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86 - 不存在的戰區》—— 死神與鮮血女王的傳奇

大帝 | 2022-05-11 07:00:23 | 巴幣 2816 | 人氣 837

  經過漫長的等待,《86 -不存在的戰區-》的最後兩話終於在三月中旬撥出,而製作組端出來的成品也絲毫沒有讓眾多的粉絲們失望,壓抑許久的情緒一口氣引爆,即使稱之為完美也不為過。
  
  相信對大多數的人而言,接觸到《86 -不存在的戰區-》這部作品第一瞬間都會將之歸類為「機人」或是「軍武」的類別,不過不用花多少時間就會發現這樣的第一印象完全錯誤的。《86》這部小說固然有著濃厚的軍武及戰爭成分,但是它真正的看點,是對這些戰火中少年少女們細膩的心理描寫,而動畫的改編也完美重現了這一點,戰鬥場景的表現絕對不差,不過讓這部動畫昇華到另一個層次的還是文戲完美的呈現,無論是運鏡、配樂、甚至一些畫面上的細節都可以看到製作組滿滿的誠意。
  
  無可救藥的共和國,以及被逼上戰場的少年少女
  
  要談論《86》這部作品,就要先介紹這部作品獨特的世界觀。
  
  齊亞德帝國開發出能自動作戰的AI後建立了「軍團」,但是當帝國發生革命後,效忠帝國的軍團失控,對人類展開無差別的攻擊。動畫的前半段,也就是小說第一卷的內容發生在受軍團攻擊的聖瑪莉諾共和國中,以白系種為主的共和國雖然打著平等及博愛的大旗,但是面臨危機的當下卻產生了極端的排外情緒,仇視從帝國移民來的有色人種。這些有色人種被白系種當成畜牲,驅逐到全國85個行政區以外的最外圍的「第86區」,不但被迫與軍團作戰,還建立了環繞85個行政區的鐵幕。共和政府雖然嘴上說著這些86服役五年後可以取得公民資格,但實際上卻只是把這些86們當成隨手可棄的消耗品。當這群86們在鐵幕之外抵抗軍團時,共和國則在牆內享受著歌舞昇平的日子。他們每日宣傳著共和國靠著無人機取得對軍團的零傷亡勝利——既然內部坐的不是人,那麼自然也沒有傷亡了。而根據當初帝國開發軍團的資訊,這些軍團內建的處理器會在十年後鎖住,所以共和國人民也覺得只要等待十年後戰爭就會結束,所以不用在意前線的戰事。
  
  共和國如此誇張與愚蠢的形象,固然是為了塑造故事的張力,不過其中一些設定明顯就是在嘲諷歷史上曾經發生的事情。二戰爆發時,美國就曾經因為擔心日裔美國人協助日本而拘留他們;大名鼎鼎的納粹集中營更不用說,納粹把猶太人貶為豬玀,藉著抹殺這些人的人格,降低大屠殺的心理壓力。即使到了2020年代,種族主義依然存在,打著種族的大旗行歧視之實,甚至爆發流血事件仍然時有所聞,或許人類就是如此地愚昧,即使在高科技的時代也沒有進步。
  
  《86》這部動畫使用了大量對比的手法。當女主角蕾娜走進指揮中心時,旁邊的軍官一面喝酒一面嘲笑她的認真;當86們戰死沙場,共和國的人民則沉浸在零傷亡戰報的喜悅之中。不過,動畫在色調與配樂上都下足了工夫,透過許多細節暗示白系種雖然以牆內的生活為傲,但某些層面上來說是他們禁錮了自己。86們吃著野生的雞蛋時,蕾娜和她的好閨蜜阿涅塔為了能吃到真正雞蛋做成的蛋糕而驚愕不已;86們欣賞天空中的點點繁星,共和國內則因為光害什麼都看不清楚;與死亡相伴的86們,視角卻顯得比較活躍而富有生命力,共和國配色卻給人冰冷、沒有生氣的感覺。透過對比的手法,觀眾們能很快融入到故事中,帶入對共和國的憎惡和對86的同情,不過動畫用上對比的地方不止如此。
  
  理想與天真,同情與偽善
  
  《86》的女主角蕾娜是個出生於共和國名門的少女,在頹廢安逸的共和國人民之中她是個異類。當其他軍人認為戰爭會結束而在白天飲酒作樂,唯有她認真推測軍團的動向、指揮自己的部隊;共和國人民將86視為畜牲,她卻堅持要把他們當成人類。在很多作品中如此聖母的設定往往讓觀眾覺得無聊,不過《86》沒有讓蕾娜變成一個無聊的角色,她很快就認識到自己的這份理想是多麼地天真。
  
  在這裡,動畫一樣透過對比的手法呈現出蕾娜和86們的這份溫度差。動畫幾乎把一模一樣的劇情用兩方的視角分別演繹一次,同樣的一段故事會給觀眾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蕾娜滿懷熱情地想與86們交流,但86卻對此意興闌珊,一來是他們前面經歷過的管制官清一色都是爛人,他們懷疑蕾娜也只是三分鐘熱度;二來是他們對蕾娜的同情不怎麼領情,蕾娜卻始終沒有察覺到這一點。直到其中一名隊員陣亡後,透過賽歐激烈的言詞,這群86終於把心中的不滿宣洩出來。
  
  對86來說,蕾娜的好意讓他們感到不快,她的同情顯得高高在上,就像是遊客在動物園裡看到動物後發出「這些動物好可憐」的感嘆一樣虛偽,讓86有種「她是聯憫我們所以要來拯救我們」的感覺。先鋒戰隊的這群86們都是戰場中身經百戰的強者,他們有著強烈的自尊心,即使受盡共和國的迫害,他們也不想要廉價的憐憫、或是上對下的同情。另外,即使蕾娜自己沒有察覺,但86們卻能感受到她雖然說著同情與自己的理想,但是言談中仍沒有把86們當成對等的存在。所以,當賽歐以「雖然口中說著關心,卻連我們的名字都不知道」質疑時,蕾娜才驚覺自己的同情在86看來有多麼地虛偽。
  
  並非卡珊德拉,而是鮮血女王
  
  被賽歐斥責的蕾娜並沒有因此與86們保持距離,她依然指揮著每一次作戰,從倉庫中找出地圖提供給86,花了更多的時間與86們交心。她的態度也讓86們不得不承認蕾娜真的與其他的管制官不一樣,就連最不喜歡她的賽歐和可蕾娜態度也軟化下來。而隨著相處越久,她開始了解那些過於安逸的共和國人民根本沒去在意的真相。
  
  在某次的知覺同步中,她發現辛具有著能夠聽到亡者之音的異能,靠著這個能力她能夠提早知道軍團何時發起進攻;而辛也告訴她軍團的真相:軍團會收集戰死的人類大腦去做研究,複製這些大腦的結構,生產沒有十年大限的處理器,而共和國撤退時丟棄置在外的86們就是最好的大腦來源。其中甚至有一些人的大腦保留得更完整,具有那人生前的思考模式,讓軍團開始擁有戰術能力。所以,軍團不會照共和國所想的在十年後全部停機。
  
  接著,蕾娜很快就被迫面對更加殘酷的真相。蕾娜一直為了前線的補給不停奔走,除了彈藥之外也努力申請人員的補充,甚至在共和國的節日「革命祭」前靠著賄賂偷偷送了一堆煙火到前線讓86們享受了一個難得的節慶,在這天即將結束之時,86們終於告訴蕾娜殘酷的真相:共和國從頭到尾沒有打算讓這群86活下來,雖然許諾服役五年就會給予公民權,但是只要接近五年時,共和國就會派他們執行深入軍團、不允許撤退的「特別偵察任務」——實際上就是自殺任務。
  
  一個接著一個的刺激,讓蕾娜也因此而蛻變。她很快就發現說服軍隊裡的其他人是沒有用的,這時她展露了個性中固執的那一面,即使沒有其他人幫忙、即使要違反規定、即使讓自己身陷風險,她也要陪著86們走到最後。她利用了自己的好閨密阿涅塔的罪惡感威脅了她,幫忙開啟鐵幕上的迎擊砲系統,為了瞄準甚至不惜用上可能讓自己受到傷害的視覺同步。當辛與哥哥雷——被軍團改造成重戰車型——進行決戰時,大規模的砲擊擋下了其他軍團,甚至在緊要關頭救了辛一命。
  
  離開了先鋒戰隊後,蕾娜並沒有因此消沉,先鋒戰隊留下的那句「我們先走一步」,深深地烙印在蕾娜心中,彷彿是她烈火般意志的火源。她沒有當個「卡珊德拉」去宣揚軍團不會在十年大限時停機這件事情,她很明白對頹廢的共和國人民講這些話只會被當瘋子。她繼續指揮著前線的86部隊,靠著與他們的交流和指揮的才能贏得他們的信服;而在司令部中,也開始找到一些與她志同道合、同樣擁有危機意識軍官,替著隨時可能來到的最終攻勢進行準備。當她在動畫中再次登場時全身已經散發出了截然不同的氣場,原先青澀稚嫩的管制官,成了凜然強悍的「鮮血女王」——這是其他軍官和86們給她的外號,為了紀念辛一行人,她染紅了自己的頭髮。共和國的軍官用帶著輕蔑的口吻叫她的稱號,認為她只是無聊地玩著打仗遊戲的小女孩;但是對86們來說這個稱呼卻充滿了信賴,蕾娜的手下們甚至自稱「女王的家臣」,他們相信「女王」即使沒有上過前線,依然有著能帶領他們活下來、戰勝敵人的軍事才華。
  
  所以,當軍團大舉攻入共和國中時,蕾娜與她的部隊成了抵抗勢力的中流砥柱。這個危機讓司令部其他人手足無措,少部分有抵抗意識的人缺乏重武器而只能用輕武器對抗軍團,她選擇發訊息給全體86,讓他們進入有完善工業設備及資源的鐵幕內繼續抵抗。她的叔叔、軍中少數對共和國政策感到不滿的卡爾修達爾准將告訴她這麼做有可能引來長年懷抱怨恨的86對白系種進行大屠殺,但蕾娜卻認為即使白系種可能滅亡,也要努力讓更多人從軍團攻勢中活下來。她們在共和國首都負隅頑抗了兩個月,終於等到其他國家的援軍突破防線,解放了共和國。正因為抱著決心如此奮戰過,當最後與辛重逢時,她才能驕傲地說出「我已經追上你們了」。
  
  驕傲地面對命運,背後的脆弱誰能知曉
  
  談完了蕾娜,就要回頭說說故事的另一群主角——以辛為首的這群先鋒戰隊。
  
  先鋒戰隊的成員們在故事中展現的氣概無疑是蒼涼而悲壯的。這群少年兵小小年紀就被投入如此殘酷的環境,他們顯得遠遠比同年齡的人成熟,這點在與蕾娜對談時就表現得十分明顯,一方面是溫室中的花朵,仍未知曉真相的她充滿著理想與憧憬;另一方面則是在野外經過風雨摧殘的野草,他們已經對於這些事情十分坦然。這份差異就是在凱耶陣亡、賽歐暴走時被凸顯出來,蕾娜不解86們為何能如此冷靜地面對同袍陣亡,但是86們卻覺得蕾娜的天真實在很煩人,明明沒有覺悟卻又總說著大話。86們早已經歷過無數的生離死別,所以對這件事情不會大驚小怪——至少表面上86表現的是這樣。
  
  但是,無論面對過多少殘酷的場面,這群86們終究只是一群脫離孩童階段沒多久的少年少女。
  
  就算是相對成熟的萊登與辛,也只有十五六歲而已,賽歐和可蕾娜看起來又小了一點。他們的堅強,充其量只是為了保護千瘡百孔的內心而形成的堅硬外殼,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從這樣的情緒中麻痺。隨著隊上成員逐漸陣亡、越來越靠近「特別偵查任務」的時限,他們的情緒波動也變得更加劇烈,蕾娜的關心也促使他們面對自己真正的想法。
  
  《86》對於先鋒戰隊的隊員們的情緒和內心描寫非常地細膩,個人認為對人物複雜度的刻畫是這部作品最出色的部分之一,層層堆疊的思緒讓人物們擁有真正的立體形象。他們厭惡著共和國,但在86戰區的生活也讓他們知道86們之中也有許多的敗類,白系種之中也有真正的好人;在眾人面前故作堅強,獨自一人時卻又暗自哭泣;即使對悲慘的命運感到不甘,卻又不想因此而逃跑,心懷驕傲地面對自己的結局。在這樣複雜的情緒之中,上半季的動畫終於迎來了最高潮,也就特別遠征的開始,以及辛與成為軍團牧羊人的哥哥雷的決戰。
  
  特別遠征,超越原作的演出
  
  上半季的結尾,也就是動畫第九、十、十一這三集可以說是高潮迭起。在辛與被軍團俘虜、大腦遭到軍團利用的兄長決戰結束後,先鋒戰隊一行人向蕾娜道別,表示他們要繼續前進。動畫這裡的演出可說是下足了功夫,當先鋒戰隊的成員們說出要先走一步,而蕾娜則哭喊著不要丟下她,聲優的情緒演出加上配樂與畫面讓這一段的情緒渲染發揮的淋漓盡致。對於先鋒戰隊來說,無論從哪個層面而言蕾娜的那句話是對他們的救贖。被國家拋棄的他們,發現這世界上仍有人在乎他們;面對最後的旅程,他們發現即使結果不變,還是可以選擇用不同的心態來面對這個結局。所以萊登聽到蕾娜的「不要丟下我」之後,用短短的一句話道出了他們心境的改變:
  
  「這聽起來真棒。說的也是,我們不是被趕走,而是自己踏上旅途,直到我們可以抵達的地方,哪裡都能去。」
  
  在接下來的兩集,動畫組更是花足了功夫準備小說第一卷沒有的橋段,也就是先鋒戰隊一行人最後的旅程。對於這群小小年紀就被逼上戰場的少年少女們而言,這是他們第一次嘗到自由的滋味,他們能夠無拘無束、自己決定自己的目標。在這段旅程的前半段,氣氛多少是有些開朗的,長期生活在基地中的他們第一次接觸到了從未見過的世界,壓得他們喘不過氣的壓力暫時消失,讓他們能夠享受最後得這段時光。不過在第十集得尾巴,這樣的氣氛嘎然而止。
  
  動畫在這裡做出另一個讓人驚嘆不已的改編,故事切換到先鋒戰隊的運輸機器人菲多的視角,透過一段段影片的回憶帶出了這個先鋒戰隊的忠實陪伴者的故事,它先是在戰場上被辛帶回來,之後一路跟著辛直到進入先鋒戰隊。它是個沉默的紀錄者,甚至像是國王的樹洞,默默地記錄著先鋒戰隊隊員們的喜怒哀樂,讓我們看到了故作堅強的他們背後脆弱的那一面。而在菲多回憶的最後一刻,我們看到菲多陷入烈焰之中——在遠征開始後的一個月他們遇到軍團的突襲,這次遭遇戰中他們損失慘重,菲多及貨櫃被擊毀,只剩下辛的機體,這也昭示著他們的最終遠征即將邁向結尾。
  
  在這種沉鬱的氣氛之下,先鋒戰隊一行人終於迎來自己的終戰,辛試圖獨自出戰讓隊友得到一線生機,但是其他幾人也不想要拋下辛離開。最後的畫面停留在幾人負傷倒臥戰場,以及在昏迷時辛模模糊糊地感覺哥哥終於來接自己離開。上半季就停留在這個十足吊人胃口的地方,對於從動畫入坑的觀眾感覺如何我不清楚,但是對於小說黨而言,不得不說有一點可惜,不過也是可以理解既然動畫準備了兩季的篇幅,自然不可能照著小說第一本的結局走。
  
  離開了戰場,何去何從?
  
  下半季一開始,先鋒戰隊一行人就被帶到了齊亞德聯邦。革命之後聯邦繼續對抗軍團,先鋒戰隊最終戰的地點已經十分靠近聯邦邊境,所以被聯邦的軍隊救回去。先鋒戰隊的成員們雖然剛從隨時籠罩著死亡陰影的生活中擺脫,但初嘗自由滋味的他們,卻對這樣的生活感到不知所措。
  
  在聯邦的故事中,有幾個重要角色登場,包括聯邦的一票軍官,收養先鋒戰隊一行人的大總統恩斯特,還有革命後退位的年幼女帝芙蕾德利嘉。恩斯特是個極具理想、甚至到了精神潔癖程度的人,當聯邦軍的一些軍官認為86們沒有用處、應該驅逐他們時,恩斯特說了「假如一個國家的存續必須要建立在需要依照小孩沒有用處來決定是否拯救他們,這樣的國家不如滅亡算了」這樣強硬的發言。他名義上是五人的養父,對他們也是關懷備至,不過86們很快就發現他們仍沒辦法適應這樣的環境。
  
  雖然聯邦的民眾似乎對他們寄予同情,雖然恩斯特不希望他們回到軍隊,雖然一些聯邦的軍官和士兵們也不希望與這些86們並肩作戰,但是他們五人還是希望能回到戰場。對他們來說,戰爭結束後的事情是他們從來沒考慮過的,讓他們接觸戰場以外的生活反而覺得格格不入,戰場仍是他們的歸宿,甚至說出了「不希望剛從共和國歧視的牢籠走出,又被關進名為同情的牢籠之中」這樣的話。正如前面所述,先鋒戰隊的成員們認為他們是心懷驕傲地踏上戰場,而不是需要被關在籠子裡接受同情的動物。
  
  但是恩斯特和其他關心86的軍官卻不是這麼想。
  
  對於86們的那份扭曲,他們看的比86們本人清楚多了。在共和國時蕾娜曾問過同樣的問題,但是他們壓根不認為自己能夠有脫離戰場的一天。恩斯特很清楚他們的這份驕傲已經到了接近偏執的程度,在此之前他們忍為自己的結局就是戰死沙場,從沒想過若是自己能從戰爭中活下來的話,對將來有什麼打算。所以恩斯特希望讓他們有個遠離戰場的機會,讓他們思考離開戰場的未來何去何從,甚至要求他們進入學校,這樣若是能退伍才有辦法繼續在這個社會上生活下去。
  
  兩方的想法出發點完全不同,導致86們對於大總統的善意並不怎麼領情。但是這並不代表大總統的想法就是錯誤的,因為86們的扭曲的確存在。不被當事人領情的善意究竟有沒有存在的價值,是個人類到現在都無法回答的問題。先鋒戰隊的這群成員們,雖然走出了共和國,心卻仍無法走出戰場。最後,他們選擇繼續投身與軍團的鏖戰之中,他們仍未能找到戰場以外的歸宿。
  
  死神、葬送者,失去歸宿的孤獨
  
  隨著聯邦跟軍團的戰役進入白熱化,透過女帝之口,終於揭開了後半季的大魔王——軍團新開發的電磁加速型機體、曾是女帝的近衛騎士、與辛同樣流著諾贊家的血脈的齊利亞.諾贊。電磁加速型的一擊就摧毀了聯邦前現大量的部隊與陣地,先鋒戰隊一行人肩負著聯邦的存亡,向軍團支配領土的深處挺進。不過,跟《86》前面的部分一樣,比起與軍團的戰鬥,故事更著重的仍是主角們的內心,而在這段劇情中,焦點幾乎全放在辛內心的掙扎上。
  
  在前面的動畫中,我們就能發現辛和其他隊員的相處上有著一層隔閡。當其他成員們玩鬧時他往往坐在一旁,他們嬉笑歡樂時他也都面無表情。其他成員們對此也十分理解,雖然偶爾會出言開他玩笑,但是從沒有人真的為此感到厭惡——先鋒戰隊的成員們都十分清楚,他們的這位死神及葬送者已經背負得太多了。
  
  正如許多其他的86們一樣,辛在小小的年紀和父母一起被趕到86區,父母很快就在戰爭中陣亡,兄長因為情緒失控差點勒死他,他就在這樣破碎的環境中度過了他的童年。明顯有著帝國血統的他在收容區一直備受歧視,就連徵招入伍後狀況也沒改善,直到他在一場場的戰鬥中獲得令人敬畏的戰績為止。然而即使如此,他仍是孤身一人。與他同戰隊的戰友們都會比他更早戰死,永遠只有他一人從殘酷的戰鬥中存活下來;另外,只要跟他進行知覺同步,就會聽到軍團無數亡靈的吶喊,這同樣讓其他人感到畏懼,他也因此得到了「死神」的外號,被其他的86們敬而遠之。。他曾與戰友們許下兩個諾言,而這兩個諾言也如枷鎖一樣束縛著他:
  
  第一,活下來的人要記得逝去的戰友,帶著他們前往下一個戰場。
  第二,若是有隊友受了重傷但沒有立即死亡,辛會送他最後一程。
  
  就這樣,辛成了其他86們的歸宿,這些失去家人的86們知道即使自己的生命在這個戰場上消逝,仍會有人記得他們。這位葬送者、死神,會送他們最後一程,然後帶著他們走向一切的盡頭。然而,對於辛而言,他永遠是被留下來的那一個人,那些同袍們,無論是善良或邪惡、對他友善或充滿敵意,都會早一步離他而去。為了背負這些逝去的人繼續前進,他不得不讓自己變得鐵石心腸,否則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重量。
  
  正因為如此,蕾娜對於辛來說是個特別的存在。在經歷這麼多同袍的死亡、無數白系種的侮辱與輕視後,辛終於碰到一個真正關心他們的人,讓辛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託付的對象。當辛對蕾娜說出了「請不要忘記我們」這句話時,先鋒戰隊的其他成員十分理解這句話的意義有多麼重大,一直以來只能送別人離開的一方,如今終於有了可以道別的人。所以,當辛踏上特別偵察任務時,才首度表現出了釋然的表情,一方面是自己終於了卻與兄長的糾葛,另一方面則是知道自己、先鋒戰隊的成員、還有無數逝去的86們,即使在自己死後也仍能被蕾娜記住。
  
  來到聯邦後,辛再次回到了戰場,他發現自己又成了送別他人的一方。軍校的同袍在他面前身負重傷,基地也被電磁加速型一炮炸飛,甚至心裡唯一牽掛的蕾娜可能也因為軍團發動大攻勢與共和國一起遭到消滅。幾乎失去一切的辛在戰場上的表現益發瘋狂,透過異能注視著他的芙蕾德利加敏銳地發現這一點。她發現辛的戰鬥方式簡直不顧一切,甚至幾乎要沉迷其中,簡直就像是她過往的騎士齊利最後的樣貌一樣。
  
  從各方面來說,在這段故事中作為最終對手的齊利與辛有著無數的雷同。兩人同樣出身諾贊家族,擁有無人能及的戰鬥才能;齊利為了芙蕾德利加而戰,辛卻沒有任何理由地投入戰場,但卻兩人卻沉浸在戰場之中;齊利以為自己失去了芙蕾德利加而陷入癲狂、辛則一直用著彷彿放棄自我的態度進行戰鬥,幾乎到了不顧一切的程度。正因為兩人的背影如此相像,才讓芙蕾德利加擔心辛會不會也不上齊利的後塵,在眾人的眼裡,此刻的辛就是像是一把沒有主人的銳利刀劍,終有一天會在無止盡的戰鬥中折斷。
  
  大家都察覺出辛的精神已經幾乎到了極限,而這樣的瞬間就在與齊利的戰鬥中悄悄到來。靠著不知哪來的炮擊還有芙蕾德利加的幫助,辛終於擊敗了齊利;但是當他待在壞掉的機體中等待救援時,他想起的卻是所有人都先他一步離開的痛楚。他的家人、兄長都已離開,無數的同袍先他一步而陣亡,先鋒戰隊的其他四人也在這次作戰中留下來斷後,芙蕾德利加也被捲入了爆炸之中、凶多吉少。
  
  然後,動畫就在這裡迎來了最終的高潮。
  
  當少年與少女終於相遇
  
  《86》的下半季撥出時碰上了一些麻煩,不知道是疫情影響製作時程,還是有其他因素延遲,中間插入了兩集的總集篇,官方也在第21集播完後宣布剩下兩集動畫將會延後撥出。官方挑的日子恰好是86天後,不過觀眾們對於齊利與辛的對決進行到一半時要等將近三個月仍感到失望,只能期待最後兩集能夠不要讓人失望。
  
  而最後兩集播放後,一切的失望、質疑都消失無蹤。22與23集的品質完全對得起三個月的等待,高水準的演出和分鏡,無疑會在動畫史上留下一席之地,讓這部作品臻至完美,到達另一個境界。
  
  第22集從辛擊敗齊利、電磁加速型的機體自爆開始說起。當辛被爆炸波及、意識矇矓之時,他回想起了一路上先他而去的同伴們。透過畫面外面逐漸向內壓迫的黑框、還有同袍死亡時血腥的畫面,讓觀眾們和故事中的辛一樣有著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當辛回過神時,只剩下他一台機體孤零零地待在原野之中,體會著淒涼的酸楚。這時,一台殘餘的軍團朝他靠近,他並沒有做出抵抗,他的機體早已動彈不得,而他的內心也瀕臨崩壞,失去了繼續戰鬥下去的慾望,只希望自己也能得到解脫。
  
  然後,蕾娜終於登場了。
  

  隨著一聲砲響,軍團機體被一砲轟飛,接著辛看到一個人影從原野的另一端出現,地面上藍色的蝴蝶紛紛飛起,像是揭開簾幕一樣,露出了整片紅色的花海。接下來,就是兩人時隔許久的對話,辛終於迎來屬於他的救贖。
  
  動畫在這裡的每一幕都堪稱經典,蘊藏著製作組的巧思。蕾娜自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對話的對象是誰,而辛則是直到對話進行到一半,蕾娜連上知覺同步時不小心同時與辛連接上時才認出她的聲音。在對話的前半段,觀眾只聽得到辛的聲音,蕾娜的話則以字幕的方式顯示;當辛終於認出蕾娜時,觀眾才終於能聽到蕾娜的聲音,先前畫面上壓迫感十足的黑框也變成了柔和的白框。
  
  透過這一瞬間的反轉,觀眾從蕾娜登場後逐漸醞釀的情緒一口氣釋放出來,搭配上聲優激情的演出,讓這段交談對辛產生的衝擊能完全傳達到觀眾的心中。蕾娜激昂地闡述自己的堅持與理想,但是這段話對辛造成的影響遠遠不只如此。他終於了解自己在戰場之外依然存在著價值,他說的話語給了別人堅持下去的動力,自己始終被惦記著。他破碎的內心得到了填補,他終於找到了新的寄託。雖然先鋒戰隊的其他四人在聽到對話錄音後拿這件事情開辛的玩笑,但他們也知道這番話對辛的意義有多麼重大。
  
  第23集則是整個故事的收尾。動畫的前半段及後半段分別帶過大戰後的聯邦和共和國,在聯邦這側描寫了辛和幾個聯邦認識的同袍的互動,在共和國部分則強調了共和國破敗的景象,還有蕾娜被推出來擔任派往聯邦的客座軍官。這裡動畫組也放了不少的巧思,包括共和國的廢物軍官三人組竟然出現在貧民救濟站、推卸責任的長官桌上照片把自己妻小染成了有色人種。不過,我想無論是從動畫入坑的觀眾還是看過小說的粉絲,最在意的應該還是辛和其他的先鋒戰隊成員們,究竟能不能與蕾娜見面(或是怎麼見面)。
  
  其實在動畫的前半段,製作組就埋下了一些伏筆。蕾娜接到任職的部隊隊員名單時上面許多名字被塗黑,然後又被匆匆忙忙地帶去紀念86犧牲者的紀念廳,她從紀念廳踏出去的分鏡與辛踏出的分境一模一樣。
  

  而在最後五分鐘,製作組卯足了工夫,將辛與蕾娜兩人的相見昇華到一個全新的高度,相信就連曾經被小說第一本的結尾震撼、驚艷到的讀者,依然會對動畫的結尾讚嘆不已。製作組透過菲多的視角帶過了先鋒戰隊的成員們對於蕾娜的印象,接著登場的則是這次相遇的策劃者——大總統和聯邦的高級軍官們,他們一片美意的同時也展現了調皮的本性,被塗黑的名單是他們的傑作,在紀念廳外的見面也是大總統一路安排。辛報上名號,蕾娜終於認出他的那一瞬間,搭配的插入曲《Lilas》恰好進入高潮,相信許多觀眾也跟蕾娜一樣溼了眼眶。大總統對著菲多說的那句「這正是理想中男孩與女孩的相遇」,對於觀眾何嘗不是如此?與22集鮮紅花海的對話一樣,我相信先鋒戰隊與蕾娜最終相逢的橋段,也會是多年後仍持續被粉絲傳頌不已的動畫片段之一。

  
  對動畫和小說的一些想法
  
  即使《86》的動畫完結後幾乎是一面倒的好評,不過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東西,在播放的過程中也有觀眾對動畫有些不同的想法。包括前面兩集故事太慢熱,前半段劇情蕾娜的描寫會讓人出戲等。
  
  依我個人的想法而言,我覺得動畫前半段對蕾娜的處理的確有些瑕疵。蕾娜可說是近幾年我最喜歡的角色之一,她的天真受到現實摧殘後顯得更加強悍,又沒有喪失了那份理想。不過,動畫前半段對蕾娜的塑造有些用力過猛,套句網友的話,前半段的蕾娜變得很像第一次談網戀、暈船暈到不能自已的人,的這大概是動畫比較可惜的地方之一。
  
  動畫還有另一個可惜的地方,不過這並不是動畫的問題,而是跨媒介改編時碰到的瓶頸。要討論到這個問題,就不得不提到對原作小說的看法。
  
  正如前面所說,雖然《86》的題材可以歸類為軍武或是機人,但是這部小說最出色的部分,是對情境的營造,還有對角色們心境的描寫。從正面說的話,就是作品中對於角色的處理真的很細膩,在後面的篇幅中,無論是辛與蕾娜對彼此的情愫、安琪怎麼從戀人戰死的心理陰影中走出來、可蕾娜如何擺脫心理上對辛的依賴都有著十分出色的描寫,甚至連其他國家的故事,像是征海船團最後一戰的悲壯淒涼、或是陽金種少女對於聖教國將神戟一族當成棄子的悲憤,都讓人能有刻骨銘心的感受。
  
  但從反面來說,就是《86》這部作品中對於故事劇情的處理有時不是那麼完美,閱讀起來會感覺有些不順暢、某些時候過度的內心描寫也會讓人覺得拖戲的狀況。我覺得會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之一在於作者對軍武的描寫,某些時候作者彷彿是軍武魂爆發一樣,一口氣丟出一連串關於主角方的機體或是軍團一方的武器設定,一長串的口徑和型號,對於不是那麼熱愛軍武的我而言實在有些讓人暈頭轉向。而另一個原因,就是小說第二到第四卷這一段的故事情節實在稍嫌沉悶,跟傑出的第一卷比起來有一小段落差,直到第五卷之後的劇情才又逐漸緊湊。
  
  不過話又說回來,《86》的第一卷實在太過傑出。或許是為了比賽而設定的架構,第一卷的故事有首有尾,高潮迭起,在有限的篇幅中讓大家沉浸在這個沉重的世界觀中,更在結尾安排了逆轉,讓本以為已經陣亡的先鋒戰隊們再次登場。眾人給予第一卷如此高的評價,結局的震撼及衝擊絕對功不可沒。可惜的是,改編動畫時製作組得考量全盤劇情,若是照第一卷的方式重現結局的震撼,那麼接下來下半季的動畫就會索然無味;若是要讓劇情順利地連貫,那就得換個方式改編。《86》的製作組選擇了後者,端出來的成果也讓人十分滿意,但對於小說黨而言,總會想著那個「假如」——若是製作組照著小說的進度,完成了一季十二集的動畫,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
  
  劇情:A
  演出:A+ 
  音樂:A+  
  作畫:A  
  總評:A+,當之無愧的神作!

  最後來首Avid鎮樓: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無名無影
大帝下一次要不要來細節彩蛋解析一下
2022-05-11 07:38:06
大帝
太累了,這種事情留給其他偉大的同好們去做就好,實在沒力氣一張一張的截圖XD
2022-05-11 09:44:28
YSO(ᐛ)serious
小說第一本黑色宣告的味道很重,文筆也普普
動畫加分許多
2022-05-11 12:54:11
一劍封邪兵燹
不錯看的動畫.
2022-05-11 17:07:49
唐鈺小寶
86有夠讚~
2022-05-15 23:57:35
大帝
值得多刷幾次!
2022-05-16 00:16: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