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如何管理自己的封建領地

帝國人 | 2022-05-12 07:26:22 | 巴幣 15338 | 人氣 2244


(一、)管理中世紀封建領地

中世紀領地管理最麻煩的一件事,當然就是領主自己的人手不夠;錢也不夠,最初的封建制度其實從歐洲各民族的傳統可以看出一二,凱爾特人就有一個雛型,羅馬人晚期也是一個模板,而中世紀封建基本上都會有一個類似故事,就是為了擴張軍備但中央的錢錢又不夠,那土地發一發你們養活自己,然後來為我效忠、打仗,無論是法國為了抵禦阿拉伯北上的鐵鎚查理 (Charles Martel) 或著是東方日本晚期的鎌倉幕府為了對抗元寇都有差不多的故事發生

最初各位封建領主都領有各式各樣的軍職,源自於沿用「羅馬」的官僚名稱,比如最強大者有 "Dux" 演化為後續的公爵 (Duke),或著伯爵 (Count) 來自於羅馬晚期的幕僚與親衛隊 "Comes",但日子一久,地方上的封建領主基本上與中央的關係越來越疏遠,以封建王國的典範法蘭克來說,封建領地就是一種換取保護的手段,日耳曼領主進駐高盧、西班牙等地當地人向他們耕種輸出糧食,換取武力保護

土地養活戰士固然節省中央財力,但也種下中央行政癱瘓的隱患

而喜歡效仿羅馬的中世紀人,也是採用羅馬以 "軍事鎮壓地方" 的手段,羅馬總督就分為兩種,一種是統治大省的大總督 (Rector),一種是統治小省的總督 (Procurator),這種總督的職位包含了眾多權力,包括軍事、民生收稅、司法審判、礦山林產農業的管理,之後戴克理先改革使官僚大幅增加,又加了一個軍區的總督,就是剛剛說的 "Dux",但又加派文官來控制他們,以避免一直持續的中央集權被削弱 (大宋:)。

但之後的蠻族王國哪來的專業文官,絕大多數的日耳曼貴族都是部落酋長武士與帶兵打架的,所以法蘭克在梅洛溫王朝王權旁落時與之後鐵鎚哥叫大家回領地養兵養自己時,貴族紛紛領了羅馬軍職去地方就任,逐漸坐大,加上戴克理先以後羅馬經常在要衝蓋上城堡堡壘,來避免蠻族入侵,使得中世紀的封建領主可以直接住進去(比如英國,沿岸很多羅馬石頭堡壘),且多位於地方要道上,過著自給自足的農業生活,貨幣貿易停滯,讓國王更難控管這些貴族

戴克里先自己的伊利里亞別墅,套一句日本作家鹽野七生的話,戴克里先時代的建築封閉、不透風、甚麼都看起來像堡壘,這也反映在他的政策上

封建制度從這裡可以看出來,是一層層堆上去的制度,又因為封地眾多,堡壘林立導致難以管理,在行政學有一個專有名詞可以形容中世紀的統治管理,是一種控制幅度低的高架組織,而封建制度就是一個從農奴到高級貴族層層疊上去的制度,由於封建主義本身對於地方貴族的要求就是養活自己然後服兵役,由於早期貨幣經濟非常頹靡,大多以物易物大家也是稍微有點了解,彼此往來有限,故封建制度其實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

等到城市經濟復甦後,大家都富起來以後,這些原先窮鄉僻壤的封建領地就成了管理上、政治上、軍事上的難題,管理一塊封建領地對於中世紀早期的貴族來說,還說不上是一件難事,因為領地狹小的關係,管理上說不上困難,但當戰爭與兼併開始頻繁起來時,領主對於金錢跟土地的需要會越來越強烈,以致於某些貴族有賺錢的機會絕對不放過,比如積極開拓十字軍領地的土魯斯伯國,或著獲得低地國家繼承的勃根地,領地遼闊又管理不易時,這時的統治就需要專業人士來幫幫忙了。


(二、)管理封建領地的人員

其實說中世紀有官僚是一件奇怪的事,所謂的官僚根據馬克思韋伯 (Max Weber) ,是一個透過專業考試進來執行日常行政的公務員,而在分封制度下的中世紀歐洲,各國的行政自然而然不是由統一考試所制定,也不會有我們今天的國考普考高考,實際上中世紀歐洲的行政人員與官員基本上是看你是甚麼職業而定的,通常成為封建領主比如公爵與國王的行政人員通常意味著你是一名識字的人 (廢話),所以我們可以猜出來,絕大多數的貴族、教會人士、商人、律師被認為是中世紀官僚的首選名單,而除了上述這些,中世紀王廷有著眾多的家臣,而封建領主的家臣最精通的一件事當就是 "收稅",綜合地來看,中世紀的日常行政其實充滿了彈性變化跟買官的現象,主要是讓君主可以有效統治他破碎的封建領地跟多收稅。

中世紀的官僚很多都是兼職,商人律師教士貴族都可能是行政官僚的人選

作為中世紀的行政人員,唯二重要的事,就是識字跟忠誠,任命的主要方法往往是基於信任和忠誠的個人關係,也就是我們現代常說的裙帶關係,有關係就是沒關係、沒關係就是有關係,在 10 世紀和 11 世紀,學識豐富的官員大多都是教士,比如英國最重要的大主教坎特伯里大主教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主管教區的主教經常從上層貴族中選出,主要原因是他們的貴族血統,比如沒有繼承權的次子經常就會加入教會,而主教本身就是一個封建貴族,家臣系統也會為他們所用,但是要在這種中世紀粗糙的人治官僚體系中生存,其實就在比你的效率跟經驗豐不豐富,你的效率越好、手段越狠,上司就會越重用你,所以中世紀發生無所不用其極的徵收或暴力手段完成自己目的的不在少數。

最著名的角色,就是法國國王腓力四世底下的大臣,諾加雷特 (Guillaume de Nogaret),諾加雷特的生平就是一個律師出身的官員,諾加雷特本人其實就是中世紀國王家臣的一個模板,他最著名的事蹟其實就是把教皇給弄死,鮑尼法斯八世 (Pope Boniface VIII) 教皇因為諾加雷特的暴力手段直接或間接的死亡,能把事情弄到這種程度,表明這些家臣也只在乎是否能履行君主的意志而已,諾加雷特另一件著名事蹟就是幫助腓力四世把聖殿騎士團給殲滅殆盡,這兩件事其實看的出來,諾加雷特在幫腓力四世做兩件事,一法國國王地位大於你們宗教人士,二法國國王想要錢,他自己會取,而諾加雷特就是他的打手

襲擊教皇鮑尼法斯的暴徒,誇張的傳言可能諾加雷特親手弄死教皇

不過中世紀官僚並不都是諾加雷特這種極端範例,因為直接砸爛搶走其實是法國中央集權的一個例子,另外一個反面教材就是英國國王,英國國王實際上一直在走王權衰落的故事,英法兩國最大的區別在於 "有效運作的國會" ,英國歷史上數次的被入侵與內亂,比如法國王子獅子路易 (後來成為短命的路易八世) 就率兵攻下倫敦,男爵們的立場其實就左右了英國政局,日後這種仰賴強大貴族地主演化出了國會,雖然約翰王不情願地簽下了大憲章,且數次不履行,惟英國幼主與無能者即位輪番上陣 (比如約翰王、愛德華二世、亨利六世都是),導致國會在國王失能下扮演了領導者的功能,與法國相比,英國的官僚出身國會者眾。


(三、)中世紀要怎麼收上稅款

你知道我知道,中世紀的收稅對象,有城鎮市民、跟農莊裡的農民:

1.對於城市的稅收

中世紀的城鎮稅收可以粗略分成三種,進口關稅、通關費、財產稅,城市如果有看我的中世紀的市鎮民兵篇,會知道中世紀的城鎮雖然數目少,但是絕大多數在中世紀早期都是自治發家的,且在中世紀貨幣貿易發達前,城市主要支付的是錢幣與加工產品、包括衣服工具武器盔甲,而農村多半支付農作物與勞役,眾所周知城鎮是無法自足生產商品的,中世紀城市的原料必須進口,而進口稅當然就是國王要徵收的對象啦

上述稅款也被稱為「間接稅」,之所以不是直接稅款,是因為若採取直接稅款,除了市民本身的自治傳統外會抗拒國王直接徵收自己寶貴的財產外,另外就是國王的官僚集團其實人數很稀少,受教育的人數量少同時也是需要薪水的,對於一整座城市的稅收,光憑國王的人馬肯定會忙得人仰馬翻,用暴力手段則會引起市民反撲,錢也不可能收齊,所以一直到中世紀中期,才會有所謂的財產稅出現,這與國王的權力大增有關係

中世紀的稅吏,國王並不能隨心所欲的壓榨市民,不然可能會有被拋出窗戶的風險(X

面對國王的徵收,城鎮市民實際上是可以跟他談判稅款的,以中世紀的巴黎來說,巴黎市民曾經與國王簽訂「契約」,希望以合理的直接稅來取代間接稅,因為中世紀的中晚貿易開始繁盛,導致關稅徵收更不划算,比如中世紀的勃根地公國,財產稅約為總財產之 2%,要收取城市的稅收,國王會任命一名親信當收稅員,在瑞典被稱為 "Fogde" 進行徵收關稅、直接(財產)稅,將收稅工作外包給市民議會也頗為常見

以後者而言城市裡的工匠通常會以其生產產品的價額的 1/10 進行徵收,但中世紀的稅目其實並不固定,國王完全可以因為情況緊急開徵稅款,但不到緊急時刻,國王通常不用極端手段收稅,因為市鎮民兵真的很強R。除了這些稅以外,因為城市需要從外界進口原料,因此國王與領主們也可以開徵通行費,由於城堡林立的緣故,這種稅款基本上遍地可見,在我的中世紀的旅行中,順便殺人越貨也是常見ㄉ。

中世紀的稅吏需要識字與好的數學能力,商人與律師經常擔任此任務,剛剛提到的諾加雷特就是律師

除了上述幾種稅收外,國王權力夠大實際上是可以開徵人頭稅的,人頭稅實際上是中央集權的一種象徵,代表國王有能力向每一個獨立的個人徵收稅款,英國政府就經常這樣徵收稅款,尤其是在百年戰爭期間,強大的君主比如愛德華三世 (Edward III) 與後續攝政的岡特的約翰 (John of Gaunt) 就曾引入上述稅款,1377 年約翰引入的新人頭對 14 歲以上的每個男人和女人徵收四便士,這對君王來說就是為了支撐戰爭而收

在城市裡徵稅的另外一個油水滿地的對象,就是可憐的猶太人,國王或公爵基本上可以用不同的名目把猶太人的財產進行剝奪,英國國王經常因為猶太人經商的富裕而向他們籌借貸款,但當國王還不出錢的時候,就直接將他們轟出去,愛德華一世 (Edward I) 在 1290 年大規模驅逐猶太人,大約 3000 有餘,但這還不是最大規模的,因為他的表兄,也就是剛剛提到的腓力四世就曾驅逐猶太人。

中世紀的猶太人有錢,又不信基督教,不迫害你迫害誰ㄋ

1305 年開始,腓力兩次將猶太人從法國驅逐出去,人數多達 10 萬,而在這個過程中,猶太人必須散盡家財,把城裡的財產處理掉,不然也無法帶著出走,腓力四世的作法除了驅逐外,還讓猶太人戴上了特殊的猶太人標記 (所以說小鬍子的作法其實不是首創,而是歐洲長期下來對猶太人敵視的結果),要求他們支付更多的罰款與稅款,因為其不信仰基督,過程中猶太人逃的逃,法國境內的猶太財產也被腓力清算。


2.對於農村的稅收

對於農村的稅收,當然是基於農民們,中世紀的稅款很低,且多是實物稅,然而不過根據國情的不同,農民所受到的稅款壓力並不一樣,以英國來說,英國農民顯然是早期過得最不好的一群,還記得 1066 年的諾曼征服後,所有的英格蘭的動產不動產基本上都是英國國王的所有物,所以在英格蘭早期的土地上,國王與農民之間沒有像法國一樣有一堆貴族阻隔在中間,所以國王對於農民的直接控制權要比其他國家強大許多

農民支付的東西會因為時代而有所差別,在法蘭克帝國時期,由於貨幣穩定農民基本上以繳納錢幣為主,到了帝國崩潰貨幣消失,則改由實物上繳,一般來說中世紀的農民需要負擔的稅款可以分成,土地稅、請求稅 (Aid)、跟教會的什一奉獻稅,土地稅多半是農民生產的作物,實物上繳,比如神聖羅馬帝國西里西亞的一個村莊資料提到,每個家庭每年有義務提供 200 磅 (90多公斤) 的穀物、1 加侖的蜂蜜、2 個乳酪輪,每年 2 隻公雞和 10 個雞蛋 (這稅實際非常輕)。

莊園的稅收多以作物為主,中晚期因為白銀流入與貨幣經濟開始上升,才開始有金錢繳納,特別是在法國這種集權成功的國家,對於農民的課稅更加深重

Aid,請求稅又被稱為國王給你開的苛捐雜稅,這種稅款在國王需要時方會開徵,多半會出現在王權比較集中的國家中,不過這種 Aid 多是國王從貴族身上收取,貴族在往下轉嫁給農民們,著名的大憲章中,提到男爵們埋怨約翰王都在濫用這項權利,在法國這種 Aid 演化成了臭名昭彰的 "Taille" 稅,這種稅只針對農民持有的土地,後來基本是濫收,貴族與教士是免稅的,這句話484很耳熟,因為這個稅一直到大革命才廢除,可想而知是對農民的壓迫。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農民所承擔的稅務到底高還低其實取決於王室中央集權的程度如何,集權程度高則農民負擔極重,反過來則輕,以中世紀晚期的瑞典來當範例,1363 年,瑞典遭到梅克倫堡入侵,導致被佔領地的農民稅收極高,用來支撐入侵軍隊的巨額軍費,14 世紀的瑞典農民必須支付 168 ~ 227 克白銀,相當於 105 和 162 公斤的奶油,後來丹麥來解放瑞典後,瑪格莉特女王並沒有降低稅款,仍維持超高稅額,用來支撐......軍隊,當然了

中央集權對於農民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東方可以借鏡的當然就是秦漢了

對於中世紀領主管理自己的領地來說,中世紀前中期的管理容易,人心純樸(?,由於貨幣貿易需求量不大,大多數領主都滿意於莊園出產的貨品,且人口稀少,領主也會珍惜莊園內的農民,故早期的農莊稅款不高,越到晚期特別是黑死病、商品經濟發達、戰爭頻繁下,把農民當作資源一樣扣著的狀況會層出不窮,以至於中世紀晚期農民待遇極為糟糕,也在現代人的腦袋裡印下一直以來的刻板印象


(四、)保護自己的領地

領地要安穩發展,需要的是幾種東西,第一當然是防禦建築,對於市鎮來說就是城牆與哨塔,第二則是維持治安的人員,也就是軍隊,對於市鎮來說,防禦性其實算的上安全,原因就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中世紀大城市,都是羅馬城市的遺骸,包括巴黎、倫敦、奧爾良、米蘭都曾經是羅馬人建立城市圍牆的地方,然而圍牆品質會隨著時間崩解老化,因此中世紀的君主與貴族必須掏腰包來建立更堅固的防禦。

法國國王腓力二世在與獅心王里查跟他的廢物弟弟做鬥爭的時候,法國正處於搖搖欲墜的狀況,為了避免自己不在巴黎讓首都被偷襲,腓力就建立了一系列的長城保護巴黎,不過城牆的成本非常高昂,能用羅馬的就用羅馬的,不足的地方自己補一下,除了城牆外,瞭望塔是中世紀治安的另一個重要建築,中世紀的瞭望塔大小不一,但在作為中世紀城堡的一部分建造時通常是獨立一棟的高聳結構,通常會與城堡/城牆相連接

留存至今的巴黎城牆

塔最重要的意義是在可以監視城鎮與農村周圍的區域以防禦敵方士兵與及時發現攻擊、犯罪,通常一個瞭望塔或瞭望台會有 360 度的視野,以便於及早發現危險,早期中世紀城堡的塔樓通常是用木頭建造的,隨著建築技術的進步也可以用石頭砌成,塔內通常有螺旋向上的樓梯,但要跑上去相當費勁,到了中期哨塔也多出了不少額外配備,包括射箭槽、弩砲,騎士團是建築哨塔的高手,特別是醫院騎士團在中東領地建立起大量的防禦工事,也方便傳遞訊息

位於西班牙托雷洛多內斯 (Torrelodones) 的瞭望塔

除了城牆、哨塔外,人力當然是最重要的部分,玩過上古卷軸5的話,嘴巴很賤的衛兵實際上是存在的,然而這些人領主比如巴姑夫其實雇傭不起,絕大多數的市鎮安全都是由當地民兵自行負責的,領主人手就不多,城市的安全還是需要君主與市民互相合作,各自分擔安全責任,市民負責安全實際上就是一種參與政治的表現,中世紀的市鎮多半有市議會,早於國王的權力,故市民會積極地捍衛自己的自治權,而手握武器就是一個最直接的體現

君主的權力總是籠罩著中世紀城市,實際上市民與君王的鬥爭也是中世紀統治的主旋律,而王室經常試圖干涉城市的自治,中世紀的倫敦市長和治安官在國王的命令下經常被免職,取而代之的是國王自己任命的人馬,這在國王亨利三世 (Henry III) 統治期間至少發生了八次,在這個過程中市民與國王的人馬打官司是司空見慣的事,雙方都在搶市鎮的主導權,亨利三世就曾多次以交還市政給民眾的藉口勒索錢財,因此,律師在此時成為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跟你一樣曾經是個冒險家,直到我的市鎮需要我對抗那些貪婪的國王跟稅收我只好待在這裡,你問我為什麼因為我是個驕傲的市民我有義務拿起武器對抗那些內部與外來的敵人,在國王取消他的苛捐雜稅前,我不會休息,假如陛下不願意取消,我..我..,要先去酒館裡大醉一場。

律師的詳細部分想留下回分曉,在中世紀由於是契約構成的社會,理解法律的律師是不可多得的市議會人才,來幫居民們打贏對君王的官司,對於君王與貴族來說,是不可多得的行政人才,來協助獲(榨)取居民的財富,因為絕大多數的法律都是教士起草,用的是拉丁文,訴訟則用通用語,在英國就是諾曼法語,律師必須精通兩者,因此律師也有著非常富有的工會制度,一位優秀的中世紀律師每年可以賺取 10 英鎊以上的收入,中世紀的統治實際上環繞著衝突與合作,而非說殺就殺,以契約構成的社會雖然不是冷冰冰的法律,但在發展上,合理的合作與衝突是可以長期的促進國家進步的




參考書目:
《Empires, bureaucracy and the paradox of power》
《Of Monks, Managers, and Lawyers: The Emergence of Bureaucratic Careers in the Medieval Church》
《Tax administration and compliance: evidence from medieval Paris》
《The Pioneer of Royal Theocracy Guillaum》
《THE MEDIEVAL CITY》
《THE GOVERNMENT OF MEDIEVAL LONDON》
《A History of Security》
〈Castle Watchtowers〉 網路資源
〈Taxation in the Middle Ages〉 網路資源
〈Medieval Lawyers〉 網路資源
〈How Much Taxes Did a Medieval Peasant Pay? The numbers from Sweden〉 網路資源

圖片來源:
Pinterest
Artem Grigoryan - City Guard
Maison Militaire
Medievalist.net
Medieval Britian
Students of History
Aeon
Eon Image

創作回應

風暴嵐
那個包子就是遜拉。
2022-05-12 10:55:59
帝國人
哈哈我怎麼聽....404
2022-05-13 10:59:46
一劍封邪兵燹
原來是這樣收錢啊!
2022-05-12 18:30:13
帝國人
4ㄉ
2022-05-13 10:59:50
TED
被針對者之一(又是猶太人XD
2022-05-12 19:54:13
帝國人
這不是很不戲劇化的發展ㄇ
2022-05-13 11:00:01
紳士之夜
只要出問題,指責對方是異教徒就能解決(X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5/bc797cb47844d7739e9bbde7b5b21eb4.JPG
2022-05-12 22:57:03
帝國人
異端比異教更可惡!
2022-05-13 11:00:13
Aoaiyaですわ~
最近終於又有時間可以來看帝國大的歷史介紹文章/w\
歷史常駐被害擔當:猶太人。而且看到宗教稅我就想到贖罪卷這種東西,不得不多過去的宗教人士各個都很有商業頭腦owo
好奇想問問帝國大有沒有寫過海盜相關的文章呢??
2022-05-14 11:44:49
帝國人
腦子裡想寫的東西可多了ㄏㄏ,海盜總有一天會輪到吧
2022-05-14 22:00: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