,隨後便散去消力,是幾顆輕巧的丹藥,老管家又將兩樣寶劍送至二人面前。
   
      ''這兩個寶劍雖然不是江湖名劍,也不是神兵利器,但是要對付江湖,足夠了,就當作是老夫送你們的新人禮物''
      ''謝謝老頭''
      小僧仔細摸過寶劍並將佛門印記烙進寶劍之中''那小僧就先謝過管家了''
      ''我們公會的懸賞榜單都是我先去中心拿一些任務清單回來的,你們就隨便挑吧,大致上的難度如果你們覺得太難的,可以組隊前往,或者可以自己到公會中心去領新的簡單任務,老夫沒意見''
      
      陳顏紋到公會投影幕前查看公會任務說道''揶!這任務怎麼全都是龍還有上荒神獸與遠古魔物阿''
      管家隨後撫摸了自己的鬍鬚說了''哈哈,這些任務都是會長自己一個人去解的,畢竟在你們來之前,公會只有我和會長兩人,我之後會去幫你們拿其他任務的,你們...有沒有想打什麼任務阿?,又或者你們能夠打甚麼任務呢?''

      ''我啊!我可以打巨型蝸牛''
      ''小僧我沒意見,倒是很想看看,那龍有多難打''
      管家家投影投至前方,''每個魔獸到了一個等級皆會附魔,有的有特殊屬性,有的甚至會使用特殊技能,但通常不會低於幾個通則,那就是神獸、龍、虎、狼、犬、一些軟體的小動物,而等級則分為...算了,說這麼多你們一輩子也不會打到的,老夫說的一些觀念,還希望你們以後有新人加入,能夠向他們說明''

      ''我記得...有一個什麼魔虎的,我想打那個''陳顏紋自信地說
      ''可以啊,老夫明天就幫你們去接任物,至於你們實力與否,老夫大概已經略知一二了,你們也可以一起組隊去,多一點人也比較有伴,相互照料''

      隔天,小僧與陳顏紋兩人前往公會中心接取任務

      ''唷~這是誰啊,這不是廢物師傅的弟子,砍蝸牛的廢物嗎?''
      ''你...''陳顏紋咬牙切齒的說著''弱水三千的人...你...''
      ''我還以為是誰呢,真是可笑,幾天不見,怎麼?加入公會了嗎?是哪個可悲的公會會願意加你啊,我看看阿''拿著細劍的男子將陳顏紋手中的任務接單搶走查看任務公會名稱,''什麼?羅城公會阿,哈哈哈哈哈,一個不到五個人的公會阿,果然阿,真是可笑,未免太可悲了吧,離開一個三十幾人的公會跑去一個只有四個人的公會,我還以為你多有抱負呢,怎麼,不服氣阿,連你們公會的人大概也是都廢物吧''

       ''這句話,小僧就不能沒有聽見了,小僧我也是這個公會的人''
       ''喔!你們公會還收了個和尚阿,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們公會到底還能做什麼阿''
       ''小僧可以大人不記小人過,還請閣下收斂...一點''只見小僧眼神視帶威脅,挺胸自信八分光是氣勢早已贏過對方大半,甚至旁人眼光也紛紛議論小僧的自信態度絕非等閒之輩。
     
       弱水三千的該名男子說''不如這樣吧,也別說我欺負你們新手,我們就接雪城魔虎,看看誰能夠先殺死最多隻,我們就算誰贏,太陽下山之前,如何''

       ''可以,小僧接受,那人數怎麼算,是個人嗎?還是整個公會''
       ''哈哈哈哈,我說廢物就是廢物,連廢物的朋友也是廢物,連雪城魔虎都不知道,那可是要大家組隊才能攻殺的獵物,你還想個人!?別笑死我了'',說完便快速抽刀將手中的細劍抵住小僧的脖子,只見小僧絲毫未動,也沒有任何一絲被嚇到的跡象,如此挺身的站著,''哼,我看你還可以囂張到什麼時候,正正當當的比試,公會對上公會,所以不可以找其他公會的人組隊,如何''

       陳顏紋也抽出手中的劍指向對方''好,我答應你,要比就來比''

       雙方轉身離開後前往公會組隊去雪城魔域找魔虎,而弱水三千十里紅這帶了整整三十名成員前往,而羅城這裡,只有兩名,陳顏紋與小僧二人。
  
      ''小僧,你覺得我們會贏嗎?我們只有兩個人耶''
      小僧由下而上看著陳顏紋說道''剛剛是誰說好,要比就來比的阿''
      ''我當下當然要這麼說阿,我之前已經受過他的氣了,我吞不下這口氣,我要討回來,所以...能不能贏阿''
      ''小僧我也是第一次打這雪域魔虎,自然不好說,但倘若是那位老管家也來幫忙,那可能就不好說了''
      ''老管家?對耶,你說到老管家,對面有弱水一劍,千里血流成河的弱水大師阿''
      ''不如小僧我去看看吧!看看對面有沒有弱水大師''
      
      細劍的男子見小僧一人走過來便使用劍氣,在空中劃出六芒真星向小僧而去,踏地後便向小僧使出劍氣攻勢,在踏步空中順勢劃出多重重疊的六芒星陣再次向小僧招呼,小僧一招,佛無相掌,一出發掌,去不是從正面發出,此掌直接從細劍的男子身後騰空而出,直接命中細劍男子,便快速使出金鐘罩,擋下了兩波六芒星陣的攻擊,細劍男子硬身倒地吐血,強行支撐起身體後,細劍男子便說道''哈哈,咳咳,哈,咳咳,我只是看見小僧後方有魔虎所以順勢想替你收了魔虎,誰知你卑鄙無恥直接對我出掌''

      小僧拍拍身上的雪說''小僧也是看見你身後的魔虎相出手相助,誰知道魔虎逃開了,而你卻沒逃開,既然速度不如魔虎,那還是別殺魔虎了,不如...去殺壁虎吧''

       ''你,該死,你給我等著瞧,如果你輸了我要你身上所有衣物讓你在這冰天雪地凍死''
       ''天啊,要小僧的全身衣物,雖然小僧我清心寡慾但也不和男人戀愛阿,這樣小僧會感到困擾的''
       ''我去你的,你找死,要是我們贏了,我們要你們公會賠出巨額賠款,還要你們會長給我磕頭道歉''
       ''那如果小僧贏了,不知道你是否也能請弱水大師向我磕頭呢?''
       ''甘...去你的,哼哼,我們會派出弱水大師幫忙殺虎,你們就等著輸吧''

       雙方離開各到各自的公會聚集處砍殺雪域魔虎,此時,魔虎和陳顏紋一旁奮戰中,轉瞬之間,猛虎已經在陳顏紋身上造成多數傷痕,血流因為雪地關係都結凍了,皮膚也受雪地影響而難以施展,當凍結的傷口會因為動作又再次裂開,是冰凍皮膚卻硬生撕開的疼痛,卻也因為雪的結凍讓傷口似乎不這麼痛,不知是因為凍傷還是傷口的痛了。

      魔虎一掌順帶爪痕上前抓去,陳顏紋用劍勉強擋住一掌,地上直接抓出虎爪的痕跡與些許陳顏紋上的鮮血,再招魔虎吼氣大聲一吼,其虎吼直接讓內力相互抵銷,卻可再次隔空撕開陳顏紋的衣物,魔虎沒有給陳顏紋喘氣的時間,反覆橫跳後對著陳顏紋再次使出虎掌,''羅式...'',才剛使用劍式便被老虎打傷在地,老虎見陳顏紋躺在地上後,如警戒般慢慢探步而前,陳顏紋將劍插入雪地,''我...難道真的要死了嗎?'',''我可是...要成為消遙大仙的...咳咳咳'',''完了,果然弱水他們說的沒錯,連弱水大師都很難贏的魔虎,我怎麼可能...咳咳'',魔虎直接撲向陳顏紋便直直往陳顏紋的脖子咬去。

     ((佛印,無相掌))
     
      魔虎直接被打趴在雪地但傷害不大,不過確實讓魔虎深感戒心,魔虎被打了一掌後便不敢冒意向前,在小僧周圍繞圈伺機而動,魔虎的牙齒流著紫色的魔氣,身上有著魔炎附魔的光輝,看上去是已經生氣了,虎視眈眈正是這個時刻而生的成語。

      ''你沒事吧''
      ''咳咳,我沒,事''
      ''好!那剩下的就交給小僧,你已經削弱魔虎的實力了,想必小僧能贏的很輕鬆''
      ''哼...謝...咳咳,謝''
      
      佛像,如來真相,只見小僧身後幻化出三位如來之相分別各出一掌,魔虎躲開了兩掌,卻被最後一掌打中腰間,佛像,卍訣咒,魔虎身上出現卍字烙進魔虎厚重的皮膚,終於魔虎也開始流血了,魔虎開始一聲大吼,便張牙虎爪向小僧攻擊而去,金鐘罩,魔虎牙齒直接撞上金鐘罩而碎裂,魔虎不甘心的再次使出渾身之力,只見魔虎身上所有附魔皆活躍而動,衝向小僧,在小僧面前直接跳向左邊,迅速跳向身後,''這個老虎...也有點智慧啊'',佛法,自在心法,小僧躲過魔虎所有攻擊,魔虎一旦進攻小僧便能迅速躲過攻擊,無相掌,在魔虎身後出現一個巨大佛掌打向魔虎脊椎,魔虎終於倒地不起...,小僧將被魔虎劃傷的傷口掩蓋,後若無其事地挺姿向陳顏紋走去。

     ''沒事了,小僧我擊退了''
     ''謝謝!,你又救了我一命,我好像又沒做到甚麼''
     ''沒有的事,我說了,你已經削弱魔虎的實力了,讓小僧贏得很輕鬆阿''

     ''他們弱水...殺了幾個魔虎了?''
     ''哀,沒想到魔虎竟如此之強大,小僧我估計我們再一次聯手,頂多再殺一隻就極限了'',''(我小僧最多能再殺兩隻,但這才三隻數量...不知道能不能贏,看來,是要道歉了)''
      陳顏紋沮喪並低著頭,手撫摸傷口的說''我們...去看看弱水他們吧,我...確實贏不了,該道歉的,就道歉吧''
      ''雖然有自知之明是很好,但是小僧我可是和對方打了賭的,試著連絡會長吧,請他幫幫忙,畢竟對面可是有弱水大師呢,既然都要輸了,我們就去看看弱水大師的實力吧,至少也沒虧著吧''

      ''嗯''
      
      兩人前往弱水三前十里紅那,只見一大半人以血倒雪地,身邊躺著三頭魔虎屍體,只剩下一位弱水大師與幾位成員正在對抗眼前的魔虎

      ''不對阿,對面明明知道我們只有兩人,照理說只要解決一頭魔虎就可以過來嘲笑我們了,再怎麼說,解決兩頭魔虎,應該也是能夠贏我們了,竟然這麼拚阿''
      ''那是因為小僧和他們打賭的關係吧,小僧我說要給與賠款,還要對方的會長給我磕頭道歉''
      ''你!...你你你你你,你有病喔,這樣我們不就讓會長要去磕頭了嗎''

      ''放心吧,小僧我會說是我個人,再怎麼樣我會退出公會,也不會讓羅城去道歉的,至於裸身在雪地嘛,就當作是給小僧的磨練吧''

      陳顏紋將手中的劍再次握緊並散發真氣,''你剛剛說我們還能再打一隻魔虎吧,那我再努力一點再殺一隻,至少可以平手吧,我不想...因為我的懦弱又去害到別人背鍋''

     ''喔!!如此有志氣,好,小僧陪你''

      佛印,大印如來掌,魔虎衝向高空便向地面使出虎爪之勢,地上畫出痕跡,小僧沒用到的佩劍被虎爪斬斷,''陳顏紋你用你師父教你的劍法,我來拖時間,佛像,無相掌,魔虎身受一掌,''快!就是現在'',陳顏紋將劍舉起,周圍開始凝聚一陣陣的風向中心吹來,''羅式舞劍'',只見地上掀起巨大旋風,周圍樹木開始晃動,四周空氣湧入氣旋而至,''羅式舞劍,劍名,桃花林'',巨大旋風憑空而起,隨後竟然直接消失,''什麼!?怎麼會'',魔虎被驚動後發現沒有異狀,便直接向陳顏紋揮爪而去,佛印,大印如來,魔虎被小僧一拍擊地正好擊中腰間碎骨而亡。

      ''怎麼...怎麼會,我的巨風呢,怎麼不見了''陳顏紋慌張顫抖的說著
      ''沒事了,這樣我們就是擊敗兩隻了,還差一隻,你還可以嗎?陳顏紋''
      陳顏紋手握大腿敲擊股間''我...我還是很沒用...''
      
      隨後整間雪山飄散其香無比的香氣,其香氣直接掩蓋雪地異味與冰雪的味道,甚至是鼻口被塞住的人都能聞到此般香氣,頓時聞到這股香氣的人都氣廣神怡,筋骨舒暢,其花香仿佛是整片雪山開滿桃花林,小僧掀起自己的衣袖發現,自己被抓傷的傷口也好了,一吸通體舒暢,二聞心曠神怡,三吸身處桃林,四聞甚至感覺仙女都能降世。

      ''這...這是甚麼香氣,竟然如此奇香''弱水大師在雪山中聞到如此說著
      ''好香阿,這甚麼味道'',''這味道不刺鼻卻也不會因為他人不同而感覺異味''眾人皆開始議論奇香
      ''這味道,好像仙女身上的體香卻不見其人''
      ''你們看,魔虎聞到這香氣眼神似乎變和藹了,他退步了,離開了''
      ''看甚麼看,快追阿,能多殺一隻,也能賺錢啊''
      弱水大師一劍弱斷地上層雪,在雪上畫出長長痕跡,變放出強大劍氣,''夠了,不用追了,魔虎沒有殺戮之氣,我們去追殺他,實在不仁,放了他吧,我們也殺三隻了,應該夠了''

      
      在天上飄下一個戴面具的女子,在小僧與陳顏紋二人面前,雖然戴著面具但其身材光是用看的就是人間少有美人的身材,身材之好,讓人不禁有些幻想,伴隨著陳顏紋的劍氣花香,其時機恰到好處,彷彿天女下凡。

      ''你,就是舞劍的人?''
      陳顏紋回應說''是的,是我''
      ''你,就是使這山間飄著香氣的人?''
 
      小僧此時詫異,因為連小僧也不覺得此香氣是由陳顏紋的劍法所散出,還以為是剛剛巨風所以才讓遠方的花香飄香而至,仔細思考後,確實有他幾分道理,確實有可能是此劍述散出的花香。

      陳顏紋回答說''我...不清楚''

      該名戴面具的女子飛往雪山別處,留下詫異的兩人,連對方是誰都還沒問就離開了,結果僅僅只過十秒,一隻魔虎的頭顱與分屍的身體便飛向小僧這裡,''金鐘...'',''這是...魔虎的屍體'',該名戴面具的女子飛回二人面前。

      ''你們就是我聲請進來的新人阿,你們好,我是羅城會長''
      ''會長!!我...我...我是陳顏紋,將來是...,沒,沒事,你好''
      ''在下小僧,幸會,幸會''
      會長用腳一踢便將百斤的魔虎屍體踢放堆疊在一處,''三對三,三隻能打成平手,這樣就夠了,沒必要和別人輸贏,你們就拿這三隻去交差吧,還有,以後只要有打賭,記得,不要輸但是也不能贏,這是我給你們的忠告,愛聽不聽隨便你們''

    
      ''好了,我先離開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
      ''是,謝謝會長''
      ''小僧謝過會長,小僧會記住這忠告的''


      會長轉了頭說道''還有,你這...,這一劍,不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