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翼騎兵十大戰役】克盧西諾戰役(二):戰前部署

望燁 | 2022-05-12 02:32:30 | 巴幣 112 | 人氣 46

【戰前部署】
 
當叛軍兵敗如山倒,且沙皇拒絕與聯邦談判的消息傳到斯稜摩斯克城外後,國王失去了與波托基相互推諉的耐心。6月1日,國王正式命令自己的王室野戰蓋特曼茹凱夫斯基集結有限的兵力,與離開偽德米特里的傭兵匯合,並予以意圖解救斯稜摩斯克之圍的俄軍重擊。而當6月6日,俄軍直逼貝利要塞的消息傳來後,茹凱夫斯基的任務便又轉變為馳援貝利要塞,同時兵力也較早先有所提升,額外獲得數個騎兵旗隊的支援,總體兵力約達3200人。
但直到抵達貝利要塞前,俄軍的動向仍然飄忽不定,先是在6月9日收兵,而後又在6月12日傳來俄軍仍有圍攻要塞可能的消息。此時的俄軍為達成解救斯稜摩斯克之圍的戰略目標,早已在莫扎伊斯克(Mozhaysk)集結多時。由於主帥斯科林.叔伊斯基病逝,這支曾力挫偽德米特裡所部的俄軍改由德米特里.叔伊斯基,即瓦西里四世的弟弟所統領,經過數個月的,整體兵力達到三四萬人之譜,並派遣一支兵力在6000~8000人之間的先鋒隊佔據了位於舒伊斯科耶(Shuyskoye)附近的察廖沃-紮伊米什被(Tsaryovo-Zaymishche)。

而這對於在6月22日集結了數個軍團兵力,準備往舒伊斯科耶進發的茹凱夫斯基而言,顯然不是好消息。更不用說此時的茹凱夫斯基部隊略為脆弱,一部分曾服役於偽德米特里麾下、由茲博羅夫斯基(Aleksander Zborowski)率領的部隊,強硬的要求蓋特曼先支付約十萬茲羅提的薪水與支援偽德米特里期間的薪資,並以組建類似於工會的聯盟來做威脅,但有鑑於王室薄弱的財政,蓋特曼顯然缺乏這樣的經費來安頓他們。儘管最終他們同意危險時與其他部隊團結一致,但這樣的紛擾仍造成茹凱夫斯基未能統合一切戰力,使部隊戰力有所下滑。
在這種不利的情勢下,集結起約萬人部隊的茹凱夫斯基仍決議對察廖沃發起進攻,在6月23日未驚擾敵軍的偵查後,果斷的在翌日發起突擊。聯邦軍隊在蓋特曼的指揮下悍勇無畏的對俄軍陣地發起衝鋒,激烈的交火下,聯邦付出了兩名哥薩克騎兵旗隊長戰死的沉重代價,但最終在包含茲博羅夫斯基所部的團結之下,成功的將殘存的5000名俄軍圍困在營地之內。6月25日開始,聯邦部隊在察廖沃俄軍營地周遭建立起簡易的木製堡壘,徹底阻絕了俄軍的突圍希望。

(木壘主要由趕赴前線的4000紮波羅熱哥薩克駐守。紮波羅熱哥薩克是1648年以前聯邦重要的步兵來源)

察廖沃俄軍被圍的消息很快的傳到了莫扎伊斯克的叔伊斯基耳中,震驚之餘的叔伊斯基立刻在7月1日決議先解救被圍困於察廖沃的俄軍,並於翌日向察廖沃進發。而此時完成前期目標的聯邦軍隊正歷經自普遍輕敵,不認為俄軍主力會開往察廖沃的盲目樂觀,到驚覺俄軍動向後的普遍悲觀之中。
依據茹凱夫斯基多波次所偵查的結果,認為俄軍總體人數近三萬人,是眼下察廖沃聯邦軍隊的近三倍之多。如此龐大的兵力差距,令察廖沃聯邦軍隊營地上空籠罩著一股失敗主義陰雲,茹凱夫斯基的決策也被下屬們指為「策劃了一次壯觀的自殺行動」。
但毫無疑問的,蓋特曼別無選擇。唯有以寡擊眾,擊潰步步逼近的俄軍主力,聯邦部隊才有可能奪回斯稜摩斯克,才有可能進一步干涉俄國政局,化解往後可能的戰略劣勢,為聯邦掙得一線生機。
 
【戰場前夜】

7月3日上午,俄軍抵達不遠處克盧西諾村紮營的消息傳到了察廖沃的聯邦軍隊大營,茹凱夫斯基立即召開戰爭會議。會議上,驚懼於俄軍人數的茲博羅夫斯基建言以全軍襲擊叔伊斯基所部,以避免反而遭到俄軍以木壘為困,但蓋特曼未在會議過程中明確表達自己的意見,僅是雲淡風輕的建議全軍隨時做好開拔準備。這時候的多數聯邦軍人都不知道,這道輕描淡寫的「建議」,會如此迅速地轉換成行動。
7月3日日落前兩小時,約六點時許,蓋特曼猛然下達了部隊進發的命令,為了避免驚動俄軍的偵查部隊,命令的傳遞甚至沒有動用到號角。蓋特曼並未採納茲博羅夫斯基的建言,仍決定分兵進擊,留下了4000名紮波羅熱哥薩克、700名騎兵與200名步兵繼續包圍察廖沃俄軍。其餘部隊則大多是具有多年作戰經驗的精銳,如曾在季度軍(註一)或利沃尼亞服役,有著與土耳其人、瑞典人豐富的作戰經驗,乃至於還有多年與俄軍作戰、曾效力於偽德米特里的茲博羅多夫斯基所部。儘管人數遠不如敵軍,使得聯邦部隊或多或少感到壓力,但在命令下達後的一個小時,整裝待發的聯邦部隊終是在當地嚮導的帶領下,開往克盧西諾村。
 
註一:季度軍,Quarter Army,又稱四分之一軍,負責保衛聯邦東境,與土耳其人作戰。

(一般記載此戰中聯邦投入至少5500名翼騎兵,但本文依據畫作復原,採信Sikora的說法)

關於茹凱夫斯基正式投入克盧西諾戰役的兵力多年來極有爭議,一般依據1612年的戰功冊認為茹凱夫斯基兵力約在7000人上下,並依據記載戰役的相關信件,推測聯邦至少在此戰中投入了國之精銳的5500名翼騎兵。而在部分信件與傳記中,則出現了聯邦軍隊僅以約2700人抗衡數萬俄軍的記載。
而波蘭學者R. Sikora則依據當代的雕板畫嘗試復原克盧西諾之戰的兵力來源,有別於傳統7000人的記載,Sikora認為聯邦軍隊,至少在拂曉開戰之前,兵力分布應為23個翼騎兵旗隊(約3270名翼騎兵)、5個哥薩克騎兵旗隊(約700明哥薩克騎兵)、1個Petyhorcy騎兵旗隊(約100~150名Petyhorcy騎兵)、以及另一支部署於左翼,數量不明的哥薩克騎兵旗隊。依據此一推論,加上後續抵達的200名步兵與兩門鷹炮,筆者推斷聯邦軍隊在克盧西諾戰役的兵力應在5000人以下,遠低於傳統上對聯邦軍隊人數的估計,但也高於部分文獻的記載。
 
就在聯邦軍隊果決的分兵,派出數千精銳,意圖一舉在野戰中擊潰俄軍的同時,克盧西諾村的俄軍營地呈現截然不同的景致。俄軍營地一分為二,一為人數約在3330人(1830名手槍騎兵、1500名步兵與4門火砲)、組成複雜的多國傭兵,二為由15000名射擊軍與boyar騎兵、10000名農奴兵組成的俄軍本部。
(俄國的射擊軍也是本次俄軍的主要構成之一)

而統帥這近三萬大軍的德米特里.叔伊斯基,有別於早前率領俄軍擊潰叛軍的斯科林.叔伊斯基,德米特米本身並無深厚的軍事經驗與知識,其有限戰陣經歷中,更只有慘遭偽德米特里擊潰、俘虜的經歷。之所以繼斯科林之後統兵,僅僅因為他與瓦西里四世出自同一條血脈。儘管沙皇之弟的身分確實讓他能夠更輕易的要到傭兵薪資,暫時解決拖欠多時的傭兵薪資問題,但其不黯軍事的問題在7月3日的克盧西諾展露無遺。
首先,下達駐紮於克盧西諾郊外,並將外籍傭兵與俄軍分開安營紮寨的命令後,德米特里.叔伊斯基並未建構基本的防禦工事。除了基本的營寨之外,俄軍在克盧西諾村外作戰時,能依托的就只有為保護農田而建構的柵欄,而沒有其他的工事。弔詭的是,如此輕忽防禦工事的決策,又與叔伊斯基展現出意圖效法表弟斯科林,採用包圍戰術圍困聯邦軍隊,避免決定性會戰的戰略意向大不相同。
其次,在草率、而為深築的防禦工事外,叔伊斯基所部並未密集的對外派遣偵查部隊,探詢聯邦部隊的動向,與蓋特曼在情勢大好之下仍密集派出偵騎,確保情報行程了鮮明的對比。這也導致俄軍對於聯邦在傍晚時分進發一事渾然不知,叔伊斯基本人甚至仍沉溺於圍困茹凱夫斯基、並將之俘虜的美好願景,以此向傭兵首領德.拉.加迪(Jacob Pontusson de la Gardie)大肆吹噓。
最後,相較於無愧於百戰之師一詞,且置之死地的聯邦部隊,俄軍缺乏戰鬥經驗,縱然內戰多年,但多數俄軍將士早已對戰敗麻木,更無進取之心,更無畏了瓦西里四世赴死的決心。有著優秀軍事才能,足以激發俄軍潛力的斯科林.叔伊斯基的病逝,嚴重打擊了俄軍士氣,加之繼任的德米特里.叔伊斯基屢屢被懷疑是毒殺斯科林的兇手,更使得俄軍不服這位新任的指揮官。而相較之下可能更為可靠的多國傭兵,則因屢屢傳出的投降事件,使得俄軍與外軍之間越來越難以相互信任。如此低落的兵員素質與士氣,更是讓叔伊斯基可能意圖採用的包圍戰術不存在實現的可能。
當俄軍指揮官仍沉溺在大勝的美好願景、俄軍士卒懷揣著不安入夢時,聯邦軍隊在當地響導帶領下,乘著夜色穿越了大概3英里(19~23公里)的路程,逐漸靠近克盧西諾,但由於鷹炮陷入泥濘中,後衛的200名步兵與2門鷹炮落後於大部隊甚多。而先抵達克盧西諾近郊的騎兵主力則因夜色下難以避免的的偵查資訊錯誤,險些錯過俄軍營地,幸而此時多國傭兵營地的警訊號角聲響起,才令茹凱夫斯基確定了敵軍的方位,而數千聯邦鐵騎,也在蓋特曼的命令下停下了步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