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力寶貝同人小說:《國營24號坑道的礦工~第四集~》

露諾弭 | 2022-05-11 07:00:04 | 巴幣 12 | 人氣 93

連載中《魔力寶貝故事集》
資料夾簡介
我不是一個人在寫魔力寶貝故事集 是這20年內的魔力玩家 發生的點點滴滴、男女老幼們 按在我手背上與我一起訴說玩家群的故事

「開啟你的技能欄,使用挖礦體驗就可以挖銅礦。等我一下,大小姐打電話過來。」吳秀媚走回對面的座位,從包包裡接起手機:「喂,大小姐是我。對,我正在做新手教學。我怕他沒辦法上手,《魔力寶貝》是一款軟萌畫風硬核玩法的遊戲。是,我會加快進度。」


「好的,我看看。成功了,我的遊戲角色正在挖礦。」後宮新平看到他的遊戲角色呈現正在採集的狀態,物品欄的銅礦一點一點增加。

「就是這個氣勢,挖到20個銅礦後登出。大小姐我已經在教他挖礦,我很快就會過去妳那邊。」吳秀媚繼續回電話,轉過頭比出一個大拇指和微笑,但電話那一頭的聲音卻越來越尖銳甚至到歇斯底里。

吳秀媚帶領後宮新平前往畢夫魯的家找那爾薇對話,得到『炒麵麵包』。去國道第24坑道地下一樓找礦工畢夫魯,將炒麵麵包交給畢夫魯,換取『鈣礦』以及『有關礦石的紙條』。

登出回法蘭城找凱蒂夫人的店,將『鈣礦』與『有關礦石的紙條』交給鑑定師馬爾弗,換得『給那爾薇的信』。回到畢夫魯的家,將信交給那爾薇,得到『牛奶』。

再次回到國道第24坑道,將『牛奶』交給畢夫魯,得到『礦工推薦信』。手持推薦信到聖拉魯卡村村長的家二樓,找礦工吉拉瓦特就職。

最後後宮新平到達基爾的家,向基爾學習了挖掘技能,並且遺忘了一開始學習的挖礦體驗。

「完成礦工就職,這樣我就是名見習礦工,之後每天挖銅礦定期跟妳進行交易?」後宮新平鬆了一口氣,終於完成所有事情,可以正式開始體驗礦工人生。

「是的,非常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把接下來的事情做完。大小姐說我在這邊浪費太多時間,我得走了。」吳秀媚拿起自己的米蒂兔包包,雙掌合十告知她準備離開。

「妳是說哪件事情?」後宮新平愣了一下,似乎不太懂她的意思。

「你不能只創一隻角色,你必須創立三開創立三隻礦工。」吳秀媚用三根手指比出數字三。

「もう一度お願いします!秀妹妳說什麼!?還有再開兩隻遊戲角色?網路遊戲居然要同時開三隻角色?」後宮新平大感詫異,日語脫口而出。他從來沒聽說過這種事,《魔力寶貝》是這樣玩的嗎?

「是啊,別的遊戲我不清楚。但是在《魔力寶貝》雙開是基本款,三開是進階版。我還聽說有人會五開。」吳秀媚講的稀鬆平常,後宮新平卻一臉驚魂未定。

「妳要是告訴其他日本人,他們做的網路遊戲居然有人會操控複數角色。我猜想他們大概也會嚇一跳。」後宮新平汗顏。

「剩下的就交給你囉。我先回去,如果你遇到什麼不懂的遊戲問題,隨時再來問我。我晚上都固定在線上陪大小姐。」吳秀媚說完之後就離開咖啡廳。

後宮新平望著吳秀媚離去的背影,內心感到惆悵,感覺好像失去了什麼重要的事物。不過他很快打起精神,兩隻手掌輕拍臉頰。

「不管怎麼說,既然接下了工作。就要好好完成,委託人的工作可是要擺在第一順位。」後宮新平自言自語,然後開啟兩個視窗,建立兩個同造型的人物,再去完成就職任務。

吳秀媚走到一間台北市的頂樓加蓋老公寓,站在老公寓最底下門口的顏秋月看著手機,表情已經有些不耐煩。

「大小姐久等了,我已經跟新平解釋完遊戲玩法。」吳秀媚把澎拜的心情收斂,試著暫時把後宮新平的長相拋諸腦後。

「是有點久,妳知道嗎?我本來以為10分鐘就會看到妳。我沒料到的是,我居然30分鐘還沒看到妳的人影。」顏秋月把手機網頁關掉,然後把手機收進口袋裡:「妳會不會對初次見面的人太好了?」

「非常抱歉。下次我會注意時間。」吳秀媚大力鞠躬,面露歉意深感對不起。

「那好,我們去收這個月的房租了。這該死的差事......」顏秋月神情略顯疲憊,似乎是不太喜歡去面對接下來的種種事情。


顏秋月敲著大門,年紀約60多歲的頭髮斑白阿婆聞聲開門,她看見顏秋月開心地打了招呼:「秋月妹妹和秀妹?妳們今天這麼早來?」

「是的阿姨。我家的人叫我過來跟妳收這個月的房租。」顏秋月同樣以笑容回應阿婆。

「好啊,不過我最近手頭有點緊。是不是考慮......」阿婆燦爛的笑容馬上凝住在臉上,彷彿戴了層人皮面具。

「阿姨啊,我每次來妳的手頭都是有點緊。可是我上個月已經給妳寬容一次,家裡人已經有點不滿意。」顏秋月太陽穴青筋微微突出:「妳是不是跟家裡人再商量商量?這樣我沒辦法接受喔。」

「甘胺捏?那妳等我一下。我跟我死鬼老公討論一下。」阿婆尷尬地乾笑了幾聲,背對著顏秋月看不到的角落斜眼歪嘴呸了一口,走進屋裡跟老公對話。

顏秋月聽到屋內有人爭執,似乎還有點吵架般的大吼大叫,最後好像是妥協的碎碎唸。

阿婆拿著一個信封走出來,面露歉意:「不然這樣啦,我先給秋月妹妹妳上個月的。這個月的再讓我拖一陣子,手頭真得很緊。」

顏秋月接過信封,數著一張張鈔票,然後把信封交給吳秀媚,吳秀媚則把信封收進她的百寶袋米蒂兔包包:「好的,妳最近有什麼事情想要反應嗎?」

「哎呀,我怎麼敢麻煩妳啊。不過最近我們樓上那對新婚夫妻晚上有點吵。如果可以的話......」阿婆邊說邊以批判的目光看向天花板,那意思再明顯不過,就是要顏秋月去當傳聲筒警告房客別太過份。

「我知道,我去跟他們拜託。」顏秋月隱約聽到有男女之間的浪叫聲,她皺起眉頭心底明白他們倆正在做什麼好事。

顏秋月和吳秀媚走到樓上按了門鈴,原本在屋內的啊啊喔喔頓時停止,過了五分鐘之後,上半身赤裸的男人解開門鎖開門,他摸著後腦杓一臉抱歉模樣,年紀大約30多歲。

顏秋月微微點頭,有禮貌地拜託:「陳先生你好,我是代理房東,我來收你們第二個月房租。」

「唉呀,這怎麼敢麻煩你們跑這一趟?你等我一下,我付現金給你。」男人從牛仔褲掏出錢包,把鈔票交給顏秋月。

顏秋月接過一疊鈔票,用手指1、2、3數完,然後把那疊鈔票交給吳秀媚保管放入包包。

「那就先這樣,抱歉我還有點事......」男人不願多談,驅趕瘟神似的揮揮手,示意這兩個女大學生別來礙他的事。

「不好意思,陳先生我們的公寓隔音設備有點不好。你跟你老婆辦私事時,那個聲音可以小一點嗎?」顏秋月意興闌珊,試著保持牽強的笑容勸說男人不要再呀呀依依。

「什麼,我們有這麼大聲?」男人大吃一驚,完全不敢相信他們辦事有這麼大聲。

「真的是很大聲呦,是樓下那對老夫婦反應的,我剛剛在樓下也有聽到你們的聲音。拜託。」顏秋月試著友善口氣勸說,但她內心已經在飆不雅的髒話。

「真是抱歉。我會小聲的,兩位再見。」男人雖然嘴巴這樣說,但鐵門一關上,顏秋月在原地待了兩分鐘,就在門外聽到『啊啊,我要死了。』、『喔喔,用力頂我、幹死我寶貝。』、『我要爽到升天啦!』等男女合歡靡靡之音。

雖然吳秀媚面紅耳赤掩著臉,顏秋月卻一臉平淡見怪不怪,然後輕輕地再次按了電鈴。

叮咚聲過後,裡頭厲聲嘶吼道:『到底是哪個不適相的超級死白目,緊要關頭打斷老子辦事!』,男人打開鐵門看到顏秋月的無表情面容,馬上又驚呆傻眼在原地。

「陳先生你是真的很大聲,我在外面聽得一清二楚。」顏秋月微笑道,但顯然這笑容是在火上加油。

「我房租都付了,關妳什麼事啦!去找妳的家長啦!毛沒長齊就別吵啦!」男人惱羞成怒見笑轉生氣,大力把鐵門甩上,完全拒絕溝通的意味。

「媽的,我記著了!這對狗男女要胡搞瞎搞怎麼不去隔音好一點的汽車旅館!」顏秋月咬牙切齒,很想要叫他們下個月滾出去不要再租了,但可惜決定權並不在她身上,所以她只能默默地忍受這種爛事。


接著是下一間,顏秋月按了門鈴,在門口就隱約聞到怪異的臭味。出來的是一個40多歲的戴眼鏡男人,穿著動漫人物的T-Shirt和一條短褲。吳秀媚看到這個怪味噁男,嚇到後退一大步。

顏秋月發覺那股臭味更濃厚了,她耐著性子詢問:「周先生你可以洗個澡嗎?你房間的味道都飄出來,能不能在我離開後請你認真打掃房間?多用點漂白水用力刷洗,謝謝。」

「房東小姐妳不要這樣兇我啦......我是個很膽小的人。啊,不對妳要用力罵我凶我......」眼鏡男人扭扭捏捏的表情令顏秋月感到厭煩,她最討厭這種娘砲又愛裝死人妖的男人。更別提這傢伙幾乎大了她整整20多歲,丟不丟臉啊這是?

顏秋月把上一家累積的怒氣發洩出去,大聲叫罵道:「房租快交給我啦!」

「喔喔,對,就是這種感覺。」眼鏡男人兩眼上吊,反而更加興奮起來,但他這副詭異模樣讓吳秀媚也跟著被噁心到想逃跑。

「感覺到了就快點把錢給你老娘掏出來!」顏秋月毫不客氣地伸出右手掌。

「等我一下我抽屜裡找一下,你們要不要進來我房間坐坐呢?」眼鏡男人喘著氣,一臉期待某件事發生。

「不要啦,拜託你快點!」顏秋月猛力左右搖頭,她站在門外,看到這個體態略胖的噁男去屋內,她看到房間內有許多穿很少的模型女娃娃,表情更不好了。男孩子平常到底在想些什麼?難道都是這些骯髒事情?

「就是這邊,啊,我碰到房東小姐的小手手。我好害羞喔。」眼鏡男人把錢放在手上,顏秋月用搶的把錢拿走,他一臉陶醉地摸著那隻被顏秋月碰著的手掌。

「碰到我的手有這麼開心?」顏秋月嘴巴罵道,眼角餘光看到這個噁男褲襠居然起了生理反應?她倒抽一口涼氣,趕快把鈔票數一數反手交給吳秀媚塞入她包包內保管。

「房東小姐妳可以跟我一起拍照嗎?我有一套新衣服想請妳試穿......」眼鏡男人看著房間那套女僕服裝,表情迫不期待。

「我突然想到有事,秀妹我們快去下一間。」忍無可忍之下,顏秋月馬上轉頭,喘氣大步離開這個令她身心靈極度不適的詭異空間。

「好的,大小姐。」吳秀媚也是溜的飛快,絲毫不敢逗留片刻。

「房東小姐、房東小姐,妳可以跟我去COSPLAY展嗎?我想要妳的照片!」眼鏡男人不死心在後面吶喊,但顯然是徒勞無功。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