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口陽週記摳摳癢03-墊子

口陽哥 | 2022-05-11 03:01:02 | 巴幣 0 | 人氣 49

大家好這裡是口陽,你也可以叫我口陽哥。
不知道閱讀著這篇的你,是吃著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還是宵夜呢?
若您正在進食,還請您暫且放下手中的湯匙筷子。
然後按下上一頁通通滾出去。(笑)
前一陣子朋友買了一個小書櫃,以一個成年男子的身高來說高度大概及腰,用來放CD、遊戲片、漫畫之類的東西非常方便。
沒錯,我也跟著買了一個:

這東西酷炫的地方是它可以旋轉,就像以前的眼鏡行會有展示眼鏡用的東西那樣。

為什麼我要買它呢?
主要是我最近買了不少小說(雖然大部分還未拆封LUL),而我書桌內建的書櫃已經被學生時代工具書以及其他小說與漫畫佔滿了(俺妹的本篇,以及整套的未來日記),新買的小說就僅僅被紙箱裝著,沒有被妥善收藏。
最令人難受的是我的房間已經被各種雜物堆滿了,這個裝有小說的紙箱只能暫時擱置在床上。

你可能會問我:唉口陽哥,紙箱這種東西不是該放地上嗎?哪有人擺床上的呢!
這邊特別解釋一下:我的房間是鋪有木頭地板的那種類似和室的空間,外加上房間狹小,要擺上一個單人床就幾乎佔據了半個房間。
所以從小到大我都是用薄墊子打地鋪睡的,我前面所稱的「床」就是在指薄墊子的部分。
更令人蜷縮的是這個薄墊子從我國小二年級買來後二十年來沒有換過。

應該讓人很難以想像吧?但這二十年以來我還是有定期清潔的,外部包套拆下清洗是一定的,內部的不知三小絨的墊子本體我也會每隔一段時間搬出去曬太陽並拍打抖灰塵皮屑。
這樣循環利用下來身體是沒出什麼大問題,只是隨著時間過去墊子被我的體重越壓越扁,漸漸地變得密實了;包套的部分也被越洗越薄,開始出現大小不一的脫線與破口。
這樣的墊子躺起來不太舒服,對身體的支撐力不夠就算了,睡覺時手腳指竟然還容易勾進破洞裡導致被異樣感中斷睡眠。
雖然因為我懂得使用縫紉機,脫線的部分我還有辦法車回去,但因布料變薄造成的破口是無法修復的,無論車回去幾次都會再從車線的下針口裂開,真的是沒完沒了。
在我認真考慮要把舊墊子扔掉時,已經到了我高中升上大學,準備前往學校住宿的時期了。
大一入住宿舍時終於買了新的墊子供四人房上下舖使用。
沒錯,這個墊子後來也被我帶回家繼續服役。
故事到這裡,你以為我終於要把舊床墊扔掉了嗎?那你就太天真了!
大學畢業後交的一任女友(OS:幹我還是很不想承認自己有這麽一段感情。)
是個精神病,雖然交往幾個月後我認為那些病癥有一部分她是裝的,但她的種種習慣還真的很有病。
其中一項就是她洗澡很挑「感覺」
什麼是「感覺」呢?
例如今天心情不好:不洗。
想洗熱水但熱水器不夠強前面一定有一段冷水:不洗。
今天想聞的味道的沐浴精用完了:不洗。
想用泡澡的但所在的地方只有蓮蓬頭:不洗。
她是北部人,我住南蠻。
某次她來我家住時她已經大概兩天天沒洗澡了。
我當然得準備地方供她就寢,於是我做出了一個愚蠢的選擇:把我大學拿回來的比較新的墊子給她睡,我自己去躺小破墊。
這次她留宿了兩日,直到第三日的白天送她去坐高鐵回北部前才勉強洗了一次澡
這意味著什麼呢?也就是第三、第四天沒洗澡的所有身上的穢物全部毫無保留地滲透在我的墊子上
更讓我想哭的是她那幾天還生理期!我的墊子被沾得好幾處都是。
「生理期這東西本來就有時候會外漏!這也不是女方願意的呀!沾你幾下怎麼了?洗一洗不會嗎?口陽哥你不懂得體諒女性!男癌!」
先別急,道理我當然明白。
但各位女性同胞應該九成九都會注意自身的私密處清潔吧?
那個地方一旦生病了不只很不舒服嚴重影響生活,對一部分人而言婦科難受起來也叫人難以啟齒。
扯那麼多我想說的是:還記得我前面說了那個狂人四天以來沒有洗澡嗎?
沒錯!她包括上完廁所後連用水清潔都沒有!
所以那些沾在我墊子上的月經不只是血!是連日下來內褲沾染排泄物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像滷鐵蛋那樣揉合了數日的糞便與尿尿殘留物的濃縮混合體!
我真的很佩服那傢伙的免疫功能到底有多猛,衛生這樣搞竟然這樣還不會尿道炎。
到現在已經四年過去了,那味道之濃郁我至今記憶猶新。
你可想像,當我送她去坐高鐵後回到家中是何種心情?
當我回到家裡,她人明明已經在回北部的車上了,我僅僅站在房間門口就能聞到那塊墊子傳來那彷彿能腐蝕世間一切的惡臭。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氣味可以使人瀕臨絕望。
我連半點把它拆下清洗的動力都沒有,人生唯一的願望就是尋找到史上密閉性最強的垃圾袋把這鬼東西包起來推進焚化爐,越快越好。
最後,我那陪伴我十來年的小破墊就被迫留下來繼續服役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