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F14 5.0 Shadowbringers 10

Yanrei | 2022-05-10 20:09:42 | 巴幣 0 | 人氣 30

前情提要



「太遺憾了……我真的是打從內心感到失望。」


如果是妳的話,就算吸收了全部的光之力應該也沒問題……

然而,現在這到底是何等醜態?豈不是正在變成怪物嗎?


光呆身上的光之力即將暴走,接著便失去了意識。




--


當清醒過來時,光呆已經回到水晶塔了,闇呆則是在一旁等著。

在那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據闇呆所說,在我們倒下之後,愛梅特塞爾克就馬上消失了

接著便靠琳的緊急措施阻止了身上暴走的光之力。


現在雖然狀態一時安定下來,不過問題並沒有解決。

就在這時,光呆想起了倒下前發生的事情,並推開了房間的窗戶。



……外面的天空又再次充滿了強烈的光芒


「不只是這裡與科西亞島,甚至連大森林、亞姆.亞連……

  整個諾弗蘭特都再次被光所籠罩了。」


「這是因為全部大罪的光之力的繼承者……因為你的存在啊。」闇呆淡淡地說。


不過目前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在場的夥伴而已

對於人們詢問為什麼光又再次籠罩,也只能跟他們回答說原因不明。


眾人目前在諾弗蘭特各地奔波,一方面安撫混亂、一方面尋找幫助光呆的方法。


為了緩和情緒,於是光呆便決定到街上走走。


旅館的管理員看到光呆醒來非常的開心

因為當時從古魯古火山一戰結束後,他們看到毫無生氣的光呆被送回來

再加上天空再次變回了以前的樣子,因此導致民眾們都感到非常的慌亂。


如果讓民眾們看到光呆醒來,應該會安心許多吧。


光呆一路晃到工藝館

負責的卡特麗絲說,他這裡每天都一直聽大家在擔心水晶公跟光呆

這裡的工匠們都因為沒辦法提供戰鬥人員們更好的裝備而感到懊悔

如果有更好的裝備,光呆或許不會被擊倒、水晶公也不會被抓走。


這時「徬徨階段亭」的店主古利納德湊了過來

表示他知道有個人能夠提供更好的裝備。


「古雷諾爾特嗎?如果論職人的技術來說,的確沒有人能跟他相比……」

卡特麗絲似乎有點猶豫。


原來他從數年前就已經失聯了,不過依照古利納德的說法

似乎有一種很不可思議的流言。


那就是,如果對你來說,古雷諾爾特的技術是絕對必要之物的話

之後就一定會遇到他,古利納德已經聽數十個客人這樣講過了。


「水晶公建立的城市,是不會這麼簡單就放棄的。」在離開前,卡特麗絲如此說道。


在回旅館前,光呆依卡特麗絲的建議先到牧場旁的展望台稍作休息






「這座城市的人們真是堅強啊,他們戰鬥的意志都還沒受挫。」這時闇呆也走到了身旁。



但也因為如此,所以你才會感到痛苦吧。

畢竟造成現在這情況的,就是你本人。



其實我一直覺得,只要把一半光之力分給闇呆不就好了嗎?

他之前可以吸收光呆身上的力量啊XDDD



現在可說是已經陷入最糟糕的情況了,即便到處尋找可能也沒有能得救的方法。

然而,就算在這樣不利的情況下,也還不代表敗北,不是嗎?


闇呆看向天空,想起了往事。


當時他們得知光之氾濫即將發生,於是決定捨棄自己的生命,前往原初世界。

在經過與光呆一行人的戰鬥、以及戰敗,失敗的願望被光之巫女再次實現

保護了第一世界從完全消滅的命運中逃出來。


然而,他到目前依然沒辦法確定,如果當時世界就這樣被統合,會不會比較幸福呢?


但是在科西亞島看到那巨大的石偶站起來的瞬間,「真是太好了」他也不禁這樣想。


過去的闇呆一行人,也是為了人們而戰,但都是靠著自己支撐到最後。

所以從來沒看過像那樣由人們合為一心共同開拓出道路的情景,真的是太耀眼了。


──在這樣的世界裡,依然有著想活下去的人們。


所以……自己當時的行動絕對、絕對沒有錯。

這世界還能連繫著這樣的未來……我終於能夠為自己的行為感到自豪。


闇呆終於露出了微笑,並轉過頭來向光呆舉起了拳頭

「拳頭啦、拳頭!」

就在兩人舉拳相觸,互相打氣時,身上突然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果然如此。」

從上次在房間裡發生相同情況時,闇呆就覺得這並非偶然。


「我雖然已經沒辦法出手拯救這個世界……

  但不知為何,就只能夠跟妳互相產生干涉,其實我早就有預感了。」



我是引起「光之氾濫」的男人。

不管發生什麼,都無法否認這件事情。

因此,不管做什麼,都會認為「或許會再次失敗吧?」

沒辦法相信自己的選擇、無法再次踏出下一步

即便如此,妳依然幫忙證明了、我們的選擇並不是錯誤的……

因此,現在我可以宣誓──


這個靈魂就交給你了。


即便只有一點點,但肯定還有什麼我能夠做的事情。

如果妳成為世界的公敵,我會負責阻止妳。

如果妳邁步向前的話,我會從背後支持妳。


所以……就隨妳的意思勇敢向前吧,英雄。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哎呀,因為擔心所以過來看看,但是你一個人在這邊傻笑到底是怎麼了?」

沒想到是フェオちゃん,而且不是妖精女王模式?






更意外的是,フェオちゃん似乎可以感受到光呆身上的乙太異常狀態

她詢問光呆有沒有意願接下妖精王的王冠與權杖

這樣一來就可以切斷與人界的連結,藏身在妖精城中。


雖然這樣並沒有真正地解決問題,但這樣也沒關係吧

即使有人想來攻擊光呆,妖精們也會幫忙保護妳,如何?


她似乎對於光呆的身體狀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看著光呆的表情,フェオちゃん很快地就說這是開玩笑的啦

她很清楚光呆是不可能聽這種提案的。



「我可愛的幼木,妳現在正處於迷途之中,仍無法確定接下來的方向。」


「在這種時候,人們都會嘗試著瞭望前方

  而我們妖精就會繼續用霧跟幻覺、讓人們更進一步地迷路。」


「破解的方法,就是停下腳步。不要考慮往哪走、而是重新確認自己的所在位置。」


フェオちゃん轉頭看向水晶塔

「由水晶所打造的吾友,隱藏起來的紅眼,總是在一旁溫柔地看著妳。」


光呆想起了水晶公最後的笑容,握緊了拳頭。

フェオちゃん似乎打算賣關子

要光呆自己去水晶城中問問跟水晶公一同生活的民眾們的想法。



第一個是牧場的塞姆.傑麥

他想起水晶公從過去就是一名謎樣的賢者

他允許人們在水晶城自由的進出跟搬運物資,但唯獨不准人們進去塔內。

有同伴去問他時,水晶公也只是微微地笑著

然後說這個魔法塔也許會像當年出現時一樣,突然就消失也不一定。

然而,直到現在水晶塔都依然矗立在那,消失的卻是水晶公本人。



第二個則是大橋上的卡薩德

他提到水晶公的侍衛萊娜,她在剛出生沒多久雙親就被罪喰殺害

後來便是由水晶公照顧長大,兩人就像是祖孫一樣。

也因為這樣,萊娜受到的影響更是加倍。

她雖然目前看似平靜地在從者之門進行警備,但還是希望光呆可以去關心一下。



第三位是圖書館的莫連

據他所說,在光之氾濫後幾年,水晶塔突然在雷克蘭德出現

自此水晶公便以水晶塔的召喚者而廣為人知。

接著崩壞的雷克蘭德聯邦與福布特王國的難民便遷移過來,建立了水晶城。

雖然在民眾中有人推崇水晶公為國王,不過他是謙稱自己沒有那個器量所以拒絕了。

後來因為他的外貌,人們便稱呼他為「水晶公」。



第四個終於要來門口找萊娜了

萊娜表示,水晶公在科西亞島戰役前,有先交給她一把鑰匙

是在水晶塔的心臟地帶,除了水晶公外都禁止進入的「深慮之間」的鑰匙。

當時水晶公交代,如果真的無法抵擋罪喰的攻擊時

就讓民眾們都躲進這深慮之間,然後再展開防壁。


她是第一次看到水晶公做出這樣的決定

這或許是因為水晶公對於自己將遭遇到什麼有所預感,所以才將鑰匙託付給她。

萊娜希望光呆可以跟她說水晶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一行人都三緘其口?


光呆思考了一下後,還是搖搖頭。


萊娜在被拒絕後也道歉說,她知道如果信任水晶公的話

就不會在本人不在的時候這樣詢問。


接著萊娜詢問光呆的來意


那個……

在拒絕對方之後,馬上換我們詢問水晶公的往事

光呆妳不覺得好像有點機車嗎?XD


總之萊娜思考了一下,便建議我們可以去前面提到的「深慮之間」看看

或許可以在那邊得到我們需要的情報。



在抵達深慮之間後,沒想到推開門看到的只是一個很普通堆滿了各式書籍的房間。


這時光呆藉由超越之力再次看到了回憶

在眼前的是脫下斗篷的古拉哈提亞及于里昂熱


「所以你並不是第一世界的住民……

  而且是來自發生了第八靈災、未來的原初世界嗎?」


從對話內容聽起來,這似乎是在于里昂熱來到第一世界時的事情


「為了將那位英雄從註定死亡的命運中拯救出來

  所以超越了時間與世界線、要將靈災的可能因子排除嗎?」

于里昂熱扶著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突然這樣講或許讓人很難相信吧……」


「……不、我並不是在懷疑你,不論是發生第八靈災的事、或者是你本身的事。」

「只是這事關重大,是不是能夠更詳細地說明呢?」


依照水晶公的說明,在第八靈災發生後

雖然造成了大量的犧牲者,不過席德等人有成功地存活下來

他們為了阻止無止盡的戰亂而尋找了許多手段

其中有人從過去那位英雄的冒險與生涯過程中,得到了一種理論。


那就是,越過時間之河、跨越次元的世界跳躍方法。

不過當他將技術建立完成時已經是人生的晚年了

因此他便將這件事的執行與否,交給了下個世代的人們去決定。


不過在這段時間裡,世上的戰火依然持續地蔓延

人們幾乎都認為這個世界已經沒救了。



不過在這之中,有個人說了

即便我們已經沒救了,但怎麼能讓這一切變成無意義的事呢?

因此他們決定要藉由天才們遺留下的智慧,來阻止第八靈災的發生

贊同的人們在戰火之中花費了漫長的時間去實現席德他們的理論。

於是在靈災發生約200年後,他們成功地將水晶塔再次啟動

同時,身為管理者的水晶公就此甦醒。



一路下來的研究、再配合靈災的大致資訊

藉此確認了第八靈災發生時所統合的對象是第一世界。


接著便是以席德他們的理論作為基礎來改造這座塔,並儲存轉移所需要的能量。


「於是,你便將水晶塔轉移到了統合發生前的第一世界。」

水晶公點點頭,並繼續說明下去。


他抵達的時間點是在統合發生前約100年,這是因為兩邊的時間流互相有差異

不過就結果來說反而是好的。


因為罪喰是如果沒有光之加護就無法處理的存在

而要將光呆召喚過來必須要一定的時間。


聽到這裡,于里昂熱不禁又扶著頭默默嘆息

「這種計劃能夠實行到這裡,簡直就是奇蹟啊……」


先不論改變歷史的結果,會用什麼樣的形式出現

你們基本上就是所謂「第八靈災所導致的存在」

即便阻止了靈災的發生,也沒辦法拯救自己……你們應該已經注意到吧?



是啊,我們非常的清楚。

正因為如此,席德他們才只是將可能性留下來,而不是要求後繼者非得執行不可。

在知道自己不能獲得任何的回報後,為了他人的幸福而將自己的心血投注下去

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何況是處在一個無法看到將來的混沌時代之下呢?


這個計畫並非偶然,而是有原因的。


「……一切都是因為她。」

「是藉著那位英雄的冒險故事,而將人們凝聚在一起。」


聽到這裡,于里昂熱不禁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不論是在如何絕望的情況下、是在多麼無止盡的戰爭中

都會有人站出來阻止這一切。

就像是騙人的一般、那位英雄不斷地前進。

她的足跡化作勇氣與希望的故事,在絕望的時代中閃耀著。


有時是在亡國的歷史中被記載為無法取代的盟友。

有時則是在殘破的記事本中寫下了她的冒險。

為了渡過艱困的夜晚,人們互相將這些故事分享流傳下去。


贊成阻止第八靈災的人們都這樣說:

「為了幫助那位英雄,如果有自己能做得到的事情就好了。」



希望能將自己的思念,傳達給已經化作遠方星辰的那位英雄。



說到這裡,水晶公不禁露出了懷念的表情。





「像妳這樣的英雄,即便死後,留下來的足跡也能夠化為人們的希望……」




所以,我只不過是一個代理人

藉由這個計劃、為了將眾人的生命送給她而來。



「……為什麼,只對我說出這些真相?」

于里昂熱露出痛苦的表情,抱著頭詢問水晶公。


「你之前曾經告訴我,過去因為得知了第一世界面臨光之氾濫的危機

  所以你做出了將敏菲莉雅送到第一世界的決定。」


「正因為如此,你更會有必須要拯救她所保護的這個世界的覺悟。」


「如果為了這個目的有必須要付出的代價的話,是你就能夠做出選擇。」



「……你是說,代價?」于里昂熱問道。



在這個計畫的最後,當擊倒所有的大罪時

我會負責承受所有的光之力、然後死去。

如果是你的同伴、以及她知道這件事的話,或許會停止這個計畫也說不一定。


……但是,這樣並沒有辦法拯救任何人


為了讓計畫實行,水晶公便請于里昂熱將第八靈災的事情

說成是他從次元的狹間所看到的。


「……你這樣真的好嗎?」

「未來還在等待著她,因此,絕不會讓給任何人……這就是我的使命。」


「──什麼悲傷的結局、我絕對不會讓他發生。」



在回到現實後,光呆不禁握緊了拳頭。


「……我還是要提醒一下,你現在是很危險的狀態。

  如果再次暴走的話,這次可能就真的會變成沒有理性的怪物了。」

闇呆站在身後如此說道。



「……那麼,妳希望怎麼做呢?」



不論是水晶公或是元首,都需要好好地對雙方說教一番了……!




(元首啊,準備咬著牙重新接受光呆的鐵拳教育吧XD)



「那麼,就出發吧,愛梅特塞爾克所說的暴風雨,我稍微有點頭緒。」

「科西亞島旁邊的黑風海,那傢伙的根據地肯定就在那有著狂風的海中。」



走出水晶塔後,經由詢問在門口的萊娜後得知

原來暴風雨就是黑風海的別名,從這邊搭乘阿瑪羅就可以直接抵達了。


等等,闇呆你的工作馬上就被搶走了耶?


在光呆準備要搭上阿瑪羅的前一刻,背後傳來了聲音

落跑被抓包了XD





于里昂熱看到光呆的表情,就知道光呆已經藉由超越之力看到了過去

在一旁的阿爾菲諾則補充說眾人也都已經從于里昂熱那邊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光呆:「以後不要再對我隱瞞了。」

于里昂熱:「…知道了,我會引以為戒。」


說真的,我完全不相信,感覺于里昂熱你就是會一直戳了又戳啊XDDD




「……我不贊成這件事。」不過這時琳提出了反對意見

「我並不是指于里昂熱,而是擔心光呆你的行動……」


琳擔心光呆身上的力量不知何時會再度暴走,因此希望光呆可以至少再靜養一段時間

她們一定能找到解決的方法。


但一旁的亞莉潔卻崩潰地打斷琳的發言

「說什麼一定……我們不是什麼都沒找到嗎!」


她其實也是跟琳有著一樣的心情,但承諾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只是單純的欺騙而已。

因此,阿爾菲諾便表示眾人希望能夠跟光呆同行

如果想找到希望的話,首先就得踏出第一步。


就在這時,身旁傳來了許多的聲音

「有什麼我們能幫忙的事情嗎?」


回頭一看,四周有許多水晶城的市民們不斷地走來





「在水晶公回來之前,就由我們來代替他協助闇之戰士大人吧!」

「妳跟他們說了這件事嗎?」

阿爾菲諾因身分突然曝光而感到非常驚訝,因此轉頭詢問身旁的萊娜。

「不、並不是這樣的……」萊娜趕緊澄清。


「就算不特別說,大家也察覺到啦。

因為隨著你們的行動,每個地方的夜晚就一一恢復啊。」

「我從一開始聽到說是水晶公的同鄉時,就在想會不會是這樣了……」

「因為水晶公感覺就是一直在等著某個人,然後,那個人終於來了。」

「我、我是在水晶公親自去迎接妳的時候,就感覺不是普通人物了!」

「因為我打從出生後,一輩子都沒看過水晶公這麼開心的樣子。」


市民們紛紛搶著表示自己早就看穿這件事了XD


他們雖然不清楚光呆跟水晶公從何處而來、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

但大家都對於這些事情發自內心地感謝。


「這樣的人數實在是不可能全部一起行動吧,您覺得如何呢,闇之戰士大人?」

雅修特菈一邊帶著微笑、一邊調侃光呆。



「我們一定會回來,因此,你們絕對要死守這座城市!」



在出發時,于里昂熱提到因為目的地在深海之中,呼吸跟戰鬥都會受到限制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借用「某個妖精」的力量

因此眾人便先前往南西方的「賽連鄉」。


(闇呆你的工作機會……)



在抵達後,于里昂熱表示

依妖精們的說法,這座小島其實是一個古老的妖精,名為ビスマルク

可能跟原初世界的瓦努族所信仰的雲神是同一個起源,這次就是要借用他的力量。


接著就是于里昂熱的妖精語教室


他向被喚醒的ビスマルク說明一行人將前往西方的海底,希望能借用他的吐息之力。

ビスマルク表示這世界已經進入黃昏,只是在等待著死亡。

而他也只希望就這樣繼續沉眠下去。


在這樣情況下似乎不太有機會,於是光呆只好尋找幫手


フェオちゃん!


接著馬上看到一道光芒高速飛來,正是フェオちゃん


「我可愛的幼木啊,妳終於懂了!!」


「貪睡的ビスマルク、古老的妖精啊,這位是我可愛的幼木

  他們的願望就是妖精王的願望唷。」



有關係就沒關係!XD



在聽完這句話後,ビスマルク似乎很開心


「偶爾偶爾醒過來,沒想到竟然碰到這麼稀奇的事……美麗的吾王啊,就如您所願。」


聽到ビスマルク願意幫忙後,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意外的是,ビスマルク竟然是就這樣直接載我們去西海

看到這一整座島開始飛起來,附近的居民整個傻眼XDD



「好了,約定實現了,那我要回去湖裡了。」

不過ビスマルク你高速撞進海裡的行為似乎對岸邊的民眾造成很大的困擾啊XD





ビスマルク不只是將我們送到海底

甚至是用他的力量在深海中製造出了一個巨大的氣泡,將海水全部排開

讓一行人可以自由地在水中行動……


這設定也太方便了吧XDD



在探索途中,光呆看到一名跪倒在地的魚人

不過在看到救助自己的是一名人類後,他便驚慌的馬上逃離。


光呆尾行到了村落後,村裡其他的魚人卻是意外的很親切XD


再次找到剛剛的魚人青年後,他對於人類會在這裡非常的意外

並質疑眾人就是將水吹飛的兇手。


沒錯,你說對了XDD

交涉專家阿爾菲諾馬上出來幫忙說明我們的目的

因為有個一定得找到的目標,所以才逼不得已在海中製造出巨大的氣泡。



「在這段期間內,是不是可以麻煩你們協助我們呢?」

交涉(X) 脅迫(O)



不過,這時一旁的魚人族長卻是直直地盯著光呆

接著說出了一句話


「……妳,是遠古之人嗎?」



つづ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